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西瓜宴

2020年04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田西河村家家户户种西瓜。今年西瓜长势特别好,人人喜上眉梢,盼着卖个好价钱。可到了成熟季节,瓜价猛跌,人们不得不忍疼贱卖。 瓜贩子老谭趁机大量收购,而且把瓜价压得很低。村民们又气又恨,但还强装笑脸,找着把瓜卖给他。这是市场经济,谁也奈何不得,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田西河村家家户户种西瓜。今年西瓜长势特别好,人人喜上眉梢,盼着卖个好价钱。可到了成熟季节,瓜价猛跌,人们不得不忍疼贱卖。

瓜贩子老谭趁机大量收购,而且把瓜价压得很低。村民们又气又恨,但还强装笑脸,找着把瓜卖给他。这是市场经济,谁也奈何不得,想卖就卖,不想卖拉倒。卖就卖吧,多少换俩钱,总比烂在地里强。

这天上午,老谭转悠到村民镇西的瓜地里,见一地大西瓜还没动称,就上前与镇西搭话:老弟呀,还等什么,再等等,恐怕连这个价也卖不上了哦!说着,拇指、食指和中指捏在一起,意思是二毛五分钱一斤。

镇西恨得牙根直痒痒,但马上又极其平静地微微一笑:你不要看戏掉眼泪替古人担忧。我这瓜不同寻常,卖不上好价钱,把我蛋籽儿砸了!不信,走着瞧!说罢,转身走进瓜棚,把老谭晾在那里。

老谭见镇西不鸟他,愣在那里,傻眼了。自己是个大瓜贩,附近三五里,谁见了不是高接高待,柔言软语的,怎么今天碰到这个愣头青?真是泥腿子不开窍,敢跟老子摆谱?不叫你找着向我喊爷,老子就不姓谭!老谭狠狠地掷去烟把儿,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镇西小儿子宏鹏见状,忙走出瓜棚,笑嘻嘻地拉着老谭的手说:谭伯,走,瓜棚里歇歇。俩人来到瓜棚,见镇西躺在地下的凉席上吸闷烟,不插话。宏鹏倒茶递烟,大献殷勤,讨好老谭,想把瓜卖掉。

说着说着,到了饭时。宏鹏说:谭伯,今晌午说啥也不能走,我请客。老谭的嘴趔到了耳根后,心中暗喜:这还差不多!

宏鹏骑着摩托,不一会儿采购来了几瓶白酒,两只烧鸡,四个卤猪蹄,六根熟鹅脖等,酒宴在瓜棚里摆开了。宏鹏说:今个咱们来个四轮进沙滩恶整冒黑烟!

镇西的劲也上来了,也热情起来,撕下一个鸡腿,擩给老谭:今天咱们一醉方休,谁不喝,谁是勒手巾头的(方言,女人,不算人)!

父子二人劝菜劝酒不消停,怎奈老谭是个老滑头,怕喝醉了耽误生意,只是说:主不食,客不饮。找理由少喝酒。

镇西只得带头猛喝,由于喝得太快太多,喝着喝着便倒下了。老谭去扶,宏鹏说:我爹是个老熟醉,甭管他。倒下的镇西眼皮马上就粘住了,睡着了,打起了呼噜。

二人继续喝,直到把菜肴吃尽几瓶酒见底。宏鹏说:谭伯,摘个西瓜吃,解解渴。正中老谭下怀。

宏鹏在瓜地转悠,最后摘了一大西瓜,这个瓜是地里的头号瓜,名曰神瓜。宏鹏却对老谭说:谭伯,不是吹的,在咱这瓜地里,冒摸一个都是好瓜。他用指甲在瓜腰身掐了一溜指印,咣一拳砸开,一半冒高,一半凹陷,无疑是好瓜!看那瓜瓤,艳红艳红,真是人馋涎欲滴。抠一块扔嘴里,不嚼就化了。甜,沙,脆,味道好极了。也许是酒后又热又渴的缘故,老谭只感到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好的西瓜,吃得浑身都滋润,每个毛孔都舒服。

这时,镇西醒了,把头拱出瓜棚外,醉眼朦胧地望望天,然后缩进来,气急败坏地大叫一声:哎呀!可惜呀,我的瓜种啊!

老谭见镇西失态,忙问:怎么了?老弟何出此言?

我这瓜瓜种正当午时红光大日头晒来年瓜甜,镇西嘴里噗噗喷着酒气,今天天阴,晒不好瓜种糟蹋了,我大儿,博士说的不是日冒的,我一个瓜籽能卖一块钱。他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一边痛惜地用手拍打着地面,打着打着,又睡着了。

老谭很吃惊,忙问宏鹏是怎么一回事。宏鹏说:我哥在北京农业大学读博士,这不假,今春给家里弄来瓜种也是真的,只听说要保存好瓜种。至于瓜种的晒法,我还真是不知道。我爹喝醉了,别听他在那胡诌。

老谭虽然也喝了一些酒,但头脑十分清醒,镇西说的醉话他听得一清二楚。怪不得这瓜真好吃,要卖高价钱,原来是博士生研究出来的,这晒瓜种还有讲究哩。真是酒后吐真言!老谭心中暗喜,表面却不动声色地离开了。

第二天,是个响晴天。一大早,有两辆大卡车径直驶到镇西的瓜地头,来人说要看看这块地的西瓜。镇西同意了。来人在地里四处走,煞有介事地这个瓜敲敲,那个瓜拍拍:这瓜,正迎熟,正卖。说个价吧,所有西瓜,一船撑。

全部买下也是一块钱一斤,还价免谈!镇西扳得很死。

我说这位大哥,你也真敢要,你又不是不知道行市,打听打听方圆几十里哪有这个价?来人瞪着眼。

嫌贵别处买去。镇西态度很冷,一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姿态。给他来个自行车下坡不踩(睬)。

瓜贩喋喋不休,围着镇西理由说了一大堆,见镇西无动于衷,最后只得狠狠心出高价把一地西瓜全部买走。

原来这个瓜贩是老谭指派来的,老谭得知镇西的瓜好,是博士生研究出来的,便来个先下手为强,明为买瓜,实为买种。他想利用今天这个响晴天,正当午时把瓜种挤出来爆晒,等来年销售博士生研究开发的西瓜种,一本万利,再大捞一把。

用什么办法在中午这个短暂时间内,将两大车西瓜吃掉,种晒好,老谭不愧是老谭,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揣上两条好烟,找到乡里抓西瓜生产兼管贸易的田乡长,说:我有个事,想让你帮帮忙。田乡长也没有推辞,笑着说:啥事,说。赔本的生意我不干,坑害老百姓的事情我不依。

哪里话呢。我这回让你办的事,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老谭卖足了关子,才对着田乡长的耳朵咕唧一番。田乡长听罢,忍不住把嘴里的茶水喷出老远,哈哈大笑,觉得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他翘起两个大拇指,连声赞道:高,实在是高!

接着,田乡长便张罗开了。他让开车师傅把瓜拉到乡政府大院篮球场边停下来,自己先在乡政府大院吆喝一通,让干部和家属到大院里集合,受一会儿热,开个短会。又派人到集镇上吆喝人。

不一会儿,球场上挤满了人。田乡长放开喉咙喊道:在百忙中把大家伙儿请来,是因为我抓西瓜生产以来,大家对我的工作很支持,我没什么感谢的,今天大摆西瓜宴,犒劳大家。这两大车西瓜,大家敞开肚皮吃,不收一分钱!吃完为止。但有一条要记好,只准当场吃,不准往家拿。吃后把瓜籽撒在球场上爆晒,就可以走人。

红沙瓤的西瓜吃着真爽口,人们边吃心里边犯嘀咕,真是天上掉馅饼 ,吃西瓜不要钱,今年西瓜是贱,但再贱也不至于贱到这个程度,他田乡长也不是哪里出血筒子,这究竟演的是哪一出,到底葫芦装的什么药?只怕是好吃难消化啊!吃着吃着,有不少人就打起了退堂鼓,不想吃了,想退场。

田乡长急眼了,就拍着胸脯高喊:请大家放宽心,大胆吃,放开吃!我田乡长也不是哪里跑户,我是堂堂正正的国家公务员,乡干,说话是算数的,吐口吐沫揳个钉!利了利嗓子,又继续高喊:绝对不会收大家一分钱,绝对不会有任何附加条件,我以人格担保,以党性担保!

众人齐声叫好,这才又毫无顾忌地大吃而特吃起来。吃瓜是流水席,吃饱肚皮的走,没吃的接着来。果然没人过问,更没人找任何麻烦。

人多力量大。将近12点,两大车西瓜被吃个精光。经过两三个钟头的爆晒,满场西瓜籽晒干了,老谭满心欢喜地装了三麻袋,叫三轮开到县城,坐上长途车打道回府。

车刚启动,他的手机响了,只听传过来的声音说:谭老板你好!我是镇西。瓜籽晒干该收起来了吧!得住荆州,临走也不打个招呼啊?感谢你用西瓜慰劳本土百姓啊!说罢,只听见那头几个人哈哈哈大笑起来。

老谭听得一愣一愣的,忽然他马上明白自己让人给涮了,像泄了气的皮球软瘫在车座上。

作者简介:孙东岳,河南省新野县人。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