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出走

2020年04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咦?陈姐,你咋来这么早啊?王莉一推门进屋看见陈蓉,感觉很吃惊平时陈蓉忙着送孩子上学,总是小跑着踩着上班的时间点才赶到单位的。看到呆坐在办公桌前的陈蓉没有回答,王莉就觉得不对劲:姐,你这是咋了啊?陈蓉还是没有回答王莉,面无表情地闭着眼,是不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咦?陈姐,你咋来这么早啊?王莉一推门进屋看见陈蓉,感觉很吃惊平时陈蓉忙着送孩子上学,总是小跑着踩着上班的时间点才赶到单位的。看到呆坐在办公桌前的陈蓉没有回答,王莉就觉得不对劲:姐,你这是咋了啊?陈蓉还是没有回答王莉,面无表情地闭着眼,是不是娇娇又气你了啊?王莉大概判断出来了,陈蓉这才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还是没有说话,哎,陈姐,娇娇正处在是青春期,叛逆的年龄,想开些,过了这段时期就好了!王莉走到陈蓉旁边扶着她的肩膀摇了摇。王莉的话还没有说完,陈蓉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王莉猛地吃了一惊,赶紧去关门,转过身又跑过来安慰着:姐,这可是办公室啊?你小声点儿,一会儿别把主任惊动了。陈蓉这才稍微止住了些哭声,边抬头边抽泣着:造孽啊,我咋养了个这样的白眼狼啊!要把我气死了!陈蓉哭喊着,泪水止不住地哗哗落了下来。

昨天星期天是父亲的八十大寿日子,一周前,陈蓉早就安排好了,去饭店庆祝一下,也和娇娇商量好了,可周日一早上,娇娇就不同意了,说要和同学去KTV唱歌。今天是姥爷的八十寿辰,再说饭店也都订好了?陈蓉耐着性子说,娇娇没有看陈蓉,只顾梳理着头发:今天倩倩也是过生日啊?这边是姥爷,这边是同学,哪个轻哪个重啊?陈蓉的语气有些重了,娇娇快十五岁了,也该懂事了啊?我不管,反正我要去KTV!娇娇撂下话,摔门而去。丈夫建国早已见惯了妻子和女儿之间的冲突,明知道劝谁也不中,只好不作声地低头玩手机。

你还有心玩手机!陈蓉的厉声把建国吓了一跳,他猛一激灵地抬起了头,建国还没有见她发这么大的火呢。陈蓉怒斥着建国,肚子气得一鼓一鼓的,算了吧,消消气吧,随她去吧!建国轻缓地说着,话音未落,陈蓉上去几步,对着客厅当中里的垃圾篓就是一脚,垃圾篓砰的一声飞了起来,垃圾溅得满地都是。空空的垃圾篓在客厅转了几圈,停在了建国的脚下。建国的脸色一下子呆住了,马上放下手机,叹着气走到厨房,顺手拿起了一只黑色的塑料袋,又把扫帚拿了起来,开始清理起来了地板上的杂物。

陈蓉是带着情绪下楼去饭店的。一路上,建国开导着她,千万别把脸色带到饭桌上啊,陈蓉心里明白,就是不理建国,一句话也不和他说。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大的圆桌旁坐满了家人,就差娇娇没有来了。陈蓉给父亲编了瞎话,说中午辅导班加课时了,马上就要月考了,老师说得抓紧些,让同学们多做点题,争取考出来个好成绩。父亲微笑着满意地点着头,连声说着:好,好,明年我这个外孙女要上重点高中了啊!陈蓉心里难受,脸上还得装着没事一样,那个别扭啊。

从饭店回来,建国就上床午休了,陈蓉躺在沙发上却睡不着,连打了几个电话,娇娇要么直接挂断要么就是不接,陈蓉恼的不行:这,这,下午还有辅导班啊!眼看到了下午三点,辅导班该上课了,娇娇还没回来,陈蓉更急了,起身在屋里转来转去。快四点了,娇娇才回到家,陈蓉一见她脸上的高兴劲儿,气都不打一处来:你到这个时候才回来!不上辅导班了?和倩倩说好了,她也不去了啊?看到娇娇满不在乎的样子,陈蓉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你能跟她比?你的成绩是啥样你不知道!娇娇并不示弱,也明显气恼了,连鞋都没有换就气嘟嘟地进到自己的房间,反身啪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还反锁上门。陈蓉气得大哭了起来:交了几千块钱的辅导费,算是白扔了!建国这时也从卧室走到了客厅,揉着眼睛慢条斯理地说:也不差这一天,让孩子休息一天又咋了?咋了!咋了!陈蓉咆哮了起来,像是发了疯的狮子一样:你说咋了?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中招了,就她这成绩咋能考上重点学校!你小声点吧?娇娇就是这样的基础,努力就行了!建国的语调有点儿软弱了。陈蓉最看不惯建国对孩子的纵容:她努力了吗?她努力了吗!陈蓉的声音马上就把房间给弄炸了,建国的耳朵就也快被震聋了:你少说点吧,把孩子逼急了,不学了,咋办?离家出走的有的是,到那时候,你就美了!美!美!我美让你看看!陈蓉的声调极高,说完,拿起手包气哄哄地边抹着眼泪边往门口走。随着嗵的一声巨响,防盗门重重地被关上了,接着建国隐约听见从里屋传来娇娇的哭泣声,建国一下子怔住了。

半小时后,惊魂未定的建国收到了陈蓉的微信:我要出去几天,否则我要疯了,这一周,你们都别再烦我了。建国赶紧打电话过去,陈蓉给挂了,连打了几个电话,陈蓉都给挂了,建国的心毛了。

陈蓉从家里出来,哪儿也没有去,哪儿不想去,就直接去了单位。她独自在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呆了一夜,也没有头绪,陈蓉感觉自己真的要疯了,或者要神经了。直到周一一大早王莉看到面容憔悴的陈蓉。

姐,我劝你冷静一下,避免和娇娇发生正面冲突,也让孩子有个宽松的环境,说不定,她会改变的。陈蓉把脸转过去看着王莉,经过一夜的静思,陈蓉平静了很多:这几天,我实在是不想回家了,我不知道回去该如何面对。那就去我家吧?王莉关心地望着陈蓉。不了,大夏天的,也不方便,我在办公室待着吧,冷静一下或许就好了。陈蓉知道王莉会体贴人,但是不想麻烦人家。

陈蓉都不知道这一天是咋过的,脑袋嗡嗡的响,更没心思干活了,她把手里的工作都给了王莉。

哎!自己把全部心思都用在娇娇身上了,她要啥买啥,接送她上学,上辅导班,给她做饭洗衣,早上喊她起床早读,她咋就不心疼我一下呢?进入初二学期,更是叛逆的很,一句话不合她心意,她就发牢骚,就瞪眼,就不学习了,这可啥时间是个头啊!

丈夫建国对孩子是百依百顺,从来不管孩子身上的缺点。这可办啊?

不管了,他不管,我也不管了,管也管不了,要是把自己气出个好歹可咋弄啊!

哎......

第一天晚上,建国没有给陈蓉联系,第二天,仍然没有,第三天,陈蓉有点坐不住了。傍晚的时候,建国发来了微信:你明天必须回来。我天天做饭,接送孩子,做家务,忙完家里忙单位,我受不了了。明天早上,你要是还不回来,我也出走了,家里和娇娇,我也不管了。

陈蓉慌忙从单位下了楼,匆匆地往家里赶,路过一个路口时,专门买了一只建国和娇娇最爱吃的北京烤鸭......

作者简介:鲁向辉,男,1971年出生,河南省平顶山市人,爱好写作。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