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齐川红:【小说林】杏儿不再开

2020年03月3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三天回门后,星儿终于可以清净下来感受适应新的环境。以后就要在这里扎根生活一辈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想到这,她自个在心里笑了。几天的紧张矜持使她不曾注意到这里的一草一木,一鸡一鸭。院子里很静,也很冷,但还弥漫着婚宴的喜庆和芬芳。我要成为这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三天回门后,星儿终于可以清净下来感受适应新的环境。以后就要在这里扎根生活一辈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想到这,她自个在心里笑了。几天的紧张矜持使她不曾注意到这里的一草一木,一鸡一鸭。院子里很静,也很冷,但还弥漫着婚宴的喜庆和芬芳。我要成为这里的女主人了。可到底还是有些气弱,拘束地走来走去,似乎要特意留下深深的足迹。几棵树,楝树,桐树是认得的,墙角一棵鸡蛋粗的树却没见过,自然也不认识,不过看着像果木。她抚摸着。男人从屋里出来了,走到她身旁紧挨着。虽说有了肌肤之亲,但床上夫妻,床下规矩;虽说有院墙遮掩着,但毕竟是在室外,她闪开了一点距离,便问这是啥树。男人说:横(音)树。农村的土语和书上的叫法往往不一样。比如梅子不叫梅子,叫灰(音)子。因为商贩们不能喊成卖梅子(妹子)吧。当然也不知道为啥把杏叫成横。星儿做姑娘时还没见过杏花,记得上学时学过一枝红杏出墙来,也知道一句诗红杏枝头春意闹,想象中应该和桃花一样艳丽吧。心里暗喜,以后就能够看到杏花了。一下子对新家充满了亲切,热爱,看男人更顺了。

九尽杏花开,一天早上起来,发现杏树努出粉红色的花骨朵。她欣喜地快步来到树下。接着,在春寒料峭中,娇嫩美艳的杏花开了,引来蜜蜂围着飞来飞去。果木中许是杏花开得最早,这时桃梨苹果都还没开。可是她吃惊地发现杏花有了变化,几天后,不经意间颜色变淡,后来变成一树白,飘落时像雪一样。真是奇妙的树,奇妙的花。花落后,枝上挂满了小小的青杏。男人神秘一笑:这树为你种的。星儿撇撇嘴,以前谁认得谁,不是介绍人介绍,说你实诚,还不乐意呢。反正给女人种的,正巧是你。星儿仍不多明白。

春去夏来,杏树枝叶茂密,果子一天天长大,随着麦田发黄,杏也黄了。这天起来,男人端来饭菜,她却感到恶心,皱起眉头,不想吃。男人欣喜叫:你是不是有了?她一想,恍惚记得身子好多天没来了,跟人们传说的一样,一下子羞红了脸。男人说:横能吃了,我给你摘去。男人跑到院里,伸手摘了一捧。她洗净咬了一口,又酸又甜,真的可口。男人更高兴了:喜欢就好,酸男辣女,你怀的肯定是儿子。她忙制止:嚷啥里。果子是自家的,想吃就吃,伸手就能摘。开始摘的杏吃着硬,后来更黄,更软。这杏真是最好的水果了。

杏没了,她的肚子却一天天鼓起来,她挺着大肚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生下来的果然是儿子,男人非常高兴,说是这横的功劳。

儿子一岁后,男人出去打工,星儿在家照看儿子。每年杏花依旧开,依旧结果,真正感到吃着到底酸,就是熟透,还有酸味,跟以前相比,味道似乎没那么好了。杏伤人,不能多吃,便摘一些给邻居。

常常一个人在院里树下陪儿子玩,通过电话和男人聊聊。男子嘱咐:我不在屋,你们娘俩没事不要随便到外出,不管别人鸡毛蒜皮,天黑了,早早关门。白天有时村里的妇女来串门子,也有男子来,像那个小眼睛的组长。当然来也是有原因借口的,比如交合作医疗,养老保险,村里选举卖什么地呀,要她签字,但组长并不急着走,和她拉呱一会,问她过得怎么样,男人在外挣钱不,想家不;同情地说,你一个人太孤单,太寂寞了。一次忽然看着杏树说:嫂子叫星,你们家有一棵杏树。一般农村很少叫杏的,他这一叫,却让她陌生,不舒服。

春节男人回来,望着杏树说:横树砍了吧。她不解望着他。男人说:儿子有了,不需要酸了,要,就要一个女儿。春节过后,男人走之前真把树锯了。这次星又怀了一胎,是个女儿,随了他们的心愿。

孩子长大了,上了学,一天在院里读书:春风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问她:妈,你见过杏花没?星儿说:咱们家以前就有一棵杏树。儿子抬起头:怎么没有了?你爹锯了。为啥?星儿却不知怎么回答。

作者简介:齐川红,70后,河南新野人,诗文散发于《农家女》《黄河黄土黄种人》《现代青年》《半月谈》《南方周末》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