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苦花生

2020年04月0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五) 走进村里,已是午后半晌。 村里的小路还是那样的窄。 路面上露出浅浅的小水窝,不像干路那样好走。 这里原来是一家农忙时晒粮食的场子,小时候,小孩子们在这儿玩过捉迷藏,打沙包,跳皮筋这儿好宽敞,玩的也开心。现在已被人们堆满了摘过果的花生秧。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五)

走进村里,已是午后半晌。 村里的小路还是那样的窄。

路面上露出浅浅的小水窝,不像干路那样好走。

这里原来是一家农忙时晒粮食的场子,小时候,小孩子们在这儿玩过捉迷藏,打沙包,跳皮筋这儿好宽敞,玩的也开心。现在已被人们堆满了摘过果的花生秧。 村里没有人声,只有一阵阵拖拉机的嘈杂声从远处的田地里传来。秀儿走向自己的家,大门紧锁,显然是没人。院墙历经风风雨雨,上面长满厚厚的青苔,绿色的铁大门,也没有以前那样新了。忽地一只麻雀从院子里的柿子树上飞起来,一溜烟不见了踪影。杮子树上的叶已经不太密了,中间的一串串青青黄黄的柿子显得格外亮眼。秀儿突然觉得已是秋天了啊,是秀儿回来了?邻居的五奶拄着拐杖,慢慢地走过来。 嗯,刚到家,家里没人。你妈好像在西坡地里干活。 噢,我去看看。 秀儿把背包取下来放在墙内堆着木柴的垛子上,准备去地里了。地里,人们都在忙乎着,有的在犁地,有的在撒肥,还有的在就连那些小狗们也在地里乱跑,俨然一副夕阳下的欢乐图。可如今,秀儿的心里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尽管如此,她还是加快了步子。不一会儿,她瞧见了母亲的身影。西边,一抹血染的晚霞斜斜地射来。在霞光的映照下,母亲的白发愈加苍白。她的那条去年伤住的腿俨然是没好彻底,有些拐。 妈秀儿的声音既干脆又颤抖。秀儿,你咋回来了? 我,我想家了。你好像瘦了呀?母亲用衣袖往脸上拭去又流下的汗珠,该吃的就吃点,别肯坏了身体。要是那儿的活你嫌累,咱不干了,你从来没干过重活,我怕你受不了。没事,不累。秀儿在母亲面前掩饰着。 秀儿趁这个暑假没事,所以到城里就找了个饭店端盘子,洗碗的活。前两天,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是一所相当不错的大学,可她一打听四年的费用,她放弃了,但她就是不知如何向母亲说。 天色不知不觉已经暗下来。母亲一到家洗了洗手就准备做饭。这时,邻居五奶拄着拐仗来串门了。我说秀儿她妈呀,你的腿干活中不中?不中了,明天让她大伯来帮帮你? 不了,我慢慢干,这不,秀儿回来了,能帮我。不是我说你,女孩上那么多学好干啥?迟早都是门是外的人。 五奶是村里出了名的重男轻女的人,年轻的时候,她只让自家的两儿子上了学,俩闺女连小学都没让上。她只说养闺女是给别人养的,赔钱货。她因为这种封建思想严重,所以村里多少女孩看见她直讨厌。 母亲没吱声,五奶是一个劲地说个不停。现在的娃儿们,出来都还得自己找工作,跟打工有啥区别?特别是女孩趁早找个好点的婆家,倒也安心!妈,我来烧锅,你歇歇吧。秀儿听不惯五奶的话,但又不好说什么,去帮母亲做饭了。她划了四五根火柴才引着那把有些潮湿的花生秧,立刻冒出一股浓烟,呛得她直咳秀儿,还是我来吧,看把你呛的。母亲心疼地说着。不,我没事,妈。秀儿执意着。

(六)

晚饭过后,已是九点多了,月亮悄悄地爬上树梢。秀儿洗完后,回屋去了。母亲一个人还在院里,摇着那把旧蒲扇,尽管已经秋天了,但吃过饭还是有点热。呯呯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秀儿她妈,你儿子强子的电话。 好,来了,来了。母亲急忙给外边的大伯开门。 秀儿听得出是哥哥打来的电话,这些年母亲连个老式手机都舍不得买,平时哥哥一有事都是打到大伯的手机上。强子,有啥事?母亲关切地问小雪她要求在那边买房子,钱还不够,妈,你能不能 强子,你放心,过两天我给你打去 电话中的小雪是哥哥在大学时谈的女朋友,人品也不错,家是县城的,条件倒是好极了,所以,母亲曾经叮嘱过哥哥,现在男孩对象不好找,自家条件又不好,要珍惜人家,不要错过了。这不,听话音儿说要在县城买房子,那钱可不是个小数目。秀儿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院子里,只听见母亲长长的叹息声

夜,黑漆漆的,有几只蛐蛐在墙角无聊地低吟着。 不觉天色已经微明,秀儿揉揉腥松的眼睛,头好疼,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就是不想起床。还没吃饭呢?啊,是他喜梅婶呀。 曾经听母亲说过喜梅婶可是个能说会道的人,她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方圆几里没有她不认识的人,她是村西头的,平时都不来这儿的,可今儿 嫂呀,上次给你说的那个头儿,你想好了吗? 这事可不行,秀儿还要上学哩!妮儿们上哩啥学,你看村里多少和她一样大的都上婆家了,再说还能减轻你的负担,咋不中呢?这婚姻大事,俺可做不了主。 你们再想想,这个头儿条件可好了,过了这个村可没了这个店。 院子里母亲和喜梅婶的对话,秀儿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她想想家里的处境,她决定早饭时向母亲表白自己内心的一切。妈,你别生气,其实我没考上大学,我想去挣钱,哥哥也需要钱的,你一个人挣钱太辛苦了。啥?你没考上?妈累点也没什么,就是都想让你俩有出息,你居然会 眼里读出了从未有过的愤怒。早饭,母女俩谁也没有吃,母亲一个人上地去了。秀儿在屋里思索再三,决定还是去打工挣钱。

亲爱的妈妈:

请原谅女儿的不孝,我去打工了,别担心我,我现在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你眼中那个不懂事的女儿了,这么多年,你一个人挣钱为我们兄妹俩太辛苦了,看着你干活艰难的样子,我都想哭,我想我不能太自私了,为你,为了这个家,我要去承担一些责任了。不想再让你操劳了,你该歇歇了!

你的女儿

秀儿

就这样,秀儿给母亲留下一封信,独自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七)

秀儿经过老乡的介绍,在一家不错的厂子落了脚,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日子过得虽累但还充实。

夜,黑漆漆的。一间不大的出租屋里,秀儿呆呆地坐在床边,不作声。昏暗的灯光下,她的老乡丽在一旁劝慰着别难过,明天你去看看,真不让干了,再生别的法子!

再找个这样工资高的厂容易吗?

是不容易的,但

丽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

深秋的夜,渐浓渐凉。城市也在这苍茫的夜色中慢慢沉睡,只有霓虹灯还在发出耀眼的光芒,好像在诉说白天的故事。而此时的出租屋内,秀儿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她是农村来的,才来到这座城市两个月,当初也是经过东奔西跑,好不容易碰到老乡丽才找到这家象样的工厂,她决定大干几年,多攒些钱,前些日子,李老板说工厂不景气,要精简职工,决定让一部分人下岗,秀儿也在下岗行列。为此,她去求过李老板,可李老板迟迟没有答复。两天前,李老板说只要秀儿去他办公室里去一躺,就会让他重返工厂,并且还会换个更好的活。秀儿不明白李老板让她去办室里干什么,哪怕让她扫地,擦桌子,当清洁工都行,她只想保留住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还能和丽在一起。秀儿决定去李老板办公室一趟。

这个城市有太多的诱惑和陷阱,特别是对于这些从农村出来的女孩来说,更是什么也不懂。李老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秀儿也全然不知。她只知道自已踏实干活,老板每个月能给她按时发工资就行。可这个李老板就是个典型的披着羊皮的狼,厂里要是有长得好看的女孩,他都会忍不住自己的欲望。这秀儿虽说是农村的,但二十岁的她出落得婷婷玉立,看着都令人心动,李老板会例外吗?

工厂,办公室。老板的办公室的门半掩着,顺着门缝往里看,偌大的一间屋子里,设施齐全。只见李老板悠闲地睡在沙发上,双腿翘得老高,手里的手机不时发出斗地主的声音。秀儿试试摸摸地敲了敲门,进去了。

李老板,求求你了,让我在这儿干吧,我会把工作干的更好的,请你相信我。秀儿哀求着。 ,但你也得答应我,你若依了我,每天也不用干那么重的活,我照样给你发更多的工资。李老板放下手机,带着满脸狡黠的笑,朝秀儿走来,说着一把搂住她的肩膀。秀儿害怕极了,她这才知道老板的别有用心。

不,李,李老板,你别这样!

秀儿,你看你这张小脸蛋,多可爱呀,干重活可委屈你了,其实我李老板说着一把将秀儿按倒在沙发上,无论秀儿怎样地反抗也无济于事,最后变成无力的屈从。出了办公室,秀儿慌乱的眼神发现厂里的其他工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此时此刻,她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或是一头撞死在这里。

她呀,老板早就盯上她了,咱老板是什么样的人,谁不知道?她这次可是亏大了

她或许不想失去这份活,故意送上门去的。

现在的女孩真不知脸耻呀!厂门口几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边走边谈,哪里顾及秀儿的脸面。

她一个人恍恍恍惚惚地跑在大街上,想着刚才的情形,泪水模糊了双眼,她又气又恨,她没想到平时挺好的人藏着这么丑恶的面局。她连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化为泡影。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她没有亲戚,没有一个可靠的人,孤独与无助向她这个涉世不深的姑娘家袭来。她甚至想跳河,可她一想到亲爱的妈妈,又打消了轻生的念头。她一个人站在立交桥上,大声地哭喊着,想把这一切的恨与耻辱发泄出来。

周围的夜灯也变得格外朦胧。这么美的夜景,这么华丽的城市,她却无心贪恋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卢建敏(雨过天晴~萧敏),语文老师,爱读书,好写作,喜欢静静地在文学的海洋中徜徉,喜欢用寂寥的文字书写浅浅的情愫。喜欢诵读,愿用心、用情诠释作品的内涵,为你带去温暖,感动,美好!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