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张致用||他和她(小小说)

2020年04月1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实属不幸!) 张致用 晚上,朋友请吃饭,我们一起去吧!他对她说。 确实好久不见了,正好聊一聊!她点点头。 洗头、梳妆、打扮,你能不能快点呀?! 公交车来了,他和她觉得,还是坐公交车的好。 十年前,他和她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实属不幸!)

张致用

晚上,朋友请吃饭,我们一起去吧!他对她说。

确实好久不见了,正好聊一聊!她点点头。

洗头、梳妆、打扮,你能不能快点呀?!

公交车来了,他和她觉得,还是坐公交车的好。

十年前,他和她就是在公交站台认识的。一个扒手,趁着乘客上上下下,顺手偷了她的钱包。那里面装的可是她一年辛辛苦苦的血汗钱,春节要回家,这下连路费都没有了。她坐在公交站台旁大声哭泣,来来往往的路人,除了投去同情的眼光外,一步都没有停留。他听出来了,原来是老乡,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三百元人民币,递给了她,她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说要还。后来,慢慢地,老乡变成了朋友,朋友变成了恋人,恋人变成了夫妻,这三百元自然是不必还了。

她看了看手机,这个时间,不早不晚,是个尴尬的节点,去家里,还是去饭店呀?

上车时不是就说好了吗?!去饭店呀!他有点生气,女人出趟门,真是麻烦,这儿抹个粉,那儿找件衣,拖拉这么久,不然,还可以和朋友打两轮扑克。升级,这是他唯一的业余爱好。

她沉默了十五秒,火山开始爆发。

你能不能好好说呀?!跟别人,你都客客气气,和颜悦色,怎么跟我就这么不耐烦?!

他心头有点乱,不知说什么好,是呀,别人是外人,总得客气点吧。

我跟了你这么多年,就是一个佣人!就是一个仆人!!就是一个奴隶!!!

他张嘴欲言,听到仆人二字,想到了公仆,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每次跟你出门,都是不开心

他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这些年来,出了这么多次门,哪次不开心,哪次开心,谁又能记得起来呢!

我处处要讨好你,时时要看你的脸色,生怕你不高兴,我怎么就这样贱呢?!我怎么就这样瞎了眼呢?!

全车人的目光都扫了过来,他微微有些驼的背更加弯了,不敢看别处,只是紧紧地盯着双脚。

啪啪,响起了两下清脆的耳光声。

你怎么打自己呀?

他看到她两颗豆大的泪珠从眼角顺着鼻子,无声地滴了下来。

他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劝慰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失去了理智的她。只好全然不顾整车人的好奇与窥探、鄙视与嘲讽,紧紧地抓住了她的双手。

放开你的手!我要回家!拿钥匙来!

他一边伸手去握住右边的裤袋,还好,钥匙在那儿。一边慌张地说那就下车吧。

公交车到站了,在一车看热闹的观众的注视下,他像溃败的军队,丢盔弃甲,狼狈不堪,下了车,站在公交站台。

跟了你那么多年,我得到了什么?!一年里买过什么新衣服?!你陪我逛过几次街?!你做过几次饭?!

他更加的惶恐,除了每月按时把发的工资如数交到她的手里,似乎什么也没有做过。可那点工资,扣完房贷后,所剩也不多了,日子过得确实有些紧巴。

我要回家,每次来这儿都不开心!你为什么见到别的女人都是笑眯眯的?!对我却爱理不理?!

他只能是更加的沉默。她忘记了,第一次见面,当时他也是笑眯眯的,如同绽放的花朵。此外,他通常对年轻的漂亮的女孩也总是笑眯眯的,但丝毫没有如狼一般的眼神。他的口头禅是对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有浓厚的欣赏兴趣。

说,你暗恋了哪个狐狸精?!你从来就没有死心过!要不然,怎么会有女人一大清早给你微信?我知道你喜欢谁!

他更加后悔,不该在热恋时,跟她讲过,小时候,算命先生说他一生将有两个老婆。可说出去的话怎么收得回来呢?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以为她早忘了这个不利的预言。

他也明白,即算自己真有此事,此时此刻,打死也不能说。更何况,纯属子虚乌有之事。否则,就会如同苏格拉底一样,悍妻不但有电闪雷鸣,还将有倾盆大雨。

他鼓了鼓勇气,嗫嚅了两下没有,你可别多心。

哼,你究竟要骗我骗到什么时候?!为什么不能象一个真正的男人,敢作敢为,敢作敢当!

他感觉到了有一团小火苗在胸膛里燃烧,想找点水把它浇灭。

说,这个月的钱花到哪里去了?为什么银行卡里就只剩下这一点了?

他犹犹豫豫,躲躲闪闪。近几天,中美贸易谈判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只待文本签署,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是暧风频吹,似乎听到了春天的脚步声。他悄悄地把银行卡中仅有的三万元钱转到了股市,打算赚点春节发小朋友的利是钱,再赶紧转回来。没料到,她有一双火眼金睛。

我买股票了。声音低得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好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学生。

什么?!你又去买股票了!你自己好好看看,今年亏了多少?!上次要你卖掉,你不卖,听我的,你就不会赔那么多了!炒了十几年,你赚到钱了吗?!你算过账吗?!

往事不堪回首,提起来不仅仅是心酸泪,而且是血淋淋。他十几年前就开始买股票,不知花了多少精力与时间,历经两轮牛熊交替,开口巴菲特,闭口索罗斯,技术指标、价值分析谈起来头头是道。可在这个市场,似乎什么都不灵,只有韭菜与割韭菜之分,没有巴索之别。特别是今年,怪事咄咄逼人,一会儿是扇贝死了,一会儿是银行账上的几十亿元飞了,一会儿是酒中加了甜蜜素,一会儿是疫苗掺假,一个雷接一个雷,他踩了好几个。一将功成万骨枯,早就不该玩了!可先哲不是说过嘛,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这儿赔的钱,得从这儿找回来才行呀!

胸膛的火苗又高了几分!

你赔掉的钱,够我买多少件化妆品了?!还不如我去打几场麻将!!!我都不指望你什么了!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羞辱!自己好歹曾经是当年县里的高考状元,曾经985高校毕业的高材生。你呢?连个二本的大专都是补考了好几回,才勉勉强强毕业。麻将是什么?它就是一个零和游戏,是一群无所事事的人坐在一起消遣打发时间浪费生命的赌博,误国误民,虚掷光阴。股市是一个价值发现的称重机,而不是一个情绪的表决器。你懂道琼斯吗?!你懂波浪吗?!你懂什么叫人弃我取,人取我舍吗?!

火苗马上就要变成熊熊大火了!

我不想跟你过了!分手!离婚!明天就去办手续!

他想起了那个号称中国最美的婚姻登记处,座落在一个公园的湖畔,湖水清澈见底波光鳞鳞,湖边绿草茵茵垂柳依依,屋旁玫瑰如火怒放争奇斗艳。多少新人在这儿牵手,走进了那个白色的圣洁的殿堂。她却要和他在这里挥刀一断,以前,这句话不知听她说过多少回了,他从来没有当真。这次,分外的刺耳!

分就分,现在就去!

他自己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同时,将一直揣在口袋的尚有余香的保温杯掏了出来,高高地举起,狠狠地砸在地上。那只杯,是她从香港买回来的,给他打球时装茶水用,既轻便又保温,既温馨又实用。

咣当,水杯从地上弹起了二十来公分,又滚到了一旁。他觉得熊熊大火被溅出来的茶水浇灭了不少。

谁怕谁?!去就去!

听到这句话,他捡起那个毫发未损的水杯,再狠狠地把它砸到水泥路上。在愤怒与平静的边缘,他突然感到了一种轻松与解脱,十年来一起度过的时光象一列火车,那车上,装载着欢声与笑语,装载着憧憬与梦想,装载着期待与盼望,以光与电的速度,从心中疾驰而过,瞬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水杯依然好好的,象个调皮的小孩,骨碌骨碌地滚到了停靠在路边的一台小汽车的车轮下。

她第一次看到他那张熟悉的脸,那样的平静如水,又是那样的陌生,她什么也没有说,缓缓地弯下腰,把那个水杯轻轻地捡了起来,仔细地端详了一下,慢慢地用手小心擦拭了杯上沾满的灰尘,哇地,放声号啕大哭。

路边,来来往往的行人,不解地看着她,投去了一丝同情的眼光,又行色匆匆地走了过去,一如十年前。

春天清新绿叶分割线

作者简介:张致用,笔名云在青天月影移,文学爱好者,从军20年,工作生活经历丰富,对人生有独到感悟。现居深圳,供职于某机关单位。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