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丑丫(5)爷在,家就在

2020年03月3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5)爷在,家就在 就这样,我又回到了生我养我,我恨我怨的家乡。他们没收了我的手机和有可能会伤害到我的东西,把我关在赵家树家我们住的那个卧室里。令我高兴的是我爷并没有过世,只是前些时候大病一场,现在还很虚弱;令我气恼的是赵家树没有出门打工,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5)爷在,家就在

就这样,我又回到了生我养我,我恨我怨的家乡。他们没收了我的手机和有可能会伤害到我的东西,把我关在赵家树家我们住的那个卧室里。令我高兴的是我爷并没有过世,只是前些时候大病一场,现在还很虚弱;令我气恼的是赵家树没有出门打工,也待在家里守着我。我爸为了惩罚我,不让我回家见我爷,说我欠揍,让赵家树狠狠揍我一顿,还给我放下狠话再跑就打断我的腿。我不怕,大不了这条命还给他!

幸好赵家树虽然很生气我却没有动手打我,他说:丑丫,你还太小,我不怪你,你以后不要再跑了,我们好好过日子吧。你跟我一起出去打工,不愿干活也没关系,我能养活得了你。赵家二老也一起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对我软硬兼施,我却怎么都不松口,心里只牵挂木子一个人。我不知道他到底被那些人怎么处置的,也不知道他这会儿还在不在郑州。

赵家并没有把我关在屋子里,只是无论我怎么愤怒怎么哭骂,他们几个也依然轮流守着我寸步不离,也不给我接触手机和单独外出的机会。眼看春暖花开了,我却成了笼中鸟,失去了自由,一向洒脱惯了的我简直要被逼疯了。为了表示反抗,我开始绝食。他们端到屋子里的饭菜热了又凉,凉了又热,我连看都不看一眼。赵家树刚开始还逗我说笑,逼着我和我同房,后来渐渐沉默。直到我绝食第三天,我终于没有前心贴后心的感觉了,一个人发着呆,却发现有许多五颜六色的星星在眼前跳跃,我笑了,笑着笑着,就倒了。

迷迷糊糊中,我好像又看到了我爷,只见他满是沟壑的脸上有泪在流,他说:傻女子,何苦呢?我笑着让我爷放心,我说我会好好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发现我躺在床上,手腕上插着针头,原来我在输液。赵家树趴在床头睡着了,他眉头紧皱,满脸忧愁。

唉,谁家摊上这个事都不会舒心的吧!可是没办法,即便他长得比木子高比木子帅,家境可能比木子强,可我就是对他不来电。

来电的感觉,你懂的。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默默感受着微凉的液体通过那根细细的管子,输送到我的身体里的感觉,东想西想,想着木子,想着我这些天的经历,感觉就和做梦一样。以前看电视和小说,觉得情节曲折,引人入胜,想着人们可真会编。可是放在我自己身上,我觉得可真是狗血人遇到狗血事,一切都有可能。

我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发现这会儿已经下午三点了,侧耳倾听,没有听到院子里有声音,想来赵家树爸妈可能是去地里干活了。

我侧了侧身子,发现赵家树还在熟睡,心中一动,眼疾手快地把针头拔掉,稍微按了会儿止住血,就想悄悄下床。可是脚刚落地,腿一软,就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

丑丫,丑丫怎么了?赵家树眼神迷蒙着醒来,一看我倒在地上,急忙把我扶起来,是不是想上厕所?我扶你过去。

我不想骗他,就摇摇头,他眼神暗淡下来,却沉默着把我扶到床上,帮我盖上被子,神情有些委屈。

他是好人,也不容易。我忽然有些不忍心,叫他一声:赵家树。他应了一声。我说:对不起。

赵家树嗯了一声。

赵家树,我爷是不是来过?他现在在哪里?我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问,你能不能让我回家看看他?

好,你只要好好吃喝,养好了身子,我就带你去。

嗯。我咬了咬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不能这么傻,得给自己留一点后路。

赵家树给我拿来吃的喝的,我第一次发现家常饭菜居然那么香。吃饱喝足了,我满意地打着饱嗝,又一下子躺在床上。这几天真太累了。

赵家树又旧话重提,让我好好做他的老婆。我没有应声,他对我的好,我不稀罕。

你还是太单纯,不知道世间丑恶,那个木子有什么好的?就是一个专门骗小姑娘的混蛋赵家树看我没反应,情绪开始激动。

我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能让我打个电话吗?我打断他的絮絮叨叨。

赵家树顿时变了脸色,忽然手一抬,横扫床头柜上放着的的碗和筷子,这些东西乒乒乓乓地落了一地,碎了一地。之后,他不再试图和我说话,只是把电视遥控器扔给我,还扔给我几本言情小说。

好吧,木子是我们的禁忌,我不提就是。

好在他说话算话,过了两天就真的带我回了我家,到家时,正好听到我爸正在嚷嚷我爷你怎么还不死。

原来在我走后,赵家看我一直不接他们的电话,才意识到我可能跑了,就一边让我爸和赵家树回来,一边找了亲戚邻居们在附近进行拉网式搜索,家里家外乱得一锅粥,一向身体康健的爷爷也被这个消息压垮了,重感冒久治不愈,还高烧后引发了急性肺炎,前些时候在医院差点抢救不过来,是我爸打电话那声死丫头的怒吼才让他苏醒过来,之后我爷身体很快好转。我回来这件事,我爸虽然守口如瓶,但也真怕我绝食出个什么好歹,就带我爷来看我劝我。我爷那么大岁数了,自然因此着急上火,回去后就又病倒了。

我顾不上和我爸吵架,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爷爷卧室。看着躺在床上瘦骨嶙峋的,浑身没有几两肉的爷爷,我眼里噙着泪,却不敢开口,怕一开口会惊吓到爷爷脆弱的灵魂。

呼呼丑丫吗?爷爷颤颤巍巍地说着,他的声音很虚弱,呼吸非常急促,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

嗯嗯,爷,是我,我是丑丫。我在床边坐下来,握着他的手。

丑丫啊,爷累了爷爷闭着眼,你,扶我起来让爷看看俺家娃

爷,你累了就歇歇吧,咱不起来了。我守着你。我笑中带泪。

然而爷爷已经油尽灯枯了,即便我一连守在我爷身边几天几夜,像照顾一个婴儿一样仔细照顾他,却还是没能挽回他的生命。他留下一句话丑丫,爷这次真的走了。你要,好好的,之后就彻底离开了这个人世。

这次就算我上天入地,这个尘世间也再也没有我爷这个人了,而14岁的我连给爷爷尽孝的机会都没有。我哭晕了醒过来,醒了再哭晕,没有人能体会到我爷对我的意义所在爷在,家就在。爷不在了,我就再无牵挂了。

【注:图片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鲁晓英,河南新野人,河南草庐创作学院签约作者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