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万小红|七年之痒(小小说)

2020年03月2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简介:万小红,嘉兴市作家协会会员。嘉兴秀洲油车港镇人,中国石油浙江嘉兴销售分公司员工。知天命的年纪,热爱一切可以热爱的人和事,常用文字记录心情。 温赫原本打算过了这个春节就和妻子柳青摊牌,但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把一切都打乱了。 年三十那天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简介:万小红,嘉兴市作家协会会员。嘉兴秀洲油车港镇人,中国石油浙江嘉兴销售分公司员工。知天命的年纪,热爱一切可以热爱的人和事,常用文字记录心情

温赫原本打算过了这个春节就和妻子柳青摊牌,但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把一切都打乱了。

年三十那天,因为疫情的蔓延,已经一个多月没回家的温赫退掉了高档酒店预定的年夜饭,重新拾起多年未展露的厨艺,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他把父母和柳青的父母接到一起,其乐融融地一起过了个除夕。

席间,双方父母又心有灵犀地老生常谈:你们也不小了,总该要个孩子了!

柳青妈妈悄悄把女儿拉到一旁耳语:看你和温赫都结婚七年了,还不想要孩子。要是哪里有问题,妈妈可以带你去找医生咨询啊!

柳青哀怨地看了母亲一眼,没做声。

温赫热情地给老人斟酒,夹菜,招呼他们多吃点。温爸爸举起酒杯:亲家,我们一起干一杯!争取明年我们都能当上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柳青的脸一下红了。温赫瞥见了她的脸红,但他很快把眼神转向一旁。

酒足饭饱,双方父母离开。收拾好残局,夫妻俩分坐在沙发两端,默不作声,就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柳青拿着遥控器不停地换台,每一个节目停留不会超过十秒。温赫点起了一支细烟,眯着眼睛吐出了一个个杂乱无章的烟圈。

两个人谁也不想开口先说话。

温赫一边抽烟,一边激烈地思忖着:今晚是不是该摊牌了?万一她不同意怎么办?看她刚刚在父母面前的表现,一点破绽都没有,以至于双方老人都不知道我们已经分居一个多月了。

柳青看似无聊地频繁换台,但心里却是翻江倒海:好你个温赫,今晚还知道回来。既然那天吵架后,你有本事住公司里不回家,你倒是一直别回来啊!那天说的那么凶,为何刚刚还要在父母面前献殷勤假装恩爱呢?

温赫用眼角的余光瞟了柳青一眼,看着她铁青的脸色,欲言又止:原来那个温柔可人的青青哪里去了?我平时为公司的生存已经殚精竭虑,而你却一直都未长大,还是那个任性的小姑娘。你嫌我没时间陪你逛商场;你老是黏着我,还说我现在不会浪漫了;营销部招了个能干的美眉,难得和我一起出差,你就无端猜疑,煞是紧张,搞得人家都来看笑话;每次我出去应酬,回来后你总要盘夫索夫,甚至向我的朋友打电话求证,让我尴尬不已。这样的日子越来越多,我实在是无法忍受。

柳青锁定了春节联欢晚会,把遥控扔在沙发上,盘着双腿,抱着抱枕,似乎有种安心看电视的状态。其实,电视上出来的是沈腾还是马丽,她根本没往心里去。一个多月前两人吵架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

那天,柳青心情甚好,她想让温赫陪她去大厦买那件心仪的大衣。当然这件大衣是给温赫买的,因为第二天就是他的生日,柳青想给他一个惊喜。她知道,前几天自己还和他闹了个小别扭,两个人正在冷战,正好想趁这个机会和解。

无奈,正是年底,温赫公司忙得不可开交,再加上前两天的不愉快,温赫想也没想,一口回绝:公司太忙,我没时间陪你去,你一个人去吧!

要强的柳青死死地咬住嘴唇,想给他过生日的那句话生生咽了下去。她忿忿地指着温赫的鼻子:你眼里只有你的生意,你就去公司住吧,再也不要回家了!气头上的温赫头也不回,转身冲出了家门。只听到身后哐的一声,柳青使足全身的力气,碰上了房门,泪如雨下。

温赫掐灭了手中第九个烟头,他下定了决心要和柳青摊牌。他想告诉她,不是他移情别恋不爱她,是他无法忍受现在的她,是他不能接受还长不大的她,或者是没和他一起成长的她。他决定要和她离婚,这个七年之痒的坎是无论如何也跨不过去了。好在两人还没有孩子,他愿意给她最好的,自己可以净身出户。打定主意,他决定开口。

青,我打算和你说个事。温赫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柳青瞄了他一眼,拢了下头发。

那个,我觉得我们是否。。。。。。

柳青的脸又红了:你在说什么?我并不明白。

温赫鼓足勇气:今年是我们结婚七年了。可是我想告诉你一个很大的遗憾。

柳青的脸更红了,她突然一把抱住温赫: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些年了很对不起你,我一直不敢要孩子,我知道自己的心智还没成熟,平时太任性了。如果有了孩子,我怕我没资格胜任父母这个角色。我一直在等自己长大的那一天。这回,你离开家的一个月,我一下子长大了。我想了很多,反思自己这几年来的所作所为,是我对你不理解,不包容,让我们的感情越走越远,差点过不了七年之痒这个坎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想要个孩子了。

听了柳青的诉说,温赫一下子愣住了。原来,自己口中想要说的后半句居然引出了柳青的道歉,这倒是真的出乎他的意料。原来那个可爱、有趣、不时来点恶作剧逗自己开心的柳青依稀又回来了。

温赫不由自主紧紧搂着柳青,也生生地把自己的摊牌打算给咽了下去。

柳青突然挣脱了他的怀抱,走进卧室。温赫直直地盯着她,不知她要做什么。

柳青拿着一件男式呢大衣款款过来,她给温赫试着装:傻瓜,上次就是想让你陪我去买的大衣,本想给你生日的惊喜,现在就算是我送你一个迟到的生日礼物吧!

温赫恍然大悟。

他一把抱起柳青走向了卧室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