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老憨与塞哥

2020年04月0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老憨,人一点也不憨,相反却非常聪明。善算计、会钻营、做事从不吃亏、又爱贪占便宜,村里人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老憨。 老憨,人一点也不憨,相反却非常聪明。村里人有感其善算计、会钻营、做事从不吃亏、又爱贪占便宜,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老憨。 塞哥,兄弟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老憨,人一点也不憨,相反却非常聪明。善算计、会钻营、做事从不吃亏、又爱贪占便宜,村里人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老憨。

老憨,人一点也不憨,相反却非常聪明。村里人有感其善算计、会钻营、做事从不吃亏、又爱贪占便宜,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老憨。

塞哥,兄弟中排行老三,人称塞哥(三的谐音)。塞哥为人本分、实在,长老憨两岁,是老憨的发小,虽年长,却处处事事听命与他,唯他马首是瞻。两个人从精屁股娃开始,一天到晚都形影不离,他们一起割草、放牛,一起洗澡、戏耍,好得就像一个人一样,就差合穿一条裤子、搁一个碗里吃饭了。

老憨过于刁钻,塞哥比较实在,时常被老憨捉弄,在老辈人嘴里有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常常是讲述者讲得眉飞色舞,听讲者笑得前仰后合。

1

拔牙

老憨有个牙痛的老毛病。某一日,老憨因上火,牙又痛得不得了,这让他愁眉苦脸、寝食难安。俗话说:牙痛不算病,痛起来真要命!那个时代,因缺医少药,又因经济条件落后,村民有了病,多采用土方、偏方治疗。塞哥告诉他,喝井拔凉能治牙痛,老憨就拎个瓦罐到村外的水井旁,塞哥从井里提上来一瓦罐井拔凉,老憨就蹲在水井边,喝一口,吐一口,一喝就是小半天。喝井拔凉的时候,因水凉,多少缓解了牙的疼痛,不喝呢,牙又痛,这让老憨一筹莫展、苦不堪言。说来也巧,正好有一个郎中游医来到村里,有人就建议老憨把病牙拔了算了,省得老是犯病、受洋罪。一旁的塞哥也极力鼓动老憨拔牙,因为他实在不忍心看老憨龇牙咧嘴的熊样。可是老憨怕疼,仍然有些犹豫不决。那个游医说:我行走江湖多年,靠手艺吃饭,拔牙时一点都不疼。没有金刚钻我不揽你这个瓷器活!要是疼了,我分文不取。

当真?老憨半信半疑地问道。

当真!游医信誓旦旦,把自己的胸脯拍得啪啪响。

老憨听游医这么一说,又在围观人群的怂恿下,忐忑地坐在游医的板凳上,张开嘴巴让游医看了又看。游医从腰里的毡带上摘下一个凹腰宝葫芦,倒出一盏水,让老憨含在嘴里约一盏茶的功夫,把水吐出后又让他闭上眼睛。周围围观的人是睁着眼、张着嘴,大气也不敢出,紧张地看着游医的一举一动。说时迟、那是快,游医一手扶着他的后脑勺,一手从腰里摸出一个钳装物件,快速插进老憨的嘴里,用那钳状物件夹住老憨的病牙,右脚高高抬起,只听他大喝一声下!在他右脚哐一声落地的同时,只听咔嚓一声,一颗牙应声落地。在游医、塞哥、围观人群的期待目光里,老憨吧咋吧咋嘴,又伸手在脸上搓了几下,一声哎吆吆,我哩的妈呀,疼死我了, 身子一歪,从板凳上跌落到地面,在地上打起滚来,大有要死要活的架势。游医一看这阵势,虽大惑不解,却无可奈何地收起摊子,头也不回地向村外走去。这结果让围观的人群始料不及,说什么的都有。

见游医走远,嚎叫不止的老憨从地上爬了起来。塞哥关心地问他:到底疼不疼啊?他望了一眼走出村外的游医,掸了掸身上的灰,耸了耸肩,对着塞哥呸了一下,一字一顿地说:老子一点也不疼!围观的群众一阵哗然,纷纷指责他不该耍无赖,赖人家游医的钱,诋毁游医的名声。

塞哥气得捶手顿足:你个狗日的,耽误事哩!原来,塞哥的二大爷牙也疼,塞哥本想等他拔完牙后,看看效果如何再回家喊二大爷过来拔牙,没成想因老憨贪占便宜,气走了游医,误了他二大爷拔牙。而老憨呢,扔了句:我老憨能是你们白叫的?手抄到袖筒里、梗着脖子、哼着小曲、一步三晃地向家里走去。

2

偷梨

老憨和塞哥小时候都非常淘气,经常扰得四邻不安。谁家桃树、李树、杏树、柿子树长在哪里,什么时候结果、什么时候成熟他们俩都门清;谁家有几只老母鸡他们也记得清清楚楚,甚至一听老母鸡的叫声,他们就知道是谁家的老母鸡在下蛋。生活在那个缺吃少穿年代里的小孩,春天薅毛芽、掏鸟蛋,夏天逮鱼、摸虾、摸螺壳、挖黄鳝、扎蛤蟆(青蛙),秋天烤玉米、烧毛豆、捡豆虫,冬天逮鸟、挖老鼠洞,一天到晚都在惦记着往嘴里塞东西是他们生存的基本特征。

话说某年一个秋季,到了果子成熟的季节了,老憨和塞哥又蠢蠢欲动,意欲偷摘一些梨呀柿子的,慰劳一下馋了半年的嘴巴。村东头老歪子家的梨树,梨滴滴溜溜挂满了枝头,这让他俩垂涎欲滴,从青疙瘩梨一直到梨皮变黄,也不知道他俩在附近转悠了多少圈。在老歪子家梨长熟的某一个白天,他们两个佯装路过,把地形和路线探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等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下手。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两个人偷偷摸到老歪家的梨树下,在老憨的极力鼓动下,塞哥爬上了梨树。塞哥在树上摘一个犁扔下来,老憨在树下接一个,一会功夫,老憨口袋里装得满满的。摸摸自己的口袋,看看树上的塞哥,老憨偷笑起来,扯起附近的刺枯叉,刺朝上放在梨树下边。他又把塞哥放在树底下的鞋拎在手中,然后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偷梨现场。塞哥在树上正摘得起劲,却听不到树下老憨的动静,正疑惑间,忽听有人高喊偷梨了!偷梨了!。

是老憨的声音!

闻喊声,塞哥吓得是七魂出窍八魂离体,呲溜一声就往树下滑,快到树底下时,塞哥屁股蛋一阵刺痛,一谷堆刺枯叉结结实实扎到屁股蛋上。塞哥又不得不爬到树上,从树叉上用力向外一跳,躲过了刺枯叉的困扰,着急慌忙地在树底下摸索着找鞋子,却怎么也找不到。因耽误了逃跑时间,塞哥被闻声而出的老歪子逮了个正着。一顿呵斥后被老歪子押送到家,其结果是让他老子结结实实揍了一顿。

塞哥被老憨算计,又被爹妈好一顿数落、训斥,真想立马找老憨当面鼓当面锣地问出个子丑寅卯来,怎奈夜已深,又加上爹妈反复警告他以后不要和老憨来往,让他在郁闷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塞哥气冲冲地找老憨算账,两人一问一答,好不精彩。

摘得好好的,你喊啥哩?

我看到老歪子出来了,慌里赶紧给你报信哩。

那梨树底下的刺枯叉是咋回事?

我是迷惑老歪子哩。你想想,树底下有刺枯叉,谁不怕扎?谁还敢上树去?要我说,你就不该跳下树。我是为你好,你还怪我哩。真是的!

那你把我鞋拎走干吗?我要不是找鞋,老歪子咋能逮住我?

我不是怕老歪子把你鞋拿跑嘛。你也是,找它干啥?人先跑了再说。

你说里多美呀,那是我妈点灯熬夜给我做的鞋,鞋丢了,我穿啥?我妈知道鞋丢了,不打死我?

你妈夜个( 昨晚)不也揍你了嘛。

那偷的梨哩?

只顾跑,掉完了,一个也没剩!

塞哥是又气又恼,愤愤地说:就你鳖娃能!咱俩从今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理谁,不玩球了!

塞哥真的是整整三天没理老憨。

3

猫眼睛

老憨和塞哥形影不离,在村里是妇孺皆知的,说不在一起玩,那是气话,烂仡佬药岂能离开臭硫磺?没几天两个人背着各自爹妈又凑合到了一块。

某日,老憨放牛,塞哥个大竹筐割草,两人一前一后,又说又笑,气氛非常融洽。走着走着,老憨看到一颗猫眼镜草,心里又冒出一个坏主意来。

塞哥、塞哥,我给你说个事。老憨一本正经地说。

啥事?塞哥心不在焉地问道。

你认不认得这个草叫啥?

认得,猫眼睛呗!

你知不知道它有啥用处?

不知道。有啥用处?塞哥好奇地问。

你没听人说,猫眼睛,刺刺(擦的意思)眼,明年拾个大黑碗;猫眼睛刺刺头,明年拾个大黑牛!

真的?塞哥疑惑地问。老憨经常拿塞哥开涮,难免让塞哥警惕起来,对他起了疑心。

真的!老憨信誓旦旦地说。

那你先刺!塞哥多了个心眼。

我家现在都有牛,还捡啥?哪像你们家没有牛。再说了,牛多了没草料喂,就这一个牛,我都放够了。

嫑(biao骗的意思)人是孙子!

行!谁嫑谁不是他妈领(生)的!老憨发起毒誓来了。

塞哥从没见过老憨如此认真说话,加上自家可怜,养不起牛,每逢庄稼季节,犁犁耙耙,总要找养牛的富户帮助犁耙地,好话说了一大堆,钱也没少出,还要看别人的脸色,家里爹妈做死了难。若是真能捡一头大黑牛,那才美哩。想到此,塞哥拔起猫眼睛就在自己的头皮、脸上胡乱刺了起来。

猫眼睛,学名眼睛草,中草药,以茎、叶入药,具有清热解毒、退翳明目的功能,但对皮肤有刺激,过量使用会使人表皮充血。约莫一个时辰的样子,后遗症就出现了塞哥的头皮发痒,红肿了起来,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吓得哇哇大哭,日姐尻妈地把老憨骂了个狗血喷头。老憨输理,又看看塞哥的难受样,赶着牛,夹着尾巴灰溜溜地回家了。

4

臭 冬 瓜

某年秋天,塞哥家菜园子里种了一片冬瓜。有一天,老憨路过,看结了不少冬瓜,一个馊主意又从他脑子里蹦了出来。他看看四下无人,就跳进菜园里,选中一个半大的冬瓜,轻轻把冬瓜带秧拎起来,保持瓜和秧不分离状态,然后,用随身携带的刀把冬瓜从底部切开,对着冬瓜里面拉了一泡屎,然后又把割开的冬瓜对上,轻轻放在地上就坏笑着离开了菜园。

种过菜的人都知道,冬瓜、葫芦都有较强的再生能力,生长过程中即使划破或割开,只要当即对上,是不会影响生长的,割开的部分还能长到一起。

话说到了秋收季节,冬瓜已经长老,塞哥一家忙着收获,老憨跑前跑后也主动帮忙干活,还特意让塞哥把他做过手脚的那个冬瓜扛回家。有一天,塞哥的老娘准备做冬瓜菜,把削完皮的冬瓜放在案板上,用刀使劲一剁,只听冬瓜砰的一声,一股臭气喷涌而出,弄得案板、厨房里都臭哄哄的,气得塞哥的老娘站在当院骂了一中午,但是始终不知道是谁干的缺德事。若不是他贼不打三年自招,在别人面前炫耀他的聪明,这事还真成了无头案了。塞哥得知事情原委后,自然少不了一顿交涉。

5

互 逗

老憨的坏心眼太多,又善于伪装,让塞哥是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就中了他的圈套而上当受骗。

话说某个夏天的午饭后,塞哥躺在当院的席片上睡午觉,老憨过来找他玩,怎么喊也不起来,这让老憨很是不爽,顿生捉弄之意。他在院子里扫视一圈,见院墙边有一泡糖鸡屎,便灵机一动,找了个树枝,把树枝上沾满糖鸡屎,蹑手蹑脚地走到塞哥身边,轻轻地把糖鸡屎抹在塞哥右手食指侧面,又从地上捡起一个鸡毛,捅进塞哥的鼻孔里,用拇指和食指不停捻动着鸡毛的根部。柔软的鸡毛在塞哥的鼻孔里转着圈,搅得塞哥的鼻孔里一阵酥痒,啊--嚏,随着一个重重的喷嚏,塞哥从睡梦中醒来,一咕噜爬起来,顺势抬起右手就往鼻子下揉了一下。嗯啊!一股粪臭味瞬间钻进了鼻子里,只呛得塞哥眉头紧皱,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头发楞。一旁的老憨早已是笑得腰都直不起来,鼻涕、眼泪一大把、一大把地甩。见此情形,塞哥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起身就要去揍老憨。老憨见状,撒丫子就跑,那阵势完全是:慌张张如惊弓之鸟,急匆匆如漏网之鱼。最终是因塞哥腿脚笨,撵不上,让老憨逃过了一顿揍。

俗话说: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老憨总捉弄塞哥,塞哥岂能忍气吞声?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塞哥也在寻找机会报复老憨。

某一日,老憨在村边的小竹林旁睡觉,塞哥见他张着嘴巴、打着呼噜睡得正香,觉得报复他的机会到了。塞哥蹑手蹑脚来到老憨身边,悄悄退下裤子,轻轻跨蹲在老憨的脸上面,想对他脸放个响屁恶心恶心他。谁知道报复心切、用力太猛,屁没出来,一疙瘩屎却掉在老憨的脸上,把睡梦中的老憨惊醒。塞哥见状,提上裤子就跑,因失急,脚拌着裤腿脸朝下摔了嘴啃泥。他顾不得揉一揉摔痛的手和脸,一咕噜爬起来继续跑。

平时里多是老憨捉弄塞哥,如今让塞哥算计了,老憨是急皮赖脸地起身就追。塞哥因裤腰带没有系好,又加上人本来就笨拙,没跑多远就被老憨扑倒在地。老憨是二话不说,把塞哥按住,轮圆胳臂就揍。塞哥苦苦求饶:我不是想屙你脸上,我就想对你脸放个屁恶心恶心你,没成想屁没出来屎出来了!倒骑在塞哥背上的老憨,一边擂着他的屁股蛋子,一边恶狠狠地说:我让你恶心!我让你恶心!

吵渴了、骂够了、打累了,老憨与塞哥,你看看我一身土,我看看你一身泥,想想两个人之间所发生的事,坐在地上咯堆堆、咯堆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总之,老憨和塞哥小时候是经常打、经常闹,你捉弄我、我靠兑你,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你长我短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到了老年,俩个人经常戴个狗皮帽、穿个破棉袄、腰里扎个烂麻绳,一人手里提溜个旱烟袋锅,时常靠在生产队仓库的土坯墙西山头底下晒太阳,叙着旧情,度着余生。

他们曾经商量过,不管谁先走,都不要把另一个人撇下,不然到了阴曹地府,找不到吵架的对手就冷清了。

说来也奇怪,两个人竟然在同年同月离开了人世,老憨在月头去世,塞哥在月尾去世,感觉真的是他们按生前的约定,携手去阴曹地府报道去了。

他们的后人感于两人从孩童到老年的恩怨情仇、是是非非,感于二人的一辈子的情分,死后真的把他们埋到了一起,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他们的争斗、续写他们的故事。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