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安然:局外人(短篇小说)

2020年04月0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安然 冬梅在院子里越骂越带劲儿,南墙根红红绿绿垒起来的东西是冬梅嗤之以鼻的,但那是三财唯一的经济来源。 他如今能做的也就是走东巷串西家捡来这些破烂儿然后变卖成钱,他的烟酒钱还有馋嘴时的饭钱都在这儿。 三财视这些如宝贝,冬梅见不得。 冬梅看着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安然

冬梅在院子里越骂越带劲儿,南墙根红红绿绿垒起来的东西是冬梅嗤之以鼻的,但那是三财唯一的经济来源。

他如今能做的也就是走东巷串西家捡来这些破烂儿然后变卖成钱,他的烟酒钱还有馋嘴时的饭钱都在这儿。

三财视这些如宝贝,冬梅见不得。

冬梅看着南墙根站着的那个如矮冬瓜一样的男人,任她怎么骂也不知道哼哧一声,只自顾自的收拾刚用架子车从各处拉回来的纸盒子塑料瓶子之类的。撮了口唾沫狠狠吐在地上。

朱三财,你个老不死的,你咋不去死,知道街道里都把我说成啥了?没给你吃好的,没给你穿好的,你个柳树桩桩一样的身子穿啥都一球个样,他们一个个瞎球个眼了,我吃个啥了?冬梅骂完还不解气,便转身把靠在墙角锈迹斑斑的破铁盆子踢的叮当响。

那盆子在院子里转了好几个圈儿才停下来,好像在寒冬的冰碴子上诉说往事。

骂人就骂人嘛!摔个盆子干啥哩,卖了还能值几个钱哩,三财见冬梅进了屋才敢说这话。

冬梅不情不愿也和朱三财过了几十年了,两儿一女如今都已成家立业,可是冬梅心里是有怨气的,这些朱三财都明白的很。

要说这冬梅也怪可怜的,十八岁那年,家里的土坯房逢下雨就漏的不成样子,屋外大雨磅礴,屋内细雨绵绵,屋后土夯的墙壁上一条深深的裂缝如同张宝腿上那条伤疤扭曲狰狞。张宝是村上有名的光棍汉,总是走东家串西家混口吃的,逢人就撩起库管说他那条伤疤,看见我这伤了吧?年轻时候在生产队我可是劳动模范,说完便使劲儿吧嗒两口旱烟。

父亲看见一回说一回墙不成样子了,说不定啥时候这房就塌了,到那时候......,说的冬梅耳朵起了几层茧子自己都数不过来,每每这时母亲就知道围着火炉哀叹,母亲的双手搭在茶壶边上,茶壶里是早上喝剩的茶,母亲抓一大把茯茶,再放一小撮盐,再添些许水,这一壶茶便能喝上好几回,迎来送往便全靠这壶茶了,只是那茶壶被熏的已经分辨不出颜色。炉子里的火并不旺,母亲的手压根就没热过,也许是她早已习惯了这个姿势。

穷光阴实话把人逼死了,唉......, 说完母亲便不再说话。

冬梅渐渐明白了,这话是说给她听的,弟弟还没有放学,父亲、母亲、冬梅三个人同时将手放在火炉边,说是取暖,倒像是给手找个安放之处。

偌大的院子就三间北房,按说冬梅都这么大了早应该和父母分房睡了,可除了一间伙房,大房就这一垌炕,农村人都讲究多,不管穷家富家,都要留个中堂供财神,逢年过节还要摆祭祀品供奉先人。年年的财神都换新,不见穷人挣光阴。

一家老老小小只得挤在一个炕上,着实憋屈。

父亲坚决要让弟弟上大学,有了知识到哪儿都能挣到钱,父亲认死理,上辈人吃了太多没文化的亏,到头来穷光阴还要把人逼的往墙缝缝里钻。但是没钱,没钱只能干瞪眼。

眼看着张栓牢家,李才柱家的娃娃上完学当老师的当老师,镇上供销社当售货员的当售货员,把那两家人神气的呦!恨不得把头抬到天上去。

冬梅的父亲把烟锅子灰往鞋底敲了敲,骂了一句把他的先人,抖了抖披在身上的棉袄,转身就走了。父亲管村头扯闲话叫领会政策,父亲这也是领会政策去了。

前几天有人上门提亲,冬梅一见对方是个矬子,顿时来了气,当时提亲的人在,冬梅不好发作,父亲满脸堆笑,恨不得把满口的黄牙都露个干净。

爸,我不缺胳膊不缺腿,长的也还能见人,你咋个意思?冬梅小声质问父亲。父亲见状态度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丫头,你还嫌弃人家,你看看我们家,没饿死你们娘仨已经不错了,要不是我还有擀毡的手艺在,恐怕早饿死了。父亲说完装了满满一锅子烟叶,吧嗒吧嗒几口,烟味熏的父女俩顿时咳嗽起来。

知道不,咱们家以后的日子好不好,全看你丫头了,矬子咋了?矬子他家也算是半个城里不是?人家在镇上有杂货铺,老汉是供销社退休的工人,父亲意味深长道。

人比人没活头,长的好有啥用,没钱就是没钱。

今天父亲旧事重提,分明是在给冬梅敲警钟,让她认清形势。母亲左一声唉右一声哎,唉的冬梅心烦意乱。

自古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于情于理冬梅都不敢拒绝。也许是穷日子把父亲逼的实在没活路了,也许是对方在十里八乡就瞅中冬梅了。媒人一次次上门催,父亲看看冬梅,再看看炕桌上摆放的杂面馍馍,难为情的挠挠头,冬梅将头塞到炉子底下,尽量不和父亲的眼光有所交流。

最终冬梅还是向父亲妥协了,准确的说是向生活妥协,向命运低头认输。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当年的媳妇熬成了婆,只是嫁给朱三财这件事情在冬梅心里成了挥之不去的梗。

亲戚们羡慕冬梅嫁了个好人家,家里不仅有钱,最主要是对冬梅好,冬梅嫁进来时,除了做饭啥都不会,婆家楞是把她送进城里学会了裁缝的手艺,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饿死的厨子八百斤,有了手艺到哪儿都不吃亏。

临街的一间商铺被三财他爹租了下来,冬梅自此靠着手艺吃饭,底气十足。

如今年过半百,儿女双全,冬梅自然不用再缝缝补补。裁缝铺被儿子改成了小超市,冬梅和儿子儿媳白天挤在超市里,一个小隔断里锅碗瓢盆、电视、冰箱还有木架子搭起来的板床样样齐全。

日子越过越红火,朱三财逐渐成了这个家的局外人。

朱家还是镇上那个有钱的大户,多半钱财掌握在冬梅的手里,儿子朱贵看清了形式,对冬梅更是百依百顺。

要我说,超市就让儿子开,你回家来嘛!朱三财抖了抖身上的灰尘,没敢进里屋,在堂屋正中瞅了瞅里屋低头收拾东西的冬梅。

闭嘴,不兴听你说话冬梅眼皮都没抬一下。

镇上的流言蜚语像破口的堤坝,裹挟着浑浊不清的水流没过街口正在向街中央呼啸而来,朱三财走在街上,人们在他眼前一口一声三财叔的叫着,在他身后却投来鄙视的目光,甚至还会小声议论:三尺的个子,木桩桩身子,浪费了一身好缎子,家中的美娇娘守不住,迟早是别人的。

哎作为男人,朱三财只能把这种议论当做耳旁风,他相信已经五十岁的冬梅对别人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不过,他也仔细观察过冬梅,确实,五十岁的脸上看不到丝毫明显的皱纹,皮肤白净,打扮时髦。

再看自己,头发花白,粗壮的身子裹在夹袄里,棉絮还从破洞处冒了出来,衣柜里倒也有几件像样的衣服,可他这整天喂鸡、喂猪外兼捡破烂儿的活计,即使换上了也不见新。

他想,只要冬梅还在这个家里,他就要守住这间住了几代人的老房子。眼下准备翻修老房子的钱一半被儿子拿去开了超市,一半儿让冬梅在城里买了房。

而他,也似这老房子般渐渐褪去了往日的色彩。

搬家那天,一家人忙里忙外,朱三财却帮不上一点忙,只能缩在角落里整理他的那些破盆瓦罐。

冬梅破天荒的眉开眼笑,三十年前他们结婚那天也没见冬梅这么开心过,倒是朱三财一厢情愿的笑得像个傻子。

许多人夸朱三财讨了个漂亮的婆娘,朱三财笑的更加夸张。

婚后,朱三财把冬梅宠上了天,父亲朱得财每每下班就变着法子给冬梅带来好东西,在朱家看来娶到冬梅是他们祖上积了德,而张家在冬梅嫁给朱三财后捞到了很多好处,平房转眼成了十里八村唯一的砖瓦房,儿子顺顺利利上了大学,借着冬梅的接济还在城里买了房娶了妻。

不过,张家也始终相信,嫁给朱家是正确的选择,至少让张家的经济前进了十年,让张家的地位在村里提升了好几个档次,只是要是姑爷不长得那么磕碜就好了。

这就好比邀请一个乞丐饱餐一顿之后,乞丐却告诉你不如给点钱更实惠,还要对饭店的菜品头论足一番,但是他忘了,在这之前他一直风餐露宿。

所以,人心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

或许,因为朱三财的相貌让儿子朱贵从小受尽白眼,纵使家中有钱也难抵自卑,小时候趴在朱三财背上乐开了花的儿子现在和朱三财渐行渐远。

说不上三句总要大吵一场,朱三财笨嘴笨舌,被儿子怼的说不出一句话,冬梅坐在一旁像个旁观者。

搬进城里的冬梅过起了和城里人一样的生活,她和儿子的工作就是把镇上的超市经营起来,顺带去老院里摘些时令的蔬菜带回城里。

朱三财看到他们总是咧开嘴傻笑着,他不会计较这些,一家人不该是这样生分的。

冬梅在城里爱上了跳广场舞,同时也相遇了爱情

那是一个午后,一起的舞伴邀冬梅去聚餐,餐桌上冬梅认识了李安白,李安白退休前是一所乡村小学的教师,退休后在县城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书法培训班,在此之前,冬梅认识的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乡下人。

李安白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的绅士风度,再想想朱三财逢人时那一脸的傻笑,两个男人的距离犹如天上地下。让冬梅更加觉得如果认识朱三财是一个错误的话,嫁给朱三财就是一个毁灭性的错误。

而她,更像是一个时代下利益衍生出的产物。

舞伴都知道她有一段不幸福的婚姻,既然她不能抽离那段婚姻总要在精神上有所寄托。离异单身的李安白稳重干练,一头花白的头发梳的很整齐,聚会那天他穿着淡粉色的衬衫还打了领带。

吃饭时,冬梅和李安白的目光有意无意触碰到一起,冬梅拿纸巾擦拭着额头的汗珠,透过指缝细细观察着李安白,舞伴们一口一个李老师的叫着,李安白谦逊,主动为大家端茶倒水。

夜里,冬梅躺在床上,想起和李安白在广场上跳交谊舞,在路边摊烤串,在茶餐厅进餐,这一幕幕不无时无刻提醒着冬梅,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冬梅有了有史以来的一个大胆的想法,她要和朱三财离婚,她要冲破世俗的牢笼,去追求心目中这说不清道不明让人心动的感觉。

后来她才明白,很多人管它叫爱情。

也许这就是人们说的黄昏恋吧!总是要赌上一把。冬梅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惊吓过后,她仔细斟酌这三十年来的人生,对这个世界既爱又恨。

或许恨的更多一点,若是还身在农村她断不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的,这样的想法一旦涌上胸腔便轻易不会覆灭。

如果说,朱三财当初用厚礼娶她进了朱家门,那么这三十年来她忙前忙后,把朱家打理的紧紧有条也算是对得起天地良心。

人生总不能一直为别人而活,总要为自己活一次,她从没觉得此刻比任何时候还要清醒。

天刚蒙蒙亮,东方泛着鱼肚白,冬梅从柜子里取出昨夜收拾好的包裹,独自坐上回老家的公交车。车子一路走走停停,车厢内人渐渐多了起来,熟识的老乡时不时过来和冬梅打招呼,冬梅随便应付几句,转过头继续看着窗外。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