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最后一个站长——写给我的朋友作家杨杨(短篇小说)

2020年03月22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最后一个站长写给我的朋友作家杨杨(短篇小说) 作者:黄前文 杨杨还记得吗,读完我的《人生小站》后,你曾给我留言说,真想体验一下我们铁路小站生活。言下,你对我们铁路小站是陌生的,充满好奇的。 其实,对于我们铁路员工来说,小站不过是国家铁路建设上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最后一个站长写给我的朋友作家杨杨(短篇小说

作者:黄前文

杨杨还记得吗,读完我的《人生小站》后,你曾给我留言说,真想体验一下我们铁路小站生活。言下,你对我们铁路小站是陌生的,充满好奇的。

其实,对于我们铁路员工来说,小站不过是国家铁路建设上的必有产物罢了。因为,铁路经过的地方,每隔一段距离便要修建一个车站,这是铁路运输的需要。至于规模与大小,则完全根据当地的地理状况,以及人口聚集程度和经济态势来决定。

而在这样一些大大小小的车站中,我要对你说的是,有一类车站可能不为社会上人所了解。这样一种车站一般很小,工作在这里的人们则因其远离城乡闹市,生活条件差而称之为艰苦小站。

艰苦小站究竟是怎样一种情形?这里的人们,每天又是怎样渡过的呢?

掐指一算,我的朋友小芮被分到艰苦小站工作,已有整整十年时间了。

十年啊,那是一段怎样漫长的时光?

十年前,小芮还是一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刚从部队转业,便被分配到铁路上来工作。当时,车务部门曾严重缺员,原先的车站职工都调到南昆铁路去了。单位领导们曾费了很大周折,才从地方人武部门要到一批复转军人,却还不足以把生产一线严重缺员的问题解决下来。

小芮去单位报到前,他可不知道这些事。去之前,他只是听人说,铁路上工资比地方上要高,工作又稳定,许多人想去还去不了呢。人在车站上工作,每天一身铁路制服板板扎扎穿在身上,再手持电台放牧牛马一般指挥着列车,叫火车开他就得开,叫它停他就得停,再牛的火车司机也得听自己来指挥,别提有多威风了!小芮便觉得自己这三年兵没白当。因为,对小芮这类青年来说,在学校念书时便成绩一般,长大后能找到个满意点的工作单位,心下已很满足了!

此时,对小芮这邦转业军人的到来,单位上下则报以热烈的欢迎,领导还举行了个欢迎大会。入职培训期间,食堂还专门做了宴席,让大家每顿饭都能好好吃上一台。让人好笑的是,对这帮转业兵来说,部队上集体生活过惯了,领导们还没入场或把祝酒词说完,一大卓饭菜却早被小伙子们一扫而光。别的职工才离桌去倒杯水,回来便只剩下一大堆空盘子空碗。培训几天之后,便要去各车站上班了,段上还专门要了节空车箱,把新来职工一个车站一个车站地送下去。

可当小芮他们来到车站后,上班还没几天,内心便紧紧地郁结了起来。

因为,大伙全被分在小站上工作。就以小芮他们来说,在百年滇越铁路上,大沙田是一个典型的艰苦小站之一。该站离昆明有140公里,车站设在澄江县与弥勒县间的南盘江谷底。人到了这里,眼睛所能看到的只有那高高的四面大山与天空上的流云,耳朵能听到的只有那常年奔流不息的江水与过往列车的轰鸣。附近虽有一、二村庄,可全在那高高的山顶上,早晚时分白云环绕。

在这几乎与世隔绝的深山小站中,车站与工务职工统统加一起也就三十多人,除去休假回家的,留下来的人就更少了。下班后,工作在这里的职工们则一人一间地住在那些六、七十年代建盖的砖房里,屋内一片霉湿,盛夏时节热得人睡不着觉。平常时间,因为单独做饭不方便,便只有吃食堂。食堂要是没米没菜了,得派人坐上火车到相邻两个车站去买。那年月,人在车站待久了待烦待闷了,掏出手机想跟朋友与亲人们通个电话,周围却处于讯号盲区

这样一个鬼地方,据说过去曾有个巡道工,出去巡线时,竟被山上突然滚下来的石头砸伤了腿。本来说,要能及时送进医院,还保得住腿。可当地农民发现后背回来,再请求调度员扣停一列货车送去医院,医生却说晚了,要是早来几个小时,就不必把腿锯掉了。结果,老师傅以后便成了个瘸子

如此情形,小芮和几位一起刚分来的复员兵便觉得在小站待不下去。

几个年轻人满腹委屈地走进站长办公室时,站长却是一脸的苦笑,再三向大家申明,自己没有调动工作的权力,他只有向上级领导反映大家这一要求。上级领导也很快知道了这事,第二天便来到了车站。以后,上至段长、党委书记,下至中心站站长与支部书记,全都来做大家的工作,既然来到艰苦小站,就要在这里安心工作。末后,还向大伙表态说,工作调动问题等将来有机会时,一定会为大家解决的旁边一些老师傅也来劝说大家,现在中国社会上工人普遍下岗,能有个稳定工作,已很不容易了,大家静下心来在这里好好干,时间长了,上级领导会考虑到大家的难处,调到生活方便些的大站去。以前在这里的职工也全都是这样过来的。

领导们的话像柄长把伞,说得大家更加失望,但又无可奈何。一时间,小伙子们全都变得沉默寡言脸色阴郁了下来,整天垂头丧气,内心全都窝着火儿,上班没精打采。小芮也不例外,下班后衣服也懒得洗,有几个月还把头发留得长长的,象个大姑娘一样。食堂开饭时,几个年轻人还凑一起喝得醉熏熏的。

都这样下去,以后可怎么办哪?

小芮回家时,父母亲发现儿子精神状态不对劲,也不由着急。

这时,邻居中忽有人说,想给小芮介绍个对象。

按说小芮这时候工作不顺心,还不想考虑婚姻大事。可他又实在是拗不过父母亲,再说也不便扫了邻居一片好心。他最后还是同意去见了面。去了之后,他见姑娘不仅有着一副秀美的外表,还有着一份小学教师的工作。小芮便感到姑娘身上象揣了块磁铁,被深深地吸引住,再也迈不开腿了。那几天,小芮正好轮休,学校又正好放假,趁这时间,两个人还出去逛逛公园、散散步什么的。两个人在一起则无话不说,亲密得让旁人只好给他们让地方,然后以一种羡慕的目光投向他们。

接下来,小芮假满时,姑娘还跟他去车站玩,去体验一下小站铁路职工们的生活。带她去车站时,小伙子们也为他找了个好姑娘羡慕不已,叫他好好珍惜。

时间一长,小芮也不由爱上了她,愿娶她为妻,和她过一辈子。

而对姑娘来说,她是从山区农村里长大的。父母亲在山地里种了一辈子的烤烟、包谷、洋芋,也不过是把那幢土基瓦房推倒,再盖起五间新砖房。人却苦得实际年龄才四十多岁,可看上去已象六十岁了的老年人。可这时候,家里三个娃娃都还没成家,父母亲的任务才完成了一半哪!

艰苦环境中长大的孩子能吃苦,知道珍惜。小芮将工作上的不快对姑娘说了,她却不在意这些。接下来反而劝说小芮,先安下心来好好上班,时间长了,单位领导会考虑给他调一下工作的。她还说,自己小时候父亲也是长年在外打工,只留下母亲一个人在家里带娃娃、做农活。如今,她只要小芮好好上班,工作不调的话也不要紧,两个人各上各的班,休息时再回家,将来

为了心爱的姑娘,为了将来的生活,小芮的心安定下来了。

铁路运输单位里的工作嘛,一切都要求照规章上面规定去做。没事的时候,小芮还将那些规章制度背得滚瓜烂熟,工作时照着上面的规定去严格执行,全做得标标准准规规范范。他还去参加公司里里举办的行车业务知识比赛,得过奖。接下来,他还去读函授大专,以提高自己的文化知识水平。他还写申请,积极要求入党,以提升自己的精神品位。

一段时间过后,大家都说他工作表现好,有责任心,业务技能强。

单位领导也看得清清楚楚,没多长时间,便把他从扳道员岗位上提起来干值班员,接下来又提他干副站长,几年后又提他当了站长。

那年,我来到小芮他们车站,并在那里住了几天。在大沙田这个车站里,单位领导考虑到成过家的职工们不便照顾家人,便有意安排一些新招来的单身小伙儿在这里工作。可此时的小芮,与他一起来的那批人已走光了,新的职工来了一批又一批。一晃几年过去,单位领导仍把他留在这里,家里边有人得了重病或有什么急事,他也得尽量去克服。    

此时的小芮,已在这里坚持了八年抗战,自己也三十多岁,娃娃都四岁了。此时,他和妻子都在各自单位上上班,孩子则交由自己的母亲来带。平常时间,由于他是站长,上面不派人来替换,他便得一直守在车站上,逢年过节也如此。可有人来顶他时,也不过刚来几天便说又有了急事,要他赶回去处理。所以,对小芮来说,车站便是他的家。至于和家人的团聚,一年当中只有当妻子放假时带着孩子来车站,一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才多一点。

这时候的小芮,对与家人这种聚少离多的日子已过惯了,用他的话来说。

在铁路小站,站长是这里的最高行政长官。小芮没读过多少书,企业管理方面的大道理虽讲不出多少,但他在车站管理方面却也有着自己的一套经验与方式。他认为,做为一名站长,首先在业务技能方面一定要比一般职工强,这样才能服众外,关键时刻还能独挡一面,以确保车站行车工作万无一失。二是为人要正直,尤其是对待车站财产方面,一定要做到公私分明,万不可做出侵吞与挪用公用财产方面的事。在引导职工严格执行车站各项规章制度的同时,他还积极主动地去关心与帮助职工。

比如说,车站有位青年职工由于年龄还小,贪玩,工作马乎不负责任。再三帮教无效之后,他便采取发现一次处罚一次的办法,让他迷途知返。而当他生活困难了的时候,小芮却一次又一次地借钱给他,为他一次又一次地缴伙食费。时间一长,小伙子也知错了,努力改正自己工作上的缺点外,还亲切地叫他芮哥。

身为一站之长,小芮有着一套也知人善用的管理理念。比如说车站有一位青年职工,他在文化知识方面要差一点,对行车工作以及车站上的一系列规章制度吃不透,可他下了班后,站上那些打扫环境卫生、种菜、帮食堂做饭等别人不愿去干的事情,只要他见到就会马上去干。为此,车站上每年评先进时,小芮便评都不评就定给了他,旁边人不服的话,那就叫他去做上一个月试试。可当这名职工想干值班员时,小芮却摇头不允。因为,该职工业务能力差一些,把他们提起来干值班员,会给领导惹麻烦,干出事来。

与此同时,车站另一名年轻人在工作方面肯钻肯学,还多次去参加业务比赛,他不仅把他提起来干值班员,后来还把他提了起来当副站长,并让他多参加一些车站方面的管理工作,想把他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

在此,他也深知自己的职责与作用。他不论自己头天睡得再晚,第二天却早早起床。职工们接发列车时,他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处理各种报表、文件,处理车站上的各种事务。遇到突发情况,他便马上出现在现场做指导,或直接顶替别人去工作。

休息的时候,因为这里买菜不方便,小芮还带领职工们开了几块菜地。地开出来后,他还请教这方面有经验的农民,再参照节令种上各种蔬菜,以确保食堂顿顿有菜吃。他还在站上养鸡、养狗,遇到车站来了领导与职工家属,或职工们嘴馋了,他便杀上一只,然后亲自动手做出一顿丰盛的菜肴,让大家凑一起好好吃喝一顿。车站上人本来就不多,他还经常摆上一桌宴席,把工区里的人也叫过来热闹一下,以此搞好工务与车务两个部门间的关系。

他常对人说,当一名站长不容易,其实也很简单,关键一点就是要用心,上要让领导们对自己放心,下要让职工们心服口服。

当了几年站长,他除了下地种菜,逢年过节时还能进食堂做宴席之外,遇到职工们突然生病了,他还懂得该给他们吃什么药。遇上关爱药箱里没这种药时,他还会打电话叫两邻站乡村医生托火车司机们带来,诊疗知识常叫那些诊所里的医生们都为之惊讶。有时候,遇到车站养的鸡和狗生病了,他也晓得给它们吃些什么药、打支什么针。站上的办公用品坏了,他便成了修理工,木工、钳工方面的活儿,他也能来两下子

来小芮他们车站的时候,我还记得有一天,山脚处一小孩点了把火,一不留神间,那火竟越烧越大。接下来风再一吹,火势也就越烧越旺,不一会儿便燃成一大片,并往车站方向赴了下来。看到这一情况,小芮连忙抱起灭火器便带人往山上跑去救火。一个多小时后,车站附近的大火终于被扑灭了。救火回来时,却一个个一脸灰黑,眉毛和头发都被烧掉了不少。可第二天他将此事向公司汇报后,前来添加灭火剂的干部却说,失火地点那么远,又烧不到车站,管它干什么?

对此,小芮也只是淡然一笑说,他是没看到当时的情况,当时我要是不管的话,大火一直烧下来,把变压器烧坏了,影响到车站正常的接发列车工作,那可不得了。末后又淡然一笑,说车站上的工作有时候就是这样,工作干出来后领导们却反而不理解,可自己还得遵照实际需要干下去,不然车站就完了!

过了几天,车间有人下来,安排小芮轮休。由于客车在2005年就已停运了,小芮和我竟是与押运员一起坐在货车车箱里回家去的。两个多小时后,列车终于到达宜良站,我看见一位老太太正牵着一个小孩在站台上等着。灰头土脸的小芮看到后,一下了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三下两下便爬下车来朝自己的孩子和老母亲跑去。我这才想起小芮曾对我说,他已有两个月没回家去看家人了。看着他与母亲和女儿久别之后又得以重逢的情景,我真是难以用语言所来描述。

后来,我调离了小站。

可对我来说,自从调离那些坐落在深山峡谷中的铁路小站后,我发现自己的内心深处,竟还有着许多的小站情结。尤其是当自己坐在列车上,看着那一个又一个自己所熟悉的小站擦窗而过时,有时我竟会让人不明所以。独自一人的时候,我也曾把那些小站上的人和事收揽入怀,再细细地品咂与久久地辨析,然后琢磨着如何让他们在自己的笔下变得鲜活与动人起来

这年,我听说大沙田车站撤销了,小芮也将被分到别的地方工作去了。到此,小芮已结束了他做为一名小站站长的使命。

有付出,便会有回报。做为一名扎根艰苦小站热情工作的青年,小芮对单位上做出的奉献,以及小芮的工作能力,单位领导与职工们早看在眼里。这天,我与小芮通了个电话,他说,他已被分去另一个车站去干安全监察工作了。

百年滇越铁路,留给的我情与思,是我以前的人生经历中所未有过的。后来在查阅历史资料的时候,我忽然间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小芮所在的车站,应该是从法国人在的时候就有了。如此算下来,做为一名艰苦小站的守护人,小芮应该是这座百年小站上的最后一位站长了。

平平凡凡地活着,并由此走完自己的一生,其实也不缺乏其光彩与可爱之处!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