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黄前文丨命中女人(短篇小说)

2020年03月2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黄前文 一 江燕十岁那年,父亲忽然出了车祸。 那时,江燕姐妹还在念书,母亲在家务农收入又低,失去父亲这棵顶梁柱,母亲可真为这一家三口往后如何生活下去发愁了。 不久,一位远在省城的亲戚来到江燕家。她先好心劝慰江燕母亲说,人要学会认命,命中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黄前文

江燕十岁那年,父亲忽然出了车祸。

那时,江燕姐妹还在念书,母亲在家务农收入又低,失去父亲这棵顶梁柱,母亲可真为这一家三口往后如何生活下去发愁了。

不久,一位远在省城的亲戚来到江燕家。她先好心劝慰江燕母亲说,人要学会认命,命中安排了的事情,谁也改不了。现在人死又不能复生,两个娃娃又小,还需要大人照顾,这样下去可不行!她接下来又劝江燕母亲再婚,并说,省城有个男子还不错,让她考虑一下。

那时,江燕妈才三十出头,人也还算得上年轻漂亮。经不起劝说,接下来便去省城和这男子见了个面。而这一见面,没想到对方却对她非常满意。至于两个半大娃娃,他还直说,自己又没有个生育能力,两个姑娘不正好当自己娃娃?一番话说得江燕妈不由湿了双眼。几天后,俩人便手牵手来到民政部门,高高兴兴地打了结婚证。从此,这男子便成了母亲的后夫,当然也自此成为江燕姐妹继父。

可对江燕来说,那时候已懂些事了,在她心里,继父人长得不仅瘦小,性格也生得沉默寡言,三大锤都砸不出个响屁来。他原来是结过婚了的,媳妇后来发现他没生育能力,所在单位效益又不好,便毅然跟他离了婚。这种城市垃圾一样一种男人,也不知母亲看上他哪点?非要嫁给他?她常这样想,并拿老高和生父作比较,觉得他比不上自己爸爸,对继父老高便很冷漠。

江燕从小就是个死脑筋加犟驴,一直不喜欢继父。可母亲却不这样认为,她常对姐妹俩说,人要知足,他要没那么多缺陷,还会看上你妈这个带着两个娃娃的农村寡妇?还会到处求人把你姐妹两个转到省城来读书?还每天去工厂辛辛苦苦挣钱来养活你们?

母亲这么样想,对老高便很死心。再婚之后,她还托人去给自己找了个扫大街的工作,用于帮补一下家庭开销。在家里,她从不要老高做家务,做饭、洗衣、扫地从不让他沾手。老高偶尔觉得过意不去,想过来帮她做点什么,江燕妈却撵他说,去去去,一边喝茶去!

不久,老高所在工厂连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此时,江燕姐妹都还在初中念书,一家人接下来怎么生活?正当老高埋头叹息时,江燕妈便要他想开点。接下来,她不仅把前夫获赔的十万块拿了出来,另外又回家去把房子也卖了,加上家里仅有的几万块钱,几项一加,竟足足凑够了四十万。江燕妈豁出去了,她先让老高去学汽车驾驶,考取驾照之后,又拿出三十多万元买了一辆二手出租车,让他去跑出租。

老高一生没什么本事,但有个优点就是为人老实可靠。工人出身的他又能吃苦,人又没什么恶习,去干出租车司机时,那些年这行生意还正好做,才短短四年下来就收回了全部投资。接下来,老高还趁房价尚低,花了十五万就在市中心买了套一百二十平米的住房。经济一好,一家人便衣食无忧,处处让人羡慕和高看起来。江燕妈便什么也不做,专门给一家人做家务。

此时,老高也开始在周围人中挺起了腰杆,遇到那些正遭遇下岗的同事、朋友和亲戚说他有福气,找了个富婆,他也乐得嘿嘿直笑,开出租车也愈发有劲了。

与此同时,江燕对继父态度也变了。每当与同学外出时,别人正为坐车发愁,江燕却不无炫耀地说,不怕不怕,我爸爸会开出租车来接的。老高听到后就越发高兴,每当江燕要他给自己买个什么东西,或开车带自己和伙伴们去哪里玩,他也都一概予以满足。

江燕一家万没想到,后来老高却在一天晚上出了车祸。那天也是他命中刼数,平时滴酒不沾的老高和同学聚会时喝多了,晚上独自开车回家时,竟一下子撞在一棵大树上。当时,车被撞得四分五裂完全报废了不说,人送医院后差点连气都没了。后经医院救治,老高命虽保住了,却一年多下不来床,江燕母女三人每天侍候病人也快累瘫了。

那时,江燕正准备参加高考,家里突然发生这等大事,原本完全有把握考取大学的她,接下来竟考了个一遢糊涂。按说这种情况,换一般人家,不过再复读一年也就完了。可对那时江燕一家来说,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家里不但损失了一辆赖以为生的出租车,接下来更还为救治老高花去十多万。几月来,江燕母亲能借的都借了,还为此背上好几万借款。偏偏那年月没名气的学校你复读了也是白读,有点名气的学校复读费又收得很高,老高躺医院每月都要成千上万地花钱,江燕家哪里还缴得出那好几千块补习费?旧债都还没还,谁又肯再借钱给她们?

此时,江燕妈也不得不再次加入到清洁工人队伍,开始每天扫起大街不说,还认为自己有尅夫命,整天烧香叩头阿弥陀佛不断

刚刚高中毕业了的江燕把心一横,便开始去打工,开始了她过早挣钱养家的人生岁月。

当然,对江燕一家来说,上面这些不幸遭遇,这已经是好几年前发生的事了。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

如今江燕家的情况是,自从那年车祸之后,老高就长年在家养病,江燕母女则去打工挣钱,江月两口子不时也给点钱,一家人日子也还能对付着过。

当然,对江燕来说,这几年来到处打工也不容易,真可谓是历尽辛酸!就以这天下午来说,当她手拿半个月工钱从一家饭馆走出来,接下来正为去哪里打工发愁之时,忽然间被一张粘贴在墙上的招聘广告吸引住了。顺着广告指引,当她忐忑不安地走进这家书店时,发现中年经理对自己很有好感,接下来仅笑眯眯地向她问了些个人与家庭方面的情况之后,便让她第二天来书店上班,还每月开给她三千块工资。找工作如此顺利,让江燕内心好不高兴!

接下来,江燕便决定在这家书店好好干下去。老板待她也好,每天见她都报以笑脸。唯一让她不高兴的是,老板看她时总一副色眯眯的样子,老板娘每次来书店时总对她哭丧着个脸。

别看江燕有点沉闷,人可是个聪明的姑娘。对此,她曾在心里想,第二天并对姐姐说,只要自己做得正又怕个什么?这世界,男人们见着个漂亮姑娘不全都这样?对老板娘,她说,这黄脸婆还担心老公被人勾走?她也不看看自己老公那毬样儿?他就是个亿万富翁,我也不会看上这个矮胖老倌儿的。以后见着他,躲远些就没事了!

江燕却没想到,这天晚上书店关门之后,老板竟趁她整理书架时突然抱住了她。江燕挣脱身来,便狠狠地给了书店老板一大巴掌,再又顺势将他往后一推。江燕力气本来就比一般姑娘大些,女伴们为此都叫她男人婆。她这用力一推,竟把个平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书店老板推到书架上。那摞满书本的书架又怎经得起他这身体?紧跟着,书店老板便连人带书架轰地一声倒在地上。

江燕却还不解气地骂道,你这个小矮子,也不看看我是谁,瞎你双狗眼!

江燕下来又想,自己毕竟是个女的,再闹下去难免会吃亏,又骂了他一声活该,便转身往店外跑去。

一会儿,江燕便坐在盘龙江边石凳上。

此时,她忽然感到脑后传来一阵疼痛。她这才想起刚才被书店老板抱住时拚命挣扎,曾撞到书架上。也许就这一下把头撞伤了,虽没有出血,但也很疼。江燕开始搓揉起头部,气愤难平。

平静一会儿,她掏出手机,想跟当警察的姐夫说说这事。可想了想,又觉得这种事情还是最好不要让其它人知道。更何况姐姐和姐夫那脾气,知道后一闹一嚷嚷,一来二去间,这没事也会变有事的。想来想去,江燕又把手机放下了。

当然,发生这样一种事情,江燕也不想再干下去了。反正自己也才干了两天,工钱也不去要了,她想。等情绪平息下来之后,便无精打采地朝家里走去。

江燕家离护城河边不远,不一会儿就走到了。开门进去时,母亲忙迎上来,叫她快去吃饭。她说了声不饿,我不想吃,便走进自己那间小屋里。

女娃娃家在外打工,明明受到别人欺负,却只有忍着,不敢对人说,这人活得有多冤哪?江燕独自闷坐了一会儿,想到自己这几年来四处打工的种种艰难、种种委屈,她不由扑在床上,然后手捂嘴巴呜呜地哭了起来

江燕第二天起来得很晚,差不多十点多钟,姐姐一家却来了。

江燕心烦,无心作理她们,兀自梳理自己的头发。

姐姐一家三口到来之后,几天来一直死气沉沉的家便热闹了起来。姐姐和母亲在家务方面都很能干,一小时不到便弄出一大卓饭菜。一家六口围在卓边津津有味地吃着,一派家庭和睦的景象。继父老高和姐夫却不多说话,只是闷闷地吃。

在这个重新组合的家庭里,自从江燕一家被老高接来省城后,姐姐读书与江燕不同,她刚混完初中就回家了。不过,姐姐后来却长成了个漂亮姑娘,平时走在大街上,总会招来许多男人的注目。那些服装老板见了,都喜欢她来自己店里打工。那时,姐夫治安岗亭就在姐姐服装店旁边,他便经常装成买东西的样子来店里。一来二去间,两个年轻人就开始了攀谈,然后约会,再后来就谈起了恋爱。母亲也喜欢这小伙子,到他们想结婚时,还把那套新买的房子让给她们去住,算是倒贴了套房子。如此一来,可把姐夫所里边那些正为买新房结婚发愁的年轻警察们羡慕坏了。同是农家孩子出身的姐夫自然感激岳母一家,婚后也就敬老顾小踏踏实实过日子。如今几年过去,她们娃娃都满五岁了。

一家人难得聚齐,难免要一起说说话、谈点事情。姐姐忽然对江燕说,江燕啊,不是我小看你,这么多年到处打工,也不是个长事嘛?给人打工,是帮人家赚钱,每天受苦受累受气不说,自己又挣着几个钱?还不如趁自己还年轻漂亮,找个有钱人嫁掉算了!

江燕平时沉闷惯了,并不说话。

旁边姐夫便开口说,江燕是这样的,你姐姐看你岁数也不小了,一个人到处打工又艰难,叫我在单位给你物色个小伙子!

是啊,我都见着人了,小伙子还不错,人长得又高又帅,又有工作又有房!姐姐又说。

好啊好啊,江燕你就去看看吧?母亲也说。

江燕却不好说什么,只顾吃饭。

一家人便为江燕将有一个好对象高兴起来,一片欢声笑语

其实,对江家来说,当前最重要的还真就江燕的婚事了。要知道,现在她都二十六岁了,再拖下去,对一位姑娘来说,今后的人生是不利的,一家人对此都很清楚。

而对江燕来说,她又何偿不想早日有个自己的家呢?抛开自己每天苦死累活受气受怨到处打工不说,就以自己这个家庭来说,继父和母亲又没个收入,新房也被姐姐一家住着了。剩下自己和母亲住在继父祖传下来这幢老房子里,这房屋又破又小不说,还散发着一股浓烈的霉臭味。继父老高自从出院后,一天到晚被母女二人侍候着不说,还每天在尿盆里撒尿撒成了习惯,从不愿多走几步路去外面公共厕所方便。江燕一个大姑娘家,每当听到继父在隔壁哗哗啦啦的撒尿声,心里就格外不自在。另外再加上母亲整天的念佛声、叨唠声,另外还有姐姐一家三口回来时的吵闹声,说真的,江燕有时还真想单独去外面租房子住。把这个家抛得远远的,再不想回来!

如今的江燕,随着年龄大了,不知怎么了,她还真想有个自己的家。这想法,还真让她说不清、理还乱!

所以,在家人一番劝说之后,江燕决定第二天还是去见见那小伙子。

见面地点是由江月两口子事先说定了的,离江燕家不远有家咖啡屋。这是间法国人留在老昆明中的老房子,这几年云南已成全国最大的咖啡生产地,一些个体户也偿拭着做咖啡屋这方面生意。只不过中国人大多喝茶喝成了习惯,喝咖啡却人数不多,生意便大多不好。

江月把妹妹带进咖啡屋时,对方已在那里等着了。江月向他们彼此介绍了一下,便说,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慢慢谈吧!

江燕起先见对方身高、外表都还不错,落座之后便不觉有些脸红,心在砰砰直跳

江月从小便是个鬼机灵,她一回到家中,便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对家人宣布说,成了成了,两个人才见面就眉来眼去的,我看十有七八是有戏了,嘻嘻

就是嘛,我看小刘这人还真是不错,听说有好些姑娘追都追不上他呢!一边姐夫也说。

阿弥陀佛,我家江燕可找到个好归宿了!旁边母亲也高兴地念起佛来。

但一家人还没高兴几天,这天,江燕却独自闷闷然回来了。

一家人忙围过去询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小刘呢?

一肚子委屈的江燕却一下子哭出声来说,他走了,他说他说我家庭负担太重,又没有个稳定职业,呜

一家人这才知道,江燕和那小伙子谈了不到一个月便结束了。

其实,一家人哪知道,刚见面时小伙子对江燕印象还是很好的。可接下来,这江燕却是个直肠子姑娘,两人一谈起来,她便向对方倒起了苦水,把自己和家庭方面的种种不足,通通向人家诉说起来。

江燕却没想到,小伙子从小家庭生活便优越一些,他哪接受得了这些?没几天,他便连对江燕说,我想了想,觉得我们还是不合适,干脆还是算了

到此,一家人好不失望!

其实,对江燕来说,熟悉的人都评价说,她从小便是一个好姑娘,只是性格方面没一般姑娘温顺而已。

她从小生活在农村,从小便得帮母亲做家务、做农活儿。稍大点后,性格也跟个男娃娃一样风风火火的,为人还很好强。就以读书时来说,尽管她从没拿过第一名的好成绩,学校每次考试,她却很在意自己的成绩排在年级第几?班上是第几名?学校上体育课时,那些跳高、跑步、打蓝球等男生喜欢的运动,她也经常去参与,并从不甘心输给别人。为此,部份同学和老师背地里都叫她假小子。

自从高考失败后,江燕到处去给人家打工,人虽手勤脚快,干起活儿来风风火火的,比那些小伙子都还利索。可给人家的评价就是太粗野,不象个大姑娘的样子,一些姑娘为此还背地里叫她男人婆。就以她第一次打工来说,一客人喝多了发酒疯,不仅骂人,后来还跟几个男服务生动起手来。一来二去间,客人竟抓起旁边椅子就朝一男服务生头上砸去。

当时,江燕正走到旁边,她想都没想就把手上一摞盘子往客人头上砸了过去。客人哪经得起她这一下?紧接着立马倒在地上,整块脸都被血水蒙住了最后,客人报了警,派出所处理下来,事情虽属客人无礼引起,可人家毕竟受了伤,餐厅得赔偿。事后,老板一气之下,就把江燕几人给辞退了。

江燕又是个外表矜持、内心多愁善感的姑娘。第二天下午,百般失意的她,独自来盘龙江边闲逛。江中,一群红嘴鸥正上下飞舞觅食。想到自己这许多年来的艰辛,江燕禁不住抹起了眼泪。

就这时,她忽听有人叫自己,江燕,你怎么在这里?

江燕忙抹了下眼泪循声望去,认出这人后,不由惊叫道,小莫?怎么是你?

来人是江燕过去在一起打工的伙伴,原名莫少华。江燕认识小莫,那已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小莫也是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才到社会上四处打工的,江燕和他认识也是在那家餐厅。小莫比她大三岁,个子也比她高出半个多头。记得那时候,伙伴们还想把他们窜唆成一对,可小莫却说他原先谈过一次,后来人家却嫌他没个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便跟他吹了,他为此难过得差点自杀。现在他可不想再谈了,一个打工仔,连自己都养不活,还讨哪样媳妇?他常对人说。

其实,小莫虽这么说,大伙还是看得出,他对江燕还是有那种意思的。那天客人在餐厅耍酒疯,事后两人被老板双双开除,小莫还对她说,要不是你,我可能被这龟儿子一凳子砸死了。

临分手时,小莫还把江燕拉到一边说,你是个好姑娘,我也知道你喜欢我。这样吧,将来我们再碰到一起,我发财了,有生活能力了,我一定讨你作媳妇!

如今又是几年过去了,看上去小莫比以前成熟多了,一副大老板的模样。接下来,没等江燕回过神来,他还对她说,自从被餐厅老板开除之后,他便跟人去做生意。几年来,他什么生意都做遍了,最后做玉石生意上挣了点钱。现在他又不想做这门生意了,因为骗局太多,风险太大。现在我已看好了,这一带居民人口多,却连家超市都没有。我就想在这一带大大地开一家,现在房子都租下来了,一个人正愁忙不过来,却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小莫最后还对她说。

小莫一番话,说得江燕云里雾里晃若天外,此时生活中百般失意的她真想对小莫说,这么多年你怎么不来找我?

可小莫这快男却哪容她说话?他紧接着又把江燕拉到一边,并对她说,江燕,嫁给我吧,其实我以前就喜欢上你了。现在我有钱了,别人都说你是个女汉子,没你我这家超市恐怕还真开不下来!

此时,江燕早已被惊喜得泪流满面。别叫我女汉子行不行,我是女人,我只想做个好女人!她说。

小莫便连忙认错,随后又认真地对江燕说,是真的,我不骗你,你就嫁给我吧?然后把她抱住,做了个亲吻她的动作。

小莫这一来,江燕还真被搞晕了。迷糊中,她感到自己这几年来还真是在一直喜欢小莫,好象一直在等着他。接下来,江燕不由哭了,然后紧紧地抱住小莫,很久很久不想松手

一旁经过的路人都看着他们,连同江面上下飞舞的红嘴鸥一起,似乎在向他们致以祝福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