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伊尔巴托克的礼遇

2020年04月1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杨续平 是的,我是徒步走到伊尔巴托克去的。没有用车,也没有骑马。因为草原的中间有河还有沙漠,开车和骑马有诸多的不便。所以我决定干脆步行到伊尔布托克去。 那天,天不见亮我就起了床。然后这找那装备足三天的干粮和水。再然后我就从乌兰巴托出发,在经过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杨续平

是的,我是徒步走到伊尔巴托克去的。没有用车,也没有骑马。因为草原的中间有河还有沙漠,开车和骑马有诸多的不便。所以我决定干脆步行到伊尔布托克去。

那天,天不见亮我就起了床。然后这找那装备足三天的干粮和水。再然后我就从乌兰巴托出发,在经过了无数座形状不一和色泽各异的蒙古包后,我再经过两天一夜的长途跋涉, 终于如愿以偿地于次日的凌晨来到了塔尔加湖的东岸。

那时的东岸泊有几只木船。木船上栖息着一大些的白鹭,还有不少的山鹰在做低空盘旋。但最显眼的还是湖上架设的那座桥梁。桥是用十几根铁索架设起来的。长度约摸半公里路程。因塔尔加湖不是很宽,所以大部分人都是选择从桥上经过。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样做也可以节约一点坐船的费用。船费据说非常昂贵,每人每次大约需要1 0 0元钱。少一分也不行。否则船主不让上船。但上桥行走无疑带有一些危险系数。因为没有固定的桥墩,只有十几根铁索,铁索上只铺了一层厚厚的木板,人走在上面虽然两手可以扶着两旁的边沿,但还是像打秋千似的晃荡不止。稍有不慎说不定就会掉进水里。但我为了练一练胆子,而且我还看到了一些和我年纪相仿甚至比我年纪还要大很多的人也在桥上行走,别人不怕我就不怕。所以我就跟着那些人一起走到了西岸。从这里远远就能眺见伊尔巴托克的身姿。

伊尔巴托克离塔尔加湖的西岸不到十公里。但中间隔着一片沙漠。沙漠不是很大,方圆不过五六里路程。但人走在上面并非比过桥要简单易行。因为沙漠的沙子很厚,行走时沙层没过膝盖。每走一步得耗费很大的气力。我走了不到两里路程就累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那时天已快黑了,夕阳只露出了半个脸后就很快地隐进了一个不知名的山峰。天上的星光却闪烁通明,像是离我很近仿佛一伸手就能把它们抓在手心。与我为伴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叔。他是打塔尔加湖的南岸一个叫库尔坦尼村的地方骑马来到这里的。听说是到伊尔巴托克去看望他的儿子和儿媳的。大叔说他的儿子和我一样也是汉人,而他的儿媳则是地道的蒙古族人。他们两个是在大学读书时认识并相恋的。去年毕业之后双双去了伊尔布托克。后来又在那里结了婚。现正在伊尔巴托克搞房产开发。据说前景不错。伊尔巴托克。一个美丽的小镇!了不起!真是了不起!大叔伸出拇指不住地赞叹,眼里溢满了幸福。而后,他眯缝着双眼对我说∶你也去伊尔巴托克吗?去干吗?你想在那里工作?那可真是个好地方!

不,我在乌兰巴托工作。我到伊尔布托克是去看望我爸的。他在伊尔巴托克的一所中学任教。已经有五个年头了。可他一次都没回家。我家住在北京。我还有一个妹妹也在他那里工作。她也是蒙古人。是我爸的义女。

啊,你爸是老师?好职业!神圣的职业!大叔笑了起来∶你爸眼光不错!当老师多光荣啊!尤其是在伊尔巴托克当老师。嗯,真的很不错!大叔将马拴在一棵杨树上,马是红鬃马,长尾细腰,牙口洁白如玉。这是真正的蒙古马。我亲自配的种。大叔边说边将马拴好,而后又在另几棵杨树旁支起了一座简陋的帐蓬。这几棵杨树是沙漠上唯一的一处绿洲。比什么都宝贵。看来大叔和我想的一样∶他是打算在这里住上一夜了。

躺下后我和大叔一边吃着干粮一边聊着这事那事时,夜就越来越黑了。而星星则躲进了云层。风搅得沙砾到处乱飞,砸到帐蓬上就像爆豆子似的有一种撕心裂肺的震动。蒙古的夏季晚上不热,还略微有点儿凉爽。好在我带了一条毛毯。大叔也带了一条。我们躺在柔软的沙层上,脸对脸地就这样望着。

你,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爸有一个义女也是我们蒙古人?她在伊尔巴托克干什么呢?大叔用并不流畅的汉语朝我问道。看来他对此事颇有一点兴趣。我对他说我也不认识她。只是在电话里听我爸说过。我爸说有次刮大风时把她住的房屋吹倒了,我爸那天正好从那里路过,听见呼救声就赶紧跑过去把被埋在瓦砾下面的她给救了出来。事情就是这样。之后他们就以父女相称。听说这个女孩也是搞房产开发的。我这次去也想见一下她。大叔没吭声。我以为他没有听清我的话正准备再跟他说一遍时,耳畔却响起了他那犹如琴丝拨动的鼾声。但细听又似乎不像是声,比鼾声好听多了。简直就像天籁。于是我再侧耳细听,终于听出来了:他在吹呼麦!呼麦是蒙古人的一种独特的音乐表演形式。原生态的。不用任何乐器。大叔吹得棒极了!把我的心都给勾了起来。

哎,你在听吗?大叔将脸车向我说∶到了伊尔巴托克,我还会为你再吹奏一曲!

我们还会在一起吗?当然! 一定会在一起!永远也不会分开。因为,你刚才说的话我已经听懂了。小伙子,你爸是好样的!我也要见一见他!他是好人!

伊尔巴托克是个不知名的小镇。它位于内蒙古的南端。与齐鲁格尔草原比邻。伊尔巴托克那天早晨的阳光很好∶金光四射,灿烂无比。商业气氛也十分浓郁,到处都有人在叫卖自己生产的各种产品。还有不少的游人在那里购买。讨价还价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因我要到中学去见我爸,于是我就跟大叔握手道别。而大叔却非要跟我一起去先见我爸,然后再带我爸去见他的儿子和儿媳。这是礼节。蒙古人的礼节!你们是汉人,到我们这里来一切都得以你们为重!大叔不等我开口,就催促我赶快带他去见一下我爸。我要给他送一件礼物。珍贵的礼物!还要给他吹一次呼麦,表示我对他的敬重!大叔的脸上洋溢着一股难抑的微笑。他似乎觉得这是一件挺重要的事情。丝毫马虎和大意不得。

可是当我们来到中学后,到处寻找爸却没有看到我爸的身影。

你爸早调到教育局去了。他在那里当局长。校长微笑着握着我的手说∶你爸是伊尔巴托克的骄傲。他的名字就像伊尔巴托克山上开放的鲜花,被人注目,被人传颂。他是个英雄。救人的英雄!校长满眼都是泪水,在谈到我爸的时候他的情绪显得非常的激动。脸上始终洋溢着一种异样的光彩。

是啊,为了救那个女孩,不,为了救我的女儿乌云棋棋格,他被倒塌的砖块砸断了左腿。他现在的那只腿装上了假肢。他是多么好的一个汉人啊!站在一旁的大叔这时也禁不住地插话说。大叔说他女儿也在伊尔巴托克工作。现在是一家公办幼儿园的老师。

听了大叔的话,我这才明白他昨晚在帐蓬里为啥要吹那个呼麦。他是在为我爸点赞呢!而今天一早他为啥要那么急不可耐地先要见一下我爸呢?难道这里面还有别的原因?但我爸缺了一只腿的事我一直都没听我爸说过。甚至连他救人的那些详细经过他也没有告诉过我。五年多的时间,他一直没回北京。也没有跟我妈见面。我在乌兰巴托工作虽然离他也不是很远,但他一直都没有去那里看过我。我几次要来伊尔巴托克来看他他也不同意。总说他的工太忙没有时间跟我去聊那些家长里短儿女情长。但他要我好好工作,要我为蒙古族的事业做出自己的应有的贡献。这次我来伊尔巴托克看他事前也没向他打一声招呼,但我却了解到了我原先并不知道的一些事情。

原来我爸认的那个义女就是这位大叔的女儿。

告别校长我跟大叔一块去教育局的路.上,大叔不顾我的反对一直让我坐在马背上。他说我是英雄的儿子,应该享受这个待遇。在镇广播站的门口,大叔进去了一会后又出来了,可这时街道上的广播喇叭全都响了起来∶请大家注意,清大家注意!现在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三年前在我们伊尔巴托克救人的那位英雄的儿子今天已经来到了我们伊尔巴托克!他现在正和乌云棋棋格的阿爸走在一起!!我们对于他的到来,均以最最诚挚的心情表示最最热烈的欢迎!

话音刚落,伊尔巴托克的大街小巷顿时欢声雷动简直都快沸腾了!到处都是掌声笑声和欢呼声。偶尔还会响起劈哩叭啦的鞭炮声。大叔的儿子儿媳以及女儿乌云棋棋格闻讯后也来到了这里与我见了面。他们把鲜艳的花朵和洁白的哈达挂在我的脖子上。并与街道上的一些人载歌载舞尽情歌唱,紧紧地把我围在中间。

当然,更让我惊喜的是∶我在伊尔巴托克还见到了我那失散多年的哥哥一一一也就是大叔的儿子。我哥在六岁那年被人贩子从北京拐走。先是在甘肃落户。后来又被转卖到了内蒙的呼仑贝尔大草原。我哥有天在逃跑的途中由于迷失了方向,并连饿带冻昏倒在雪地里。后来,我哥被正在那里放牧的大叔发现并将他带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我哥本来还想再逃,但他看见大叔对他视如亲子十分的疼爱,加上他已记不得回家的路了,于是就留了下来难怪大叔一见到我就说似曾相识的。他是把我当成我哥了。因为我和我哥是双胞胎。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大叔一看到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还说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永远、永远都不会分开这些话。只是他事先没有向我透露抑或向我挑明这件事的真相而已。

但伊尔巴托克发生的这一切确实让我感到既惊奇又激动。让我终生都难以忘怀!

是的,待我见到我爸后,我一定会把这些事情告诉他。我想对他说你在伊尔布托克做了一件好事,蒙古族的人们不仅对你是那么的敬重,就连你的儿子我也跟着沾光带彩。可见他们对我们汉人是多么的友善,又是多么的喜欢!

一一伊尔巴托克,我真的被你征服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