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选村官

2020年03月2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简介:吕玉明 女 秀洲区印通小学教师。爱阅读,喜种花,喜欢以文字述说心情,留下光阴的故事! 引子 村支书要改选了, 村支书要改选了? 不知从哪传来的小道消息,竟像长了脚似的在村子里到处传播,引来人们一个个似信非信的眼神。也有喜欢议论一番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简介:吕玉明 女 秀洲区印通小学教师。爱阅读,喜种花,喜欢以文字述说心情,留下光阴的故事

引子

村支书要改选了,

村支书要改选了?

不知从哪传来的小道消息,竟像长了脚似的在村子里到处传播,引来人们一个个似信非信的眼神。也有喜欢议论一番的,便说上一句还不是像往年一样,上面说了算。

那可不,听说今年不一样了。今年干部改选可以先由自己村民推选,然后再反正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唉,干部总是要正儿八经上头下文件的,咱老百姓也就提提名啥的,不作数的。议论归议论,十来天过去了,也没见正式的红头文件下来,村里又如一池春水微澜不惊。

选举会

传言归传言,一次由村民自发组织的小型选举会,还是在村西头的老杨家悄悄筹备着。老杨家坐落在村子的西边,依河而居,河西就是邻县了。一栋红瓦白墙的四层别墅掩映在高大的绿树丛中。自从那年儿子大学毕业归来,承包了几十亩土地,建起花卉种植园,八年来,事业搞的是红红火火,着实赚了不少钱。因而,五年前自建了私家别墅,购买了村里第一辆奔驰小轿车,把村里的年轻人羡慕得眼都红了。

小洋楼,高大气派,靠东南边还特地花十几万装了透视式的观光电梯。从大门进去就是一个花园般的庭院,一年四季花开不断,桃花粉,梨花白,杜鹃紫,梅花红因而,每天吸引着村里村外慕名前来参观的男女老少。一天天的迎来送往,把个老杨夫妇忙得是不亦乐乎,天天笑得脸上放光,在花儿的映衬下似乎年轻了七八岁。离家不远处的那一个个花卉大棚,更是每天将一车车的鲜花运往全国各地,送进千家万户。

会议室就安排在老杨家的底楼大厅里。两间连通的客厅,宽敞明亮,容得下几十人聚会。中间是一张长圆形的加长版西餐桌,来得早的人们已经围坐在桌前,来得晚的就坐在下边靠墙的两排椅子上。参加此次会议的大多是村里各家各户的当家人,只有六七个年轻人。

华灯初上时,就陆续有人来了。虽说已是初春,各家的晚饭还是吃的比较早。七点不到,大部分人员已经到来,唯独缺了老书记家的代表。此次会议是老杨的儿子小杨发起的,主要议程是讨论、推荐本届村书记候选人。白天的时候,小杨就挨家挨户通知了,没在家的人家,也通过电话进行了联系。老书记家也不例外,小杨是亲自上门通知老书记本人的,老书记也是点头答应了来的。这回,不知道为啥老书记没来,连儿子也没来。

眼看着说定的开会时间已到,小杨想再打电话联系联系,老杨向他摆了摆手。小杨立刻领会了父亲的意思,随即放下了手机。

七时正,会议准时开始。儿子让父亲主持会议,老杨笑了笑没有推辞,咳,咳,几声讲话前清桑的咳嗽,算是老杨的开场白了,各位乡亲,大家晚上好!杨某识字不多,客套话就不多说了。今天我儿召集大家来的目的,想必大家都清楚了。晓得的,晓得的。下面几位年轻人边轻声应着,边鼓起了掌。

见大家急切的样子,老杨知道大家的心里都有许多话要说。于是,他再次清了清嗓子,音量明显提高了几分,说道:那么,这样,大家看行不行,首先,我们请两位代表说说自己的意见,提提候选人的名字,然后,大家酝酿一下。如果没什么意见就一致通过,如果有意见,大家再分头讨论。

我先说几句,行不?第一个举手发言的是村东头的阿彪。大伙的目光不由自主转向了他,只见一位三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待站正了身子,两只手不由拉了拉品牌西装的前襟,脖子上又粗又亮的金项链便从低领的T恤衫上露了出来,显得格外惹眼。阿彪是村东头的富裕户,借着镇里这几年土地开发的机遇,建起了鱼虾养殖场,兼苗木种植、鸡鸭放养一条龙,成了村里数一数二的百万元户之一,宝马小轿车是他第一个开回村的。常言道:人富了,说话的调也就与别人不一样了。

要我说呢,村书记首先应该是会发家致富的,呵呵。阿彪说话间停顿了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朝老杨身后的小杨瞟了一眼,继续道:当干部,就得想法子让大伙儿富起来,大家说是不是?

是啊,是啊。立时会议室里人头颤动,大伙纷纷表示赞同,各个脸上同时绽放出赞许的微笑。

那么,今儿我阿彪就不客气,毛遂自荐了。这次村书记候选人,算我一个。阿彪话音一落,原本安静的会场顿时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有几个人小声议论起来:有点钱就可以买官了么?比你有钱的,大有人在呢

安静,请大家先安静,年轻人想带领大家一起致富,是好事。我们不妨听听他的想法,再作讨论吧。在座人员听到老杨的一番话,立即停下了话题,把目光转向了有点尴尬的阿彪脸上。

其实呢,我也不是一时兴起想当村官。实在是看到村中还有那么多户人家生活比较贫困,想拉他们一把。说到这里,阿彪的话又卡住了。那你具体想怎么拉大家一把呢?有位大叔忍不住应声问道。

这个嘛,还没具体想好,只是有点想法,比如,愿意跟我干的,可以入股,加入我的养殖产业链,我们再扩大规模,根据具体效益按股分红。

这样吧,你呢,先考虑考虑,具体怎么计划。我们再听听其他人的想法。老杨知道,阿彪一时半会是拿不出具体方案的,就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哦,好,好。阿彪脸上浮现出一丝颓丧之色,坐了下去。在座的人们也低头沉思了起来。

我能提议不?坐在阿彪不远处的飞机头蹭一下站起来,引得大伙儿齐刷刷抬起头来。飞机头是谁?他呀,是住村中间的张老头的二儿子张建伟,因为以前总是怪里怪气地理个飞机头,于是飞机头的绰号便被叫得全村人都知晓,而他的真名反倒没几个人记得了。

说到飞机头,他可是村里名气很响的年轻人。虽然年纪不大,才三十出头,却是远近闻名几进几出的老皮条了。近几年的严打案件中没少见他的身影,什么聚众赌博啦,当街打架啦,偷鸡摸狗啦,甚至跟着黑恶势力敲诈勒索,抢劫伤人真是劣迹班班,屡教不改。这不,刚年前第三次刑满释放。村里人个个知晓,要不是他当村书记的叔叔到处替他周转,估计还得在里面再待上一阵呢。现在出来了,又改头换脸、人模人样的了。

只见飞机头瞅了瞅老杨,又环顾一下四周诧异的人们,高声提议道:我还是推荐我叔张书记。他下意识地瞧了一眼阿彪,这么多年,要不是他带领大家济贫帮困,互助合作,恐怕全村人都还在贫困线上挣扎呢。

他的话音刚落,坐在靠墙椅子上的几个人都纷纷点头称是。多亏了张书记对我们家的支助,我那生病的老娘,真是快把我们全家都拖垮了。有人在角落里轻声叹道。是啊,要不是张书记的热心拉线,我至今还在打光棍呢。一名年轻人红了脸低声调侃着自己。一时间,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思绪仿佛被拉回了多年前,那未曾脱贫的岁月,那些除了种田就没啥挣钱出路的日子,真是难熬那!是张书记去上面积极争取,我们村才修了这么宽的柏油马路,家家户户才拉上了宽带,让我们看上了数字电视。几位大伯也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数说着,情绪也渐渐激动起来。

出现这样的场面,是老杨始料未及的。顿时,他显得有点手足无措,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叫停也不是,不叫停更不知道如何接话茬了,不由自主把目光投向了儿子。小杨一直关注着会议厅里的变化,当他的目光与老杨一接触上,便领会了父亲的心思,是该自己上场了,不能老是躲在父亲的翅膀下享清闲!过了花甲之年的父亲,头发已经早早地斑白,为了这个家,为了自己的事业,已经操劳了半辈子,够辛苦了。

各位叔伯,各位兄弟,说话间,小杨已从靠墙的椅子上站起。大家的眼神也看向了这个村里人佩服,个个羡慕的俊朗年轻人。这位大学高材生,研究生毕业后竟然义无反顾地回到家乡,靠种花发家致富,过上了比城里人还舒坦的日子。特别是那几个得到小杨帮助的年轻人,更是将期望的眼神投向了他。

发家致富,过上好日子人人都想,小杨顿了顿,接着说道,刚才两位兄弟说得没错。我们村确实还有好几户村民生活还比较贫困,还没有真正脱贫。所以,需要大家伙的努力,拉他们一把。穷日子,谁也不想过。但是,光靠入个股,分点红,还是不够的。大家知道,一个村如果经济产业单一,那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短期效益的产业。比如阿彪家的养殖业,一旦出现灾害天气,病虫害等自然因素的影响,效益就会大打折扣。

所以,我和几个朋友这几年一直在思忖,有个大胆的想法。趁今天这个机会想和大家伙商量商量,你们看看行不行。一个村子是一个集体,应该邻里守望,互帮互助,不能各人自扫门前雪,不顾他人瓦上霜。想要过上好日子,经济要抓,环境要美,人的思想素质更要提高。在生活富裕的同时,精神享受同样不能少。小杨哥说得对,都什么年代了,不能还像过去那样只知道吃饱穿暖,偌大个村子,连个篮球场都没有。一位年轻人一拍巴掌,大声赞同道。其他听的人也抬起头,眼中流露出欣喜的神情。

小杨哥,快把你的设想统统倒出来,别再藏着掖着了。年轻人急切地喊道。好,大家先听听我们的想法,如果有什么不当之处,我讲完后,大家再提意见改进,好不好?好,好,先听听吧。大伙儿都赞同着,连阿彪和飞机头都露出一副好奇的神情,安静了下来。

八年前,我放弃了进城工作的机会,回到我们村,其实是有想法的。谁不想进城去找个好工作,舒舒服服地过日子呢?可是,想到村里的乡亲们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人家问起我老家哪里的,说出来自己也感觉脸上无光。所以呢,我就想,自己先闯出一条路来,然后再带着大伙儿一起脱贫。

尤其是近几年,国家的扶贫政策落在了我们农村,千方百计引导农民走上脱贫致富的道路。张书记也确实带领大伙儿摘去了贫困村的帽子,我们的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一部分人家也过上了富裕的日子。但是,村子里仍然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家,还是没有长远的打算,缺乏经济实力,靠着大家的帮衬勉强度日。俗话说,救急救一时,帮穷一辈子啊!所以,靠大家的帮衬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真正的脱贫,必须是自食其力,必须能自力更生。按照村里原有的情况,我们设想了这样的计划:村东头,阿彪的养殖场,可以带动一部分农户,入股投资,扩大规模,按效益分红。但必须引进科研人才,加强科学管理,提高经济效益。村西头的农户,愿意加入我们花卉种植业的,尽管加入进来,我们负责教会你们花苗的移栽和嫁接,包括销售渠道。村中间的农户们,现在除了种几亩田,还没有主要的经济来源,我们想让你们利用自家房屋,改建成民居民宿,再种植果树,开设农家乐。

我们要将村子建设成美丽的花园村庄,吸引外面的人们来游玩,来度假,来购物。生态养殖鸡鸭鱼猪,所产有机肥料正好用来肥育花卉果树。我们还要建造我们自己的图书馆,养老院,幼儿园,学校,公园,电影院吸引更多的大学生学成后回家乡来,建设家乡,扎根家乡,让村民们过上城里人一样的舒适生活。

一幅幅蓝图在大伙的眼前呈现着,美好的未来似乎离他们越来越近了。真的吗?你们真有这样的规划和设想?飞机头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神情恍惚地问道。如果你们信任我,我愿意加入你们的计划。倒是阿彪头脑比较清醒,第一个站起来表态。

我也想加入。小杨兄弟,我们都能加入吗?一张张疑惑的脸似乎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方才听到的一切。如果,你们愿意信任我,我们欢迎大家的加入。小杨坚定而热切的态度,让大伙好似吃了一颗定心丸。那么,我们一致推荐小杨兄弟做这届的村书记,大伙说好不好?阿彪的提议立刻得到大部分人的赞同:同意,同意。

大家还有意见吗?要不要再讨论讨论?老杨见此情景,赶紧站起来询问着。不知是谁带头站起来,说了声:就这样,不用再讨论了。大家都信任小杨兄弟。于是,坐着的人纷纷站起来,嘴里不停说着就这样,散了,散会了。一窝蜂便涌向了大门外。唯独飞机头还愣在那里,好像在辨别着刚才小杨的一番话是真是假。老杨一家收拾着茶杯,提醒了他一声:大家都走了,今天你先回去,有什么想法,明天再和我们说说,好不?飞机头这才醒悟过来,连连点头说着好,便匆匆朝门外走去。

后 续

其实,飞机头走出老杨家后,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顺道去了他叔张书记家。张书记一家似乎各有心思,儿子眼睛瞄着电视,手里玩着手机游戏,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张书记端坐在沙发上,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老婆子坐在小椅子上,叽叽呱呱磕着瓜子,边唠唠叨叨说着什么。看见飞机头来了,老婆子马上站起身,急急地拉他入座。来,来,大侄子,快说说他们讨论的结果,咋样,咋样?飞机头一五一十地将会议过程向叔叔婶婶讲了一通。张书记听完侄儿的话,长舒了一口气,叹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便顾自回房休息去了,丢下坐着的几个张口结舌,兀自发愣。

第二天一早,张书记独自一人来到老杨家。此时,老杨刚起来,洗漱后在院子里打太极拳。小杨在侍弄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两人看到张书记的到来,有点惊讶,又似乎心里有了底。张书记昨晚没来参加会议,今日一大早来访,必是有什么想法。

老杨停下了太极,请张书记进屋坐,一边示意小杨倒茶。张书记笑着推辞:不坐了,不坐了。大清早叨扰你们,是有几句心里话想和你们说说。张书记笑呵呵地说着,脸上显现出一丝复杂的神情,怪我,都怪我,昨晚本想着来参加会议的,可是心里有个疙瘩,还是拉不下这张老脸。现在想通了,所以,特地来和你们通口气。小杨的规划设想得很长远,也是全村人的梦想那!要实现这样的梦想,需要智慧,更需要胆量。我这把老骨头已经不行啦。要文化没文化,光凭着一股子干劲,干着急使不上力。文化、理念,都要跟上当今迅速发展的社会。有小杨这样有想法的年轻人接班,我感到欣慰啊!带着爽朗的笑声,张书记转身迈出了小院。

迎着初升的朝阳,老书记踏上了那条黑黝黝的新铺的柏油路,并不高大的身影在阳光下显得分外硬朗,微驼的脊背似乎挺拔了许多。望着远去的身影,小杨的肩头仿佛压上了一副沉甸甸的胆子,但眼前万道金色的霞光,洒满了村子,萦绕着各家各户的屋子,不由让小杨那双小而有神的眼睛微眯了起来,嘴角扬起一道不易觉察的弯弯的弧线。

后 记

新一轮村书记的改选顺理成章地落下了帷幕。一个月后,上面的红头文件下到了村里,年轻的小杨书记接过了连任二十多年老书记的担子,翻开了村庄新的篇章。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