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巡视组走了

2020年04月0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四十天的巡视结束了,巡视组走了,机关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最先有了轻松感觉的,还是看大门的老李头儿,老李头儿最先的感觉是,机关里来上班的,没有巡视期间那么吵闹了。巡视期间,早上不到八点,七点半的样子,人们都快上齐了,熙熙攘攘的,车子棚的车子也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四十天的巡视结束了,巡视组走了,机关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最先有了轻松感觉的,还是看大门的老李头儿,老李头儿最先的感觉是,机关里来上班的,没有巡视期间那么吵闹了。巡视期间,早上不到八点,七点半的样子,人们都快上齐了,熙熙攘攘的,车子棚的车子也扎满了,半天烧三锅开水还不够喝。一天下来,累的人腰酸背痛。

你看,现在多好,老李头儿想,现在都快到八点半了,机关里的人,还稀捞捞的,车子棚也不太拥挤,半天一锅开水还喝不完。不是这个领导没来,就是那个领导有事,或者听说到市里汇报工作去了,或者下去调研啥子啦,反正啊,不到周二下午集中学习,人就是来不齐。

你们人来不齐,我老李头儿也怪高兴,反正我也懒得伺候那么多人,少来点好些,清闲!

巡视期间,上班特别积极的小翠姑娘,也有点想掉链子哩,花花搭搭来一下,上班下班,眼直往领导办公室瞄,领导一来上班,她就规规矩矩地做到办公室里。领导一有事走,领导前脚走,她后脚,挖开腿就遛了,用老李头儿的话说,比兔子跑得还快,那上班就是做样子给领导看的。

巡视组走了,带走了偶然出事的刘副局长。经过组织调整,这下,局里班子成员是:一把手张局长、另外按照排名先后是赵副局长、陈副局长,还有一个虽然不是班子成员,但大家伙儿公认的班子成员,有时候比班子成员权力还甚的一个红人,这就是财务科长、四十出头、妖艳妩媚的大管家李小霞,人称二掌柜霞姐。

管财务的刘副局长一出事,肥差出现了空缺。梦寐以求坐机关的赵副局长,四处活动,听说,甚至找到了某个市级的领导。

这下,一把手张局长为难了,按照自己的意愿和打算,本不愿赵副局长抓财务大权,原因是太能,或者说反应太快。张局长原本是打算让反应慢一点的陈副局长管财务、坐机关。这下,为难了。

几经反复,张局长在班子会上作出如下宣布:赵副局长管业务、管签字;陈副局长管办公室、管财务、但不签字。

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一把手的能处,这叫做肥差分权,风险共担,不是找人想管财务吗,想管肥差吗,咱就把这个肥差分分管,相互掣肘,相互监督。

不管怎么着,这次赵副局长也算是如了愿,成了人们口头上称呼的二把手,分管签字、项目、招商引资、街道整治等重点业务。

巡视期间,搬走了单位的账目,局长,分管财务的副局长,具体的财务科长二掌柜霞姐,个个手心里捏了一把汗。谁敢说,账上没有一点问题,谁也不敢说,哪个单位也不敢说,问题大小而已。具体负责财务的二掌柜霞姐逢人便说,没法干了,没法干了,烟不叫上账,酒不叫上账,啥都不叫上账,干不成了,不干了,这财务工作干不成了,愿叫谁干,叫谁干,姐我,是不干了。

逢人就说,说说归说说,人们心里明哩跟镜似的,都知道她没少沾公家的光,就连她孩子,也经常在孩子堆里说,昨天我妈又带我在王朝大酒店、和记酒家吃饭啦,吃饭没有掏钱了,什么什么的,我妈开车加油,加油都要发票,要发票能在单位报销

小娃儿嘴里掏实话,人们相信李会计这些年没少沾单位的光。要不然,巡视组来了,嘴上光说不干财务了;巡视组走了,就是不丢手。

这不,单位分来了个学财务的大学生李沛,二掌柜霞姐她比谁都紧张,比谁都害怕,领导说让这个大学生跟着她当助手,当个出纳员,她一百个不情愿,千方百计革兑人家,弄得人家工作上别别扭扭,不干活吧,是有领导分配的;干活吧,她又给人家使绊子,机关里背后没人评价她二掌柜好的。

人哪,知人知面不知心,看大门的老李头儿想,巡视组给个处分还不改,还干里下扎丢人里很,也不知道有多大油水,唉?!

回过头来说,随着岗位的逐渐巩固,老李头儿感到赵副局长不那么积极了。原因可能是电视上说,随着管党治党力度的加大,追责的越来越多,赵副局长感到凡是受到追责处分的,凡是挨鞭子的,大都是在地里拉犁的牛,栓在树荫凉的不干活的牛,反而还没有挨鞭子、受处分的。干活多的,容易出错,挨打多,咱何不也来偷个懒呢。

思想支配行动,思想变,行动就跟上了,才当上班子成员那阵子,赵副局长一门心思考虑工作,整日里想着如何把工作搞好,不辱使命。

现如今,一杯茶,一袋烟,一张报纸看半天,对于分管的业务工作,能推就推,能拖就拖,缓一会儿是一会儿。

不管谁拿来个条子,送来个文件,一句话:中,先搁这儿,就是不给你批,不给你签字,不管你急不急,反正我不急。

分管的街道治理,脏乱差。乱就乱吧,只要县领导不哑声,老百姓歇火两声就歇火吧

混一天是两晌,反正少干活,少出错,少挨处分

前几天不是在饭桌上听说,有个兄弟局里的一把手,正当壮年的,干的风风火火的,突然不想干了,已经向组织递交了离岗申请。听说,后来到郑州做啥生意去了,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官不聊生啊。赵副局长想,人家这一把手都不干了,恐怕是规避风险吧,能人哪,咱还积极啥哩。

让老李头儿看到的,一个班子内不可能都一样,大学毕业的陈副局长就不那么想,该咋干、咋干,整天朝气蓬勃,风风火火,班子会上有啥说啥,连列席班子会的财务科长、办公室主任,背后都说他是个活二球儿,只知道干工作,不懂得人缘关系,永远是工作第一。啥事,冲锋在前,争当一流。

不怕你干活多,就怕你不出事。终于有一天,确切地说是3月8号,一帮老百姓围堵了县政府大门,说是引进的一家皮鞋厂排污,影响了群众利益,群众吵闹不止。县里一追查,找到了当初招商引资、引进企业的陈副局长。

这还得了,这下局里吵开了,传啥笑话的都有,有的说,这回不得了了,叫你出风头,叫你干工作,不免你职,处分肯定是跑不了了。可捡了个笑话的赵副局长、二掌柜霞姐们暗自偷笑。

陈副局长被县里喊去问话,协助处理善后事宜

一回到家里,陈副局长的爱人,坐不住了,吵开了,唵,不叫你干恁恶,你就不听,图啥了,你看人家赵局长,人家多能,啥也不干,整天跟个小神仙样里,我看也没人少给他发一分钱工资,你图啥呀哩?!累死你个憨家伙!

媳妇的一顿吵闹,吵得陈副局长没有了主意,想想自己见天起得比鸡还早,回的比狗都晚,也没人说咱好,禁不住心里五味杂陈

快两个月了,看大门的老李头儿还没有看到县里的人来宣布处理陈副局长的决定。陈副局长依旧还在上班,咋回事?

后来,老李头儿听说,县里开了什么大会,研究出台了容错机制政策。

果不其然,不几天时间,县里来人了,召开了局机关中层以上干部会,会上宣读了县里容错纠错机制的文件,并就皮鞋厂排污事件进行了通报。

会上,不但没有处理处分陈副局长,反而结合大胆工作,只要没有私心杂念,没有主观故意,在完成县委工作任务中出现的可以挽回的损失,尽力补救,县委还是鼓励干事的。县里来的人,对于陈副局长的招商引资工作,进行了正面评价,鼓励他放下包袱,大胆工作。

老李头儿看到,想看笑话的一班人,这回并没有看成笑话,一把手张局长并没有批评、埋怨陈副局长,而是鼓励他大胆工作,该咋着,还咋着。

从阴霾中走出来的陈副局长,偷偷含着眼泪,感到组织上的眼光还是雪亮的,组织上的胸怀还是宽广的,没有亏得自己。以后还得好好干,坚决不能当能人,不能怠政懒政,不能占着位子不拉屎,是非自有公论,最起码,得对得起工资,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局里还是正气占上风的,陈副局长想,你看,人家一把手张局长,自从车改以后,除非到市里开会,每天就是步行,上下班从不坐单位的公车,不像个别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私车公养,背后遭人说闲话。人家张局长长期走下来,听说高血压走没了,也不见得小人家啥架子。

让老李头儿看到的表象是张局长的司机,来的不勤了,不像过去,来到机关没二事,不是沾发票,就是拿着发票往二掌柜李会计屋里跑,俩人关住门,鬼鬼叨叨、叽叽咕咕半天不出门。

从星期三以来,老李头儿感觉机关里人马头,咋又多了起来,车子棚又扎满了车子,来提茶的人又多了起来。

一打听,才知道,巡视组来回头看了,好像是查看原来巡视期间发现问题的整改情况。

不几天,情况可有了变化,老李头儿听说二掌柜李会计不叫干了,所有的账目县财政局通管,财务室的大学生李沛成了单位的唯一报账员;赵副局长被调整到一个只有三俩人的清水衙门、群团部门去了,唉,这一回,他可真的有时间要专心看报纸去了。

不管怎么着,按照惯例,只要是领导调整,单位也应该买个一帆风顺或者舵手、地球仪什么的工艺礼品,班子成员也应该成群结队,前去看望,不说全部喝高,喝倒个七八十来个,那是常事。

可这一次哩,单位只开了个送别会,就算完了,没见人们成群结队去送行、去看望,风平浪静的。

什么情况?这是?!

看大门的老李头儿,满脑子的疑惑

作者简介:王宽德,新野县上庄乡人,1992年8月参加工作,1998年12月入党,先后在农业系统、组织部门、樊集乡工作,目前供职于县纪委监委。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