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执 法

2020年04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一 2015年,一个临近深秋的下午。天似乎要下雨,阴沉沉的。窗外,枯黄的树叶在风里随风飘落着。 临近下班,头儿忽然走进我的办公室,对我说:老杨,刚才有群众打电话举报,赵村镇东高村有一个涉嫌违法排污的小电镀。你带人去看看吧,找不到,可以和举报人联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2015年,一个临近深秋的下午。天似乎要下雨,阴沉沉的。窗外,枯黄的树叶在风里随风飘落着。

临近下班,头儿忽然走进我的办公室,对我说:老杨,刚才有群众打电话举报,赵村镇东高村有一个涉嫌违法排污的小电镀。你带人去看看吧,找不到,可以和举报人联系,这是举报人的电话,要保密。

行,马上去。我说。

不过心里有点忐忑不安,因为刚刚来执法部门,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以前,在法制科面对的是文字材料,说白了就是纸上谈兵的活儿。况且以前,环保执法大多是对违法企业进行罚款,很少有移送公安的。自从年初新环保法实施后,根据环保部出台的相关配套办法,这种十五小案件是需要移交公安的,如果违法行为严重当事人还会判刑。

事不宜迟,我喊上自己中队的小李、小曹,带上相机马上驱车前往举报地点。东高村在县城西边,离城区较远,我们足足跑了三十多分钟,才赶到村边。按照举报人提供的地址,我们很快来到村子南边远离大路的一个废弃的破旧厂房前面。两扇铁门从里面紧锁着,围墙不算太高。听听,里面还有人说话的声音。喊了半天,一个老年妇女才出来打开门。

你们是哪里的?她警惕地看着我们。

我们是县环保局的,我拿出执法证说,有人举报,需要进行检查,请配合一下。

我们啥都没干。,她警惕地看着我们说。随手就要关门,小李和小曹马上过去拦住了她。

这是一个大约七八十平方的旧厂房,年久失修的房顶风一吹还不断向下面掉土。一个年近七十、佝偻着腰,瘦小枯干的老头,正和一个20多岁的个子不高的年轻人往电镀液里浸泡机器配件。靠墙跟的地方,放着一摞摞已镀好的配件,地面上到处是斑斑点点的电镀液痕迹。

看到我们进来,他们有点儿惊慌,立即站了起来。

请马上停下来,我说,我们是县环保局的,请配合。

同时,我马上给头儿打电话汇报。

情况属实吗?头儿兴奋地说,你们维护好现场,不要动,我马上通报公安、检察院。一会儿,我就领其他兄弟们过去。

那两个人有点儿害怕,赶紧去拔下了电闸。老头儿铁青着脸坐在厂房门口大口地吸着烟。那个年轻人手足无措地走来走去。我们开始勘察现场。

没多久,警笛声响成一片。十几辆执法车、警车相继赶来。头儿领着法制、监测和队里的兄弟们赶来增援,一同赶来的还有县检察院、公安局的人。毕竟这将是我们县第一起移送公安的环保违法案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啊。

一霎时,厂门口,人声鼎沸、警灯闪烁。几个公安民警在维持秩序,检察院的和头儿在一起商议案情。不知何时,来了很多村民,远远地围观。也许,他们还以为发生什么大案了吧。按照头儿的安排,大家采样的、拍照录像的、做笔录的、查封扣押的都开始行动。作为该片区的执法负责人,案件的主办人,看来我是推脱不掉的。

让王队和你一起做现场笔录,老杨。头儿严肃地说,你们一定要认真,每个人的询问笔录都要做扎实,问清违法事实,来龙去脉,这对定性很关键的。

我的心里于是砰砰地又跳个不停。

真有点担心,转岗环境监察大队不到半年,执法证领了不到两个月,就摊上这种案件。

没事的,我暗暗叮嘱自己,这么多人协助,不会出啥差错的。

我们在厂门口就近找了个房间,里面脏兮兮的,有一张破桌子,一张破椅子,还有一张破床。把桌子简单收拾一下,坐在床沿上,拿出笔录纸。也没电脑,没法打字,干脆手写吧。

商量了一下,由我询问,小曹做记录,王队当参谋。准备好了,有人把老头先喊进来。他进来后,就坐到椅子上,我们坐到床沿。

你叫什么名字?出生年月?家庭住址?按照程序,我们开始询问。他翻翻眼睛,问一句说一句,不问就漠然地看着墙壁。

王队想到什么了,就悄悄地耳语几句,然后我再继续问。其实也没什么难的,都是常规性的问题。无非是建厂时间、生产原料、产品、排污认定等。第一个嫌疑人问过以后,我们又接着问那个年青人。也许第一次看到这么多执法人员、公安民警、执法车、警车,老头和年青人都有点害怕,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于是,还得安抚他们的情绪,免得出现什么意外。最后按手印的时候,他们脸色都有点不好看,尤其年轻人,签名都歪歪扭扭的。

头儿也不放心,一会儿进来看看,一会儿再出去指挥其他人。

明天,送你的身份证复印件和场地租赁协议。最后,我对老头说,县环保局五楼监察大队四中队,记住没?

行,行,我明天一定去。老头答应着,脸色有点难看,腿似乎也有点发抖。

其他组的兄弟也都在忙乎,将近夜里九点左右,查封、取样、录像、笔录等工作都相继完成了。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局监测分析人员采集的废水样品需要明天送到市监测站化验分析,比较慢,一般需要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时间才能出结果。

第二天上午,大约十点来钟。我们在办公室讨论案情的时候,老头就敲门进来,来送资料了。他依旧佝偻着腰,一步一挪的,腰几乎挨着地了。走路都费劲,这么远估计是年轻人送他来的。

老刘,你这么大年龄了,为啥要做这种违法事呢?等他坐下,我给他倒了一杯水,问。因为昨天做笔录问过了,知道他姓刘,今年68了,两个儿子,西高村的,租赁的厂房。

我身体不好,腰一直有病。看了几次不见效,去年到北京看了一次,说需要动手术,手术费20来万。孩子们不抵事,顾不住自己,都不管我。他叹口气说,年青时,我会这手艺。本来不干了,为了挣钱治病,这不就偷偷干上了。

干这个确实赚钱,可是你知道搞小电镀违法吗?这是十五小土企业,国家明令禁止的,废水处理成本很高的。小作坊投不起,但是不处理,排到地下,会污染我们地下水的。千古罪人啊!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否真假。不过,干啥吆喝啥,我开始给他普法,起码以后别违法,或许习惯给违法者普法了。

知道啊,知道国家不让干,你们不让干。但是,我们那里机械加工厂多,电镀配件用户需求量大啊,利润高。比如我做鸡笼。他晃动着一双手激动地说,你说,现在,哪里不是有利润就有人干啊。

挣钱要挣合法的钱,违法的钱是不能挣的。犯法就要坐牢的,值不值?再说,有病也不是违法的理由啊。牺牲大家的利益赚昧良心钱,你觉得过意的去吗?为了挣钱就去犯法吗?想想其他途径,国家医保形势这么好,还有新农合什么的。我想起了农村新型合作医疗,于是说。

他低下了头,一头花白头发,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不过,估计心里还是一会儿半会儿想不通的。现在人都现实,毕竟这来钱快,环保也不顶吃顶喝。

你们的程序是什么?他忽然问,我不干还不行,以后我不干了。关门了,还关我不,还罚我不?

在案件查处中,以前也曾遇到过很多违法的人这样问我们。对于环境保护,他们总觉得是小事,既不杀人也不放火,不干了就不应该再处罚。说实话,违法成本太低,是如今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的一大诟病,这也是环保法为何要修订,要长牙的原因吧。

对于偏远地带的乡下,三不管地带,更是违法排污小作坊、小企业的天堂。几个破罐子,拉上电就能干。成本低,利润高,来了就拆,走了就建,习惯跟我们打游击。弄得执法就像割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很多这样的农民,无知加法盲,一心追逐个人利益,执法普法很难开展。

过了一会儿,他的情绪渐渐平稳了,就不再说话,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

违法就要接受法律处罚,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我缓口气,对他说:不过,你先回去,具体如何处理回头等通知吧。

他没再辩解,慢慢地起来,把水杯放到垃圾篓里。转身,出门下楼去了。

我们的办公室在五楼,他这个样子要上来确实有点吃力。小李悄悄地跟我说。

后来,听说县公安局想依法拘留他,结果拘留所不要。这种身体状况的人都怕出事故。万一人死在拘留所,安全责任就大了。不过,相关的罚款肯定是少不了的。年轻人听说关了十几天,后来再也没见过。

从此,非法小电镀在我们县几乎绝了迹,我也再也没见过老刘。

作者简介:童枫,河南新乡凤泉区人,自幼热爱文学。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