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邻家嫂子

2020年03月2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在我的记忆里,邻家嫂子是一位个子不高、模样不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在我的记忆里,邻家嫂子是一位个子不高、模样不俊、衣着朴素、少言寡语,一副标标准准的农村家庭妇女形象。我们两家曾经比邻而居,低头不见抬头见,她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岁月久远,却弥久而新。

1、闹洞房

邻家嫂子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嫁到我们村的。在我们老家那里,有闹洞房的习俗,而且是三天不论大小。新婚三天内,不分年龄大小,不论辈份高低,都可以去闹洞房。那时候,由于经济条件落后,农村文化娱乐活动极度匮乏,闹洞房是村里人释放情愫,寻求刺激的活动之一,尤其是一些年轻人,更是趋之若鹜、不择手段了,邻家嫂子结婚那天,闹出许多笑话,至今还是村里人饭后茶余的谈资。

听人说,那天晚上,全村人老老少少,携儿带女地聚到她家院子里看热闹。按规矩,新娘和新郎要给来的乡邻端茶敬烟,还要递上一颗裹着花花绿绿包装纸的糖疙瘩。成人们的吆五喝六、插荤逗磕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真正有吸引力的是新娘口袋里那甜丝丝的糖疙瘩。一个晚上连要带抢的,弄上几颗糖疙瘩到手里,绝对能让小伙伴们高兴个月二四十的。

闹新娘、找乐子,主力军是村里的年轻小伙子们。邻家嫂子结婚那天晚上,蓄谋已久的几个年轻人,在她点烟的时候,把她折腾得够呛,其中尤以外号叫大美人的为甚。烟点到他那里时,三番五次点不着。为啥?因为大美人不是吸烟,是吹烟。每当新娘划着火柴点他叼在嘴上的烟时,他嘴角轻轻一动,噗的一声便把火柴给吹灭了,还满脸灿烂地说:小心,黑天风大,手捂着点。如此几个回合下来,一盒火柴用完了,邻家嫂子也没有把大美人嘴上的烟点着。

烟点不着,自然不能离开,离开了就是对人家不敬。急中生智,邻家嫂子又摸出一盒火柴,从里面掏出4、5根并在一起,噌的一声划着后,一边说着你吸烟,我点火,烧着眉毛不怨我。一边把一团火向大美人的胡子上燎去。也许是感觉闹得差不多了,也许是真怕新娘把他引以自豪的山羊胡子给燎着了,大美人猛吸了一口,终于把他嘴上叼的白河桥香烟给点着了。这让围观的人笑得是前仰后合,而邻家嫂子呢,也面露得意之情,继续给其它人点烟。

后村的小弹弓是村子里出了名的活宝,他自小就喜欢玩弹弓,时常手里拎着一个弹弓,在村里游荡着,看到有鸟落在树枝上,他弹弓一拉,只听啪的一声,一只鸟便会应声落地。他虽说不上弹无虚发,却也能达到十有八九,因此落下了小弹弓的美名。对于当晚的闹洞房,他早已在心中是谋划好了。当点烟点到他跟前时,他摆着手说:二木知道我不吸烟,点烟的事在我这不中。

那给你一个糖疙瘩甜甜嘴。邻家嫂子笑着说。

也中,不过你要把糖疙瘩剥开喂到我嘴里才算数。小弹弓笑嘻嘻地说。

喂都喂。邻家嫂子从他的言语里判断出,他肚子里肯定憋不出好屁来,心里也早有了防备,便笑吟吟地说。

邻家嫂子接过二木递过来的糖疙瘩,剥开糖纸后,递到小弹弓的嘴边,说时迟,那时快,小弹子的嘴一下子叼住邻家嫂子的手指头。啊!邻家嫂子惊叫了一声,,双手捂着脸,害羞地转过身,她的举动引得闹新房的人们轰堂大笑起来。那糖疙瘩呢,也掉在了地上。小弹弓笑嘻嘻地说:慌啥哩,慌啥哩。边说边从地上捡起沾满坷垃的糖疙瘩,用手抹了一抹,说着这么好的东西掉了多可惜。然后一把塞到自己的嘴里面吃了起来。

咬核桃是我们那里闹新娘时的传统保留节目。按要求,二木和邻家嫂子要面对面站在两个矮板登上,二人中间相距约尺余。做游戏的人站在高板凳上,把核桃用一根彩线拴牢后,置于两人面前,规则是二木和邻家嫂子要同时用嘴咬住核桃才算成功。这个游戏是相当有难度的,一是核桃小,而且又硬又滑,很难用嘴叼住;二是做游戏的人还有意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晃动核桃,让他们根本就咬不住;三是因害羞、紧张,又有围观者起哄捣乱,更增加了游戏的难度。

实际上,让他们咬核桃的目的,是有挑逗、戏耍之意。当俩人快要咬住核桃的时候,核桃却滑到一边,二个人的嘴没有咬着核桃,却亲到了一起,引得围观者哄堂大笑,更有甚者站在新他们身后趁机一推,邻家嫂子便因失去重心,从凳子上倒向二木。二木呢,因怕邻家嫂子摔倒,自然要去抱着她,这就使他们二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在那个时代,人们的传统思想意识里,亲嘴和拥抱是不能当着外人面做的。每每出现这一情景,邻家嫂子便会羞涩地跑回新房里躲起来。这自然是不行的,几个年轻人舞舞喳喳、嘻嘻哈哈地又把她连拉带扯地拽回到现场,继续做咬核桃的游戏。一个晚上,如此这般要折腾几个回合,只闹得二木和邻家嫂子精疲力竭,也把他们原始的欲望彻底地激发了出来。后来,看时间不早,在二木爹妈的极力劝阻下,闹洞房才能告一段落。那些闹洞房的人才带着极大的满足,意犹未尽地回家而去。

后来听邻家嫂子说,那天晚上她害怕极了,生怕村里那些愣头青们会做出些过分的事情来,造成不好的影响。也因此,那天晚上,她是极力迎合闹洞房人的要求,即使做一些难堪、羞涩的事也强忍着。

2、学流氓

邻家嫂子,小时候因家境贫寒,没有上学,拿她的话说,叫八字不识一撇,是标准的睁眼瞎。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全国上下深入开展扫盲运动,村村开办农村夜校,让村民们学文化、学农业技术,帮助农民扫除文盲,增强农民的基本文化素养。邻家嫂子也不例外地参加了村里的扫盲夜校。

某一日晚饭后,我正和好她走了个照面,就客气地问道:嫂子,你干啥去啊?

干啥去?嫂子要去进步哩,到大队部学流氓去!邻家嫂子自豪地说。

啥?学流氓,啥不学你咋学这个哩?我哈哈地大笑起来。

你笑啥?学流氓有啥不好?能识字,还记工分,那可是屙屎逮蚤----一美两得的事。从她自信而又快乐的表情里可以看出,她对学流氓一事还是很满意的。

嫂子,那不叫学流氓,那叫扫盲。我笑得眼泪都差点流出来,帮她纠正。

啥?流氓和扫盲有区别吗?她疑惑地问。

扫盲,就是扫除文盲;流氓就是干坏事。我笑着给她解释。

干什么样的坏事叫流氓?她一头雾水地问我。

这一刻,我感觉和她沟通是非常困难的,就像那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一样。忽然我想到了闹洞房时候的事,就灵机一动,笑着告诉她:流氓,就是你不是和二木亲嘴,而是和别人亲嘴。这个比喻她一听就明白了,扬起手,一拍大腿说:哎呀,我的妈啊,我这可是麦子熟到地头里丢死人哩。说罢,捂着脸,狼狈地往家里跑去。

冲着她的背景,我忍不住又哈哈的大笑起来。

原以为,此事,隔一夜就该没事了。没成想,第二天早上,在我上早自习路过她家门口时,只见邻家嫂子笑吟吟地向我招手。我疑惑地走到她的面前。她一把拉出我插在裤兜里的手,从背后拿出一个鸡蛋放到我的手心里:嫂子起早给你煮的,趁热吃吧。

我有些受宠若惊。

那个时候,是鸡屁股银行时代,鸡蛋是很金贵的,老百姓都舍不得吃,大家把鸡蛋攒起来,逢集了,到集市上换回来火柴、煤油、食盐、棉油皂等生活必须品。

她向前后望了望,见没有人,就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地和我说:老五,嫂子夜黑里说的话,可别和外人说,要不嫂子可没脸见人了。

我明白了,她为什么要这么早站在门口等我,也明白她给我煮鸡蛋吃的真正目的了。

你放心,我不会和外人说的。我冲她认真地说。

笑容再次出现在她的脸上:兄弟,好好念书,可别像我这样,没文化,到处丢人现眼的。

我认真地冲她点了点头,匆忙向学校跑去。

3、找母猪

邻家嫂子是个非常持家的人。大集体的时候,她一次工都没缺过,即使怀着孕也不肯歇一天,一直干到临产期来临。

八十年代初期,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这更激发了她勤劳致富的思想,除了和二木哥一起种好全家十余亩责任田外,她还养鸡、养鸭、养猪、养羊、种菜卖菜,一天到晚不闲着。她本来个子不高,自打生完三个孩子后,身体愈发圆润起来。因她干活利索、又不歇息,邻居送她外号小陀螺。她呢,听到后,也不予反驳,更不生气,任人这么称呼她。

一天中午,我被一阵急促的咾咾咾地呼唤声吸引,细看,才知道是邻家嫂子在找她家的老母猪,便嘻嘻哈哈地凑到她的跟前。

老五,看到我家大黑了没有?大黑是她家老母猪的名字,看到我过去,她焦急地问。

在竹杆园前面的菜地里。我用手指了一下村南头的菜地。

真的?她半信半疑地问。

嫑(biao)你的!我认真地说,说完便又回家盛饭去了。

等我从灶伙里出来,邻家嫂子气喘吁吁地站到我家大门口,不满地说:老五,你咋嫑我哩?

没有呀!我忍住笑回答。

我到菜园里咋没有找到我家大黑呢?她疑惑地问。

我不是说嫑你的,你咋还去找啊?我答道。

她猛地愣了一下,冲我翻了个白眼,气呼呼地说:还真不知道你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有人说,最好的假话是说实话,看来是对的。

真做假来假亦真,无须有时有还无。我笑着说。

去你的。明知道我是文盲,还咬文嚼字地,以后少在我面前卖弄学问。她愤愤地说。

不是流氓了?我调侃道。

你是那壶不开提那壶啊!说吧,她扬起手中的竹棍向我抽来,我撒腿就跑,身后又传来了咾咾咾的呼喊声。

4、断来往

二木哥有个妹妹,嫁到唐河县郭滩街上。俗话说:姑舅亲、姑舅亲,打断骨头连着筋。一头是娘家,一头是姑家,逢年过节,你来我往,都走得很亲热。

记得有一个春节前,邻家嫂子把十来岁的儿子柱子叫到跟前,递给他一个竹篮子,里面装了一块礼(猪内、长条、三斤来重)、一把粉条、两瓶散酒、两个果包,让儿子去他姑家拜年。

那时候,小孩子都喜欢走亲戚,原因是不但能混上一顿好吃的,还能讨到一毛、二毛的压岁钱。

柱子按照老妈的早去、早回,路上不要贪玩,把东西带好的吩咐,擓上装着四色礼的篮子,连蹦带跳地向郭滩街姑家走去。

郭滩街离我们村有十多里路,途中还要过一条名叫涧河的小河。一路上,柱子是边玩边走,走走歇歇,不知不觉小半天的时间已过去了。

俗说话,十里不拿针,拿针有半斤。篮子里的四色礼对于一个成人来说,似乎并不重,而对于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来说,可就不轻了。约摸走有一半路程的样子吧,木子刚开始的兴奋劲早已是荡然无存了,代之而来的是气喘吁吁、汗流夹背,肚子也饿得叽哩咕噜地一阵乱叫。

看看眼前长长的路,掂掂篮子里的东西,柱子真恨不得把篮子扔了,对这次去姑家走亲戚真是后悔不已。

他气恼地翻腾着篮子里的礼物。翻着翻着,篮子里的果包吸引了他的眼球,一下子把柱子的馋虫给勾了出来,那一刻,饥饿感变得更加强烈起来。

也难怪有人说小孩子们是人小鬼大。柱子盯着果包子左思右想,灵机一动,他把果包子拎起来,手指头在嘴里沾点吐沫,按在果包子的底部,如此三番两次,果包下面的包装纸便被吐沫浸透了,露出一个小洞,里面那金灿灿、甜丝丝、香喷喷的果子便出现在柱子的眼前,让柱子垂涎欲滴。此刻的他也不再犹豫,伸出两个手指头,从果包里夹出一根果子来,快速地塞到自己的嘴里面,咯嘣、咯嘣地嚼了起来,一丝丝甜意溢满了心头。

连着吃了几根果子后,柱子心里犯起了合计:照这样吃下去,要不了多久,果包里的果子就会被自己吃光,那样的话如何向姑姑交待呢?回家后妈妈知道了,肯定也是不会饶了自己的。

那个年代,家家户户的经济条件都不太好,日子都要精打细算。每年年底,各家各户都要割块肉、包几个果包走亲串友,往往是走完这家后,再把回回来的果包配上一个新买的果包,再走另一家亲戚,如此这样,一个年里头,肉和果包在亲戚家转了个圏,又回到自家里。今个柱子因为累和饿,又抗不住果子的诱惑,偷吃了果包,已经是坏了家里的规矩,后果肯定是很严重的。

多少吃几根,解解馋就算了!柱子自己告戒着自己。

可是,果子的诱惑力,对一个十来岁的小孩来说,实在是太大了,柱子真的无法控制自己贪吃的欲望。就这样,走几步,他就夹出一根果子塞到嘴里,而且每吃一根,他都自己对自己说:最后一根,吃完可不能再吃了。如此,几里路下来,等走到姑姑家村旁时,他拎起果包一看,里面已空空如也,一下子把他惊出一身冷汗来,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难题。

他在姑姑家村口的路上踌躇不前,脚踢着路面的坷垃蛋子,脑子飞快的转着圈,思考着应对之策。

啪嗒一声,一个碎瓦片被柱子的脚踢了起来,落在他的面前的路面上。见此情景,柱子眼前一亮,一个主意从他脑子里闪了出来。他从路边捡起十几个大小适合的瓦片,从果包底下的小洞里塞到果包里,又掂掂份量,感觉差不多了,就放到篮子里,盖好红包单,大摇大摆地向姑家走去。

姑姑对侄儿的到来,很是高兴,一边说来姑家还带什么礼呀,一边把柱子揽到怀里,用袖头擦去他额头上的汗水,急切地问他累不累、饿不饿等关心的话语。

不饿,不饿,我还有点撑哩慌呢!柱子满不在乎地说。

早起,你妈给你做啥好吃哩了,都走了十几里路了,咋还撑里慌?柱子的话让他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木啥好吃哩,木啥好吃里!就是煮了碗红薯疙瘩。柱子感觉自己说秃噜了嘴,连忙掩饰着。

姑,我走路走得脚脖子都疼了。他真怕姑姑再问下去,连忙转移话题。

你妈也真舍得使唤人,这么大点个娃,擓一筐子东西,还走十来里路,搁谁也受不了。来,姑给你好好揉揉。一边说,一边给柱子揉着膝盖和脚脖。

柱子,你先搁堂屋里玩会,姑这都给你做好吃的去。放假了,来姑家一趟不容易,住两天再回去吧。揉了一会,姑姑对柱子说。

柱子听话地嗯了一声。

两天后,邻家嫂子让村里去郭滩街赶集的人捎话,让柱子抓紧回家,趁年前有空,再走几家亲戚。实际上呢,是在等回回去的果包配礼呢。

按惯例,客人回家时,主家是要回礼的。柱子姑心里惦记着娘家,想到嫂子还要走亲戚,就把礼条和一个果盒留下,其他的都回给娘家了。特别是在回果盒时,她还掂子掂两包果子,特意把那盒重的礼盒回给了娘家。在她的潜意识里,重的果盒里面东西肯定多,让她万万不会想到的是,里面的果子早已让侄儿掏吃完了,被换成了碎瓦片了。

柱子回家那天下午,他姑姑特意借了一把自行车,把柱子一口气送到娘家附近。临走时,又给柱子掏了贰角钱,再三交待柱子把东西和钱带好,之后才匆匆忙忙地回到婆家。

柱子回到家后,他母亲慌忙掀开盖篮子的红包单,见两瓶洒、两个果包子在里面,心里踏实了许多。她盘算着明天回娘家时,又可以少花几块钱买礼了,内心里对姑娘的大方有了感激之情。

第二天上午,邻家嫂子在拾掇回娘家的筐子时,感觉其中一个果包有些不对劲,晃一晃,里面叽哩咣噹的,发出的声音也不对劲。这让她甚感疑惑。她连忙打开果包一看,一堆碎瓦片映入她的眼帘,她的火噌地一声窜上了脑门。

柱子,过来,这是咋回事?她厉声地质问着。

柱子近前一看,一下子傻了眼。他心里暗暗叫苦,原想那盒被他偷吃的果盒会留到姑姑家,谁曾想阴差阳错地又被姑姑回到自己家里,且被母亲发现了。

此刻的柱子心里明白,若是实话实说,依他母亲的性格,肯定会招来一顿胖揍。于是,他心一横,对着母亲说:你收拾好筐的时候我也没看,我姑回筐时我也没在跟前,我啥也不知道啊!闻听此言,邻家嫂子心里这个气啊:好你个死姑娘,你不回我礼就算了,我不争经,干嘛用这下三滥的手段来胡弄娘家人?穷不起还是咋地?等你回来,看我咋收拾你!她看看太阳,已近中午,慌忙借了一个自行车去代销店包果包,要不回娘家就要晚了。

为此,邻家嫂子的心里极不舒服,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得不得了,这让她攒下一口恶气,使她的年都没有过好。

一晃到了正月初四,按照惯例,柱子的姑姑要回娘家拜年的。一大早,她精心准备了四色礼,兴冲冲地回到了娘家。然而,等待她的却是嫂子那冷若冰霜的面孔和无由头的恶语向相,更让她不能接受的是,嫂子还怒气冲冲地把她装有四色礼的篮子扔出了门外,根本不让她进娘家门。

邻家嫂子的做法让柱子姑姑大惑不解,更是措手不及,感觉自己颜面扫地,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她一边哭一边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婆家,这一回,十几年间里,她再也没有回过娘家。尤其让她痛彻心扉的,就连老娘去世娘家人也没有向她报丧,让她连老娘临终时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她气,自家哥哥不争气,怕老婆,不念兄妹感情。

她恨,娘家嫂子绝情绝义,太武断,让她有娘家却回不了。

时光荏苒,岁月流逝,十几年光景一晃就过去了,当年的柱子从一个毛头娃娃长成为一个大小伙子,且娶妻成家,过上了自己幸福的小日子。期间,姑姑没有回过娘家一次,他呢,却背着母亲,经常去姑姑家走动。

有一天,柱子问他母亲:妈,你为啥不让我姑回娘家啊?

为啥?因为她做了对不起咱家的事。邻家嫂子一想起十几年前的事,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姑年轻的时候挺顾家的,做啥对不起咱家的事了?柱子不解地问。

做啥?你还记得那年让你去她家走亲戚的事吧?

记得啊!柱子想起了十几年前那件事,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她给咱家回筐时,把果子换成了碎瓦片,包在果包里回给咱们,你说气人不气人?邻家嫂子气哼哼地说。

啊!为这事啊!那你冤枉我姑了!柱子伸手在自己头上抹拉着,嘿嘿地干笑几声。

冤枉?我咋冤枉她了?我记得清清楚楚,果包里包着烂瓦片子。我活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丢人现眼的事。她有本事把能处使给外人去,在娘家人面前充啥能?把别人都当做二百五啊?邻家嫂子嗓门一下子高了起来。

妈,那烂瓦片是我放进去的。我去我姑家的路上,又累又饿的,就把果子给偷吃完了。柱子一口气把当时的实情告诉了母亲。

啊!你,你个赖孙,咋能这样哩?那我当时问你,你咋不承认哩?母亲气急败坏地质问着柱子。

那时候我不是小嘛,怕你打我,才想出那个下三滥的办法。柱子歉意地解释道。

哎,你个鳖娃,可把老娘和你姑坑坏了。邻家嫂子懊恼地数落着儿子。

妈,要不明天我开车去把我姑接回来住几天?柱子看着母亲的脸,试探着说。

哎,这些年,可真冤枉死你姑哩。解铃还需系铃人,我明个随你一起去接你姑回来吧。邻家嫂子伤感地叹了一口气说。

闻听此言,柱子高兴地跳了起来。他掏出手机,高兴地拨通了姑姑的电话。

话筒里传来了姑姑熟悉而又苍老的声音

作者简介:冰心依旧。立志军营16载,锻炼出刚直不阿的秉性,把爱和情寄予字里行间,跋涉在诗与文的山间小路,一颗寂寞的心似一叶小舟漂泊在茫茫的大海。作品家书、旅途惊魂、春风、家、母爱、母亲等散见于地方杂志和文学网络平台,现在某机关上班。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