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赵文俊:【小说林】打 牌

2020年04月1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叮铃铃,刚刚撂下碗筷,客厅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郑老汉放下手中的茶杯,把话筒放到耳边。 爷爷,爸爸妈妈说中午去你们那里吃饭。是孙子逗逗打过来的。 好,好,想吃什么,跟爷爷说,一会我就和你奶奶就去买菜。 我要吃糖醋里脊,还有鹌鹑蛋。逗逗喜欢吃甜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叮铃铃,刚刚撂下碗筷,客厅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郑老汉放下手中的茶杯,把话筒放到耳边。

爷爷,爸爸妈妈说中午去你们那里吃饭。是孙子逗逗打过来的。

好,好,想吃什么,跟爷爷说,一会我就和你奶奶就去买菜。

我要吃糖醋里脊,还有鹌鹑蛋。逗逗喜欢吃甜食,当爷爷的肯定知道。

小东西,白吃白喝,还要掂怼人。郑老汉放下电话听筒,小声地咕哝到。

叮铃铃,郑老汉刚想起身离开,电话又响了起来。

老头子,接电话啊!怕是闺女打过来的吧?厨房里的郑老太太一边刷着碗,一边关注着客厅里的动静。

那还用说!郑老汉应了老伴一声。

喂!是爸吧?中午我们回家吃饭,多做一点啊。电话里传来女儿慵懒的声音。

八成还没有起床!郑老汉从女儿说话的声音里判断着。早饭还没有吃,就把中午的饭号下了。郑老汉奥了一声,把话筒压在电话机上。

他知道,闺女喜欢口味重的菜,麻辣鸡丁、孜然羊肉两道菜是必须要准备的。还有5岁的外孙女,喜欢吃鸡蛋炒西红柿,女婿喜欢吃红烧肉,这几道菜一个也不能少。

现在的年轻人都咋这样呢?黑天了不瞌睡,天亮了不起床,一天到晚抱个手机玩,孩子不管,家务不做,甚至连饭都不想做。一到双休日,不睡个天昏地暗就不起床。睡美睡足了,一个电话,叫个外卖,不动烟火的把饭解决了,还连碗都不用刷,真真是皇阿玛的享受。郑老汉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若有所思地吸着烟。

老头子,好了没有?从厨房里出来的郑老太太,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一边吆喝着老伴,早去早回,今哩可是星期天,约莫着娃们要回来的早。

早准备好了,就等你呢!拎着菜篮子的郑老汉,站在房门口不耐烦地冲老伴说。

郑老太解下围裙,掏出口袋里的钱数了数,又小心翼翼地装进口袋里,压了压装钱的口袋,抻了抻外衣的衣角,随老头子一前一后地跨进了电梯。

老郑啊,买菜去呀?老姊妹俩刚走出电梯,在小区院子里哄孙子的吴老头就热情地和他们打着招呼。

是啊!你哄孙子呢。郑老汉笑呵呵地应着。

是不是还乡团中午要回来吃饭啊?吴老头关心地问。

是啊,是啊,儿子、闺女都回来!郑老汉陪着笑脸回答道。

世人都说爸妈好,其实都是老敬小;侍候儿女倒贴钱,孙子费用给不完;辛辛苦苦几十年,退休变成炊事员;平时照顾小皇帝,周末迎接还乡团!吴老头像是对郑老汉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唉!想那么多干啥?过一天,算两晌,别和自己过不去!要儿要女图的啥?钱是生带不来,死带不走,熬煎那干啥?郑老汉摇了摇头,和老伴一前一后的向菜市场走去。

按照往日的惯例,老两口十点来钟,提溜着一筐菜回到了家中。

择的择,洗的洗,切的切,约莫个把小时,该准备的都准备出来了,可谓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只等儿女们回来,开始炒菜。

该到了吧?郑老汉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

叮咚、叮咚,话说不及,防盗门的门铃响了起来。

来了!来了!郑老太一边应着,一边打开了防盗门。

外婆,想死你了!外孙女娇娇从门外扑进了外婆的怀里。

我哥跟我嫂子咋还没回来?真不像话,净吃现成的!也不知道早点回来帮爸妈准备准备。女儿郑琳嘴像剥蒜瓣子般唠叨着。

谁不像话了?你不也是刚进屋吗?前脚刚进门,后脚还没落地,就开始数落人呀!刚从电梯里走出来的大嫂朱莉不满地回应着。

爷爷,我要吃的菜你买了没有?逗逗爬到郑老汉的身上,两只胳膊搂着爷爷的脖子,撒着娇说。

准备了,准备了,你是爷爷的娇宝蛋子,爷爷敢不准备吗?郑老汉一边亲着孙子,一边回答到。

爷爷,我想买个熊大、熊二,你给我10元钱吧。逗逗央求着,刚才我和爸妈要,他们说来了要我和你要。逗逗满脸不高兴地说。

爷爷给,爷爷给!郑老汉从兜里掏出两张10元的,给逗逗、娇娇各一张,两个孩子高兴地跳了起来。

他心里思量着:现在是当爷爷真不如当孙子啊!有一次,吴老汉对他说,他情愿当孙子也不想当爷爷!这话听着不中听,可说的是大实话。他两个儿子、儿媳都在外地上班,把两个孙子、两个孙女放在他身边,平时的日常生活用度,上学、读书的开支,头痛脑热的花销,等等加起来是一笔不菲的开支。老两口责任大且不说,单单生活费用,就让老两口的退休金是捉肘见襟,生活压力很大。

哎哟!都准备好了,这还离中午早着呢。郑琳靠在厨房的门边,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和老妈唠着家常。

要不咱们经济半小时一会儿?嫂子朱莉说到。

爸,打一会牌行不行?女婿万涛看着郑老汉的脸说。

行啊!郑老汉爽快地答应着。

退休后,郑老汉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打麻将牌。万、并、条,中、发、白,东西南北风,136张牌,他不用看,摸到手里,手指头肚一搓,他就知道是什么牌。特别是听牌后那种期待的心里、和牌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每每听到骰子旋转、搓麻将的声音,他手心就痒痒。女婿万涛和女儿郑琳一合计,就买了一台二手的麻将机,搬到了老丈人家,让郑老汉过足了麻将瘾。

说打就打。抓完风后,儿子在东,女婿在南,儿媳在西,郑老汉在北,四个人开始鏖战起来。女儿郑琳呢,则帮母亲做菜去了。

也不知是坐北的缘故,还是坐在儿媳的下手的原因,四圈牌下来,郑老汉一把也没有和(hu),仅仅杠了两次。这在郑老汉打牌的经历中是少有的现象。这让郑老汉心里很是不痛快,脸上不由自主的呈现出懊恼的神情。

郑老太太从厨房出来,看到老伴面若寒霜,知道老伴今天的手气不佳,慌忙说:不打了,不打了,装备吃饭,准备吃饭!

因受饭前输牌的影响,郑老汉吃饭时状态也不佳,往日爱喝的二锅头也变得辣嚎嚎、没滋啦味的。

匆忙吃完饭,几个人商量着继续打牌。趁郑老汉进卫生间的时间,郑老太太把几个人喊过来,说道:你们几个咋恁没有眼里见儿呢?你们来抓哩?我好吃好喝、费钱费力地招待你们,是来让你们赢老头的钱哩吗?你们没有看你爸晌午吃饭都提不起精神。一会打牌,你们不准赢,给你爸多喂几嘴牌。

奥,明白了!明白了!女婿万涛拍着自己的后脑勺懊恼地说。

四个人再次坐到麻将桌前,认认真真地打起牌来。儿子、女婿、儿媳,不是出错牌,就是把混子打了,加上女儿郑琳在身后观战,郑老汉是顺水顺风、想啥来啥,手气特别好,连着坐了几庄。不一会,他面前的桌兜里钞票塞得满满的,哈哈哈地笑个不停。

打完四圈牌,又一把牌摆在郑老汉的面前。牌里面有两个混子,加起来是六对半,三头叫听。如果顺利的话,再摸一张牌就是七对,那可是大和,要翻倍的赢。郑老汉的面色凝重起来,出牌的速度明显地慢了下来,摸牌的手似乎有些颤抖。

轮到郑老汉起牌了,他伸出手,扣了一张牌在手里,搓了一下,开!

又是一个混子。

和了!和了!身后的郑琳一下子跳了起来。

爸,推牌啊!

没有动静。

郑老汉僵硬地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他身后的郑琳,弯下腰,低头向郑老汉面上看去,啊!爸,你咋了?你可别吓我啊?

她轻轻推了一下父亲的后背,郑老汉像一堵墙一样,咕咚一声,身子趴在了麻将桌上,砸得麻将子滚落一地。

瞬间,屋里像炸了锅一样,乱成了一团。

滴哇、滴哇,120急救车风驰电掣般的向县人民医院疾驰而去......

作者简介:冰心依旧。立志军营16载,锻炼出刚直不阿的秉性,把爱和情寄予字里行间,跋涉在诗与文的山间小路,一颗寂寞的心似一叶小舟漂泊在茫茫的大海。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