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黑狼(短篇小说)

2020年03月21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黑 狼(短篇小说) 那年月的故事 文/上兵伐谋 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只听见和他一起下乡落户到清河林场的知哥知妹们都叫他黑狼,他也自称黑狼。这大概是他总是一身黑色装扮,而且爱学狼叫的缘故吧,我想。 起初,清河乡的乡民们都觉得好笑,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黑 狼(短篇小说) 那年月的故事

文/上兵伐谋

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只听见和他一起下乡落户到清河林场的知哥知妹们都叫他黑狼,他也自称黑狼。这大概是他总是一身黑色装扮,而且爱学狼叫的缘故吧,我想。

起初,清河乡的乡民们都觉得好笑,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皮肤白白净净的,长得多少还有些俊气呢,怎么得了这么个难听的绰号?可是,渐渐地,他们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文化大革命进行到第三个年头公元一千九百六十八年的秋天,清河林场的知哥知妹们似乎才发现,他们被发配到这穷乡僻壤,是被人愚弄了,一怒之下,他们革了公社派去的林场场长的命,勒令他滚他妈的蛋之后,便纷纷卷起铺盖,回城里去了。

黑狼却没走,听说他是孤儿,无家可归。他独自一人守在山上,凭着一支不知从何处弄来的谁也不许碰一下的五四式手枪,当起了山大王。

开初几天,黑狼倒也自得其乐。离开林场的哥们儿姐们儿,临走时给他留下了不少的柴米油盐,一大堆南瓜冬瓜之类的蔬菜,甚至还有一坛从清河乡供销社赊来的老白干,足够他一人享用一阵子的。

每天吃饱喝足之后,黑狼便掂着手枪,兴致勃勃地到山林里转悠,钻山洞,追禽鸟,学狼嚎;夜里,便脱得赤条条的,跑到女知青们曾经睡过的床上做俯卧撑,直到精疲力竭,然后蒙头大睡,一觉醒来,太阳都晒着屁股了。

嘿嘿,妈那个巴子!黑狼自我陶醉道,这真是神仙过的日子!

然而,神仙也有不如意的事,何况黑狼并非生活在仙境,而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国;黑狼更不是神仙,而是七情六欲俱旺、离不开人间烟火的凡夫俗子。他很快就生出了烦恼。

令黑狼烦恼的事有三:一、每天他必须自己动手烧茶煮饭,饱受烟熏火燎之苦;二、食无鸡鸭鱼肉;三、没有女人。在女知青睡过的床上做俯卧撑,虽然也能排遣过剩的精力,但那毕竟是望梅止渴,画饼充饥,哪里比得上动真格的来劲。

黑狼决心要消除这些烦恼,过上真正的神仙一般的日子。他苦苦地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便提着手枪下山了。

这天,正是清河乡赶场的日子,然而,整条街市上却冷清清的,大多数的店铺都关门插锁,除了几个荷枪实弹、杀气腾腾的造反派在忙着往街道两旁的墙上刷标语外,赶场的人寥寥无几。黑狼在街上闲逛了一会,终觉没趣,便径直朝不远处的乡政府大院走去。

公社大院里也是空落落的,静悄悄的,黑狼找遍楼上楼下,只看到一个老头,一问,说是公社从书记、社长到一般干部,都躲武斗去了,他是炊事员,留下来看守房子的。

黑狼好生失望,正打算往回走,突然,一位少女从一间屋子里款款而出。她十八九岁模样,身材苗条,容颜俊美,风姿绰约。黑狼心中一喜,顿时两眼放光。但他却绷着脸,故作正经地问那少女道:

哎,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田秀。那少女见黑狼手里拿着枪,怯生生地答道。

干啥的?

我是公社的广播员。

黑狼一听,眼珠子一转,顿时计上心来。他晃了晃手枪,命令似的对田秀说道:

你去给老子通知全公社所有的五类分子,勒令他们马上赶到这里来,老子要要给他们训话!

田秀瞥了一眼黑狼手中的枪,极不情愿地走进了广播室,不一会,家家户户的喇叭都响了起来。

那年月,头上戴着地富反坏右帽子的人,谁想批斗他们,他们都得俯首贴耳,随叫随到,哪敢稍有违抗。因此,一听到广播,他们便像接到皇上的圣旨一般,屁滚尿流地朝公社大院赶来。不到一个小时,公社旁边平时打篮球的坝子里,便站满了一大群衣衫褴褛、喘息未定的人,他们不知道又有什么大难临头,一个个提心吊胆,颤颤兢兢,诚惶诚恐。

黑狼又让田秀拿来纸笔,将他们的姓名、住址一一登记,并给他们编上号码,然后挥着手枪,厉声道:

你们这些牛鬼蛇神,给老子听好了,从今天起,你们每天按照给你们的编号,轮流给老子孝敬一点东西,酒哇,肉哇,鸡鸭鱼呀不论,有啥拿啥;给老子亲自送到山上林场去,老子懒得走路。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牛鬼蛇神们诺诺连声,不住地点着头。

要是哪个龟儿子敢违抗,不按时给老子送来,黑狼把手枪一拍,鼻子里哼了一声,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听清楚了!

那好,刘孬狗!

我在,我在!那叫刘孬狗的人一听黑狼在喊自己,连忙举着手,点头哈腰地答道。

你是第1号,今天就该你。你打算给老子孝敬些啥好吃的?

我我家里你要的那些东西一样也莫得

嗯?黑狼眉毛一楞,眼露凶光。

我我去给你买鸡蛋,买鸡蛋

早点给老子送去,今天晚上老子就要吃鸡蛋。

是是是,一定,一定!

黑狼这才把手一挥,对牛鬼蛇神们吼道:

现在你们都给老子滚吧!

牛鬼蛇神们如同获了大赦一般,一个个垂头丧气地四散而去。

事情居然办得如此顺手,这让黑狼大受鼓舞。看来,这世上没有做不到的事情。他这样想着,转身盯住田秀道:

走,到山上林场给老子煮饭去!

田秀望着黑狼手中的枪,不敢说半个不字,她向炊事员王老头打了个招呼,说她天黑之前就回公社,便跟着黑狼走了。

太阳落山的时候,刘孬狗果然给黑狼送来了二十个鸡蛋。黑狼叫田秀全都煮了,自己先饱餐了一顿,剩下的七八个硬要田秀吃掉。哪知好说歹说,田秀就是不肯吃,也不吭声,只独自躲在一边流眼泪。

妈那个巴子!黑狼不耐烦了,唰的从腰间拔出手枪,吼道,日嘛你到底是吃鸡蛋还是吃子弹,嗯?

田秀抽泣着,慢慢地拿起一只鸡蛋。

却说公社的炊事员王老头,眼看天都黑了,还不见田秀回来,心里越想越不踏实。他急忙跑到离公社最近的清河一队,找到生产队的张队长,向他述说了此事。

张队长是退伍军人,生得人高马大,最好打抱不平,一听竟有这等事,骂声狗杂种,吆喝起一伙社员,燃着火把,操起棍棒,风风火火地便向林场冲去。

夜幕下的清河林场,到处黑灯瞎火,十几间房门都关得紧紧的。张队长大声呼唤着田秀的名字,可是一点回音也没有。他急了,飞起一脚踹开了他面前的一扇房门。社员们借着火光往屋子里一看,只见田秀嘴里塞着毛巾,身上的衣服被扯得稀烂,下身只剩下了一条内裤。黑狼死死地将她压在床上,正想突破她的最后一道防线。

你这畜生,老子把你废了!张队长肺都气炸了,他怒喝一声,就要冲进屋子里去。

黑狼功败垂成,好生恼恨。他突然抛开田秀,从枕头下面掏出手枪,翻身跳在地上,狼一般嚎叫道:

妈那个巴子,哪个龟儿子敢进来,老子就叫他缴粮折子!

社员们一时间被镇住了。张队长哪信这个邪,他灵机一动,将手中的火把呼的一声朝黑狼掷去。黑狼一见,闪身躲避。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一霎间,张队长已经猛虎一般扑到了黑狼的面前,飞起一脚,踢掉了他手中的枪,紧跟着右手一抓一扔,黑狼便被摔在了门前的草地上。

打死他狗日的!社员们怒吼着,一涌而上,棍棒并举,拳脚齐下。黑狼抱着头,在草地上翻滚着,哀嚎着,凄厉的叫声在寂静的夜空传出很远很远。

算了,算了,不要打了。这时候,张队长领着田秀从屋子里走出来,说,走,回去!

他的手枪呢?社员们恨恨不已地住了手,问道。

张队长一笑,从怀里掏出黑狼的手枪,大家一看,一支仿真玩具手枪。

狗日的,原来只是吓人的,根本打不响!大家又好气又好笑。

田秀一听,非常后悔,道:

早知如此,我是绝不会跟他到山上来的!

大家一边议论着,一边往回走。刚走出不远,忽然听见黑狼歇斯底里的狂叫声:

你们这些龟儿子,老子要叫你们明天一个个都见不到太阳

大家一听,心顿时又悬了起来,回到家里,一个个紧闭门户,手拿棍棒,一夜都不敢合眼。可是,直到天亮了,太阳又出来了,也没见到黑狼的影子,大家这才放下心来。此后一连几天,那些去林场送东西的牛鬼蛇神们也没有见到黑狼,只好又提着东西回去了。

这时候有人才说,黑狼在挨打的那天晚上就跑了,他亲眼看见的,惨兮兮的,跛着一只脚。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