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老赖不赖

2020年04月0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鲁向辉 咣,咣,咣,老赖呀!星期天早上,老赖刚入睡,就听见大门被敲打得通通响,还伴随着急切的喊叫声。谁呀?老赖边起身边揉着睡眼不耐烦地吼道,孩子在抽搐,您帮忙送医院吧?好像是隔壁王姐的声音,老赖踢啦着拖鞋赶紧往大门口快步走去。门开了,果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鲁向辉

咣,咣,咣,老赖呀!星期天早上,老赖刚入睡,就听见大门被敲打得通通响,还伴随着急切的喊叫声。谁呀?老赖边起身边揉着睡眼不耐烦地吼道,孩子在抽搐,您帮忙送医院吧?好像是隔壁王姐的声音,老赖踢啦着拖鞋赶紧往大门口快步走去。门开了,果真是王姐,她怀里还抱着她三岁多的小女孩,孩子,孩子已经不省人事了......孩子他爸上夜班还没回来,快啊,麻烦您开车送医院啊!王姐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老赖稍微迟疑一下,然后就马上爽快地回了两声:好,好!说着,老赖回屋换掉拖鞋,冲出屋门,就向停在院子里的车跑去。嗡地一声,车发动着了,老赖驾驶着车子驶出了院子,载着王姐和孩子朝医院的方向飞驰而去,老赖慌得连院子的大门都忘锁了......

第二天中午,老赖刚把饭做好,王姐提着两个西瓜又来了,一见面,王姐就连声地道着谢:真是谢谢您呀,赖师傅!孩子咋样了?老赖关心起了孩子的病情,现在没事了,昨天幸亏您了,及时送到了医院......头天晚上孩子发高烧,吃了点退烧药后不再升高了,想着等白天了再去医院,没想到一早上她就浑身滚烫,一会儿就抽搐了。王姐描绘着当时的情形,仍然心有余悸,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老赖也是一脸轻松的表情。寒暄了几句,王姐见老赖的茶几上放着刚做好的饭菜,也不好意思再打扰了,起身告辞了。在门口王姐还是满口的谢意,老赖心里也是满满的欣慰。送走王姐,老赖草草地吃了饭,就回到床上倒头大睡了。昨天晚上活儿多,有点儿累,上午没有休息过来,再说晚上还得出车,老赖得再睡会儿。

老赖来自豫东农村,是一名的哥。从年龄来上说,老赖不算的哥,他都五十多岁了,叫他的叔还差不多,另外,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老赖也不应该称为的哥,因为他开的是一辆黑出租。

一年前,在城乡结合部的村子里,老赖租了一处不大的院落。白天,他和他的黑出租车都在家睡觉,等天黑了老赖才出去跑车。

老赖从不在一个固定的地方等活儿,他怕被着便衣的客运处稽查人员给逮住,他怕车被没收了,还得再罚些钱,老赖更怕被正规的出租车司机们认出来,那就麻烦了,弄不好给暴打一顿不说,一报警,说不定还得被拘留个十天半月的,自己受点苦,遭点罪都不算啥,可家里咋办呢?家里好几口还在等他挣钱养活呢!

本来想着来城里开出租车挣点钱,可光给人家开,起早贪黑的干,辛苦不说,挣钱也不多啊,自己又买不起出租车,就弄了辆报废车跑起了黑出租。车的颜色、车顶灯、计价器都和真的出租车一模一样,就连车身上的客运监督电话和广告也是真实有效的,所以,一般人是很难辨认出来老赖这辆车是黑出租的。为了包装身份,这辆黑车就花了他好几千块钱呢,老赖都快心疼死了,为了生计,也没办法啊!

天快黑了,老赖又出车了。他在几个街道上跑了几圈,只拉了两个客人,还有一个客人想索要发票,老赖往哪弄这呀,只好编瞎话说忘带了,等下次一块给吧?那人一口回绝了,说,下次?谁信呢?还说,没有发票就举报他,老赖心虚了,更不在理,眼巴巴地看着那个人不付钱就下了车吹着口哨扬长而去了,老赖心里那个憋屈呀,都快要哭出来了,哎!

十一点多,火车站有一趟列车要到站了,老赖记着呢,老赖把车停在离出站口远远的地方等活儿。看着一辆接着一辆的出租车从车旁经过疾驶而去,老赖坐在车里,心里骚动着,一会儿就不安起来,索性熄了火,老赖钻出驾驶室,点上一颗烟慢慢地吸着,眼睛却不时地往四处打探。

呜,呜,火车鸣着汽笛开走了,一会儿,出站口的出租车和旅客也都走远了,只有几个闲逛的人在火车站广场上游荡。他们是不会打车的,都是附近的居民,盛夏的夜晚,火车站广场还算凉爽些,要不然就是早到的旅客在候车室待烦了,出来溜溜,伸伸胳膊,踢踢腿,顺便也看一下广场的夜景。老赖可无心看风景,扔掉快燃到烟蒂的烟头,用脚狠狠地踩了几下看来等不到乘客了啊!老赖心里郁闷着。

嗨!走不走?顺着声音回头看,一个小伙子已经从老赖的身后走到车旁了,走,走啊,去哪儿呀?老赖慌着拉开车门坐上驾驶座,小伙子并不回应老赖的问话,径直拉开后座的车门,先把随身拉的黑色旅行箱塞进去,然后一低头也钻进了车里。

去哪里呀?老赖又客气地问了一句,小伙子还是没有告诉老赖他的目的地,递过来一张百元大钞才说出了口:海蓝花园!老赖接过钱,连声说着好,好!心里美得乐开了花,海蓝花园也就二十多块钱的车程,这个小伙子看来是个爽快的大老板啊!不过,到了那里,你得等我几分钟,我办点事后还得去其他地方,这都快十二点了,也不好打车,还坐你的车吧!小伙子一字一句地说着,好,好,我等着你!老赖高兴地点着头,启动了车子,随手还放起了车载音乐,悠扬的乐曲刚一响起来,就听到小伙子轻声地说了一句:关了吧?我在想一些事情,我想静静!好,好,这就关了。老赖边应允着,边把音乐给关了。

透过后视镜,老赖隐约地看见小伙子紧闭着眼睛,神情有些不安。

老赖不再看他了,专心地把车开得稳稳的,达到客人的满意也是老赖的服务宗旨。老赖的车在深夜的城市街道上穿梭着,路上的车辆和行人都很少了,此时临近午夜,喧闹了一天的城市安静了,像要沉睡了。

车慢慢地停了下来,海蓝花园到了,听到老懒的提醒,小伙子睁开了闭了一路的眼睛,你就在这里等我,我最多5分钟就回来。说着,小伙子打开车门就下了车,往小区里的大门口走去,进大门的一刻,他还扭回头看了看老赖的车牌。

老赖苦笑了一声,心里暗自想,我虽然是黑车,但还是讲信用的,做人吗,起码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啊,再说,我还拿着你这么多车钱啊!放心吧,我是不会跑的!

看着小伙子不见了踪影,老赖打开了车窗,车外比车里还凉快呀,老赖关了冷风,索性熄火了,打开车门,钻出去,伸了个懒腰,在车里坐了几个小时了,也该活动活动了。年龄不饶人啊,再开几年就不干了,也该歇歇了,等攒够了钱,给儿子盖了房,娶了媳妇,就回乡下种点菜养点鸡仔养老吧,说着,老赖点了一颗烟,美美地享受起来。

一根烟还没吸完,老赖就听到一阵阵的嘈杂声,接着是噔噔的脚步跑动的声音。顺着声音,老赖看到刚才那个下车的小伙子慌张地跑了出来,后面不远处,还跟着跑出来几个黑影。小伙子快跑到门口了,也看见了老赖,边跑边着急地喊着:快,快发动车,快开车!老赖赶紧扔掉手指夹着的香烟,迅速拉开车门,发动了车子,这时,小伙子也赶到了车旁,一把就拽住了车把手,才把他惯性的速度给制动了。啪,砰,随着两声连续的开门和关门声,小伙子已经坐上了车内:快,快,走呀!老赖手刹一松,一松离合,车嗡地一声就窜了出去,紧接着,两个熟练的换挡,老赖一脚把油门踩到了底,车唰地一声就跑出去了。后视镜里,小伙子边擦脸上的汗,边往后头观望,几个黑夜站在小区的门口,喘着气,叉着腰,不知嘟囔着什么。

这是咋了呀?老赖也有些紧张,回头看了小伙子一眼,小伙子好像受了惊吓一样,还没有缓过来劲,喘着气说:没你的事,你只管往前开,快点,快点!

穿过了几个街区,老赖看小伙子稍微过了点劲儿,茫然地问了一句:现在,现在去哪里呀?小伙子好像没有听到老赖的话,他慢慢地掏出一部黑色手机,按了几个数字后就放在耳边:老板,交易没有成功,他们想黑吃黑,幸亏我跑的快,要不......货,货还在我这儿,放心吧,不会有差错的!小伙子拍着黑色的旅行箱,长长地出了口气,好,好,我等你的消息。挂断电话,小伙子双手往后座上一摊,头也向旁边斜去。

啊,这个人是黑道上的!老赖心里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那我不就是帮凶吗?还替他们送货?不管那么多了,警察抓住我了,我就说我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要是再一查,我的是黑车?.....

师傅,谢谢你啊,要不是你开车跑的快......小伙子说着,欲言又止,不客气,不客气!老赖的话音未落,发现小伙子在掏裤兜。他要干什么?老赖一下子紧张起来,一会儿,小伙子掏出一叠钱,扔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谢谢你了,老赖侧头一看,哇,一叠百元大钞啊,至少得上千吧?这可不行啊,你付的车钱已经够多了,我还得找你钱呢!这些都是你的,拿着吧,你一个开出租车的,不容易,也够辛苦了......好,好,就在这里停吧,我在这里下车了!小伙子满不在乎地对老赖说着。

在一个黑黝黝的巷子口,小伙子提着那个黑色的旅行箱匆匆地下了车,一会儿就消失在夜幕中了。

老赖楞在那里,又看着那一叠钱,心里扑通扑通乱跳,这咋跟做梦的一样,老赖也不敢拿,那一叠钱像是随时会爆炸一样。

老赖把车往前开出了一段距离,又靠路边停了下来,摸出一支香烟,手哆嗦着,点了几次,才把烟点着,一会儿,车内就被烟雾弥漫了。老赖呆呆地坐在驾驶座上不知所措。

嘀,嘀,手机微信的声音,声音是从后座传来的,嗯?谁的手机,老赖扭过身抓住了已经亮了屏的黑色手机,我现在在盛华宾馆304房间,你快带着货过来,随后,微信上,一张位置的截图图片也发了过来,更坚信了老赖的判断:是刚才那个小伙子的手机!

......

几分钟后,一辆出租车缓缓地停在了派出所门口,老赖慢腾腾地从驾驶座上下来,他一只手里拿着一摞钱,另一手里拿着一部黑色的手机向值班室走去。

过了两天,城市的黑夜里再也找不到老赖和他的黑出租车的影子了,他租的院落也空空荡荡的......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