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小诸葛”嫁女

2020年04月0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任汉平 上世纪七十年代,石头镇一老汉,识文断字,说话做事有条不紊,见解独到,人送外号小诸葛。 小诸葛常说:打发闺女比儿子娶媳妇还要难。还要操心。人们不解:怎么打发闺女还难?难道提着猪头还怕找不到庙门?只有剩下男,哪有剩下女?小诸葛笑了笑说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任汉平

上世纪七十年代,石头镇一老汉,识文断字,说话做事有条不紊,见解独到,人送外号小诸葛。

小诸葛常说:打发闺女比儿子娶媳妇还要难。还要操心。人们不解:怎么打发闺女还难?难道提着猪头还怕找不到庙门?只有剩下男,哪有剩下女?小诸葛笑了笑说道:儿子娶媳妇,只要女娃好就可以了,打发闺女不一样啊,不仅要看看男娃如何,还要看看他家庭如何,你们说是不是要操心多一些啊?人们细品,是这个理儿。

这不,小诸葛最近就遇到了这样的操心事,他的小女儿22岁了,前几天媒人给女儿提了一门亲事,男孩是本乡天门村的,是一位民办教师。媒人领着女儿和老伴见了男孩一面,初步印象很好,商量着准备订婚、结婚。小诸葛心里犯了嘀咕,虽说离天门村不远,但是对男方的家庭情况不知根知底,他心里总是不踏实啊。

老伴知道他的心思,就说道:我表姐的女儿嫁到了天门村南边,要不让她去打听一下?

不行,小诸葛一下子否定了,你表姐女儿嫁过去的时间短,不可能知道的太多,你让她去打听,问到和男方关系好的,只会说好的,问到和男方有矛盾的,只会说坏的。

我姑奶家是天门村的,要不,明天我去那里打听一下?

也不行,你去打听,要是女儿嫁过去了,一切都好,要是女儿不嫁过去,男方会说是你姑奶家捣散的,两家会闹矛盾的。

老伴一听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咋办?难道你老舅官儿自己去打听?

小诸葛也不生气,说道:我就是要亲自去打听一下,找一个他们本村的,和男方不相干的人问一下。

那你老舅官儿去问吧,老子不管了。老伴气呼呼地出去了。

小诸葛也不在意老伴的态度,第二天早上,他挎着篮子出门了,告诉老伴要去涧河镇赶集,顺便打听一下女儿的亲事。那时候的涧河镇和郭滩齐名,繁华程度超过了石头街,天门村在涧河镇南边,不到一里地,村里人经常去那里赶集。小诸葛想:在集镇上肯定能遇到天门村的人,找个陌生人问问男方的家庭情况。

到了涧河镇集市上,面对熙熙攘攘的人群,琳琅满目的货物,小诸葛无暇顾及,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着。

忽然,一阵吵闹声引起小诸葛的注意,只见一个菜摊前围了很多人,一个脖子围着灰围巾的人,正在和菜贩吵架,只听灰围巾大声嚷着:南北两庄的,你卖菜缺斤少两,讲不讲良心了,以后都不见面了?!

老哥别发火嘛,可能我看错称了,少了给你添上。菜贩一边陪着笑脸,一边添菜,顺便问了一句:老哥是哪个村的?

天门村的,你说远不远?

小诸葛一听那人是天门村的,眼前一亮,仔细打量那个买菜的人,只见那人穿了件黑袄,脖子上围着一个灰围巾格外显眼。小诸葛开始注意这个灰围巾了,悄悄地跟在他的后面,也买了一把菜放在篮子里。灰围巾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转了一个大圈子后,灰围巾准备回去了,小诸葛赶紧跟上,两人一前一后走着,来到了大路上,小诸葛开始找话说了:老弟,你也在赶集啊。灰围巾扭头一看,有人在和他说话,也笑着说:是啊,今天没事了,上街买点儿菜。

两人开始寒暄着,并肩走着,各自掏出旱烟袋啪嗒啪嗒地吸着,边走边聊,越聊越投机,从种庄稼说到火烧新野,从武松打虎说到三借芭蕉扇,又扯到去平顶山拉煤这老哥俩像多年不见的好友一样,感到分外的亲切。

说着说着,话题转移到孩子身上了,灰围巾问小诸葛几个孩子,小诸葛说了,四个孩子,只剩下一个小女儿还没有出门,前几天,媒人介绍一个天门村的男孩儿。

灰围巾问道:天门村哪一家?男娃叫啥?

小诸葛说道:天门村哪一家,我还不知道啊,只知道男娃叫薛土桥,是一个民办教师,你知道吗?

灰围巾想了想:你说这个男娃名字,我也不知道,你说他爹的名字,我可能知道。这年轻人不跟咱这老家伙打交道,我还真不知道薛土桥是谁。

小诸葛一听,心里感到特别失落:灰围巾是天门村的,却不知道薛土桥是谁,看来今天打听男方的事要泡汤了。

这时,小诸葛突然想起来了,他赶紧对灰围巾说:好像听媒人说,这娃他爹还会细木作。灰围巾沉思了好久,一拍脑袋,我想起来了,是我们村南头,薛木匠的儿子,那娃在教学对,对,我知道。

小诸葛一听灰围巾说知道,心里特别轻松,也特别高兴,随口问道:男娃咋样?

灰围巾说道:我们两家住得有点远,他们在村南头,我在村北头,对这娃不太了解,不过,这娃长得不赖,又在教学,你想,能是憨娃吗?小诸葛点点头,嘴里念叨着:那是,那是。

灰围巾接着说:我还听说,这娃脾气好,聪明,他爹做细木作,有时候需要量尺寸,计算用料多少,他爹不会,都是这娃算的啊,心里可有点儿了。

小诸葛一听,心里乐滋滋的,但是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漫不经心地问道:人家咋样?

老哥啊,你说这人家啊,要说好,也不算顶尖人家,要说差,也差不到哪儿去啊,老门老户的人家;他爹会细木作,经常给别人家做椅子,桌子啊,菜柜子啊,大立柜啊,一年四季没怎么闲着,这娃又在教学,爷俩都能挣钱;娃他妈特别贤惠,针线活,地里活,都是一把好手,干农活啊,有些男劳力都不如她。

小诸葛听到这里,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笑着问灰围巾:这娃弟兄几个?

这娃弟兄两个,还有一个妹子,他是老大,他兄里今年19岁了。前几天听庄上人说,这娃今年要去当兵,因为大队书记上个月娶儿媳妇,屋里家具全是这娃他爹做的,没有要一分钱,书记心里过意不去,说今年想让他小儿子当兵去。你看看,一个农村老头,两个儿子这样安排,也不错吧。

小诸葛听到这里,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连声说道:很不错,很不错的。

只听灰围巾又接着说:前几天,我还听说,村里有好几家子托人给这娃说媒,都没有说进去,你们是投住谁的鼻子孔了?能把女儿说到这户人家?

小诸葛心里乐开了花,说不出来话了,只好呵呵笑几声,掩藏不住内心的喜悦。

话长路短,灰围巾要拐路回家了,小诸葛也正西而去,他觉得浑身轻松,两条腿走路格外有劲,很快就到家了。老伴问:老舅官儿打听到人了吗?小诸葛满面笑容地说:你放心吧,我打听清楚了,男方条件是薄地芝麻没蒴(说)了。就这样,小诸葛高高兴兴地把小女儿嫁了过去。

女儿出嫁第二天,按照农村的惯例,小诸葛去男方家看女儿,刚进门,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灰围巾!他吃了一惊:噫,你怎么也在这儿?灰围巾笑了笑:我是土桥亲叔啊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