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赵文俊:【小说林】送锦旗

2020年04月0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咚咚呛,咚咚呛,伴着一阵欢快响亮的锣鼓声,一群兴高采烈的人由远及近,向禾丰农药化肥种子门市方向走了过来。 禾丰农药化肥种子门市老板屈义德,站在自家的门口,饶有兴趣地向走来的人群张望着:谁家有什么喜事,在这割麦炸豆的农忙季节里还敲锣打打鼓的送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咚咚呛,咚咚呛,伴着一阵欢快响亮的锣鼓声,一群兴高采烈的人由远及近,向禾丰农药化肥种子门市方向走了过来。

禾丰农药化肥种子门市老板屈义德,站在自家的门口,饶有兴趣地向走来的人群张望着:谁家有什么喜事,在这割麦炸豆的农忙季节里还敲锣打打鼓的送锦旗,不怕误了农时啊?

卖了十多年的农药化肥种子,对啥时节干什么、种什么他是门清,望着那伙热热闹闹的人群,他琢磨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正当他疑惑间,那群人却停在了他的门市前,那走在前面的壮汉,在更加激昂、欢快地的锣鼓声中,抖开一面锦旗,手捧着向屈义德递了过来。

来人他认识,叫辛茫然,家住镇北辛庄,是他的老主顾。

屈义德看着那面鲜艳的锦旗,有些手足无措,一头雾水地问道:你这是?他欲言又止,用目光询问着辛茫然。

老哥,我是来感谢你的啊!是你救了我老婆的命啊!辛茫然情绪激动的说。

我?我怎么会救了你老婆的命?你该不是找错人了吧?屈义德听辛茫然一说,更是大惑不解。他凝着眉,努力地回忆着,想在记忆的角落里,找寻到与辛茫然所说的事情相牵连的蛛丝马迹来。

任他怎么回忆,就是一点印象也没有。近一段时间,正是秋播秋种的时候,是农药、化肥、种子销售的黄金期,自己整天在门市里忙生意,忙的是脚后跟直打后脑勺,既没有助人为乐,更没有见义勇为,怎么会救了他老婆的命呢?十成有九成九是认错了人。

老屈,快接旗啊,人家老辛可是要真心感谢你的。一个和锣鼓队一起过来,和屈义德有一面之交的汉子,见他迟疑,便催促到。

这八成是弄错了吧?屈义德用手挠了挠自己的板寸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错啥错?南北二庄的,你该不会不知道吧?前两天,老辛和他老婆吵架,一气之下,他老婆竟然一口气喝下了你卖给她的一瓶百草枯。事情发生后,大伙都以为他老婆没救了,谁知他老婆喝药完后,竟然没有一点中毒的迹象。老辛把那瓶药拿到质检所一化验,是假药。要是你卖的是真药,他老婆可就没命了!你这次可真是帮了老辛的大忙了,救了她老婆的命呀。另一个送锦旗的人向屈义德解释到。

听了那人的解释,屈义德被臊得满脸通红,望着那面上书善于经营救人一命的锦旗,他真想找一个地裂缝钻进去。他想起来了,上次进的那批货,虽然价格便宜,但质量上确实有问题。

几个年轻人见屈义德仍然犹豫不决,不肯接辛茫然手中的锦旗,没经屈义德的同意,从辛茫然手中抢过那面锦旗,寻了个地方,挂在屈义德的门市里面。

望着又说又笑离去的人群,再抬头看着那面悬挂在营业执照旁、红得刺眼的锦旗,屈义德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片刻,他快步走到那面锦旗下,伸手摘了下来,又仔细地卷好,放在柜台里面。之后,他又一把扯下那张用了十多年的营业执照,嚓、嚓、嚓地撕了个粉碎,扔在脚底下,又使劲踩上了几脚。

做完这些,他拔通了镇质检所的值班电话,门也不关,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作者简介:立志军营16载,锻炼出刚直不阿的秉性,把爱和情寄予字里行间,跋涉在诗与文的山间小路,一颗寂寞的心似一叶小舟漂泊在茫茫的大海。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