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看台|| 范文学:一根灯绳

2020年03月1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范文学 铁柱这几天心里很烦,也不知道自己这八十多岁卧床不起的娘脾气怎么变得那么坏,天天骂儿子不孝顺。 铁柱媳妇每天变着样给娘做饭,可饭菜端到床前了,铁柱娘不是嫌淡了又是嫌咸了,絮絮叨叨说这儿女都不中用,看来自己是真的活不下去了,每当这时候铁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范文学

铁柱这几天心里很烦,也不知道自己这八十多岁卧床不起的娘脾气怎么变得那么坏,天天骂儿子不孝顺。  

铁柱媳妇每天变着样给娘做饭,可饭菜端到床前了,铁柱娘不是嫌淡了又是嫌咸了,絮絮叨叨说这儿女都不中用,看来自己是真的活不下去了,每当这时候铁柱就叹口气抱着头蹲在地上。  

铁柱爹走了一年了,老两口一辈子是没吵过没闹过,多苦的日子都相濡以沫走过来了,这铁柱爹一走,铁柱娘就变得郁郁寡欢的。俩老人原来一直坚持着住在老房子里自己做饭自己吃,两个人每天一个拉风箱烧火一个围着锅台转,这突然走了一个,铁柱娘一个人就常常不做饭,一日三餐都在凑合。铁柱看在眼里心说这也不是办法啊,就想把娘接到自己院子来,可铁柱娘死活不同意。实在说不通,铁柱媳妇就天天过来送饭,可无论做了什么饭菜,就是不合铁柱娘的口味。  

慢慢的,铁柱娘就愈发显得老了,有一天一不小心就摔倒在院子里把胯骨摔断了,只能卧床了。这下铁柱娘脾气更坏了,一天到晚躺在床上埋怨个不停,白天还好,一到晚上折腾得一宿一宿不能睡觉,弄得铁柱两口子是心力交瘁。  

铁柱爹活着的时候和铁柱娘住在一间屋里,南墙放张床,北墙放张床,每天天不黑俩人就吃过饭了,然后早早地就躺下了。这间屋子里只有一个电灯泡,用的是一根灯绳,绳子头就系在铁柱娘的床头。夜里铁柱娘起来解手就自己拉开电灯,铁柱爹起来解手就叫铁柱娘一声。也许是俩人一起生活几十年的默契,每晚上要拉几次灯铁柱娘心里都有数,那边铁柱爹哪怕咳嗽一声,铁柱娘就知道是不是要拉开电灯。偶尔铁柱爹夜里该起来解手的时候没有起来,铁柱娘还会拉着了灯叫他几声。铁柱爹不解手的时候就会说,老婆子你不睡觉喊我干什么,快拉灭灯睡吧,铁柱娘这才放心地拉灭电灯继续睡觉。  

就这样,无数个夜晚里,一根灯绳就系着俩老人,直到铁柱爹突发脑溢血去世。铁柱爹走了之后,铁柱就把爹的床搬走了,灯绳还系在铁柱娘的床头,可是这灯绳接连被老太太扯断,气得铁柱一次一次搬着梯子一边接一边埋怨娘,说爹拉了那么多年也没见断过几次,你这倒好,一个月没出,断了五六次了。铁柱娘也不吭声,只是望着电灯泡发呆。  

后来铁柱娘的身体越来越差,南墙就又放了一张床,铁柱两口子轮换着睡在这张床上,晚上好方便伺候娘,也怕老人万一夜里病情严重了不能及时知道。  

又是一个深夜,铁柱倚着床抽烟,几只小虫绕着电灯泡打转,这些天,灯绳让铁柱系在了自己的床头。铁柱娘忽然又闹着要把灯绳系在她的床头,她絮絮叨叨地说,老头子要是夜里回来了怎么办他摸黑咋起来解手铁柱心里一阵难受,碾灭了烟站了起来,拉亮了灯,然后他将那根灯绳系在了娘的床头。  

铁柱看到娘睡了,他也就合衣躺下了。铁柱睡梦中朦朦胧胧听到啪的一声,他一睁眼发现屋里一片漆黑,他从床上下来摸摸索索去找开关的拉绳,却怎么样也摸不到,他嘟囔着找来充电灯,按亮了灯一看,灯绳又断在了地上,那一头还拉在娘的手里。  

铁柱一边埋怨着一边捡起绳子,绳子那端在娘手里攥得紧紧的,铁柱拉了几下都没有拉出来,他刚要埋怨,却发现娘一动不动没了声音。铁柱颤抖着手摸了摸娘的脸,娘已经没有了呼吸。

娘我知道俺爹他来接您了,您老人家跟他可要慢点走啊铁柱跪在床前嚎啕大哭。

出殡那天,铁柱把那根灯绳埋在了爹娘中间。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