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张显鸿:【小说林】逝者

2020年04月0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天刚亮,姚家庄村西头老光棍家的榆树上,几只乌鸦在枝头上做着晨练。一阵短促的、最多有十秒钟的鞭炮声响起,它们惊吓的腾空而起,飞向村东头另一棵大树。刚落在树梢,又一阵很长的鞭炮声炸响,它们惊慌失措,无可奈何地向远处飞去。 睡在被窝里的人知道,村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天刚亮,姚家庄村西头老光棍家的榆树上,几只乌鸦在枝头上做着晨练。一阵短促的、最多有十秒钟的鞭炮声响起,它们惊吓的腾空而起,飞向村东头另一棵大树。刚落在树梢,又一阵很长的鞭炮声炸响,它们惊慌失措,无可奈何地向远处飞去。

睡在被窝里的人知道,村子里又有俩家的人走了

一大早,县火葬场的大院里挤满了人,到处弥漫着刺鼻的火药味。两个拉着板车的中年人,急匆匆地穿梭在没有一张笑脸的人群中。板车很破旧,车帮只有一面,车身也掉了几块木板。车厢里面用灯草席裹着一个人,裸露着破烂裤子下的两只光脚丫儿。拉车的和推车的都满头大汗,呼呼喘着粗气。

会计个鳖孙儿,给咱这是啥差事?光棍甲埋怨着。

到都到了,还咋唬求哩?光棍乙生气道。

一人给五十块,够啥?

在家里你咋不说啦?

拉到火化间门口,他俩放下板车,左右看看没人注意,便溜出火葬场大门。

上班了,一个工作人员过来,反复问了多遍谁家的,谁家的,也无人回答,便叫工人推进去火化。走时骂到:妈那个巴子!啥人都有。

两小时后,光棍甲和光棍乙跑进火化间出料口,看见一小堆烧过的骨头。掏出蛇皮袋包好,拎在手里,快步走出火葬场,奔姚家庄而去。

组会计站在自留地里,来会度着步,焦急地望着庄里的土路那头。快晌午时,光棍甲和光棍乙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

会计,你说的办法不行,不给钱人家不烧!一见面,光棍甲就急不可待地说。

那最后咋弄哩?组会计问。

要二百,咱只有一百,木办法,板车也被他们扣哪儿了!光棍乙说。

算了,一会我给你们。赶紧挖坑埋人!组会计吩咐道。

光棍甲和光棍乙边答应边对了一下眼。

忽然,自留地那头噼里啪啦地一阵鞭炮声。三人循声望去,只见两辆轿车停在那里,一帮人在忙乎着什么?

那不是姚土豪的车吗?他爹死了?光棍甲问。

怪不得今儿早上放炮。不会吧,咋没人跟我说一声?组会计心想。

姚土豪是庄里人给起的外号。这小子跟人合伙在县城搞房地产,听说发财了。平时很少回来,留下父母在村东头老宅住。

得啥紧病死了?仨人都在心里嘀咕。

光棍甲和光棍乙来不及喘口气,拿起铁锨干了起来。挖了个三尺见方的小坑,将蛇皮袋里的骨灰,连同蛇皮袋一起丢进去掩埋。上面又多添了几锨土,他俩反复拍了几下,隆起一个小土包。

时候不早了,走,下馆子去!组会计接着说:你们看,人家都走了。

光棍甲和光棍乙放眼望去,地那头两辆轿车已开走,后面扬起一阵尘土。

咱去看看,到底谁死了?光棍甲和光棍乙扛起铁锨说。

怕是风头紧,不想张扬。有钱人都能哩很!组会计说。

三人走到刚才那帮人来过的地方,一个用青砖砌成的小坟墓呈现在眼前。他们呆呆地站在那儿,瞅着那块水泥板做的墓碑,上面刻着:爱犬公主安息,落款2002年11月

作者简介:张显鸿,新野县新甸铺镇人,文学爱好者。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