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较 量

2020年03月2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文/窦俊彦 他和她好不容易逃出警察的追捕。 他躺在悬崖边的石头旁,在苦苦地思索,这一次,到底是谁出卖了他? 她看着他,浓浓的剑眉,高高的鼻梁,强健的臂膀,使她想起一个人,她心中就充满了无限的悲哀和伤痛,但她依然用温和而又热烈的目光望着他。 她说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文/窦俊彦

他和她好不容易逃出警察的追捕。

他躺在悬崖边的石头旁,在苦苦地思索,这一次,到底是谁出卖了他?

她看着他,浓浓的剑眉,高高的鼻梁,强健的臂膀,使她想起一个人,她心中就充满了无限的悲哀和伤痛,但她依然用温和而又热烈的目光望着他。

她说,别想了,以后还是找个正经的事干吧。

他攥紧拳头挥了一下,咬牙切齿地说,不,我一定要东山再起,再来一次。

她皱了皱眉,说,这都是第几次了,还不是失败了,我看你还是别再干这事了。

他轻哼了一声,说,我做的事没错,是发财的事,只可惜,我认人不准。我的团队里,出了内奸。

她笑了笑,说,你早就该考虑你的团队,是不是出了内奸。不然的话,警察对你们怎么掌握得这么清楚,每次都能找到秘密窝点。

他咬牙切齿地说,我一定找出那个叛徒,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你能找到他吗?她问。

他说,我已经知道了,今晚,我就找他算账。

她心里一紧,但仍不露声色地问,他是谁?

他说,还有谁,就是咱邻村的小凯。

她问,你怎么就肯定是他。

他给她分析道,你想想,第一次,我们在城中村的民房里授课,那次小凯推脱闹肚子;第二次,我们在社区的地下室讲课,又是这个小凯,他说他发烧感冒;这次,我们在郊区的果园里授课,还是这个小凯,他又推脱没有参加。这三次,我们之所以被警察连窝端,肯定是小凯告的密。

她轻轻哀叹了一声,心想,他要是将自己的聪明,放在正经生意上多好。

他听见她的哀叹声,激动地抓住她粗糙的手,说,还好,咱们几次化险为夷,对亏了有你在。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过上舒服生活的。

她问他,你怎么让我过上好日子?

他说,警察能抓我的人,我就能继续召集人马,继续干我的事。

她看着他,仍然执迷不悟,心里痛苦极了。

她咬了咬干涩的嘴唇,对他说,你错怪人家小凯了,根本不是他告的密,告密的人是我。

他瞪着眼睛,说,不可能,你天天在我身边,怎么会是你?

她难过地说,我是天天跟着你,可我也有我的办法把消息传给警察。

他摇着她的胳膊,说,我不信,这不是真的,既然你要告密,让警察抓我,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候,都是你救了我。就像这次,你还是救了我。

她悲哀地说,我救你,就是希望你能够悬崖勒马,早日醒悟过来。你难道忘了,你爹当年就因为传销而丧身。这些年,为了供你上学,我给人家做保姆,做清洁工,再苦再累的活,我都不怕,就希望你能够有一天,出人头地。你大学毕业了,你说你在城里干大事了,我为你骄傲,辞掉了工作,来到你公司,才发现你干的,跟你爹做的一样。我两年多来,一次又一次,让你脱险,就想让你醒悟过来,走上正道,可你到现在,还是执迷不悟。

她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好失败。

他没想到,出卖自己的,是自己的亲娘;一次又一次救他的,仍然是他的亲娘。

他红着眼,心里犹豫着,对娘说道,不做这个,与其贫穷的活着,还不如死了好。

娘听了他的话,凄惨地说,好,你继续做吧,我去死,我不想再看到你这样活着,让我伤心。

娘说完,就向悬崖走去,她要以死唤起儿子的觉醒。

他心里一惊,上前一把拉住了娘,向娘跪了下去。

(小小说《较量》发《太康月刊》第11期)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