A-A+

【普法小说】刘兴国;拆招

2020年04月1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刘兴国 2月11日 上午,牛勇强到区里参加在企军转干部座谈会,午饭后回厂已是下午2点左右。 进入厂区,发现有一堆人在生产门那边里侧一处,围观和议论着什么。他好奇地走过去,原来那里贴着一张8K打印件,上面维权指南四字标题赫然入目。而满满当当的正文下方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刘兴国

2月11日

上午,牛勇强到区里参加在企军转干部座谈会,午饭后回厂已是下午2点左右。

进入厂区,发现有一堆人在生产门那边里侧一处,围观和议论着什么。他好奇地走过去,原来那里贴着一张8K打印件,上面维权指南四字标题赫然入目。而满满当当的正文下方,史厂长那两行文法语句值得商榷,而太阳从西边出来般礼贤下士的亲笔批示,既叫人不得要领,又温柔文明得令人生疑,还叫人不禁想到招术和阴招、损招这样的词汇:

集团全体员工和干部:上述材料是牛勇强伙同他人一起下发的宣传材料,敬请大家参加讨论。史毅柁的电话:13908612164。

史毅柁 11/2

牛将指南粗略浏览一遍,重点看了批示,感到问题严重,急忙离开现场,跑去与史沟通澄清,试图及时消除误会。

当他站在史面前说:老总,大家都清楚、您心里更明白,整这个东西的另有其人我兢兢业业、鞍前马后在您手下搞了整整15年,我是什么样的人,您还不了解?怎么明知不是我,却?

史一听,当着在场销售总监等4人的面,高声嚷道:你不就是想说冤枉你了吗?是又么样?你把老子搬得弯?

老子现在是政协常委,相当于正县级国家干部,你没有资格、不配跟老子说话!

史的这番话,再明白不过地透露出他的司马昭之心。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此刻牛还无暇探究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史锁定为打破企改、房改陷入僵局的突破口、杀鸡吓猴的替死鬼。看来这次自己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死了。

但在这个尴尬的年龄段,只要还有一线希望,自己就不能不死马当着活马医。

于是他强忍心中的屈辱与悲哀,违心喊声老总,说了等您冷静些了我再来的话后,黯然告退。

回到办公室,他很快打通区委副书记兼厂党委书记尤德利的电话,如实汇报情况,紧急请求书记来厂斡旋。

他揭下一张厂区别处也有的《维权指南》,下班回到家一夜无眠。反复阅读、权衡斟酌,直到凌晨5点多才敲定落款为蒙冤之人牛勇强的文字材料,带在身上。打算如果尤书记出面劝阻,还是改变不了史的既定方针,自己就只有背水一战了。下面是该件格式都未改变的全文照录:

对史厂长断定宣传材料

是牛勇强伙同他人所为的质疑与回应

去年12月7日上午11点,在乡村人家餐馆召开的全厂中层以上干部会上,史厂长明确指示:企业改制的事,不懂的就问办公室。这是与会者都听得明明白白,会议记录记得清清楚楚的事实。

会后,有几名干部职工来向我询问,因我当时也不太懂,手头又没相关文件依据,就很快分别两次到区企改办讨教、索要尚方宝剑。后来,当有人又来咨询时,我就按企改办的答复口径和获取的文件资料,原原本本进行传达。

其间,有几位分厂厂长想将此前手头没有的相关内容复印一下,以便组织所属员工传达学习。当时我没想那么多,就满足了他们。

这种有欠规范的搞法,带有乡镇企业根深蒂固和由来已久的显著特征,却是堂堂正正奉命行事的职务行为。事实已证明这种搞法,一旦决策者心怀叵恻,他自己进可攻退可守,能随心所欲,而执行者则横竖不是人,怎么都是一个死。

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有时有理不一定能走遍天下,无理不一定就寸步难行。

现在虽说事已至此,但公道自在人心这点不会错!因此我还是要针对史厂长所说宣传材料是我伙同他人一起下发的断言,问上几问:

1、搞这一纸《维权指南》?对我有什么好处?

2、它所宣传的上级针对企业改制的文件内容,有多少与史厂长亲自起草并发至工段的《企业改制方案》不同?

3、《企业改制方案》没有涉及,而《维权指南》涉及到的政策,是不是报纸等新闻媒体都宣传和公布过的?

4、我所伙同的他人是谁?是一个、多个,还是一群?

5、既然我只是伙同者,不是主谋,为何只独独点我一个人的名?这其中有何难言之隐和蛤蟆孔窍?

如果这些不管是主谋还是同伙是违法闹事,史厂长掌握了他们确凿证据的话,完全可以一个不漏地起诉他们的伪造公文罪,追究他们扰乱企业改制的违法责任。

反之亦然!

其实,明眼人一看便知,我牛勇强没有也根本犯不着在此房改、企改都长期难以推进的多事之秋,参与搞这么一纸没啥实际意义的东西,这不符合本人惯常的处世规则和行事风格。

再说,我已在厂里干了15年,还想轻车熟路再干5年达到法定年龄退休,这个时候引火烧身于我何益?相信有头脑的同事工友们立马就能作出自己的正确判断。

2月12日

照样按时上班后,牛一直心绪不宁地等待尤书记到来。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上午没等来下午也没等来,而且电话一直打不通。这样,到了下午快下班时,绝望的牛才不得不将原本只是有备无患,不到万不得已根本不打算拿出来的质疑与回应, 破釜沉舟贴到《维权指南》一旁,以正视听。

2月13日

早晨刚一上班,牛就来到史的办公室

余怒未消的史,并不就《维权指南》的内容与牛展开探讨,而是马头不对驴嘴、变本加厉指责牛没有管好企业改制文件,才导致厂里一些伙计们闹事。

牛考虑到这一责任太过重大,自己绝不能像以往一样无责加勉背负不白之冤,便斗胆向史指出:《企业改制方案》不仅是您亲自起草,您还加了按语后叫我发至工段,要求全体员工认真学习、贯彻执行的。怎么现在变成是我泄密,才导致大家闹事的?

恼羞成怒的史一听,怒斥牛你还敢狡嘴?并当即宣布你明天就不要来上班了!

同时要牛交出公章。

牛则坚持:口说不为凭,必须出具一纸解除劳动关系的书面凭据,才会交出公章。

史无计可施,才顺手撕下半张纸,将下面这段话一挥而就:

牛勇强同志由于工作上有失误,解除劳动合同。

史毅柁 13/2

牛一看便条一阵狂喜,赶紧揣入兜里,马上交出由他保管了15年的一整套企业公章。

双方皆大欢喜办完这事,史像是忘了自己刚才的决定,若有其事地交待牛抓紧准备,明天上午一定要与柳富搞完交接。

而对史的一贯作派了如指掌并习以为常的牛,心想15年都坚持下来了,也不在乎再多干半天活,也就懒得与他计较再说什么。

2月14日

早晨还没到上班时间,牛勇强就已坐在电脑桌前,抓紧整理移交资料。突然听到史毅柁指名道姓的破口大骂:

牛勇强!你个姆妈不要脸,这么早就来偷偷玩老子的电脑!

牛不禁一愣,立即对史发出严正警告:请你把嘴巴放干净点,有事说事!偷玩电脑?你过来看我在搞么事再放屁!

牛一边与史理论,一边趁史在办公室兼档案室的资料柜间穿梭巡视的空档,将上前天下班后忍痛割肉花近400元买来的录音笔打开,放入上衣口袋

我管你妈那个B搞么事,反正不准你再玩老子的电脑!日你个骚娘!

看口头警告没起丝毫作用,被史毅柁一大早莫名其妙的疯狂谩骂刺激得浑身打颤的牛勇强,四处一望,快步奔向墙角,迅速从曾经是十分养眼的钢管样品,后来早被灰尘、油污和蜘蛛网弄得脏兮兮的一堆废铁中,操起不粗不细的一截,冲到史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厉声喝道:

闭上你的臭嘴!今天你要是再装疯、再敢沾我老娘,爷就把你个王八蛋先灭了为民除害!

这几天你不是到处放风要做了我吗?你真以为我是吓大的?你若有种,我们单挑!仗着有几个臭钱暗中买凶算什么男人?掏几个靠克扣员工合法权益违法乱纪得来的血汗钱,买个马夹套在身上,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此前向来说一不二的史厂长,瞬间定格在那一二不说了。而一向遵循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原则行事的牛主任,则依然铁青着脸狂怒放言:

史毅柁,我再次郑重警告你,从现在起,绝不允许你再使用语言暴力伤害我、侮辱我老娘!不信,你试试!说着高高举起手中那截称手的家伙,朝史面前迈进一大步,吓得在厂内一直是只真老虎想吃谁就吃谁的史,连声惊呼你,你,你本能地往后退,一不小心被什么绊倒在地。

他大概做梦都没想到,牛这枚软柿子居然敢如此这般与自己抗衡?便慌忙从地上爬起,下意识控制住满腔污粪继续外溢。

一时间同事们陆续到厂,牛的超大声量迅速将他(她)们吸引过来,于是劝架的、瞧热闹、看笑话的纷至沓来,不一会工夫,并不窄小的空间就被挤满以科室人员为主、以一线工人为辅,神情各异的各色人等

牛忍无可忍放完狠话,感到浑身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头脑也冷静多了,于是想到杀人不过头点地:刚才就是因为史毅柁太过份,才引发自己根本无暇顾及法律风险而本能实施激情防卫的。

如果现在自己对已经中止语言暴力的史还不依不挠,万一防卫过当,岂不与他无异?再说用自己的宝贵生命换他这等渣货的命值吗?想到这几层,语气就并非虚头巴脑地缓和下来,恢复到人们所熟知的本真性情,真诚抱拳对满屋的人说:感谢大家的好心善意!我想请在场的各位作个见证,当面向史厂长表明自己的一些基本立场、态度:如果史厂长从现在起与我文明交涉、平等对话,不再骂人,不再沾我老娘,我今天上午在厂里的最后半天还会像15年以来一样,不折不扣完成他交办的事情。

同时,我更想当着众人的面,请问史厂长一个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我们昨天不是说的好好的抓紧上午与柳富办完工作交接?你清晨巴鬼早究竟受到什么刺激,冲上楼就对我不停地破口大骂?

史听了牛单刀直入的问话,咬了一阵嘴皮并不正面回答问题,而是底气全无地岔开话题说:我现在改主意了,不要你搞么么子移交了。

接着不甘示弱地猛然提高声量对牛强调:你抓紧把私人物品清走,从此再不准进我的厂子半步!我现在亲自监督你清,公家的东西你休想带走半张纸!

牛冷笑一声道:呵呵,好啊!你怎么不早说呢,害得我吃些冤枉亏,还差点闹出人命来

说到半张纸,今天机会难得,我想让大家开开眼界说着从兜里掏出昨天史给他写的那半张书面凭据,向在场的人们展示一番后强调:这半张纸往后可能还值点钱。除此之外,这屋里的所有东西对我来说都半文不值!

真正值钱的东西都装在我这里哩!他指指自己的脑袋,接着说:至于今后我还会不会走进你的厂门,完全取决于你落不落窖!

不过我可以保证:只要你依法依规痛快地给我办妥所有遗留问题,往后我就一定会牢牢记住,尿都不朝你这方屙!

这句话惹得与史毅柁保持关系时间最长,至今还没易人的红颜知己噗嗤出声

牛则按自己的思路接着说:否则,下次很可能是律师、记者或某位领导陪着我来!

牛噼里啪拉发表上述长篇大论时,没给史留片刻插言机会,他从在场各位的神情看得出,他们听得很是享受,甚至陶醉其中。

牛的激情发射告一段落,却不见史作出些许反应,便用更加平和的口吻说: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趁此机会再向史厂长讨教一个我硬是冇弄明白的问题:我听人向我传达过了,说你近期在背后老是骂我不要脸,我想向你确认一下,你说我不要脸,是不是指我在《乡镇企业近亲繁殖现象剖析》一事上,居然两次拿别人的屁股当自己的脸?

只见史听到这里,脸上十分难得刷地一下闪现出三秒时长、似有若无的尴尬红云。随后,虽然在遗词造句上有所斟酌,却将音量提得更高冲牛转移话题道:你少在这里扯些子没用的,赶快清好你的东西走人!

牛则微微一笑回应道:也是啊,我现在与你扯这些闲篇冇得么用,往后我们要掰扯的事还多着嘞,今天先蓄着些也好!

顿时,现场只听见牛翻箱倒柜和史在牛面前踱来踱去的两种声响。

牛不知道此刻史和在场的其他人都在想些什么,但他清楚一首打油诗正从自己的脑壳里往外蹦:

激情惩恶不畏邪,正当防卫将招接。

宵小之辈生得贱,你硬他就把菜歇!

至于在《维权指南》事件中,史给牛开的便条究竟违反了什么法律的哪条哪款、哪项哪目?请感兴趣的读者自己去2013年7月1日经修改后施行的《劳动法》和2008年1月1日开始施行的《劳动合同法》等相关法律法规文本中寻找答案。

另外,牛因史解除自己的程序和事实都涉嫌违法提起诉讼,而在诉诸法律的过程中,又如何从稳操胜券,到急转直下,再到峰回路转,最后才出现柳暗花明?

一个接案律师信心满满说完全可以打成罚用人单位五倍罚款的简易程序案件,怎么令人匪夷所思地一步一步弄到最后经审判委员会集体表决的疑难案?

这一小案经劳动仲裁、一审、二审、重审、再上诉、中院调解一路走来,仅走法律程序就历时2年另7个多月;解决其他遗留问题又用了近两年时间。

欲知详情,且待下篇分解。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