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呐,你说如果引发祖父悖论会怎么样?"

2020年03月1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咚咚winter 咚咚的碎语 (这篇是命运石之门的后续脑洞。在石头门的世界观里,假如不存在RS能力,大概就会变成这样吧?(笑)没看过石头门的人当脑洞文看看,看过石头门的人当搞笑同人文看看就好^_^只是个脑洞小文,难免有不严谨之处以及人物性格OOC,还请见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咚咚winter 咚咚的碎语

(这篇是命运石之门的后续脑洞。在石头门的世界观里,假如不存在RS能力,大概就会变成这样吧?(笑)没看过石头门的人当脑洞文看看,看过石头门的人当搞笑同人文看看就好^_^只是个脑洞小文,难免有不严谨之处以及人物性格OOC,还请见谅)

1.

呐,你说如果我们去引发祖父悖论会怎么样?

18岁即在美国著名学术杂志上刊登论文而备受瞩目的天才少女牧濑红莉栖做好最后一道工序,制造出世界首台能够进行物理意义上时间旅行的时间机器后,冈部伦太郎如此问道。

你疯了吗?对于冈部如此突然又如此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发言,红莉栖有一瞬间大脑空白而语塞,沉默几秒后才挤出这么几个字。

我可是凤凰院凶真,疯狂的madscientist,渴求混沌还有比引发悖论更能带来混沌的吗?怎么样,克里斯蒂娜,难道你就不想试试吗?

好奇心也该有个限度!

没有好奇心的话你又为什么要在Lab没日没夜地做时间机器?哦我知道了,看来是为了尽到作为我助手的责任吧,嗯嗯,不错,该表扬一下,唔哈哈哈

都说了我不是助手也不是克里斯蒂娜!找不出话反驳的红莉栖只好揪住冈部对自己的称呼作发飙状,但随后表情又暗淡了下去,转过身看着窗外,改变过去这种事我绝不会做的。我至今为止的人生虽只有短短18年,但正是这18年经历构筑了如今的我。包括那些失败,也都是我的一部分,我不愿改变或抹消我过去人生中的任何事。再说,祖父悖论

冈部突然想起有关父亲的话题是红莉栖的禁区。他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她背后拍拍她的肩,那就没办法了。科学狂人也是讲道理的,Labmem的意愿我都会尊重。见证引发悖论的后果这一重任看来只有我来完成了,唔哈哈哈

你打算怎么做?杀死父母或祖父母中的一人吗?我真是看错你了。

红莉栖猛地转回身来,脸上的表情已恢复了制作时间机器时的那种作为科学家的冷静。

怎么会!我怎么可能下得了手啊不,madscientist追求的不是疯狂的过程而是混沌的结果所以用不着那么麻烦,把我父母拆散就行。他们好像是在一次音乐节上认识的

冈部边说边走向时间机器。

红莉栖想拽住他。

你这是在担心我?切,偏什么头啊死傲娇。要是真的引发了什么特别严重的后果你就去用时间跳跃机把记忆送回过去然后阻止我不就好了,天才少女连这都想不到吗,唉

红莉栖一副还想要说什么的表情,但冈部已经走进时间机器。

设置好时间地点并启动时间机器后,冈部感到一阵晕眩。

2.

冈部成功地回到了父母相识的那个时间点,并稍费了一番功夫令他们擦肩而过。过程就不赘述了。

怀着自己为什么没有消失呢的疑问,冈部坐回时间机器,调好设置准备回去。

时间机器启动后,冈部感到一阵晕眩。

3.

呐,你说如果我们去引发祖父悖论会怎么样?

18岁即在美国著名学术杂志上刊登论文而备受瞩目的天才少女牧濑红莉栖做好最后一道工序,制造出世界首台能够进行物理意义上时间旅行的时间机器后,冈部伦太郎摇了摇有些昏沉的脑袋,如此问道。

你疯了吗?对于冈部如此突然又如此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发言,红莉栖有一瞬间大脑空白而语塞,沉默几秒后才挤出这么几个字。

我可是凤凰院凶真,疯狂的madscientist,渴求混沌还有比引发悖论更能带来混沌的吗?怎么样,克里斯蒂娜,难道你就不想试试吗?

好奇心也该有个限度!

没有好奇心的话你又为什么要在Lab没日没夜地做时间机器?哦我知道了,看来是为了尽到作为我助手的责任吧,嗯嗯,不错,该表扬一下,唔哈哈哈

都说了我不是助手也不是克里斯蒂娜!找不出话反驳的红莉栖只好揪住冈部对自己的称呼作发飙状,但随后表情又暗淡了下去,转过身看着窗外,改变过去这种事我绝不会做的。我至今为止的人生虽只有短短18年,但正是这18年经历构筑了如今的我。包括那些失败,也都是我的一部分,我不愿改变或抹消我过去人生中的任何事。再说,祖父悖论

冈部突然想起有关父亲的话题是红莉栖的禁区。他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她背后拍拍她的肩,那就没办法了。科学狂人也是讲道理的,Labmem的意愿我都会尊重。见证引发悖论的后果这一重任看来只有我来完成了,唔哈哈哈

你打算怎么做?杀死父母或祖父母中的一人吗?我真是看错你了。

红莉栖猛地转回身来,脸上的表情已恢复了制作时间机器时的那种作为科学家的冷静。

怎么会!我怎么可能下得了手啊不,madscientist追求的不是疯狂的过程而是混沌的结果所以用不着那么麻烦,把我父母拆散就行。他们好像是在一次旅行中认识的

冈部边说边走向时间机器。

等红莉栖想拽住他。

你这是在担心我?切,偏什么头啊死傲娇。要是真的引发了什么特别严重的后果你就去用时间跳跃机把记忆送回过去然后阻止我不就好了,天才少女连这都想不到吗,唉

我都说了等等!!

红莉栖把冈部一把拽了回来。

你不会成功的。听说过时间顺序保护假说吗?你存在于此的果已经在这里,那么即使你试图抹消它的因,世界也会为了保护因果律而阻止你的。时间机器不该用在这种无意义的事上。

说得像世界有意志一样不过你这倒是提醒我了,即使我让我的父母在当时没有遇见,也不能保证他们以后就不会认识。我需要对过去做出更加难以修正的干涉。至于有没有意义,那是科学狂人该想的事吗?唔哈哈哈

红莉栖还想阻止,但冈部已经边狂笑着边走进了时间机器。

设置好时间并启动时间机器并启动后,冈部感到一阵晕眩。

4.

冈部临时改变了主意,没有回到父母相识的时间点,而是回到了母亲某次体检的时候,略费了一番工夫偷偷换掉了体检单。伪造的体检单上显示,母亲携带有某种遗传疾病的基因。

以母亲善良的性格,应该会选择不生育了吧。

怀着自己为什么没有消失呢的疑问,冈部坐回时间机器,调好设置准备回去。

时间机器启动后,冈部感到一阵晕眩。

5.

呐,你说如果我们去引发祖父悖论会怎么样?

18岁即在美国著名学术杂志上刊登论文而备受瞩目的天才少女牧濑红莉栖做好最后一道工序,制造出世界首台能够进行物理意义上时间旅行的时间机器后,冈部伦太郎摇了摇有些昏沉的脑袋,如此问道。

你疯了吗?对于冈部如此突然又如此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发言,红莉栖有一瞬间大脑空白而语塞,沉默几秒后才挤出这么几个字。

我可是凤凰院凶真,疯狂的madscientist,渴求混沌还有比引发悖论更能带来混沌的吗?怎么样,克里斯蒂娜,难道你就不想试试吗?

好奇心也该有个限度!

没有好奇心的话你又为什么要在Lab没日没夜地做时间机器?哦我知道了,看来是为了尽到作为我助手的责任吧,嗯嗯,不错,该表扬一下,唔哈哈哈

都说了我不是助手也不是克里斯蒂娜!找不出话反驳的红莉栖只好揪住冈部对自己的称呼作发飙状,但随后表情又暗淡了下去,转过身看着窗外,改变过去这种事我绝不会做的。我至今为止的人生虽只有短短18年,但正是这18年经历构筑了如今的我。包括那些失败,也都是我的一部分,我不愿改变或抹消我过去人生中的任何事。再说,祖父悖论

冈部突然想起有关父亲的话题是红莉栖的禁区。他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她背后拍拍她的肩,那就没办法了。科学狂人也是讲道理的,Labmem的意愿我都会尊重。见证引发悖论的后果这一重任看来只有我来完成了,唔哈哈哈

但问题是你打算怎么做?你

红莉栖突然转回身来,带着半疑惑半担忧的神情,欲言又止。

冈部突然沉默了。他跟红莉栖提起过自己根本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他是母亲在医院外捡到的弃婴。当然,养父母待他与亲生无异,与亲生父母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无法引发祖父悖论。

堂堂madscientist,渴求着混沌的凤凰院凶真怎么会被这种小事难倒!那么我回到过去杀死我自己不就好了。

什么?!

没关系,不是还有时间跳跃机吗,发生什么特别严重的后果的话你就把记忆送回过去然后阻止我。这样既不会造成后果,你还能得到珍贵的数据。怎么样,不心动吗,最爱实验妹?诶,话说杀死自己到底算不算谋杀呢?还是该算自杀

诶什么什么,冈伦要自杀?冈伦不要真由喜了吗?刚刚回到Lab的真由理一听到自杀这个字眼,连刚买回来的最爱的香蕉都扔到了地上,直接向着冈部扑了过去。

自杀?!等等,冈伦,发生什么了,这不像你啊,哎哟!

桶子恰好和真由理前后脚抵达Lab,一听冈部要自杀也慌了神想过去询问情况,却不小心踩到了真由理刚扔到地上的香蕉,脚底一滑,庞大的身躯便砸向了

桥田!!你你你

眼看着自己刚刚完成的机器就这么被砸坏了,红莉栖看着眼前的一片混乱气得说不出话。然后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把怒火转向了冈部。

冈部!都怪你!

什么?又不是我砸坏的!虽然内心觉得说出自杀这个词的自己也该负一部分责任因而有点心虚,但冈部表面上还是硬撑着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没想到红莉栖并非指责他的用词。

时间顺序保护假说啊笨蛋!你存在于此的果已经在这里,那么即使你试图抹消它的因,世界也会为了保护因果律而阻止你的。也!就!是!说!正因为你产生了杀死过去的自己的想法,世界才为了阻止你这一会打破因果律的行为而向着破坏时间机器的方向发展了!

一头雾水的真由理和桶子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们,由于无法理解红莉栖话语的含义,连劝架都忘了。

你是说砸坏时间机器的不是桶子那实实在在的过于庞大的质量(桶子:喂太伤人了冈伦!),而是我脑子里的一个念头?真没想到天才少女竟然也会说出这么荒唐的话哎哟!

冈部边说边走过去想收拾下一地的零件残骸,但没想到继桶子之后也中了真由理扔掉的香蕉的招,整个人就这么摔了过去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啊啊啊快起来冈部你个变态!

闭嘴,你抓着不放我怎么起来,天才变态少女!啊疼疼疼,别挠我啊The Zombie!

唯独这个称呼你再用我就杀了你!!!

真由喜的香蕉真由理看着地上那串已经比胶蕉更惨不忍睹的香蕉,欲哭无泪。

胖了点而已,没有必要用庞大这个词吧桶子躲在墙角画圈圈。

今天的Lab,氛围也是一如既往地平和呢。

【End】

(欢迎转发,但为了好吧这并不会导致什么悖论,但还是请不要擅自转载。El Psy Congroo ^_^)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