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送殡

2020年04月0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成长的道路上,也许我们都做过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后来都成了茶余饭后的笑料。我们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狗屁不通无忧无虑的儿童时代。 四月里的一天,一大早,妈妈说:你大娘死了,你做孝子的,是该去送送你大娘。 我问:你去不去? 傻孩子,平辈儿是不兴哭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成长的道路上,也许我们都做过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后来都成了茶余饭后的笑料。我们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狗屁不通无忧无虑的儿童时代。

四月里的一天,一大早,妈妈说:你大娘死了,你做孝子的,是该去送送你大娘。

我问:你去不去?

傻孩子,平辈儿是不兴哭平辈的。妈妈做了个叩头的姿势。一旁的二娘也笑了:去吧,杰,你大娘活着没少对你好,你要好好送送她。

妈,你不在,我恐怕哭不出来。我嘿嘿地笑了。

咦,这小东西,还有心笑出来!赶明儿我死了,你不知会不会掉滴儿泪妈说着,就真的伤心地哭出声来。也不知是吓的,还是怕的,我哇地一声,抱住妈妈就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去吧,就这样哭着去,让人看见,多好的一个孝子啊。二娘拉住我就往外走,到门口刚好碰上她的儿子明明,同时伸手拉住明明,明明你也去,跟你杰哥一起哭你大娘去!

我和明明刚出大门口就破涕为笑了。

街上好多人啊,两班唢呐队,一南一北,像有仇似的,赤着膀子,对着吼。人来人往,忙忙碌碌,连卖瓜子花生的都忙忙碌碌。

这俩大孝子来了,还没进门管事的运旺叔就迎住我们,向里边儿吩咐道,给这俩孩儿戴上孝布,虽说人儿小可真懂事儿哩。

大娘的大闺女,就是我大堂姐月梅出来,给我俩头上勒上孝布,给我俩一人一个馒头:你俩到屋里先吃点儿,一会儿还得使劲儿哭哩,虽说咱娘高寿是喜丧,还是孝子哭得越响越好,咱娘到那头就不寂寞。

看见堂屋里大娘的遗体被一条破被子蒙着,头北脚南,放在正当门儿,双脚前放着两只瓷碗,一碗里一只烧鸡,另只碗里点着油灯。大娘周围跪了一圈儿孝子孝女。我俩赶紧吃了馒头,到大娘的身边找了个地方跪下了。

在堂哥堂姐们的哭声中,我和明明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俩被月梅姐推醒:这俩孩儿还没吃饭哩咋睡了,快吃饭,一会儿就起殡了。我俩刚吃完饭,我大娘就入殓了,一大群人把棺材抬到大街上的木架子上,两班国乐队开始热火朝天地转灵。我和明明则跑到放炮的地方捡瞎炮去了。起殡了,我俩被爸爸找到揪着耳朵推到送殡的车上。

车子慢慢开动了,我和明明低着头蜷缩在车子一角。我看到前边大娘的大儿子辉辉大哥身披重孝,被二哥三哥架着,一把鼻子一把泪地直号号,我和明明竟笑了起来。啪有人轻拍了我一巴掌,我俩也不敢笑了,但是,憋了一肚子笑怎么也哭不出来。来到墓地,黑压压一大片人蹚着麦苗进地了,要在往常,毁坏麦苗非打架不可,可今天就没人说一句闲话!

棺材落下墓坑,辉哥走近点儿,奋力把牢盆摔到棺材上,牢盆顿时四分五裂散落棺材上,立即哭声一片,开始封土了,孝子们排着队向墓坑里点汤,我问辉哥为啥往墓坑里泼稀饭,辉哥说,这叫迷魂汤,是希望咱娘到了阴间,喝下迷魂汤,就不清醒了,糊糊涂涂过日子才叫幸福呢。下葬了大娘,我们一个个都点了汤,能哭的又象征性地哭了一阵子,就转头回家了。我发现,刚才还哭得琉璃喇叭一样的哥哥姐姐们,回来的路上有说有笑。我真不明白。快回到家门时,我看见站在大门口的爸爸妈妈,突然大声痛哭起来,明明也跟着我哇哇大哭。

好了好了,孩子,还哭得真痛,将来我死了,你哭真痛就好了。这时妈妈搂住了我。

这俩小家伙儿,该哭的时候却笑,都不哭了,他俩又哭得劝不住了。管事儿的运旺叔跟我爸爸说。

是啊,我和明明都说不清为什么,去的时候也许是觉着大娘不连心,哭不出来;回来的时候也许是想到经常给我们糖豆儿吃的大娘,从此就被丢弃在田野里那个小坑坑里,永远也不回来了,才非常伤心地痛哭不止。

作者简介:孙彦涛,笔名孙赟、孙涛、孙杰,河南省临颍县石桥人,漯河作协副主席,临颍作协主席,河南省作协会员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