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林】借 厕

2020年03月2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叔,借你家厕所用一下。刚把电瓶车开出门外,还没有从驾驶室钻出来的柳师傅,耳边响起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柳师傅抬头一看,一个三十来岁、模样俊俏的年轻女子,满脸焦急地站到他的车前面。 柳师傅迟疑了一下,面露难色地从驾驶室里钻了出来。 我肚子疼得厉害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叔,借你家厕所用一下。刚把电瓶车开出门外,还没有从驾驶室钻出来的柳师傅,耳边响起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柳师傅抬头一看,一个三十来岁、模样俊俏的年轻女子,满脸焦急地站到他的车前面。

柳师傅迟疑了一下,面露难色地从驾驶室里钻了出来。

我肚子疼得厉害!见柳师傅面露难色,年轻女子慌忙解释道。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借钱借物、借东借西,还没有听说过借厕所用的,尤其是年轻女子向素不相识的男同志借厕所用,更是闻所未闻的事。若是换一个人,那才是刮大风吃炒面----张不开嘴呀。柳师傅心里嘀咕着,本想拒绝,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年轻女子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在焦急地翻动着手机,似乎是在查找手机号码,表情上是又着急又痛苦。

水火无情的事,肯定难堪,若非万不得已,绝对是张不开嘴的!柳师傅寻思着。他不再犹豫,同意了年轻女子如厕的要求,还担心女子找不到厕所里电灯的开关,就快步走到厕所旁,把厕所里的电灯打开,又转身回到电瓶车旁等候着。

谢谢!谢谢!女孩一边连声道着谢,一边快速地闪身进到厕所里。

新明呀,你刚才和谁说话哩?是不是秀菊回来了?昨晚她上的是夜班吧?从里屋走出来的老岳母询问着柳师傅。

不是,是一个借厕所用的女娃。柳师傅解释道。

啥?借厕所用?老太太疑惑地问。

她说肚子疼,憋不住了。柳师傅向岳母解释着。

你认识?老太太紧追着问了一句。

不认识啊。柳师傅掐灭了手中的烟头。

不认识你咋让她到咱家上厕所?还是个女的?你咋啥事都不懂哩?真是的!在老太太传统的意识里,陌生女人是不能轻易到别人家上厕所的,那会污了自家的宅子。

十万火急的事,我也没有想那么多,总不能眼看着人家屙裤裆里吧?柳师傅听老岳母一说,也感觉自己这件事处理的有些唐突,欠周全,但事情已经发生,他只好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说话间,借厕所的女子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你家是哪里的?老太太面带愠色地问道。

就是这附近的吧,我也搞不清楚。我是来找亲戚的,我听表姐说,她家就在这里,可打她的电话就是不接。说罢,匆匆忙忙地地离开了。

真没素质!用完厕所也不说声谢谢。老太太不高兴地咕哝了一句。

柳师傅呢,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叮铃铃、叮铃铃。柳师傅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

到哪里了?你咋磨蹭啥哩?老哥几个都等你半天了。手机里传来李哥焦急、埋怨的声音。

就到了,就到了。才刚有一点事缠住了手脚。柳师傅一边解释,一边钻进驾驶室里发动着电瓶车。

妈,中午我不回来吃饭了,秀菊回来了你和她说一下。柳师傅摇下车门玻璃对正在关门的老岳母说。

都啥岁数了,整天跑得不落屋。秀菊回来了又该数落你了。说着话,老太太咣咚一声关上了房门。

晚上九点多钟,醉意朦胧的柳师傅回到了家门口,见家里灯火通明,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果然,满脸阶级斗争的秀菊坐在客厅里在等他回来。

去哪潇洒去了?一整天都没见个人影?坐在客厅里的秀菊厉声地询问着。

没去哪儿,李哥说朋友给他送了盒新茶,让去品尝一下。柳师傅自知理亏,怯怯地说。

喝一天啊!你也不怕尿裤裆?秀菊不依不饶地说。

没有,下午又打了几圈牌。晚上,张哥管烩面,哥几个又喝了几盅。柳师傅陪着笑脸往媳妇身边凑。

去去去,马尿还没给你灌晕啊?离我远一点,醺死人了。秀菊一边用手在面前扇着,一把推开靠过来的柳师傅。

嘿嘿,臭男人嘛,酒臭、烟臭和脚臭,几十年了,你又不是第一次闻。柳师傅继续陪着笑脸坐在老婆旁边的椅子上。

呲!秀菊被柳师傅的话逗得笑出声来,但又想到老娘说的话,就气不打一处来,又立马把脸板了起来。

去,少和我套近乎!说,今天干啥得劲事了?秀菊唬着脸问。

不都和你说了吗?去李哥家喝茶去了,不信你打电话问一下他们几个。柳师傅边说边要掏手机。

少来这一套,你们几个人那点小把戏我还不清楚啊?都是老中医了,弄那偏方干啥?你们别的本事没有,合起伙来骗老婆是一套又一套的。说,除了这,还有没有别的事瞒着我?秀菊的眼像钉子一样紧盯着柳师傅的脸,厉声地询问着。

没有啊!我可是遵照你老人家的哼哼教导,做到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柳师傅满脸委屈地说。

没有跟狐狸精在一起?秀菊手拍着茶几质问着。

啥狐狸精?我咋越听越糊涂哩,都是几个老公蛋,哪来的狐狸精?你别疑神疑鬼地歪猜人。柳师傅满脸疑惑地说。

你还装糊涂是不是?人家都找上门了,钻到屋里又屙又尿的,你还不承认?你该不是喜欢闻那狐狸精的骚味吧?秀菊越说嗓门越高。

船原来弯到这里啊!柳师傅一下子想起来上午年轻女子借厕的事情来。

可是,无论他如何解释,秀菊就是不相信他说的话,还非让他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否则,晚上别想睡觉。

此时此刻的柳师傅纵然是有一千张嘴也解释不清楚,就好比那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冷战,只能是冷战!

整整三天,柳师傅和秀菊谁也没有搭理谁。

周四中午,在单位忙了半天的柳师傅回到家中,本打算煮点方便面的他,被眼前的情景给整懵了:客厅的餐桌上,摆着两荤两素四个菜,四双筷、四个碟子也摆在餐桌上,旁边还杵着春节时喝剩的那瓶海之蓝酒。

不年不节的,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来客了吗?三天没有搭腔,说起话来,嘴似乎有些强(qiang)。他也发现,餐桌上比平时多了一套碗筷。

那天的事误会你了!秀菊羞涩地、答非所问地说,就怨妈没有说清楚。

我说嘛,和你过了几十年,我啥样的人你还不清楚?你不听我解释,又是骂又是打的,都啥岁数了,也不怕街坊邻居笑话。柳师傅面带微笑、如释负重地说。

哈哈哈哈,打是亲,骂是爱,又亲又爱拿脚踹!伴随着一阵银玲般的笑声,从厕所里走出来一位妙龄女郎。

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借卫生间如厕的年轻女子!

你?你咋又来我家借厕呢?看着似曾相识的面孔,柳师傅刚刚有了笑容的脸又晴转多云了,嗓门也一下子提高了八度。

你啥你?这是我二十年前移居湖南的表姑家的妹子,刚从长沙调到咱们县新福泰保险公司当经理。那天她来找我认亲,偏偏赶上我上班没在家,车间里声音嘈杂,又加上手机上显示的是外地的电话号码,我以为是诈骗电话就没有接。

也怪我肚子不争气。我在厕所里偏偏又接到公司的电话,有紧急业务让我回去处理,我又不认识你,没法和你解释,也就匆忙离开了。表妹也紧跟着向柳师傅解释到。

原来如北(此)啊!柳师傅挠了挠头,幽默地说。嘿嘿,你姐还把你当成了狐狸精了呢!

柳师傅终于找到了出气的机会。

姐夫,你可是占我大便宜哩,借你家个厕所用,我还自己降了一辈,喊你个叔呢!表妹诙谐地对柳师傅说。

哈哈哈,一家人一下子笑成了一团。

作者简介:冰心依旧。立志军营16载,锻炼出刚直不阿的秉性,把爱和情寄予字里行间,跋涉在诗与文的山间小路,一颗寂寞的心似一叶小舟漂泊在茫茫的大海。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