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故事,大道理(1) 一根针和一头牛

2020年03月3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一根针和一头牛 —-题记: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 一根针怎么能和一头牛联系在一起呢?这纯粹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然而,发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周家湾一桩轰动三乡五里的盗牛案恰恰把一根针和一头牛联系到了一起。 这事还要从头说起。 周家湾是宛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一根针和一头牛

----题记: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

一根针怎么能和一头牛联系在一起呢?这纯粹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然而,发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周家湾一桩轰动三乡五里的盗牛案恰恰把一根针和一头牛联系到了一起。

这事还要从头说起。

周家湾是宛西南一个平原小村庄,一条名叫沙河的小河把村庄分成了东西两部分,河上一座也不知道何年何月修建的砖拱桥是村子里的必经之路。

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家百废待兴,各类生产、生活物资奇缺,大到生产工具,小到针头线脑,都是按计划生产、供应的,因物资匮乏、交通不够便利等因素而供不应求,这一状况让一个古老的行业----货郎担兴旺起来。那些货郎担们,带上一些人们必须的生活用品,诸如糖疙瘩花稀糖,焦花生炒的喷喷香,针头线脑花头绳,油盐酱醋煤油灯等等日用品,走街串巷,或收取现金,或头发换针、鸡蛋换盐等以物易物,从中赚取微薄的差价和利润。

夏天的某一日,一货郎担摇着拨浪鼓,来到周家湾,把摊子支在桥东头后就开始吆喝、招揽生意。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这天的生意甚是清淡,零零散散来了几个人,买了所需的东西就离开了货摊。

这让货郎心中暗暗叫苦:看来今天的生意不咋的呀。

正在货郎郁闷时,从桥西头一蹦一跳地过来一个精肚娃,他是桥西头张家老二,小名叫二蛋。二蛋来到货摊前,东摸摸、西看看,问问这、问问那,最后什么也没有要,又转身向桥西头走去。但让货郎感觉奇怪的是,精肚娃回去的时候,两手拍着巴掌,跳着蹦蹦,一幅高高兴兴地样子。

又等了一会,货郎见无人问津,知道今天来周家湾没有什么杠水了,就开始收摊子。

等把货物收拾最后时,货郎却发现别在扎头发辫子的绸带子上做样品的一根大号针没了踪影。他在货摊周围找了个遍也没寻到。这让他犯起了嘀咕:精肚娃来之前,清清楚楚看到那颗针别在绸带子上面,这会却没了踪影。若说精肚娃拿了吧,他浑身精光,无处隐藏;若说他拿在手中吧,明明看到人家拍着巴掌走的。

这让货郎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摇了摇头,收起摊子,离开了周家湾。

再说二蛋回到家里,美滋滋的把那根大号针递给了他母亲。他母亲惊奇地问:你一个精肚娃怎么把针拿回来的?他说:我把针放在小腿湾里,跳着蹦蹦回来的。他妈激动地夸奖到:我的乖呀,你也太能哩。作为对儿子聪明举动的奖励,中午,二蛋妈给他煮了一个大鸡蛋。这在那个鸡屁股银行的年代,可想而知,这个奖励是多么的大呀。

斗转星移,岁月流逝,一晃20年就过去了,偷针的二蛋也长成了大人。

然而,让他母亲意想不到的是,她曾经聪明、乖巧的儿子变得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偷鸡摸狗、不务正业了。为此,也不知她背地里流了多少泪。二蛋爹更是气的脚在地上乱跺:咱这祖上可没有这样的二流子,这是造了哪辈子的孽呀!

在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二蛋趁牛把式睡着的时候,把生产队的老黄牛偷偷牵出了圈,连夜赶到郭滩街,寄放在一个亲戚家,计划联系人卖到枣阳一个屠宰场。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耕牛对于生产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而盗窃耕牛,是严重的破坏生产资料罪,要被处以极刑的。

盗窃耕牛的案子很快被公安局破获了。二蛋被绳之于法,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临执刑前,出于人道主义,都要问被执刑人最后还有什么要求。二蛋的要求很简单,临死前要见他妈一面。

公安局满足了他的要求。

最后的见面,让二蛋的妈哭的死去活来,可二蛋呢却异常的平静,一滴眼泪都没有掉。等他妈哭够了,他出人意料地对他妈说:妈,我想吃一口奶。他妈听了,怔了一下,露出了难为情的样子说:娃,妈都一把年纪了,哪有奶?再说了,这大庭广众下的,咋法吃?。二蛋怔怔地看着他妈的脸说:我都是将死之人了,这点要求你都不满足我?这话一出口,让他妈无法拒绝,只得走近带着手铐、戴着脚链的二蛋面前,掀起了自己的衣服,把干瘪的奶头塞进二蛋的嘴里,羞愧地闭上了眼睛。

哎哟!只听一声惨叫,二蛋妈手捂着自己的乳房,跌倒在二蛋的面前。公安人员迅速把二蛋控制住了。

你不是要吃奶吗,咬我干嘛?二蛋妈吃惊的望着他,大声质问到。

二蛋脸若冰霜地说:咬你干啥?你这会知道疼了吧?当年我精屁股娃的时候,偷了人家货郎担的一根针,回到家里,你不但不嚷(责怪)我,还给我煮了个鸡蛋,至使我在偷盗的陷阱里越陷越深,到如今挨了枪子。我恨你啊!

一席话,惊醒了梦中人。他承认,自己从小惯着、溺爱着二蛋,是他走上犯罪之路的直接诱因。二蛋妈羞愧地低下了头,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此刻的她,不仅仅是乳头滴血,那颗苍老的心也在淌着血!

掼子如杀子!

她后悔不已,却为时已晚。

作者简介:立志军营16载,锻炼出刚直不阿的秉性,把爱和情寄予字里行间,跋涉在诗与文的山间小路,一颗寂寞的心似一叶小舟漂泊在茫茫的大海。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