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爱恨情仇蔓荆山

2020年04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豫西南盆地往南百里平川,火烧新野的古战场本没有山,但老百姓还是不甘心,把城北四十五里歪子正东的两个沙包丘陵,娇惯地称作了山,一个是占台寺神秘的凤凰山,还有一个就是白河岸边那风花雪月的蔓荆山。 话说在风花雪月蔓菁山的山脚下,住着一户忠厚朴实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豫西南盆地往南百里平川,火烧新野的古战场本没有山,但老百姓还是不甘心,把城北四十五里歪子正东的两个沙包丘陵,娇惯地称作了山,一个是占台寺神秘的凤凰山,还有一个就是白河岸边那风花雪月的蔓荆山。

话说在风花雪月蔓菁山的山脚下,住着一户忠厚朴实的人家,与世无争地过着平静的生活,享受着天伦之乐太平盛世。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本没有招谁惹谁的忠厚人家,竟然也不知不觉地被大祸敲门了。

这孩子,不是说要坐车回来的呀,咋不见人呢?腊月二十三,阴历小年,一大早,小蔓妈就唠叨开了。

不着急,或许放假时间推迟了吧,或许雪大,小蔓拐到同学们家玩去了,小蔓爹一边念叨着唯一的独生女儿,一边安慰着小蔓妈。

是呀,小蔓电话里也说过要回来过年,按说坐车也应该到家了,是咋回事哩。小蔓爹暗自揣测着,算了,再等等吧。

一天两天过去了,小蔓还是没有回来。眼看着大年三十了,小蔓爹着急了,终于跑出去,到村中央的小卖铺里,给开封大学挂了个长途电话,学校里说,早已经放寒假了,同学们早已经离校了,学校里除了几个安排的男同学值班外,都回去过年了。

再找找吧,女孩子生性活泼,或许是结伴到哪个女同学家玩去了,一玩起来什么都忘记了,再联系联系吧,学校里安慰着小蔓爹。

小蔓爹妈连忙给小蔓的几个同学打电话联系,一边联系,一边等,几乎认识的联系遍了,连一点消息也没有。

电话里说要回来过年,可是小蔓姑娘整个春节都没有回家,小蔓的爹妈在焦急的情绪中度过了一个无奈的春节。过罢正月十五,都开学了,不行,不能再坐等了,小蔓爹一路搭上公交汽车向学校找去,他要找到开封大学,问问年内放寒假时,小蔓是跟谁离的校,他要刨根问底,要找找究竟小蔓上哪去了。

学校班主任老师也在纳闷,过罢年都开学了,还不见小蔓的影子,是这个学生忘记开学的时间了,还是家里有啥事走不开,没有来。在同学们之间一问,也没有人知道小蔓的情况。

这还了得,学校一贯在同学们之间有规定,是不准轻易随便借宿他处,不准夜不归宿的,更何况一个女孩子哩。学校主要领导听了小蔓爹反映的情况,对照班主任老师的意见,非常重视这个异常情况,一个大活人二十多天快一个月了,怎么能一点音信都没有呢,于是立即责成学校有关的法学院、公安处、政治部等相关部门组成专案小组,查找小蔓的下落。

专案小组成员制定了详实的查找侦破方案,兵分两路,带着小蔓的近期彩色免冠照片,一路从小蔓的同学入手,排查有关小蔓年内放寒假离校的情况,和谁走的,如何走的。一路到车站,从车站开始,一直到小蔓的老家,到处张贴照片,访问所有的公交客车航线司机和乘务员,查找小蔓的蛛丝马迹。

十几天,半个月过去了,专案小组连一点有价值的信息也没有。这孩子哪去了呢?不会是失恋自杀吧,同学老师都反映,小蔓是班干部,一向遵守纪律,专心学习,除了爱听音乐外,没有发现有谈恋爱的事情。

恰在这时候,有同学证实,年内放寒假时,看见小蔓拿着行李,坐着回老家的公共汽车走了。这条信息,对于专案组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专案组立即把力量集中在摸排这四五辆去南阳新野的专线公交车上了。

摸排小组终于有了音信,一个乘务员根据提供的照片反映,记得有这么一个女学生,年内腊月二十三乘坐她的车,那天雪特别大,人也不多,最后一班末班车,一个明显特征是这个女学生爱听音乐,身上带着小型收录机,好像是很晚了,九点多钟,农村人都归宿睡觉了,这个女学生到城北四十五里蔓荆山界中街下的车。

根据分析,学校专案小组认为小蔓确实回到了新野老家,于是十余人立即驱车赶到界中街,这个集镇离小蔓老家十来里,专案组协调当地警方,决定在界中街安营扎寨,展开侦破工作。小蔓的彩色照片立即在方圆一二十里散发张贴开来,通知春节内外见过小蔓的人,速向警方提供线索,并逐家逐人走访调查。

很快,调查有了收获,专案组在走访一个小卖铺的老板时,小卖铺的老大爷反映,好像年内一个晚上见过,晚上八九点钟的样子,这个女孩子在这儿买过一盒香烟,白河桥牌的,好像背着行李,之后往西边史营沙湾方向走了。

专案组进行了详细的分析,认为这条线索非常重要,往西边走,是正确的,那是小蔓回家的路,但买香烟是干什么呢,是不是有男同学相伴呢?还是其他原因,专案组陷入了深思。小蔓爹也证实,这个女孩子一向本分,不会抽烟,难道到大学上了半年学,染上陋习了。咋学校老师同学反映还怪好哩,这又是咋解释呢?

专案组决定顺着小卖铺老大爷所指的方向,向小蔓家里一路逐人逐户排查,方圆二十里之内,广泛散发张贴出去小蔓的彩色照片。

一天,两天,一周过去了,案情没有任何进展,是方向不对头吧,专案组驻地的灯光彻夜不熄,案情在紧张的磋商中:如果是年内晚上八九点了,小蔓只有两条路,要么住店,要么回家。

专案组对界中街所有的住宿旅店、干店进行了排查,根据排查的结果,有人反映,确实见过这么个女孩子,年内来问讯过住店,但都说没有位置,没有住下来,又走了。

这就奇了怪了,这孩子这么晚了,上哪儿去了呢?专案组一致认为,如果不错的话,她肯定是没有找到住处,又往家赶了。于是,决定继续扩大范围,张贴告示,进行调查。

一时间,界中街和蔓荆山史营沙湾之间,十里八村,田间地头,街头巷尾,人们议论纷纷,说啥的都有,有的说这个女孩子不正经,买香烟抽,肯定是和不正经的人混在一块儿,跟人跑了;有的说,不像吧,听说这孩子怪本分的,深更半夜回家,是不是半路被人截住,害了

案件一时间陷入了扑朔迷离的境地,谁也说不准是咋回事。

老白河边的沙湾村张栓柱老汉,光身汉一条,养了十多只山羊,住在河边,也不割草,经常早上天一蒙蒙亮,就带着干粮,赶上羊,出圈了,羊一放,就是一晌午,往河滩里一撒手,放任自流。

这天一大早,张老汉照例赶着羊群来到河滩,羊一撒手,这时候没有人路过,便来到长着一簇簇茅草的河堤根蹲下去方便方便。哎,茅草丛里好像有个包袱袋子,李好汉好奇地伸手去拉,怪重,拉不动,往里一看,妈呀,是个死人,李老汉吓得不得了,转身就跑。边跑边喊:死人了,死人了,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张老汉一口气跑到村里,赶集市起的早的人们纷纷结伴来看个究竟。消息很快传到了开封大学驻扎在界中街的专案组。专案组立即封锁了现场。由法学专家对尸体进行了初步检验,经过比对程序,认定死者就是小蔓。

人找到了,小蔓的父母悲痛欲绝。赶快破案,严惩罪犯,给小蔓父母一个交代,是摆在大学专案组案头的亟待解决的问题。

经过深入过细的思想工作和沟通磋商,小蔓的父母终于同意了对尸体进行解剖化验。

经过对尸体认真细致的处理、取样、分析、化验、解剖,大学的法学专家在小蔓的口袋内发现了半盒茅庐牌香烟和一个小收录机,衣服上有酒后呕吐物的痕迹,体内除了没有消化的残存的方便面外,没有发现有酒精的成分,头上有硬伤,脖子上有扭曲的伤痕,还有一点蹊跷的是发现有精液。

这就奇了怪了,胃内容物没有酒精成分,衣服上反而有酒精呕吐物。专案小组立即调查了小蔓乘坐的那趟公共汽车的乘务员,乘务员证实爱听音乐的小蔓从早上乘坐上客车起,没有见喝酒,中午车也没有停,乘客大都吃了自带的方便面或者火腿肠,没有发现有饮酒的。

经过法学专家论证,种种迹象表明,小蔓很有可能是被喝醉酒的人袭击致死的。专案组决定:对界中街所有的大小酒馆、食堂、饭店进行排查,对年内腊月二十以来所有的食客进行统计汇总,查找有价值的线索。

因为年终关门结账,不再营业,所以食客很少,统计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界中街17个大小食堂的名单汇总起来,专案组把目标瞄准在界中街与蔓菁山史营沙湾之间三个村之间的食客,除了腊月二十夏官营李洪长打发闺女中午请客外,就是望春楼酒家腊月二十三晚上有一桌还没有结账的蔓荆山村的屠宰户邓寄生的260元欠账。

专案组到夏官营的李洪长家一打听,李洪长说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不过自己的闺女打工时结识的是广东人,人家广东人不喝白酒,结婚那天客人们也就象征性的陪着喝了点酸奶,根本没有喝白酒,与饭店老板的证词一致。

专案组到蔓荆山村,也就是小蔓的村庄,打听邓寄生这个人的时候,人们只摇头,这个人哪,是个屠宰户,杀猪买羊,有一帮狐朋酒友,嗜酒如命,人品不咋哩。

于是,专案组把目标瞄准在了邓寄生身上。来到邓寄生家了解情况,经过细致的沟通和思想工作,邓的妻子才开了口:俺们夫妻俩早已经名存实亡,他去哪里,也不跟我说,回来后,喝醉了酒,光打我,我也害怕,不敢问他,年底,腊月快三十了,东西一收拾说是跟湖北古驿黄渠河的张占奎去湖南收购生猪去了,也不知道啥时候回来,临走时还交代,不准跟任何人说,怕是要账的来要钱。

专案组外调分队的9名同志和蔓荆山村的治保主任,决定马上到湖北古驿黄渠河去调查张占奎。

不在一个省,于是通过上级部门边协调边去调查取证,到达目的地湖北古驿黄渠河时,已经是中午过了,农村都在吃饭,专案组的同志联系到当地的公安派出所的三名同志一同前往黄渠河村,联系到黄渠河村的治安主任,一打听,有一伙人正在张占奎家里喝酒,好像是从河南新野那边过来收猪的生意人。

十有八九是邓寄生,事不宜迟,正是抓捕的好时机,专案组的同志做了详细的分工,决定实施抓捕。

邓寄生!当地派出所的同志冷不防喊了一声,唉!喝酒的人中间,有人不自主地答应。

就是他,在当地公安部门的配合下,将正在猜枚划拳的几个人扑了个正着,邓寄生束手就擒。

看到公安人员出现在面前,刚开始还认为是抓赌的,邓寄生嘴硬,不承认,后来听说是新野歪子派出所来的人,开封大学公安处的人,这时候手脚都软了,瘫痪在地,没有了回天之力。带回来审讯,邓寄生对害死小蔓姑娘一事,供认不讳。

事情还得从小蔓姑娘放寒假回家说起:那是1988年的冬天,是一个大雪冻雨俱来的严寒季节,灾害频发,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白雪皑皑,沟满河平,万籁俱寂,百年不遇。

年关终于来了,在家躲了一冬天的人们纷纷走出家门,购置年货,机关学校也放假了,在外的人们也忙着挤车赶路,回家过年。

在开封大学上学的小蔓姑娘高高兴兴地和老师同学话别,买了车票,赶回家过年。离家三四百里,人多车拥挤,加上雪天路滑,又要转车,到界中街镇上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车少人稀,下了车,感觉雪又下大了,离家往西走,还有十来里路,还得过河。漫漫河滩,万籁俱寂,怪害怕人的,一个人,怎么办,是住店呢,还是回家?问了几家干店,老板都打烊回老家过年去了。

归心似箭,思家心切,最后小蔓决定还是往家走吧。一个女孩子家,走夜路,不容易,为了给自己壮胆,小蔓到路边小卖铺买了一盒白河桥牌香烟,点了一根衔在嘴里上路了。十七岁的小蔓从没沾过烟,香烟一到嘴边,那难闻的焦油味道熏得难受,旋即咳嗽了两声。

这年月,时髦的女青年也真稀奇,不会抽烟,还装样,哎不是个正经东西啊,小卖铺的老大爷伸出头来,蔑视的眼光目送小蔓远去。

小蔓背着书包行李,消失在风雪中。往家走,要路过一个老白河,白河平时水不大,就是滩涂广阔,这一下雪,茫茫一片,一眼望不到边。

小蔓一个人胆怯地往家走着,此时此刻,多想有个伴儿呀,哪怕是对面来个人也好,这对于平时胆量不算大的小蔓姑娘来说,也算是一个安慰呀,想起学校的同学老师,又想起家里的父母也许正盼着等着自己呢。昨天上午腊月二十二,已经给家里通了电话,告诉家里准备腊月二十三坐车回家,也许妈妈还没有舍得吃饭,等着自己回去一起吃饭哩,小蔓走着想着,想着走着,四周模糊一片,手里的香烟不断,提醒着给自己壮胆。

忽然,前面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影在晃动,一细看,不像是朝自己走来,好像这个人也是往前走的,小蔓快步赶上去,只要是同路的就好,也算是相互壮胆吧。走近去,小蔓一看,这人摇摇晃晃地走着,像个男人,喂,老乡,你上哪儿呀?小蔓开了腔上前搭话。

蔓,蔓.蔓荆山,这不是邓寄生三叔吗?小蔓一听话音,就知道是一个村里远门的三叔,这个好喝酒的三叔准是又喝多了。

啊啊啊哦,是小蔓回来了,是呀,你在哪儿,是不是又喝酒了?在界中街,望春楼酒家,和几个杀猪卖肉的伙计喝了几杯,咋了,你们放寒假了?放假了

两个人一言一语地答对着往家走,终于有伴儿了,小蔓这时候心里也放松了很多,看着三叔一晃一晃地走着,小蔓不由得想起了过去

小蔓和三叔的女儿晓娟同岁,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玩耍,形影不离,无话不说,看着两个孩子健康成长,两家人也相互交往密切。但不知道怎的,晓娟初中一毕业,就被父母定了婚,嫁给了远在县城的一个做生意的,如今已经是俩孩子的妈妈了,小蔓一想起晓娟,内心就有无限的惋惜。后来,小蔓继续上学,考上了大学,在村里出了名,慢慢地,三叔一家对小蔓不像以前那么亲热了。

狂风呼啸,这时候,暴雪好像下得更大了。小蔓和三叔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走着。突然,小蔓像被什么重重地击了一下,脑子一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经过审讯,犯罪嫌疑人屠宰户邓寄生承认:年内腊月二十三下午,杀了八头猪,有点困,于是带着几个伙计到界中街喝散伙酒,分散回家过年,五个人喝了六瓶汉华粮液,从下午收工一致喝到晚上八点多,全身欲火中烧,情不自禁,一歪一扭,往家走,正走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女孩子的声音,后来一看,咋是本村的小蔓,这女娃子,和自己的孩子小时候很要好,经常一起玩,一起上学长大,后来考取了大学,相比之下,而我的孩子没有什么出息,害得我和我全家在村里很没有面子。想着想着气不打一处来,恶自心头起,胆从暗恨生,嫉妒和仇恨一起袭来,我决定毁了她,叫你也美不成就这样,不该发生的事情就发生了

警察又从邓寄生家里搜出了一条红围巾,这条红围巾是小蔓姑娘的,小蔓妈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条红围脖还是刚开学要走时,小蔓妈给孩子买的礼物,怕是冬天冷能用上。那天晚上,在河滩,这个畜生从小蔓姑娘脖子上解下来,拴在自己腰里用来御寒的,殊不知竟然成了犯罪的直接证据。

事实终于大白于天下,蔓荆山下的老百姓成群结队打着横幅到开封大学去,感谢大学公安干警主持正义的敬业精神和为民除害的高尚情怀。恶有恶报,恶人得到了严惩,鲜花般年轻的生命始得安息,大学的师生和蔓荆山下的老百姓终于盼来了一个结果,但这个结果,又能给人们留下什么呢?是不断提高青少年的自我保护意识,还是倡导邻里之间的宽容互谅,厚道做人,还是怨恨这百年不遇的恶魔鬼雪,蔓荆山下的人们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恶雪已经过去,朝阳重现光明,天下依旧太平,善良占据上风。姹紫嫣红的蔓荆山傲然雄立,仿佛是正义之神在鞭挞着无端的邪恶;静静流淌的白河水汩汩向南,仿佛是温暖母亲在安抚着委屈的孩童善良的人们哪,渴望这美丽的蔓荆山永永远远姹紫嫣红;淳朴的心灵啊,情愿这静静的白河水长长久久涓涓远行

作者简介:王宽德,新野县上庄乡人,1992年8月参加工作,1998年12月入党,先后在农业系统、组织部门、樊集乡工作,目前供职于县纪委监委。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