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 借钱

2020年04月0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嘀嘀嘀一阵公交车的鸣笛声从村头传来,实现了村村通,真是方便。车门一开,走下来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个子不高,短短的黑发向上翘着,圆脸长耳,胖胖的身材像一个肉疙瘩。肩膀上搭着一个蛇皮袋,慢悠悠地向村里走来。 村头有一棵老槐树,枝繁叶茂,像一把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嘀嘀嘀一阵公交车的鸣笛声从村头传来,实现了村村通,真是方便。车门一开,走下来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个子不高,短短的黑发向上翘着,圆脸长耳,胖胖的身材像一个肉疙瘩。肩膀上搭着一个蛇皮袋,慢悠悠地向村里走来。

村头有一棵老槐树,枝繁叶茂,像一把大伞伫立在那儿。这里是乡亲们娱乐的天堂,乘凉聊天,唱歌跳舞,打牌娱乐,热闹非凡。年轻人还没走到跟前,大伙都在打量这个不速之客。

哟,这不是疙瘩吗?十多年不见,混得怎么样了?怎么背个蛇皮袋回来了?二嫂子嘲笑着说。是呀,二嫂子,我是疙瘩呀,这几年混得还行吧,好多年不见,我想你们呀!这次回来一是看看大伙,二是想向大家借点钱做生意,疙瘩赶紧笑着回答。大家伙一听说要借钱,这个说儿子要结婚,钱都不够花,那个说孙子上学需要好多钱,七嘴八舌的,反正没有一个人愿意借钱给他。说着说着,大伙都跑光了,就剩下疙瘩一个人,坐在大槐树下默默发呆,只听见乌鸦在树上凄凉鸣叫,疙瘩抬头向树梢望去,刚好一坨鸟屎掉到嘴里,疙瘩哪个气呀,人没钱没本事,连乌鸦都看不起,都敢欺负自己。

天过中午,疙瘩垂头丧气回到自己的老房子。在村子东头,一所破败不堪的院子,杂草丛生,上房后墙倒了一片,屋顶瓦片也掉落一地,透过窟窿能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这是家吗?

疙瘩是家中独子,父母在世的时候,活也不让干,好吃好喝供养着,他吃得白白胖胖,于是大伙给他起个外号叫疙瘩。父母下世后,剩下他一个人,以前没有干过活,吃喝拉撒都不愁,现在一个人柴米油盐酱醋茶,搞得他晕头转向,吃了上顿没下顿。大伙劝说疙瘩去城里打工,有吃有喝,还有钱花,比在家里强。于是疙瘩一走就是十多年。

疙瘩正在老房子面前愁眉苦脸,是疙瘩吗?远处传来一句话。疙瘩顺着讲话的方向望去,站着一位老者,花白的头发,炯炯有神的双目,笔直的身躯。老忠叔,我是疙瘩呀,疙瘩赶紧回应说。这大中午了,走去我家吃饭。疙瘩跟着老忠叔回家了,做了三荤三素,像招待贵客一样。洒足饭饱之后,老忠叔问疙瘩回来有什么事,疙瘩把准备借钱做生意的事讲了一遍,老忠叔说:我也没有多少钱,屋里还有五千元钱,不嫌少你就拿去吧。疙瘩千恩万谢拿着钱走了。

时光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二年时间过去了。嘀嘀嘀村头响起汽车的鸣笛声,一辆崭新的奔驰停在大槐树旁,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人:西装革履,红领带,油光发亮圆脑袋,脖子上挂着项链金灿灿,手指头上戴着戒指明晃晃。这不是疙瘩兄弟吗?发大财了,二嫂子一眼认出来,满脸笑容,慌忙跑到疙瘩面前说。是我呀,二嫂子,我这次回来看看老忠叔,顺便把钱给还了,疙瘩脸扭向一边,看也不看回答。大伙嘴像抹了蜜,这个说疙瘩真有木事,那个说疙瘩命好,都是些恭维话。

疙瘩开车来到老忠叔家,先拿出五千元钱,又拿出一万元算利息一起给了老忠叔。又载着老忠叔去县城吃大餐。大伙一看,疙瘩真讲义气,都夸他人好心也善。大伙问疙瘩干什么挣这么多钱,发财不能忘了乡亲们,能不能带大家一起致富。疙瘩说投资房地产,木来不需要钱,但是看在乡亲的面子上,就一天时间,谁家有钱拿出来入股,利息比银行高一倍,一年之后连本带利一齐还清。谁愿意投资可以找我,我工作忙时间紧。一天时间不到,六十万现金凑齐,还多出来八万多,这速度真够快的。

一年之后,大伙等着疙瘩还钱,左等右等不见人。一个坏消息传来,疙瘩投资的房地产崩盘了,资金全部被骗走了。大伙哭爹叫娘,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把钱给了疙瘩,一下子血本无归。老天爷呀,这可怎么活呀!

唯有老忠叔坐在一旁,抽着旱烟,吞云吐雾。二嫂子跑过来质问老忠叔,你这次怎么没给疙瘩钱?老忠叔慢吞吞地回答说:这次借钱有这么多人帮助,也轮不到我,再说我上次借钱是真心实意帮助他,我也不图他高利息,你们借钱图自己的腰包

作者简介::刘振汉,笔名:难得糊涂,河南省新野县人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