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拔牙

2020年04月0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赵文俊 俗话说:牙疼不算病,疼起来真要命。 真真是应了这句话,佟鑫自小因爱吃甜食,又不注意口腔卫生,一不小心患上了龋齿。 多年来,时常被牙疼折腾得寝食难安、痛苦不堪的佟鑫,采取药物治疗、充填治疗、偏方治疗,该想的办法都想了,可就是不能彻底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赵文俊

俗话说:牙疼不算病,疼起来真要命。

真真是应了这句话,佟鑫自小因爱吃甜食,又不注意口腔卫生,一不小心患上了龋齿。

多年来,时常被牙疼折腾得寝食难安、痛苦不堪的佟鑫,采取药物治疗、充填治疗、偏方治疗,该想的办法都想了,可就是不能彻底治愈牙病,弄得他是酸的、甜的、冷的、热的东西都不敢吃。严重的时候,吸一口凉气、喝口凉水,那病牙也会滋滋地疼,极大地影响了他的生活质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病牙也愈发严重起来,让他隔三差五总往医院里跑,检查、治疗、吃药、输液,弄得他不胜其烦。

值得庆幸的是,老同学贾谊在县牙科专院上班,贾谊呢,又与那牙科主治医生蒙仁是好哥们,两人是形影不离,无话不谈,医院里的人都说他们两个好得像合穿一条裤子,比那同胞兄弟还要亲。

爱屋及乌。因佟鑫与贾谊是亲同学,贾谊与蒙仁又是好哥们,自然而然,三个人就成了吃喝不论的好朋友了。佟鑫有应酬,常喊贾谊陪客,贾毅呢,总要把蒙仁带上;贾谊因在医院上班,同事请、朋友请、患者请,酒场自然要多了许多,十次有八次喊佟鑫和蒙仁作陪;来而不往非礼也!作为牙科主治医生的蒙仁,和贾谊不差上下,应酬多得成负担。为了回报哥们的情谊,也为了减轻自己喝酒的压力,也几乎场场把贾谊、佟鑫喊来作陪、保驾。就这样,你喊我,我喊你,三个人是革命小酒天天有,到了隔顿不隔天的程度,小喝、中喝加大喝,哥几个天天泡在酒场里。

桑城县本来不大,各种各样的人脉关系彼此交叉,若是三个人坐在一起,每人说上三个关系,相互间就能攀上朋友或亲戚。佟鑫、蒙仁、贾谊三人的关系,就像那三国时代的刘、关、张一样,被牙科专院的人们戏称为同(佟)盟(蒙)家(贾),成为小县城里许多人羡慕的对象和谈资。

可真是应了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句话,介于三人棍打不散、刀砍不烂的关系,佟鑫每次牙痛,都要去找贾谊帮忙。贾谊呢,也借工作之便,数次为老同学开后门。蒙仁作为朋友,又是主治医师,也责无旁贷,经常尽心尽力为佟鑫免费治疗牙病。

某一日,佟鑫牙痛病又犯,较以往,似乎更严重了。有道是:一处不美,百处不得,让他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无可奈何,他又跑到牙科专院找两个好哥们帮忙。

蒙仁细心的为佟鑫做了一番检查后,摇了摇头说:老弟,你这牙治了这么长时间,也没啥起色,牙周、牙根严重损害,再这么治疗也没有啥意义了。

哥,你说咋弄,我听你的。听了蒙仁的话,佟鑫心里没了主意。

兄弟,依我说,干脆来个利亮的,拔了算了。拔掉了,过段时间我再给你镶个牙,这样,你就不再受这个罪了。蒙仁建议到。

说实在的,自打佟鑫患了这牙病后,让他受了不少的罪不说,还欠了贾谊、蒙仁不少的人情,佟鑫早就想做个了断了。

蒙哥说得有道理,长痛不如短痛嘛。贾谊在一旁附和着。

佟鑫经常来医院看牙,贾谊、蒙仁总为他开绿灯,院领导和同事们也颇有些微词。几年前,医院改制,医院职工的工资变成效益工资,各个科室都有创收的压力。一边是要经济效益的领导和同事,一边是合穿一条裤子的好哥们,让他们二人进退两难。若是能一步到位,既解决了好哥们的病痛,又堵了外人的闲言碎语,岂不是一石二鸟、一劳永逸的美事?

见两个哥们意见一致,原本有些拿不定主意的佟鑫,也下定了决心:拔牙!

看看时间已近中午,佟鑫冲贾谊和蒙仁说:两位哥哥,承蒙你们的抬爱,认我这个弟弟,不把我当外人。这些年,没少给你们添麻烦,弟弟一直想感谢你们。要不这样,我车上的后备箱里还有两瓶剑南春,中午也不喊别人,就咱哥三个小搓一下,让弟弟尽一下心,行不行?

听说喝酒,贾谊和蒙仁一下来了精神头。

咋不中。到饭顿了,早上我爱睡懒觉,早饭还没吃呢,肚子这会正在提意见了呢!贾谊笑着说。

听说滨河路那里新开了一家武大郎烩面馆,老服务楼大厨的看门徒弟是大师傅,饭菜味道都不错,要不咱们去尝尝?贾谊向两个人建议到。上次,一个病号请他在武大郎烩面馆吃饭,尤其是那个浓眉大眼、脸上有两个酒窝的漂亮服务员,让他一直念念不忘。

好!大哥说好,肯定错不了,就去那里。佟鑫立马同意。

说罢,三人坐上佟鑫的车,直奔滨河路武大郎烩面馆而去。

在三个人的精心挑选下,两荤两素四个菜摆上了桌子。

三个人性情相投,边喝边聊,不知不觉间两瓶酒喝了个底朝天。

佟鑫意犹未尽,想再拿几瓶啤酒,被蒙仁挡住了:兄弟,喝的不少了,不能再喝了,一会还要拔牙呢!

就是,就是,喝多了误事。晌午就这么多,黑哩我招呼,祝贺弟弟拔牙成功,脱离苦海!贾谊嘴里喷着酒气、摇晃着身体、拍着自己的胸脯说。

说话间,服务员把饭端了上来。带着醉态,贾谊伸手摸了一下年轻漂亮服务员的手。服务员见他喝多了,没敢说话,只是狠狠瞪了他一眼,匆忙走开。

贾谊却不依不饶:妹子,有时间哥哥约你去唱歌啊!

见状,佟鑫、蒙仁慌忙把他按到座位上,生怕他再惹出什么事端来。

三人吃着聊着,不知不觉过了中午。

饭后,准备走时,佟鑫才想起来自己喝酒了不能开车,心里懊恼不已。

蒙仁见状,伸手拿过佟鑫的车钥匙说到:怕个鸟啊!你不敢开我敢开。我有几个哥们在交警队上班,关系铁得狠,平时经常罩着哥呢。

三个人中,属佟鑫酒量最小,加上他心里惦记着下午拔牙的事,酒喝的相对保守些,因而他脑子还保持着清醒。他知道,蒙仁说的是以前的事,都是老黄历了。现在查酒驾,警察都带着执法仪,一边执法,一边上传,谁也不敢执法犯法。

见蒙仁要开车,他吓了一跳,慌忙从蒙仁手中抢过来车钥匙,陪着笑脸说:三人行,小弟受苦。哪有大哥开车我坐车的道理?我来!我来!

贾谊也在一旁劝道: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大哥你就甭争了,让佟弟开,他喝的少,应该没问题的。

见两个人都不同意他开车,蒙仁也就不再坚持了,一头钻到车里面,斜躺在车后座上,车还没启动,他可就鼾声如雷,早已到爪哇国旅游去了。

佟鑫发动车后,仗着路熟,走小道,钻胡同,胆战心惊地把车开到了医院里,身上早吓出一身冷汗来。他知道,从2010年8月酒驾就入刑了。酒后开车,轻则扣分罚款,重则拘留判刑,那可真是鸡飞蛋打、得不偿失的事情。最最重要的是,酒后开车,存在极大的交通肇事险情,害人也害己,素有一步穷的说法。有些人掉以轻心,心存侥幸,冒险去酒驾、醉驾,其结果是落得家破人亡、人财两空,悔之晚矣。自己今天是侥幸躲过,以后万万不能再冒险了。

等车停稳后,佟鑫把睡梦中的贾谊和蒙仁喊醒,告诉他俩车到医院了。

睡意朦胧的蒙仁拉着佟鑫的手,另一只手拍着他的肩膀说:谢谢弟弟!后会有期!说吧,扭头就往门诊楼里走。

大哥,你不拔牙了?睡了一觉的贾谊还没有忘记今天的中心工作,冲着蒙仁的后背说。

拔牙?给谁拔啊?我今天没有病号啊?没有人给我预约嘛!蒙仁回过头,趔趔趄趄地说。

给给咱三三弟呀!你你该不是喝喝多了吧?大哥,这可可不是你你的风风格啊!贾谊哇的一声,哕(yue)了一口,摇晃着身子、伸着脖子,断断续续地说。

啥?三弟要拔牙?那太好使了!一点问题都没有!大哥我别的忙帮不上,拔个牙,小菜一碟,十分八分钟的事。走!现在就去!说罢,扭头就往里走,谁知,因头晕眼花,只听咚的一声,一头撞在玻璃门上。这一撞,只痛得他呲牙咧嘴、眼冒金花。他一边揉着自己被撞痛的头,一边骂骂咧咧道:你他妈的喝多少啊?没长眼啊?撞我干嘛?

身后的佟鑫慌忙跑向前扶住他:大哥,木有人,是你撞到玻璃门上了。

啥?玻璃门!我管他妈的是谁,一样给我打!在这里,我是老大,我他妈的说了算!就这样,蒙仁骂骂咧咧地被佟鑫和贾谊架到办公室里。

佟鑫拿起蒙仁的茶杯,在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递给蒙仁:蒙哥,喝杯水醒醒酒!

喝啥喝!抓紧躺下,一会上班了,让人看到不美气。贾谊指了指那台牙科综合治疗机,对佟鑫说。

行吗?我咋看蒙哥像是喝多了!佟鑫看了一眼蒙仁说。

多啥多!这么多年了,他的量你还不知道?他善于打醉拳,喝点酒,拔牙的技术发挥得特别好。贾谊安慰到。

贾谊说的没错。这些年,佟鑫还真听到不少关于蒙仁这方面的传说,他的医术在桑城牙科医院还真是属一属二的,单患者送的锦旗就挂了满满一墙。

望了一眼已换上白大褂、戴上消过毒的手套和一次性口罩的蒙仁,佟鑫忐忑不安地躺在治疗机上。

注射局麻药物,等麻药起作用后,分离牙龈组织,切割牙周韧带,一切都顺利地进行着。

随着啪的一声,一颗拔出的牙被扔在治疗机上的托盘里。

手术干净利索,用时短,没有任何痛苦。

在治疗机上下来的佟鑫,漱完口,感激的冲蒙仁说到:谢谢蒙哥,让你受累了。

谢啥?都是自家兄弟,客气话就不要说了。蒙仁摆了一下手,笑着说。

那是!那是!陪着笑脸的佟鑫,习惯地用舌头尖顶了一下那个经常疼痛的牙齿。

咦!不是拔掉了吗?咋还在呢?舌尖给佟鑫的感觉是,那颗病牙还在那里支楞楞地长着。

佟鑫心里咯噔了一下:该不会是拔错了吧?

大哥,大哥,你快看!张着嘴、仰着脖子的佟鑫走到蒙仁的面前。

咋了?兄弟。感觉不太适应吧?正常现象!拔完牙都这样。蒙仁一边说,一边往佟鑫的嘴里望了望。

哎呀!拔错球了!这一望不大紧,那颗病牙明明白白地长在那里,而另一侧的一棵好牙却没了踪影。

蒙仁的酒一下子全醒了。

他慌忙把脱了一半的白大褂再次穿在身上,歉意地说:兄弟,对不起!对不起!刚才弄错面(min)了,哥这就接着给你拔。

哥哥,你可太照顾弟弟了,你这是拔一送一呀!无可奈何的佟鑫只好再次躺到牙科治疗机上,心里懊恼不已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