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鲁向辉:【小说林】阻击

2020年03月3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爸,你咋又去听课了?国强一进到客厅,看到茶几上又多了个红色的塑料盆,就开始埋怨起了岳父。又不要钱,不领白不领!岳父面带着得意的神情微笑着迎了过来,好像占了很大便宜一样。 爸!那都是骗人的把戏啊!国强提高了嗓门,责备起了岳父。 我又不掏钱,他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爸,你咋又去听课了?国强一进到客厅,看到茶几上又多了个红色的塑料盆,就开始埋怨起了岳父。又不要钱,不领白不领!岳父面带着得意的神情微笑着迎了过来,好像占了很大便宜一样。

爸!那都是骗人的把戏啊!国强提高了嗓门,责备起了岳父。

我又不掏钱,他们咋骗我啊?见岳父在争辩,国强有点儿生气了:爸,你咋不看看啊!听课的都是老年人,哪有年轻人啊?他们是专门坑你们这些老年人的啊!

哎,我说他好几回了,你爸就是听不进去!岳母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两个不同颜色的塑料盆,她叹着气,摇着头:你看,你爸这几天都领了三个塑料盆了,那么小的盆,有啥用处呀?明天就发鸡蛋了,有用没有!岳父瞪了岳母一眼,岳母不再吭气了。

占小便宜,吃大亏啊!国强说不过岳父,扭头气嘟嘟地走出了家,紧接着,门啪的一声,被国强重重地给带上了......

哎!岳父真是老糊涂了,怎么就不听劝呢?上次,听了几次课,掏了两千八弄回来一个按摩床垫。岳父还振振有词地说是磁疗的,功效很多,活血化瘀,还专治腰酸背痛。国强看了,那个床垫上就一个优质产品的标签,连个厂家、地址、电话也没有。用了没几天,就不通电了,岳父就当床垫使用,又嫌硌得慌,收拾起来放到了地下室。两千八买了个不能用的三无产品,这不是明显上当是什么!国强越想越生气:岳父不听劝,太固执了。

国强和岳父不在一个小区居住,隔个三五天他和媳妇就一起回去看望他们。媳妇知道岳父的脾气,说不动他,说急了,岳父还吵她,媳妇只有顺着他,也不敢说他了,可岳父已经像着了魔一样迷上了骗人的健康讲座,只要看到宣传单,或者别人一喊,岳父就去听。听听也无妨,可总被忽悠得掏钱买个假冒劣质东西,这可怎么办呢?国强也不知道如何劝阻岳父。

......

国强,你爸明天还要去听课,说,说这次要发营养品的,咋办呀?岳母偷偷地打来了电话。国强一听就急了,这营养品可不是乱吃的啊?万一要是假药,吃坏了身体可就麻烦了呀!

第二天下了班,国强就往岳父家赶去。

茶几上摆着一个白色的塑料药瓶子,小巧精致,国强拿在手中,标签竟是外文的,生产日期和保质期还是能看出来的,阿拉伯字显示明显都是过期的。爸,这是啥呀?国强翻看药瓶,追问着岳父,他们说是保健胃的,酸甜酸甜的,可好吃了啊!你也尝尝!说着,岳父走近国强,抓过药瓶,拧开瓶盖,倒出一粒递给了国强,国强犹豫着,但还是接着了。望着岳父,国强胆颤地把那颗淡绿色的药片放进了嘴边,用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怎么有点像钙片的味道呀?国强心里想着,嘴里却没有说出来。好吃吧?这是免费试尝的,说是厂家推广的,他们明天准备发大瓶的,让老年人先体验一下高科技产品!等感觉效果好了,再付钱!看岳父说话时神采的表情,国强判定岳父这次肯定又是要买的了。

就这酸酸甜甜的味道?啥感觉?国强见岳父执拗,心里很担忧,和岳母说了些家常话,聊了一会儿天就回去了。

晚上,国强躺在床上,和媳妇说着岳父的事情,媳妇轻叹着气,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国强可是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不到六点,国强就醒了,他睡不着啊,国强几乎想了一夜,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决定要试试。

听岳母说,岳父总是一大早就去听课了。国强匆匆地洗漱完毕,登上自行车,赶到岳父的小区,悄悄地躲在单元口的偏远处盯着动静。

不一会儿,岳父出门了,还是骑着他的那辆半新的老年代步车,国强跨上自行车,远远地跟着,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老年代步车。

早秋的街道上,除了晨练的,路上的车辆和行人还不多。穿过几条街道后,岳父的代步车在一家豪华的酒店停车场停了下来。虽然才六点多,停车场里却停满了三轮电动车、自行车,竟然还有几辆轮椅。停了车的老年人下了车就慌着往酒店里赶,像是错过了时间点,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的样子。哎!这些坑人的健康讲座啊!这些可怜还有些愚昧的老年人啊!眼前的一幕,让国强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

停好自行车,看着岳父走进了酒店,国强也跟了进去。刚到门口,就被门口两个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给拦住了:同志,你不能进去!咋了!国强早有准备,厉声地怒视着他俩,我们这是专门给老年人服务的,你......其中一个年轻人堆着笑脸拦着国强。把你们经理叫出来!国强的强势让两个年轻人一下子蒙了,疑惑地望着国强:你是?工商所的!国强理直气壮地从口中说了出来,盛气凌人的表情。一个年轻人赶紧上前一步:工商所的啊!哥,您稍等,您稍等!说着,就往酒店里走去。剩下的那个年轻人忙着从裤兜里掏出一盒芙蓉王香烟,接着抽出一根,毕恭毕敬地递给国强。国强平时不抽烟,这时,却装着老练的样子接了过去。年轻人马上又掏出打火机,打着火,往国强的面前凑去,国强慢慢地抬手把烟含在嘴里,火苗又凑近了些,国强对着火苗吸了一口,随即猛地吐出一团烟雾。真他妈的呛!国强心里骂道。

香烟还没抽几口,一个三十多岁,模样像是负责人的男人跟着之前离开的年轻人匆匆地赶来了。咦?这个人咋有些面熟啊?国强看着俩人越走越近,心中疑虑起来。您好,我是经理,您是?经理的话还没说完,他也犹豫了:这,这不是国强哥吗?你不认识我了?小军!怎么是你啊?小军是原来家属院的邻居,几年没见,国强还是依稀地认出来了。

刚才工作人员过来说工商所的来了,我还纳闷了,都请过辖区工商所的吃过饭了,说是默许了我们的活动了,怎么又来了?小军自语着,国强没有回答小军,表面上装作镇静的样子,心里暗自发笑。哥,你也在工商所上班?小军还是弄不明白:那天请客,你们所长说所里的人都去了啊?哦,不是,我还在矿上上班,我岳父来听你们讲座,我怕他.....你咋在这儿啊?国强迟疑了一下,也对小军的身份产生了疑问。哎!别提了!小军无奈地叹着气:前几年做生意赔了,也没本钱了,就改做这了,这好做,投资少,见效快......我不是什么经理,给他们打工的,老板是个南方人,我只是跟着混口饭吃!国强沉默了,不等国强再开口,小军忙接着问:嗯,哥,你的想法,我理解,哪个是你岳父啊?国强走到酒店门口里面,小军也紧跟着。

讲座还没有开始,大厅里已坐的满满当当的,声音嘈杂,国强的目光在人群中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岳父的位置:那个带灰色帽子的就是。叔叔还戴着个老花镜?小军看到了岳父的侧面。是的。国强手指着岳父的方向点着头。哥,好的,你放心,我知道该咋做。明天要我们搞大的了,等忙完了,我请你喝酒啊!小军谦逊地讨好着国强。中,中啊,好几年没联系了,也叙叙旧。国强把电话留给了下来,哥,慢走啊,常联系啊!在小军的客气的送别声中,国强转身离开了酒店。

晚上,国强又回到岳父家,岳父正在给岳母说着牢骚话:也不知道咋了,今天没领住,他们的经理问了我一些话,说我高血压,不适合吃他们的药,吃了他们的药会有副作用,不让我领......老张头,老孙,王老婆子他们都各自领了一大瓶!不让领就不领吧,可能人家说的有道理!国强安慰着岳父,心里暗自得意地笑了,国强差点就笑出了声,幸好岳父没有看出来。

回到自己家里,国强想了很久,很久。他不明白,也不忍心。张叔叔,孙叔叔,王姨,他们都是退休了,有的还有病,孩子们忙着上班,也没过多的时间来照顾他们......小军,原来是个多好的小伙儿啊,勤奋又能干,在社会上混了几年,可现在咋就成了那样了啊?

国强心里煎熬着,实在忍不住了,拿起了手机,拨了出去:110吗?......挂断电话,国强心里才轻松了一些,但仍然不甘心,思量了一会儿,又鼓足勇气拿起了电话:114吗?帮我查一下监察委的电话和地址......

这天晚上,国强睡了个好觉,心里从来没有这样踏实过。

作者简介:鲁向辉,男,1971年出生,河南省平顶山市人,爱好写作。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