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看台|| 李久文:小喜鹊尾巴长(小小说)

2020年03月20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娘有仨儿子,老大、老二、老三。 老大小的时候,娘教老大学说曲儿。小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媳妇睡到炕头上,叫娘睡到灶窝里。擀油饼,煎鸡蛋,你一碗,我一碗,娘在一边瞪着眼。 老大一字一句的学着娘教的曲儿。娘说,你让娘吃不让?老大说,谁不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娘有仨儿子,老大、老二、老三。

老大小的时候,娘教老大学说曲儿。小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媳妇睡到炕头上,叫娘睡到灶窝里。擀油饼,煎鸡蛋,你一碗,我一碗,娘在一边瞪着眼。

老大一字一句的学着娘教的曲儿。娘说,你让娘吃不让?老大说,谁不叫娘吃,我打谁。

娘笑了,笑得很开心,在娘的笑声里,老大成家了。

有了老二,娘说,娘教你个曲儿吧,你学不学?老二说,学。娘说,小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媳妇睡到炕头上,叫娘睡到灶窝里。擀油饼,煎鸡蛋,你一碗,我一碗,娘在一边瞪着眼。

老二放下书包,在娘的跟前背起了娘教的曲儿。小喜鹊,尾巴长

娘一脸微笑的说,到时候你叫娘吃吗?老二握紧拳头说,有好吃的谁敢不让娘吃,我给他拼命。

娘开心的笑了,脸上堆满了皱纹。

老三懂事的时候,娘还是教老三说这个曲儿。娘前边教,老三后边学,只教了两遍,老三就朗朗上口。娘说,娘想吃擀油饼,煎鸡蛋,要是娘老了不能动了那咋办?

老三说,娘,我给你做,给你端到跟前。

娘拿手朝耳朵上拎了拎一绺散开的白发,颔首微笑,连声说。中,中,中。

后来,娘老了,老大老二老三都分了家,也把娘分得孤零零的住在一个独院里。

这年冬天,娘窗户上的玻璃坏了,直朝屋里灌凉风,老大老二老三都感觉那风是在朝自己心里灌,冷飕飕的浑身打颤。

老大觉着娘的事也是弟兄之间的事,赖好也得商量商量,顺口问道,咋办?

老二一口接一口的抽烟,勾着头,一言不发。

老三说,回家商量商量再说吧。

老大一看俩兄弟很为难,便掷地有声的说,换块玻璃的钱,我自己出吧。不让你们摊了。

老二和老三的女人知道后,反倒老大一耙,指桑骂槐的说,人家老大是亲娘,咱是后娘。

老大的女人也一直怄气,耷拉着脸说,就你会谝能,这又不是你自己的娘,在娘这事上,咱一个子儿都不能往里赔。

老大被女人怄气怄得一点脾气都没了,就笑笑说,在娘身上多花的钱,我都记着呢?到时替娘领养老金把这钱扣回来不就得了。其实,老大的女人根本不知道这是老大在哄骗她,她淡然一笑说,这还差不多。

轮到老三伺候娘都快一个月了。娘说,咋一直不见你俩哥的影子呢?

老三说,他们都忙,娘,有你吃的有你喝的,干嘛还老想他们呢?他们又都不是小孩子了。

娘絮絮叨叨的说,儿是娘的连心肉,一天看不见心里都难受啊,娘把恁都伺候大了,就图个娘老了都能来娘这坐坐。这倒好,连个屁股印儿也摸不着。

老三听娘说这话时,扭过头拿手直擦眼泪。

这天,娘嫌在家蜗居得心烦,就拄着拐棍来街上晒太阳。坐在那,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感觉很新鲜。嘴里没吃东西,却不停的咀嚼着,看样子是在嚼岁月的味道。这时,又伸手朝衣兜里掏,摸出几张褶皱的纸票子,仔细贴眼上瞅瞅,笑得一脸灿烂,自言自语说,孙子重孙一大片,碰见了好给他们买糖吃。

这时,娘听见有涂擦涂擦的脚步声,急忙拿右手在眼前一搭,遮着逆光,仔细的瞅,瞅了半天,便惊喜的喊道,是大娃不是?我瞧这走势像。娘喊的大娃是老大的奶名。

娘,是我。老大顺势圪蹴在娘跟前,伸手搦着娘干柴样的手,眼泪咋也止不住了,噗嗒噗嗒直往下滴。

娘心里酸溜溜的,从衣兜摸出一个小手巾,捏在手里,颤颤巍巍的一边给老大擦眼泪,一边说,娘知道,都难,都难。

老大悔恨先前定下协议,白纸黑字写着,弟兄仨每人一个月轮流伺候娘,轮到谁伺候,不准其他人插手问娘的事。也就是说,轮到老大伺候娘,老二,老三这一个月里都不能去娘跟前打听打听那。轮到老二伺候,老大老三这个月就不能踏娘的门槛。

老大越想越不是滋味,心里说,谁能一天不见娘呢?这协议定得有点不像话,改,必须得改。

回到家的老大,找出养娘的那份协议哧啦哧啦撕了个粉碎,随手一撒,地上一片白花花的。

女人愣了,瞪着贼大贼大的眼。

一只喜鹊在树上喳喳喳的叫个不停,娘唠唠叨叨的说,这喜鹊一直叫唤,你叫吧,叫吧,还能叫来啥喜事?

娘出神的一直朝树上看。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