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黄前文丨旧时代女人(小小说)

2020年03月1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作者:黄前文 按社会历史的视角来看,李妈妈只能算作那一类旧时代遗留下来的人物。 这样一种女性,就是到新中国成立多年了,她们仍是一双小脚。然后仍迈着这样一双小脚,不无艰难与痛苦地尾随在时代生活的后面 我至今还记得,那时候李妈妈家门前有个小院。没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作者:黄前文

按社会历史的视角来看,李妈妈只能算作那一类旧时代遗留下来的人物

这样一种女性,就是到新中国成立多年了,她们仍是一双小脚。然后仍迈着这样一双小脚,不无艰难与痛苦地尾随在时代生活的后面

我至今还记得,那时候李妈妈家门前有个小院。没事之时,邻居妇女们都喜欢聚在这里,一起晒晒太阳、做做针线活儿,同时也东家长西家短地说些闲话。李妈妈也不例外,只是到太阳渐渐热辣起来,晒得人浑身冒汗了,她便会将自己那双可怜的小脚从鞋中拔出来,再把裹在上面的白布象剥粽皮般一圈一圈地拆开,让它们也享受一下太阳的温暖。

每当这时,年青一代的妇女们便会捏着鼻子唏嘘起来。因为她这双小脚掏出来后,实在是臭不可闻不说,这样一双小脚,天哪,竟才有个并拢在一起的八岁娃娃的手巴掌大小。活象个粽子,两边小指都包没了。

这样一双怪模怪样的丑陋的小脚,叫人怎么走路?怎么去干活儿?年青一代的妇女们没有这种经历与感受,自然无知。

其实,李妈妈生下来的时候,中华民国便已成立,并严禁妇女缠足。可她们家在云南边疆一个偏僻小山村,做为决定下一代未来与命运的长辈们,虽风闻到些外面不兴裹脚了的消息。可在这处处闭目塞听又处处愚顽不化的小小世界中,人们竟还照以往的观念说,从古到今,历朝历代哪个女人不裹小脚?女娃娃家从小不裹脚,长大后还会有男人要嘎?

李妈妈还记得,自己是在五岁裹脚的。刚开始的时候,当父母亲用白布一圈一圈裹上去后,她还觉得紧崩崩地好玩。可要不了多久,她便觉得两脚又麻又酸又胀,更难以迈步。想把布条解开来,爹妈却不依,如果不听爹妈的,便挨骂挨打。后来还叫奶奶在家里看着,以防她把布条解开,将来再也长不成小脚。当时,她胆子小、又听话,就只有忍受着。

李妈妈也还记得说,那时候她还有个妹妹。她性格要粗野一些,爹妈开始给她裹脚,她就是再打再骂也不愿意。再不行就往处面跑,一直跑得远远的,叫大人们找不着。后来人越长越大,双脚也跟着越来越大,这时候已有乡、保长前来干预,再不允许家长给孩子们裹小脚了。妹妹后来就成了大脚,只可惜自己

那时,李妈妈这些话说起来总是又多又长,伴随着她的叹息、她的不平、她的气愤。岂不知她这话已说了一遍又一遍,惟恐别人还不知情,还未引起人们的同情似的。可大家对她这话早听烦了,早把头偏朝一边去了。她却还未发觉,仍自言自语着。临尾,她还照往常一样叹息一声说,要是小时侯爹妈不给我裹小脚该多好啊!说时,那张瘦小的脸上开始鼻端抽搐了几下,一副满面酸楚、极其沉痛的样子。

这时候邻居们便知道,她这段时间八成是又受男人的气了。而对李妈妈丈夫来说,那可是个旧时代习气很重的男子。他正该成家立业之时,却已是小脚妇女们倍受歧视的时候。当时,他觉得自己讨个小脚姑娘,看上去温温顺顺的,但没有大脚女人能干。只可惜他当时又穷,要想讨个内心满意的女人来成个家,还是比较困难的。

此时,待字闺中的李妈妈又模样长得极好。可在此新时代里,象点样子的人家,谁又肯娶个小脚女人呢?此时,早已叫悔不迭的父母亲,正愁着自家姑娘嫁不出去,一贫如洗的李大爹又贪图女方家不要彩礼,便娶了小脚李妈为妻。但李大爹后来却后悔了。婚后,小脚妻子对他的百般体贴与任劳任怨,他也是知道的。可多年来,以他那微薄的铁路工人的工资,收入用在若大个家庭中,这巨大的经济压力早把他被摧垮了,他也由此变得暴虐了起来。

李妈妈别看她身材瘦小、又是小脚,自从十六岁嫁人后,以后的婚姻家庭生活中,她一口气便给丈夫生下了八个儿女。如此众多的儿女生下来后,她身体上留下了多少病根?往后又操了多少心?费了多少神?这方面的苦,只有她自己和老天爷才知道了!

因为,身为铁路养护工人的李大爹,与新时代的男人不同。就以大家亲眼所见来说,别的家庭中两口子从来都是夫妻双双一早出去上班,晚上回来后一起做家务、带孩子李妈妈男人却是每天只管上班,家务事从来不去管。李妈妈便每天拄着一双小脚,随时在家忙这忙那的,活象一台飞速运转的机器一般。

儿女众多的家庭中,细碎而又繁重的家务活儿本来就够多的了,李妈妈却连那些诸如挑水、上山砍柴、挖地等男人们干的重力活儿,她也必须去做。李大爹下班回来见饭没做好,或什么事令他不满,他便要发脾气骂人。吃饭时,他独自往桌前一坐,老婆儿女从不敢过来和他坐在一起。搛菜更得长眼睛,得紧着他先吃饱吃好

为此,那些比李妈妈年青一点的妇女们都说,嫁给李大爹这种男人做老婆,真是遇着活阎王了!

五十年代,出于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政府曾号召家庭妇女走向社会,有些基层领导甚至还亲自登门做工作,动员妇女们和男子一道参加国家建设。周围很多不甘心当一辈子家属的妇女们见了,便丢下自己的丈夫娃娃和繁重的家务出去参加工作,如同飞出牢笼的小鸟一般。

李妈妈这时候才四十来岁,家里还有好几个娃娃在读书,经济上有时困窘到吃了上顿愁下顿的地步。眼见邻居家属们都欢天喜地去工作挣钱,每月经济总比自家宽裕。工作表现好的话,将来转为国家正式工人,还有着各种各样的劳保福利待遇。早已被自家经济困难压垮了的李大爹,两口小酒下肚,不由愁怨顿起,便又骂开了,瞧人家这些大脚婆娘,样样事情都能干,你只会在家吃干饭!

其实,全身心依附于丈夫的李妈妈,她虽没有个挣钱回家的工作,但在家又哪样事情没做?家中哪样事情又离得了她?她也有得理不饶人的一面,便骂丈夫眼睛瞎了没良心。可骂完之后,想到自家经济上的困窘,自己却嘴软了下来,只会抹着眼泪哭泣。

其实,李妈妈虽是小脚,可她也与其它妇女们一般无二,她也想出去工作挣钱,做一名和那些大脚妇女们一样,在自己丈夫面前自我能力和尊严上完全平等的女人。她过后也壮起胆子,去那些用人单位找领导们求情,给自己一份工作干。可她去时,那些用人单位领导老远见她来了,不是连忙躲开,就是慌称单位上人早招够了。因为谁都知道,她这种不老也不算小了的小脚女人,平时走路都歪三倒四的,还干得了哪样工作?尽管李妈妈样样事情都能做,可人家哪里肯相信!

为此,李妈妈只能在家当家属。她曾为自己能有份工作干,不知哭过多少回?一生很有骨气的李妈妈,总为自己经济上依靠丈夫难过。她总说,我要不是小脚多好啊,男人虽有工资,每月总要开口向他要钱。花男人的钱,得小心服侍人家,既受人家的气,自己又觉低人一等。何况李大爹这种男人良心又歹,从不会心疼自己的老婆!

好心的邻居们便宽慰她说,等娃娃们长大后就好了,儿女们总不至于连自己亲妈都不管吧?

李妈妈这才宽慰地把脸笑成了朵花儿一般。

其实,辛苦了一辈子的李妈妈到晚年时,却仍未得以轻松下来。尤其到后来,李大爹退休工资竟独自一个人花,不给她一分钱,李妈妈只有靠儿女们凑钱供养。她便时常感到内疚。她总说,儿生女们经济上也不宽裕,自己却还要给他们添负担唉,要不是自己被这小脚坑了,我年青时候也能找到工作,到老也有退休工资,哪里还会给儿女们添累赘?

李妈妈只有给儿女们带孩子。而她年青时双生养了一大帮儿女,这一大帮儿女又给她生养了一大帮孙儿孙女。儿女们要工作,又管不着家,李妈妈便得拄着双小脚照顾娃娃,仍然是整天忙个不停。这一大帮孙儿孙女中,难免有几个调皮捣蛋成性的,时常不听她管束之外,有时还故意淘气。李妈妈转而告知他们父母,小家伙们受到训责,继而编了段顺口溜气她:

告嘴婆

小拐脚

一洗洗到太阳落

老爹过来找

一个轱辘掉下河

说真心话,李妈妈活了一辈子,也为这双小脚痛苦了一辈子,她一生忌讳的就是别人当面叫她小拐脚。这时候便一把鼻子一把泪地骂开了,小砍头些,没有老娘这双小拐脚,咋个会有你爹妈?还会有你们?随后气不过还想给他们几下?

可接下来,凭了她这双小脚,跌跌撞撞的又怎能追上这帮兔子一般机灵的娃娃?末后自己倒差点摔了一跤

晚年时分,李妈妈总在一天到晚地给自己做鞋子。她做了一双又一双,做好之后全锁进柜子里。有时,她一边做一边叹息:现在市面上的鞋子多好啊,又牢实又漂亮,只可惜自己不合穿。现在趁眼睛还没瞎,多做几双放着,以后看不见了,谁还会做这种小鞋?自己又穿什么?以后,怕是见都见不着这种式样的鞋子了!

说时,那双昏花老眼又转回到自己那双丑陋不堪的可怜的小脚上,蓦然间又触到了心痛,两行辛酸的泪水又开始不由地顺着那张皱纹累累的面颊小河一般地流淌开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