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平凡短篇小说|雪 之 恋

2020年03月2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简介:平凡,原名刘高田,山西省忻州市人。平凡人生,书写平凡故事。小说诗歌等作品散见于网络和微刊。 一 咚,横空出世的篮球不偏不斜正好打在了雪人的头上。 用红纸剪贴的殷红小嘴,用黑纸剪贴的弯弯细眉,把两颗红枣嵌入,看起来凹凸有神的双眼,土豆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简介:平凡,原名刘高田,山西省忻州市人。平凡人生,书写平凡故事小说诗歌等作品散见于网络和微刊。

咚,横空出世的篮球不偏不斜正好打在了雪人的头上。

用红纸剪贴的殷红小嘴,用黑纸剪贴的弯弯细眉,把两颗红枣嵌入,看起来凹凸有神的双眼,土豆削成的高高的鼻梁,还有丝带一样的缕缕黑发,一瞬间尽为乌有。

橙黄的篮球滚落到了雪人的脚下,一动不动了。

篮球的主人,头上冒着热汗,健步跑过来的温嘉俊,目中无人一般弯腰抱着篮球就要往球场里跑。

猛一抬头,一双静若湖水的眼睛正注视着自己。霎时间,让他有一种愧疚的感觉,一种说不出的原因,让温嘉俊把已经迈出去的一只脚收了回来。

这,对不起,是我把雪人踢飞了。可是,这没什么,我是美术系的温嘉俊,认识一下,这就把雪人给你再重新堆起来。温嘉俊把篮球扔到地上,准备着用实际行动来弥补自己的过失。

冬日的暖阳映射在校园的空地上,融化了地上的积雪,有的地方已经结成了薄薄的冰层,任凭温嘉俊怎么费力,也不能把雪人做好,他只好无奈地摇摇头。

温嘉俊慢慢地把脚步移挪到比他低出近一头的女孩身边,样子就像犯了错的小学生,目视着女孩,不知该说什么。

女孩的眼睛清澈见底,静静地站在雪地上,一言不发。也许是在院子里站的时间太久,鹅蛋形的脸被冻得通红通红,一双浅口的布鞋踩在雪地上,一些地方已经渗进去融化了的雪水。

该死的篮球,人家堆一个雪人容易吗。该死的臭脚,为什么把人家的雪人踢得没有了人样!温嘉俊心里责怪着自己。

看着娇小的女孩那样一声不响地站在雪水里,温嘉俊猛然间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爱恋感觉,有一种要把女孩抱入怀中,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女孩的想法。

可以告诉我你读哪个系吗?天气预报说近期还会有雪,到时候我去找你,一定赔你一个大大的雪人,好吗?温嘉俊目光扫在了女孩披肩的长发上,找出了一个他自认为很好的补救办法。

你,走吧,我没有怪你。只是,看着雪人,我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女孩终于开口了,睫毛上挂着的一滴泪珠始终没有跌落下来。

我是一团火

把太阳燃成黑色

敞开炽热的胸怀

拥抱广袤的原野

我是一团火

爱情的世界里

只留下

和我亲爱的那一个

不论春夏秋冬

不论严寒酷暑

我的爱人

你就是我手心的小鸟

任凭在天空中飞翔

月光下

回到

我为你筑的巢穴

我是一团火

我经过的地方

就会阳光满屋

就会充满欢乐

长河师院的千人礼堂里座无虚席,正在举办的是学院一年一度的赛诗会。同学们的热情真的就像熊熊燃烧的火焰,几乎就要把正在台上朗诵自己作品的温嘉俊烧成灰烬。

温嘉俊乳白色的衬衫上系了一条亮红的条形领带,高大帅气,年轻英俊。一只手拿着话筒,另一只手不断地朝着台下不同的方向挥手致意,时不时地亮亮地吹一声口哨,更把整个会场气氛推向了高潮。

有请下一位,也是今天赛诗会的最后一位参赛者,来自学前教育二班的冷玉同学,她参赛的作品是《雪花和我的妈妈》。主持人高八度的喊声,终于让会场安静了下来。

雪花

落在妈妈的额头

妈妈的温度

把洁白的雪花

融化成一朵冬日的梅花

和我的妈妈

生活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小屋

秋天收获的许多的玉米

串成屋前的童话

许多的故事

变成我忘不掉的回忆

我爱我的妈妈

灯光下

用我的手

一根一根

梳理着妈妈的白发

妈妈的白发

就是她额头的雪花

站在舞台正中的冷玉,一只紫色的发卡把长长的头发束在脑后,在灯光的反射下,眼睛就像一潭湖水一样透亮。倾听着她的诗歌,身心是那么的放松,整个会场顿时又变得鸦雀无声。

比赛结果很快便统计了出来,温嘉俊和冷玉以相同的得分同时获得赛诗会冠军,一同登上了领奖台。

两人手举着奖杯一前一后将要走下台子时,不知谁在台下高声喊了一句:我提议,两个冠军同台表演一个节目,好不好?话音未落,前排的许多同学站了起来,围追堵截拦住了温嘉俊和冷玉的路。

两人不约而同地转身去看主持人,主持人无可奈何地摊摊手,放下手中的话筒,紧跑几步,一左一右把二人拉在了后台,对他们说:面对同学们空前高涨的热情,没有办法,表演一个吧!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入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离开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

温嘉俊朗诵,冷玉演唱的无伴奏歌曲《世上只有妈妈好》,把同学们的思绪引入了对母亲的深深眷恋中。

哥哥,咱俩走吧,那家火锅店的味道实在好极了。不去不知道,去了忘不了。本来说好爸爸妈妈一块去的,可现在,他们又要加班了,走啊。温嘉俊和同学们打了一下午篮球,天黑了才回到家里,刚进门就被妹妹温嘉惠缠上了。

温嘉俊的家就在长河市,父母亲原来都是国有企业职工,双双下岗后,注册开了一家小超市,每天早出晚归,非常辛苦。温嘉俊被师院录取的那年,妹妹温嘉惠也考上了市里的一所中学。兄妹俩都住了校,只有周末才能全家围坐在一起,吃几顿团圆饭。上周说好今天要去吃火锅,可是到现在也不见爸妈的影子,嘉惠的小脸上露出了很不高兴的神情。

明天去不行吗,晚上我有事,吃碗泡面得了。嘉俊边换衣服边说。

不吗,就今天,就现在,刻不容缓。温嘉惠比哥哥小三岁,齐耳短发,长的憨态可掬,在哥哥面前一向的做法就是死缠硬拽加撒娇。嘉俊本来想着一会和同学们出去看场电影,看来只好泡汤。

温嘉惠说的火锅店离家很远,俩人骑着单车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才远远地看见店门上的闪烁着的几个字:周记火锅店。

哥,到了,用力蹬啊,没有闻到吗,火锅飘出来的香味!兴奋的嘉惠边骑车边高声嚷着。

门面很小的火锅店里涮锅的人满满当当,兄妹俩排着队要了一个清汤火锅。嘉惠把各种小料夹在盘子里,也不问嘉俊想吃什么,自个儿在菜单上把菜点好,把电火锅开关打开,等着服务员配菜过来。

先生,您的菜,请慢用。服务员把托盘里的羊肉、豆腐、鸭血、生菜一样样放好后,一种似曾相识的声音传到了嘉俊耳中。

是冷玉?嘉俊低声嘟囔着。

什么冷啊、热啊,开吃!嘉惠用力推了哥哥一把。

这顿饭,嘉惠吃的有滋有味,嘉俊却心不在焉,两个眼珠子不停地在每个桌子上扫射。洁白的工作服穿在冷玉的身上,多少显得有点宽松,披肩的长发紧紧地束在了白色的工作帽里,露出了光洁的额头,灯光的映衬下,能看到鼻梁上细密的汗珠。

吃饱了,走!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温嘉惠把哥哥从座位拉起来,伴着月色,兄妹俩骑车回家。

周一的下午是绘画班的写生课,全班同学拿着画夹,整整齐齐坐在小凳上,素描校园操场北面的松树。看着一株株树苗,温嘉俊的眼前总好像是冷玉的影子在晃动。终于等到下课了,他把画夹递到同学手里,撒腿就跑。

学前二班的教室是在教学楼的一层,温嘉俊爬在窗户上,眼睛朝教室望去,咚咚咚地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

傍晚的阳光斜射进去,照在冷玉的脸上,有点晃眼。冷玉站起来想挪动一些位置,不偏不斜正好与温嘉俊来了一个四目相对,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怕别人看到,迅速地拿着书本,坐到后面一排去了。

饭点差不多过去半个多小时,餐厅吃饭的同学几乎都走光了,冷玉才从教室出来,直接走到卖主食的窗口,买了一个馒头,热水管上接了一杯开水,坐在最里边的餐桌上开始吃饭。

温嘉俊忘记了自己吃饭,远远地看着冷玉吃完馒头,喝完水,一个人走出餐厅,又进了教室。

斑斑点点的月光透过柳枝,像碎花一样落洒在地上,温嘉俊坐在石墩上,心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

冷玉那娇小的身影仿佛就在眼前,又好像离得很远,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自己能干点什么。从口袋里掏出纸和笔,他要写出来,必须写出来,只有把自己这颗滚烫的心放在这如银的月光下,今晚才可能睡着。

一道闪电

划破了我的天空

你是天上的星星

光亮中

我已然迷失了方向

好想

追寻着你的脚步

前行

前行

哪怕碰得头破血流

不回头

向前走

写完这首诗,温嘉俊的心情稍微感觉平静了一些,慢慢地把纸叠好:我要送给你,把我的诗,把我的心,不管你接受不接受。温嘉俊在心里暗暗地下了决心。

温嘉俊的诗从周一写到周五,他的晚饭也推迟到了饭点后的半个小时。每次看着冷玉吃完馒头端起碗要走的那一刻,嘉俊快步跑过去,把写好的诗塞进冷玉手里。这时的冷玉会停住脚步看他一眼,不说话,几乎也看不出表情,一声不响地侧身从他旁边走了。

一连几天,温嘉俊都在期盼和等待中度过,他不知道自己在期盼什么,甚至也不知道自己会等来什么。

白天,老师在讲台上讲课,他望着天花板发呆。深夜里,听着全寝室人均匀的呼吸,他却翻过来翻过去睡不着觉。全身冒汗,嘴唇发干,温嘉俊轻轻地下地找到自己的水杯,想喝口水润润嗓子,可杯子是空的,一滴水也倒不出来。

玻璃窗上的月光忽隐忽现地照在床头,有一种像梦一样的朦胧感,二十三岁的温嘉俊第一次感到了失眠的痛苦。

终于熬到星期六,温嘉俊一早就站到了周记火锅店的门前,有一种直觉,冷玉今天会来这里。他已经下了决心,一定要亲口对着她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十点刚过,一位穿着休闲夹克,有点亮顶的中年男子打开了火锅店的门,嘉俊迫不及待地跟了进去。

小伙子,是要用餐吗?现在还没有开张,您先忙别的,十二点再来吧。中年男子头也没回说了一句话。

老板,我,我想打听一个人,行吗?温嘉俊的脸像火炭一样发烧,说话磕磕绊绊。

说吧,打听谁?听声音,老板是一个痛快人。

一个,一个叫冷玉的姑娘。冷玉这两个字第一次从嘉俊的嘴里吐出来。

什么,冷玉?你是她的同学,还是?我正在为她的事着急呢!政府拆迁,我的火锅店三天后就得关张。没有了这份工作,冷玉的生活费从哪来啊?想想,你有办法吗?这个命苦的孩子,可怜啊!老板停下手里的活,看着嘉俊。

从火锅店周老板的口中,嘉俊知道了冷玉家里的一些情况。她来自临省一个偏远的山村,年幼时父亲便去世,母亲砍柴种地,挖山货卖钱,让冷玉读高中,上大学。屋漏偏逢连阴雨,去年夏天一场大病,让母亲失去了劳动能力,现在只能靠村里的低保过日子。冷玉想退学,母亲第一次把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瞪着一双外人看着变形的眼对她说了一句话:冷玉,你要退学就再也不要回家,我现在两条腿还能走,就是要饭也要把你供出来。

冷玉来我这里也快一年了,既勤快又懂事,好孩子啊。工资不高,但勉强可以维持她上学,可现在,怎么办呢?周老板双手一摊,显得很无奈。

要不,要不我给她介绍到一家超市去打工,你看,成吗?足足过了几分钟后,温嘉俊先开了口。

他为自己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一抬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冷玉已经来到店里,手里拿着扫把正清理地上的垃圾呢。

冷玉,你觉得呢?既然是同学,他给你介绍的工作一定差不了,去吧,有了困难随时打电话找你老周大哥,好吗?问题好像已经解决,周老板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

两人又一次四目相对,冷玉眨动着长长的睫毛,注视着温嘉俊,什么也不说。

请把你的电话号码告给我,下周带你去上班。超市离学校不远,有厨房,可以自己做饭,好吗?听语气,好像嘉俊在祈求冷玉为自己办事。

等到冷玉一点头,温嘉俊便向自己家超市的方向飞奔而去。

周末的早晨晴空无云,温嘉俊的心情就如朝阳一样明朗。初春的微风轻轻拂过,把许多柳絮吹落在他的脸上,有的竟然钻入了鼻孔,像淘气的小孩,挠得他直发痒痒。

三五成群的同学踏着轻快的脚步走出了校门,或去郊外踏青 ,或去市区购物,享受这生活赋予的乐趣。

温嘉俊推着单车在路边的墙根已经停留很久了。昨晚他已经给冷玉打过电话,他相信,他的神一定会在这个清晨降临。

来了,来了!白底红点的衣衫,随着脚步的移动,长发在太阳下仿佛黑色的丝带左右晃动。看着蝴蝶一样飘过来的姑娘就要走到他的跟前了,温嘉俊有一种自己的心脏就要跳出来的激动。

温馨小超市坐落在南城的拐角,嘉俊骑着单车把冷玉从学校带过来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等他放慢了速度把车子停下来后,他的妈妈徐云已经在超市的门口了。

徐老板妈妈,这就是我给您带来的新员工冷玉小姐,请多多关照!也许嘉俊在徐云面前弯腰行礼的动作太过滑稽,让一旁的冷玉忍不住用手捂着嘴发笑。

好俊俏的姑娘啊!这一阵子超市正缺人手,特别到了周末的时候,我们都忙不过来,欢迎你啊,冷玉,真是雪中送炭!徐云说着话,伸出一只手把冷玉拉到了超市里面。

嘉俊,你也不能每天就知道贪玩,没事了过来帮帮忙。徐云边说边爱怜地点了点嘉俊的鼻子。

温嘉俊的脸上充满灿烂的笑容,他伸出手想去拉着冷玉在店里转转,让她熟悉一下新环境。看见冷玉没反应,只好略带尴尬地缩了回来。

冷玉,前台是收银台,后面货架和柜台上的商品按品种分类。今后爸爸负责商品采购,妈妈和我做导购,接待和服务顾客。你就在电脑上做进货验收和商品信息输入,好吗?两人一边走,一边说。

哈哈,温大总管好派头啊,工作安排的头头是道,但你忘了一个人,让我干什么呢,吃闲饭?风一样跑进超市的是妹妹温嘉惠。

你?打扫卫生倒垃圾,洗锅刷碗瞎嚷嚷。嘉俊头也没不回地和妹妹开着玩笑。

好你一个温嘉俊,有了美人忘了妹,看我怎么收拾你!温嘉惠举起蝇拍就要打哥哥,温嘉俊急忙缩回了头。

姐姐,我叫嘉惠,怪不得上次哥哥在周记火锅店吃饭时水米不沾,原来是看到了美眉啊。嘉惠脸上作着怪怪的表情,搂住了冷玉的腰。

从今天开始,咱俩同仇敌忾,一致对付这个傻大个,拉钩!温嘉惠天生的人来熟。

看着这个可人的小妹妹,冷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看得出来,她对嘉惠有一种天然的喜欢。

好的,感谢你对我的认可,也感谢叔叔阿姨给我这样的机会,我会好好干的,谢谢你们。听得出来,冷玉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新环境和这里的每一个人。

五一节这一天,同学们有的回家,有的不知道去哪里玩了,忙完超市的活儿,温嘉俊把冷玉送回学校,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冷玉一个人站在窗前,一点睡意也没有。她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在那个偏远的小山村,在那间破旧的土坯房子里,妈妈一定又在看着自己的照片流泪,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前几天发了工资,冷玉给妈妈买了一件短袖衬衫,寄出去好几天了,不知道收到没有。明天,再忙也必须给妈妈打一个电话,问问妈妈病好点没有,家里的米面还够不够吃,用不用让俏叔给磨点,低保款发放了吗,上次寄去的几百元钱不要舍不得花,买点鸡蛋,买点芝麻糊,补补自己的身体。还有,告诉妈妈,我明年就要毕业了,老师说了,按我的成绩,肯定能找一个好工作,到时候把您接到我身边,好好伺候您,让您享享清福。

轻柔的月光就像细细的棉纱一样铺洒在屋子里的地上,也照在冷玉的脸上,让她感到了少有的惬意。

自从去了超市上班,冷玉的心情就变得格外舒畅,她喜欢超市人来人往的喧闹,也喜欢嘉俊一家人的说说笑笑的温情,她想对嘉俊,对嘉俊的父母,对妹妹嘉惠,对他们家的每一个人表达点什么,却总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她忽然想起了嘉俊临走时塞进她手里东西,展开一看,又是一首诗:

我的心房

升起一轮太阳

我的太阳

把光芒洒满田间

一朵小花

盛开着我的爱恋

我的甘露

一定会将她滋润得

芬芳鲜艳

冷玉轻声地读着嘉俊的诗,一时间好像嘉俊又站到了面前,用那样一种表达不出来的目光看着自己。多少次了,坐在嘉俊的单车后面听他高声唱歌,学校餐厅里面对面吃饭,两人把一份肉菜推来推去,最后总是嘉俊用筷子一片一片,把几乎所有的肉夹到冷玉的碗里。从周围同学投过的目光里,冷玉似乎感觉到什么,她说不出来。

冷玉打开床头柜的锁子,她要把嘉俊写给她的所有诗歌都要读一次,她要梳理一下自己的头绪。

做着这些的时候,冷玉好像周身都在发烫,她把写满诗行的白纸紧紧地贴在脸上,一页一页都用嘴唇圆圆地在上面留下了印记。

我是冰

我是雪

你知道吗

你已经把我融化

如果我是小花

这一刻

等待你来采摘

如果你是甘露

我就是

干渴的禾苗

临近天明,冷玉才来来回回地吟诵着自己的诗句,进入了梦乡。

春节过后不久,长河师院又要开学了,对于嘉俊和冷玉来说,在校的最后一个学期课程很少,更多的精力会用在写写论文,做做毕业设计上。

两人都是班里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初步意向,嘉俊毕业后留校任教,冷玉已经和市里的一所幼儿园签约,准备在那里上班。

温嘉俊连续三天去火车站,都不见冷玉的影子,打电话也没人接,第四天再去,还是没来。

发生什么事了,说好的一开学就来啊!嘉俊像热锅上炽烤的蚂蚁,没有了主意。

第五天,终于等到了冷玉发来的一条短信:嘉俊,忘了我吧。过去的已经过去,就像雨,就像风,泥泞了路,吹走了梦,再见吧!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温嘉俊发胀的头几乎要爆炸。

冷玉,冷玉,你回来,你回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事,为什么不能让我与你一同面对!温嘉俊站在校园的操场上不顾一切的叫喊着。

灰蒙蒙的天,已经有雪花在飘落,冰凉地落在温嘉俊的脸上。他不顾一切地把手里的几本书甩在了地上,扒开双腿直奔火车站。他要去找她,他必须去找到她。没有了冷玉,校园,天空,包括他的心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放晴。

火车是在半夜一点发车的,许多过完春节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大包小包扛在肩上,提在手里,把温嘉俊挤在连接两节车厢的过道里,连换脚的地方都腾不出来。

温嘉俊对这些全不在乎,他只希望火车跑得快一点,再快一点,现在的他,心里满满地都装着他的冷玉。

早上八点多,火车停靠在一个小站。积雪已经覆盖了路面,站台上穿着棉衣,带着棉帽的出租车司机吆喝着招揽生意,温嘉俊走过去简单地交谈了几句,出租车便一路朝着冷玉家的方向开去。

出租车行走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两道新鲜的车辙一直延伸到一处陡峭的山坡下面,停下了。

小伙子,上了这面坡,就到冷家岭了,雪太厚,劳您的腿了。司机说着话,收了钱,掉过车头走了。

几个孩子在雪地里玩耍,高矮不一的雪人让温嘉俊想起了初次和冷玉结识的情景。他把身上的雪弹了一下,走到年龄大一点的孩子跟前,问清了冷玉家的地址,朝着一个木头架起的小门走去。

冷玉家坐北向南共五间土坯房,东面房子窗户伸出的铁皮烟筒里一缕一缕地冒着青烟,嘉俊知道这是住人的屋子。推门进去,一眼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冷玉。冷玉的母亲盖着厚厚的被子,手臂上扎着针管,正在打吊瓶。

看见嘉俊进门,冷玉先是一惊,站起来正要说话,突然又回过身,把一厚沓的白纸压在了母亲的被褥下面。

嘉俊知道,那是他写给冷玉的诗。

妈妈年后就病了,怕是再也站不起来了。冷玉低着头轻声说,哽咽着喉管,几乎变成了哭的腔调。

那,为什么不去医院治疗呢?温嘉俊的口气里有点埋怨冷玉。

医院,唉冷玉的头更低了。

是啊,温嘉俊使劲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看病需要钱啊!这样想着,他掏出手机拔通了母亲的电话。

钱很快到账,冷玉收拾行李,嘉俊把冷妈妈抱到车上,住进了东城医院。

冷妈妈出院是在一个月以后,温嘉俊一直跑前跑后地和冷玉照顾着。看着老人能够坐起来了,也能自己吃饭了,两人露出了会心的笑。

嘉俊,你回去吧,马上毕业了,学校的事,工作的事,都等着你呢,我留下来一个人照看妈妈。冷玉的话里充满了对嘉俊的关心。

不能这样赶我走吧?把西面的房子收好一下就是我的卧室,明天你带我上山,看看这美丽的小山村,也让温大画家画出几幅绝世的作品,不好吗?温嘉俊握住了冷玉冰冷的小手。

七月份的冷家岭山花烂漫,溪水潺潺,刚刚拿到毕业证的温嘉俊来参加村里希望幼儿园开班仪式。

幼儿园的地址就在村委会院子里,乡长和教育系统的领导在台前就坐,许多的花篮摆放在会场,全村的老老少少几乎全部在台下站着,听村支书冷茂生致辞:

乡亲们,老少爷们,今天是一个大喜的日子。四年前,我们把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送出了门,四年后,我们又把冷玉妹子迎了回来,她要为我们把第一个幼儿园,让我们的孩子能像城里人一样接受教育,我提议,为冷玉妹子的行动鼓掌。

把幼儿园起名叫希望幼儿园,就是希望我们冷家岭的明天会充满希望。看看城里的核桃卖多少钱,山里的蘑菇进了城多么受欢迎,我们的野生药材连外国人都喜欢得不得了,都是绿色环保的宝藏,既养生又保健。可是多少年,多少代,沉睡在大山里的这些宝贝挖不出来,卖不出去,换不回钱,致不了富。原因在哪里?难道山里人天生就该面朝黄土背朝天,受穷受累吗,导致我们贫穷的的根源在哪里?现在明白了,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文化,不长见识。下一步,我们还要办小学,办夜读班,聘请有识之士到我们山里来,帮我们脱贫,帮我们致富,让我们也开汽车,盖新房,打出一片新天地。

支书的话一讲完,台下顿时爆发出雷鸣般掌声,村民的脸上洋溢出了桃花般的笑容,仿佛幸福的生活就在眼前。

此时此景,让此时的温嘉俊心里像大海一样涌起了滔天的波浪,他要翻滚,他要爆发。他想起了冷妈妈出院后,冷玉陪他在山上玩耍时的情景。冷玉告诉他,冷家岭的春天山花遍野,溪水潺潺,是一个天然的公园。冷家岭的夏天,是最好的避暑山庄,无论走到哪一个地方都能感受到自然的清凉。冷家岭的秋天,枫叶尽染,果实累累,乡亲们的歌声和笑声回荡在山沟里,收获着一年的希望。冷家岭的冬天,白雪茫茫,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围坐在火炉旁吃火锅,讲笑话,享受天伦之乐。

温嘉俊的心里正用另一支画笔描绘着自己的美好的明天,他有一种欲望,他有一种新的追求。他要把冷家岭当成自己的画布,他要用最好的颜料和油彩从一个山头画到另一个山头,他要画出最美的花,他要画出最灿烂的风景。恍惚中,他仿佛看到了明天的自己,他和他的爱人领着自己的孩子,唱着用自己的诗歌谱写的童谣,幸福地生活。

他要像冷玉幼儿园的名字一样,升腾起新的希望。

我要留下来

和你在一起

和这片土地

和这里连绵不断的穷山

和这里潺潺流淌的溪水

和我亲爱的姑娘

和我胸中的希望

在一起

在一起

用我的画笔

彩绘明天

让我的歌声

回荡山涧

用我的臂膀

拥抱明天

用我的心

温暖我心中的太阳

温嘉俊不顾周围人的眼睛,猛地把冷玉紧紧地拥入怀中,滚烫的嘴唇嘴几乎贴在了冷玉的耳朵上,用颤动的语音吐露着自己的心声。

住在冷玉家里,温嘉俊白天穿一双胶底鞋子,肩上扛一把铁锹,手里拿着皮尺,绕着山梁转,把每一面山,把每一道沟的高度、植被、水土等详细记录下来。晚上有时候翻阅资料,有时候拿着纸和笔一边写一边画,有时候让冷玉带着到村干部家了解情况,商量办法。一天到晚想着了魔一样,忙得不可开交。许多次,冷玉把饭端到他嘴边了,才突然觉得肚子饿了,连人带碗紧紧地把冷玉搂在怀中。冷玉娇甜地用手在他背上轻轻捶打几下,猛不妨,嘉俊已经把饭碗放到炕上,两张滚烫的嘴唇胶合在了一起。

冷家岭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的报告打印成册,通过村委会研究上报,并得到上级批复同意立项,整个过程耗费了温嘉俊半年的心血,来年的春天就可以大干一场了。

母亲徐云打来电话,告诉温嘉俊学校的留校任教通知书寄到家里已经很长时间了,让他马上去报到,温嘉俊一口回绝了。

因为自己的任性,把留校的指标拱手让给了别人。父母亲对温嘉俊不理解,温嘉俊再给家里打电话时,父母亲一点听不进他的解释,臭骂一顿后,二话不说挂线。

幼儿园放假了,嘉俊和冷玉怀揣着他们的宏伟蓝图双双走进自家超市时,徐云正一个人整理货架上的商品,抬眼看了两人一眼,拍拍手,走进库房去搬东西了,再没有出来。

妈妈,我知道没有和你们商量,放弃了留校指标,是我错了,辜负了你们的希望。但是希望你能理解,我和冷玉在冷家岭已经找到我们未来的方向,请您相信,我们的事业是一定能够成功,我们的明天一定能够成为我们全家的骄傲。我和冷玉把《冷家岭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筹建计划书和我半年多的工作日记留下了,请您多保重。

温嘉俊和冷玉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温馨超市,想着自己的目标走了。

十 一

茫茫白雪覆盖下的冷家岭,红彤彤的对联贴在一家一户的大门上,显得十分耀眼,山村的节日一派喜庆的气象。

又要过年了,温嘉俊和冷玉在自家门前大大小小地推起了一排雪人,每一个雪人身体上贴了一张嘉俊作的画,中间最大的雪人肚子上写着一行字:冷玉,我要娶你,用今天的雪人赔偿我昨日的过错。

冷妈妈披着棉衣坐在轮椅上看着他俩嬉闹,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由远而近的三个小点走了过来,到了近处一看,是三个人,一直走到雪人跟前停下了脚步。

哥,姐,你们看谁来了!是温嘉惠,眉毛上沾满了雪花,兴奋的跑了过来!

嘉惠放开拉着爸爸妈妈的手,抱住了冷玉。

哥,爸爸的汽车爬不上雪坡,车上的东西好多啊,你去拿吧。温嘉惠对着嘉惠喊道。

老嫂子,我们一家来和你过年,欢迎吗?徐云走到冷妈妈面前,握住了老人的手。

嘉俊,冷玉,这次来到冷家岭,我们不走了。看了你们的野生资源开发规划,前途广阔,充满诱惑啊!你妈和我兴奋的几天没有睡好觉,一狠心,干脆来个釜底抽薪,年前把超市全部盘了出去,连人带钱投奔你们了,不管你们接纳不接纳,下定决心一起和你们干事业!爸爸的嗓音特别高。

阿姨,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不,是哥哥,嫂子,还有我,来,我们和雪人共同拍一张全家照,见证我们幸福的一家!

新春的鞭炮传递着节日的喜悦,由远而近的礼花在天空中绽放着七彩的花朵。

新年的钟声即将响起,冷家的院落里欢声不断,笑语连连。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