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杨老大娶妻

2020年04月1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自古以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顺其自然,顺时而为。然而了解近几年豫西南旧县十字镇的风土人情者,特别是娶亲嫁女的一些做法,必会感慨万千、自叹弗如了。 十字镇杨庄村,有一户殷实的人家,户主杨有财,老伴周爱梅,相濡以沫三十余年。夫妻二人带着三个儿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自古以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顺其自然,顺时而为。然而了解近几年豫西南旧县十字镇的风土人情者,特别是娶亲嫁女的一些做法,必会感慨万千、自叹弗如了。

十字镇杨庄村,有一户殷实的人家,户主杨有财,老伴周爱梅,相濡以沫三十余年。夫妻二人带着三个儿子,犁耙耘耕、春种秋收,小日子过得也算滋润。农闲时分,老伴周爱梅在家操持家务、侍弄田地,父子四人则南下务工,几年下来,种庄稼和爷四个打工的收入也真够不菲的,家中的存折上竟也达到了六位数,这让他们家的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滋滋润润的,在杨庄村也算是富裕户了。

岁月如梭,斗转星移,转眼间,杨有财家的三个儿子如门扇般立于户院,个个都到了搬亲成家的年龄,特别是大儿子杨老大,已经二十八岁了,这让杨有财熬煎的不得了,日日陷入困顿之中,往日笑逐颜开的他一下子变得愁眉苦脸起来。

能不愁吗?三个孩子都老大不小了,竟然没有人上门提亲。难不成要打光棍不成?这可不行!杨有财暗暗在心里合计着。

说也奇怪,三个儿子又听话、又懂事,也勤快,在外打工、在家种地从不丢片,虽说不是能说会道之人,却也没有做出辱没人的事,可就是在谈女朋友上不上道,二十七八的大小伙子,婚事还八字没有一撇,眼瞅着家中的优势向劣势方向转变,这让杨有财、周爱梅怎么能吃得香、睡得好?

天无绝人之路。

某一日,邻近晌午,邻村的一个老媒红来到杨家闲坐。杨有财慌忙让老伴提壶倒茶,准备饭菜,又从柜中摸出一盒从南方带回来的、自己舍不得抽的好烟,掏出兜中的打火机,讪笑着把烟点上。老媒红猛吸了一口,烟滋一声进入他的嘴里,又缓缓从他的鼻空中喷了出来,那个中滋味,让人感觉很是自在。

喝酒的时候,老媒红告诉杨有财夫妻二人,镇北万庄村有一个叫万爱彩的姑娘,人长的漂亮,生性泼辣,家里家外都拿得起、放得下,过日子肯定是把好手,年龄和他家老大相仿,她家人经多方打听后,愿意和你们做亲。听老媒红这么一说,杨有财夫妇是喜笑颜开,两眼霎时放出异样的光彩。

只是老媒红欲言又止,用眼扫了一眼杨有财满是渴望的脸,却欲言又止。

兄弟,你尽管说吧,不管啥条件,只要不过分,我都依,咋说这几年你哥我还是攒下几个钱,娶个儿媳妇还是绰绰有余的。杨有财自豪地拍一拍自己的胸脯,这个家我还是说了算的!

那好,我就来个竹筒子倒豆子-----一干二净。女方说了,你家有三个男娃,家庭负担重,又没有房子,要想提亲得先有房子。如果眼前不买房,后买也行,但要押金50万,钱要压在女方手中,这是一;聘礼、三金等一应费用,合一起再给三十万,这是二。如果能满足这两个条件,年内就可抬轿娶人。老媒红一字一句的把女方的条件摆了出来。

这这听老媒红这么一说,杨有财被唬得大张着嘴巴,笑容一下子凝固在他刻满岁月印痕的脸上。

你这啥?我就知道你接受不了女方的条件。这几年,咱十字镇十里八村娶亲嫁女是啥形势你不是不知道吧?娃多女少,行情不好!有多少人家是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想儿媳妇都快想疯了。你自己算算咱身边的,东村的老六去年都当爷了,西村的老八今年头又抱上一个孙子,你这当爹的难道不着急?是想让娃们都打光棍吧?老媒红口若悬河,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话。

那是,那是。杨有财陪着笑脸,又是倒酒,又是让烟,你说的是实情,是实情啊!还是你老弟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我听你的,听你的。

河东有一家,头几年放出话来,说谁给他家说一个儿媳妇,包封子一万。去年又放出狠话,谁要是把媒说成了,包封子三万。可如今,他那俩娃还不是屌蛋一个,没有成家。说心里话,我也想帮他这个忙,可哪有女娃给他娃介绍呀!老媒红继续唠叨着。

人要钱干啥?不就是起房盖屋、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吗?老媒红继续开导着杨有财,五十万楼房押金,多不多?依我说,一点都不多。你不信的话,到城里打听一下,哪个小区的楼房,一个空壳子,不要你个三四十万,你能弄到手?你再装修一下,得不得五十万?再说了,房子是你杨家人住,房本上是你杨家人的名,它不姓张,也不姓李,更不是姓万的。九九归一,还是你姓杨的家产,对不对?

对,对!杨有财头点的像鸡叨米。

你打听一下,咱这南北二村的,多少人家在城里买房子?为的是啥?为的是有个好名声,为的是以后孙娃孙女能够在城里名正言顺地上学。要我说,人家年轻人就是有眼光,哪像咱们这辈人,窝在这乡旮旯里,土里土气,抖一下浑身直掉土渣子。老媒红的话说的入情入理,杨有财听得是仔仔细细。

老哥啊!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现在的人家,有个闺女,那可是金贵着哩。哪像你家我嫂子,屁股一撅,屙一个儿子。屁股再一撅,又屙一个儿子。老嫂子啊,你这三撅两撅的不打紧,三个儿子三栋楼,三百万彩礼坑死老头啊!说话间,老媒红把脸转向杨有财的媳妇周爱梅。这几句大实话把周爱梅的脸臊的通红,她低着头,缩着脖子,像犯了错的小孩,也不凑腔。她只是在心里嘀咕着:依你老东西说,这生男生女难不成都是女人的事?想当年,生个男娃多排场,现如今,生了男娃倒成了罪孽了,这世道咋变成这样了?

你没听说过吧?现如今,人家嫁姑娘,彩礼要三斤,条件是三边哩!老媒红因喝酒的缘故,也是他职业习惯,真是口吐莲花、巧舌如簧。

三斤是啥?是三斤红丢丢的毛爷爷;三边是啥?是楼房盖在路边、家住在城边、爹妈四十靠边。人家姑娘嫁过来,是脚不踩泥巴、吃香又喝辣、手中有存折、出入坐小车,娃跟爷奶睡、像个大闺女!你笑啥?你不信吗?看杨有财笑得勉强,老媒红的手指头只差戳到他的额头上。

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你家老大都是二十八九的人了,不能再这么晃荡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啦!依我说,人家老万家图的就是你们家是老门老户,祖祖辈辈勤俭持家,才愿意和你们做亲,换个人家,还不定是啥样呢。老媒红又端起一酒杯,滋溜一声把杯中酒喝干,继续发表着他的演讲

咋恁多哩?周爱梅似是自言自语,又眼巴巴地望着老媒红说:这哪是娶媳妇、嫁姑娘,压根都是卖闺女哩。你帮助说说,看能不能少点。

少点?门都没有,不再和你多要就是烧高香了。心里想,嘴上却不说,自顾自地吞着云、吐着雾。

哎,如今是世风日下、民风莫测啊,是咱们不能左右得了的。他妈,依我说,人家张开嘴,咱也能接得住,咱就应下这门亲事吧,甭弄那背篙撵船的事了。杨有财吸了一口烟,用那无可奈何的眼神看着老伴。周爱梅眼泪丝丝地看着杨有财。俩人在一起生活了三十来年了,早已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明白是啥意思。此时此刻,她完全理解老头子心里是咋打算的,她知道,老伴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多么的无可奈何啊。

你是当家的,家里大事小事都是你做主,但凭你一句话,我和娃们答应你就是了。

听此话,老媒红一拍大腿:这就对了嘛。当断不断,必有后乱!我等的就是你们这句话。有你们这句话,我说话就有底气了,事不宜迟,我这就去老万家传话去。

父母之命,煤约之言。在老媒红的极力撮合下,杨万两家按照定亲的固有程序,把杨老大和万爱彩的婚事定了下来,且按部就般地做着结婚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腊月十六是个黄道吉日。一大早杨家按照接亲程序,带上六色礼,由老媒红带路,六辆轿车一溜眼开到万家门口,前来迎娶新娘。当车队来到新娘家门口时,鞭炮便噼里啪啦响了起来,在万家人的招呼下,迎亲人员蜂拥而至,进入万家堂屋里就坐。万家人端上早已准备好的荤素六道菜,杯盏摆桌上,酒瓶也已打开,执事的、照客的热情地让着菜、劝着酒,气氛即喜庆又祥和。

杨家接亲人员象征性地吃了几嘴菜,接亲的嫂子给老媒红使了一个眼神,老媒红心领神会,对万家照客地说:吉时已到,新人该上轿了吧?

慌啥哩,有道程序还没有走哩。万家执事不慌不忙地说到。

啥程序?老媒红有些诧异。

你管了一辈子媒,这个礼数你咋不明白了?万家照客的揶揄道。

当初不是说三十万聘金全包了吗?咋还有别的说辞?老媒红用手在头上挠了几下,疑惑地用眼神征求着对方的意见。

你是和尚戴个道士帽,假装迷瞪僧吧?咱们十字镇古往今来都是这个规矩,迎亲、迎亲、迎衣上身!你们迎衣哩?万家照客的嗓门提高了八度,显然,他对杨家的疏忽有些生气。

哎嗨嗨,你说这事弄哩,这事怨我,这事怨我呀!老媒红一边自责着,一边给万家照客地递着烟。

这事不怨主家,是我虑事不周,你们给我三份薄面,我听听你们的意见,咱礼数不全心意全,听凭你们的吩咐。老媒红久经沙场,应变能力极强,话说的既诚恳又贴切。

你当家?万家照客的话虽轻,确让老媒红和杨家两个接亲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这事,我做主!老媒红把胸脯拍得砰、砰地响。

此话当真?

此话当真!我说了一辈子媒,你拿二斤棉花去纺一纺,问问我啥时候瓤茬过?他心里想,一套迎衣,能值几个钱?大不了千二八百的。

那好,再拿两万元,立马起轿!

啥?老媒红和杨家两个接亲的如五雷轰顶,立时乱了分寸,不知如何应对。

钱不能如数拿来,这边就不放人!万家照客的斩钉截铁地说。说罢,扭头进屋,把老媒红和杨家一干接亲的人撂在当院,不再理会。

无奈,老媒红拨通了杨有财的手机,把万家再要2万元迎衣钱的事复述了一遍。

啥?这是弄啥哩?捉弄人也不能这个样。别说两万,我这会就是两千也拿不出来呀!老弟呀,你可要帮你老哥,多给人家说说好话吧。电话里传来了杨有财带着哭腔的声音。

任凭老媒红磨破嘴皮,万家人就是岿然不动,态度丝毫不变。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拖延着。

杨家这头呢,眼看着太阳已近正午,中午的客人已陆续到齐,等着喝喜酒呢,而此时,新娘还没有上轿。听着人们的议论,看着乱糟糟的场面,这让杨有财急得是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当院里胡乱地转着圈,却又束手无策。

在十字镇,多年来传下一个规矩。娶亲那天,男方早上要摆席宴请娘家送亲、抬嫁妆的人员,待娘家送亲的、抬嫁妆的酒醉饭饱,走完送亲的既定程序,打道回府之后,才能在中午时分招待男方客人。如果女方送亲人员故意拖延时间,男方只能忍气吞声,即使捱到午后,也断然不敢有丝毫怠慢,也只能陪着笑脸,悉心应付。而实际上,娘家送亲人员捱到午后才离席的情况非常少见。大部分娘家人,在闺女出门之前,都要交代送亲和抬嫁妆的人员,不要拖延时间,耽搁男方中午待客。多年来,在十字镇的地界上,还真没有打破这个惯例的,毕竟是做亲是一家,儿女亲家是要常来常往的嘛!

今天的事情看来真是要麻烦啦!老媒红管了一辈子媒,还真没遇见到这种尴尬局面。他左劝劝,右劝劝,还是没有效果。万家不让步,杨家拿不出钱,让他进退两难,哭笑不得,眼看时近中午,如果不枪刀麻利快的做出决断,后果不堪设想。

老媒红不得不再次拨通了杨有财的电话。老杨啊,事情都到这一步了,你就不能想想办法?使那二球脾气有啥用?我知道你作难,可按眼前的情况,你不退步谁退步?你总不能让水憋着不流吧?咱不能狗咬猪尿(sui)泡空欢喜一场吧!你要不听我的话,丢人现眼的还是你们杨家人。

老弟啊,我给你跪下了!电话里传来了杨有财声俱泪下的哭声。老哥,你难,我知道,咱不能人财两空吧?我老媒红一辈子名声不要,你老杨家也丢不起这样的人啊!你就是借高利贷也要把这个局给解了!老媒红也有些恼怒了。

一句话提醒了梦中人。是啊,借不来钱,可以去贷呀!

老弟,我答应!我答应啊!此时的杨有财虽心如刀搅,却还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他立马安排人,找到十字镇一个私人放贷的,以2分利息贷了两万元,又火速派人送到万庄村。万家人拿到两万元钱,才扭扭捏捏地上了轿车,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

羊年的这个春节,恐怕是杨有财这一辈子过得最憋屈、最难受的一个年,一个年里年外,他几乎没有一个笑脸,一家老少,谁也不敢招惹他。

过完年后,正月初八的晚上,杨老二、杨老三把杨老大拽到堂屋外,商量外出打工的事,因为在当地有个不成文的习俗:出门三六九,事顺财运有。外出的人,都要选择当月的阴历初三、初六、初九离开家,为的是讨个吉利。

杨老大挠了挠头,嘿嘿地笑着说:老二、老三,出门打工是肯定要去的,不过我不能和你们一起走了。

杨老二、杨老三大感不解:咋不能一起走了?头几天,我和你嫂子商量了,俺俩想一起出去打工。杨老大平静地说道。

啥?好你个老大,你个鳖东西,你的良心是不是让狗叼去了?你娶媳妇前咋说的?你说,咱们要一起挣钱,攒钱给俺俩娶媳妇,到如今你咋变卦了?你要知道,你娶媳妇,把咱家十来年攒的钱花了个精光不算,还背上了高利贷。如今你有了老婆,美的屁颠屁颠的,把我俩给忘了?你不帮我们挣钱,我们以后拿啥娶媳妇?

兄弟,此一时彼一时,你哥我也是难呀!杨老大替自己辩解着。小哥俩听他这么一说,心里的火噌地一声窜了起来,袖子一撸,就要上去揍杨老大。

闻听吵闹的万爱彩从里屋窜出来,挡在杨老大的面前,咋?弟俩合伙欺负俺们不是?主意是我出的,有本事冲我来,老娘我今哩看看谁敢动我一指头?实话给你们说,我姓万的也不是吃素的,不是让人吓唬着长大的。她双手掐腰,两腿怒睁,虎视眈眈地盯着杨老二、杨老三。

杨老二、杨老三见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瘪了。杨老二心里恨恨地想:你他妈就是一个母夜叉,不是老子拼死拼活挣钱,你能踏进杨家门?你他妈的少要点彩礼不啥都有了?这一会倒来装大尾巴狼了。要不是看你是才过门的新媳妇,怕惹爹妈生气,老子一脚飞过去,不踢你个半身不遂,也要踢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万爱彩和杨老大的表现,让杨老二、杨老三非常地失望和伤心。前思思、后想想,他们感觉眼前一片迷茫,曾经美好的生活向往也变得风雨飘摇了。面对事实,在他们的内心深处,早已感受到来自高额彩礼的压力和困惑,这让小哥俩对曾经热切渴望的婚姻生活充满了失望和恐惧。

杨有财闻听弟三个吵架,慌忙把杨老二、杨老三拉到当院里,小声央求道:俩祖宗呀,你们能不能让我省省心?这可是咱花了百十万娶回来的祖奶奶啊,你们不心疼我,也该心疼一下咱爷几个十来年的血汗钱吧?你哥也是老鼠钻到风箱里----两头受气呀!他能混上一个人家,爹就是死也闭上眼。我现在亏欠的就是你们俩和你妈。杨有财一边说,一边老泪纵横。杨老二、杨老三也是泪眼婆娑、泣不成声。

正月初九那天,年逾六旬的杨有财和两个儿子再次踏上了南下打工的路途。

半年后,身体一向结实的杨有财莫名其妙地患上一种奇怪的病,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天是四肢无力、无精打采的。杨老二、杨老三要把他送到医院里治疗,他却因舍不得花钱,死活不去,两个儿子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得去工厂附近的小诊所进行简单的治疗。就这样一拖再拖,致使病情越来越重,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颤巍巍地拉着两个儿子的手,说了句是爹不好,把你们娶媳妇的钱花完了的话,临死也没有闭上他那双饱含失望的眼睛。

可怜饱经风霜、一生勤劳、勤俭持家、为儿为家辛勤付出的杨有财,到老却落了个客死他乡的悲惨结局。

作者简介:冰心依旧。立志军营16载,锻炼出刚直不阿的秉性,把爱和情寄予字里行间,跋涉在诗与文的山间小路,一颗寂寞的心似一叶小舟漂泊在茫茫的大海。作品家书、旅途惊魂、春风、家、母爱、母亲等散见于地方杂志和文学网络平台,现在某机关上班。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