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看台||邱立新:守土

2020年03月1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邱立新 腊月底的东北,天正冷得来劲。清早,太阳像蒙上层白布似的,温吞吞不敞亮。半山腰老李家的炊烟钻出得早,在挂了厚厚雾凇的树梢缠绕很久才袅袅散去。 院子里,两只健硕的大公鸡伸长脖子咯咯叫了几声飞上窗台取暖,李婶儿将一盆拌好的鸡食放到房山头的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邱立新

  腊月底的东北,天正冷得来劲。清早,太阳像蒙上层白布似的,温吞吞不敞亮。半山腰老李家的炊烟钻出得早,在挂了厚厚雾凇的树梢缠绕很久才袅袅散去。

  院子里,两只健硕的大公鸡伸长脖子咯咯叫了几声飞上窗台取暖,李婶儿将一盆拌好的鸡食放到房山头的鸡围栏里后,它们立即从窗台飞落到地,支棱着膀子飞跑进围栏,霸占阵地,把其它鸡鸭挤得不敢近身。

  他爸,天不早了,后山你劈的枯木半子该去推回来吧。李婶把两只手往围裙上蹭了蹭向着屋里说。

  嗯,正要去呢。老李答应着从屋里出来,推上推车出了院,李婶拿上绳子关了院门紧跟上了老李。

  沿着山腰地往前走,空旷田野被一层层的厚雪盖得严实,田野里除了几棵断茎草,连一个人影儿都没有,远处传来一声接一声的鞭炮响,声声提醒着他们:年近了,下午儿子儿媳就要带着孙子小刚回家过团圆年了。这样,鞭炮的节奏声里,他们的脚步更有了劲。

  城里的电啊火啊的,机器化,炖出来的肉又柴又硬,没味道,咱这枯木半子火炖的公鸡肉才好吃呐。老李边把一捆劈好的柴放到车上边说。

  要搁早些年,枯木半柴放这儿晾,还不早让人捡走了,看看现在,放这儿晾十多天,就这么晾着,没人捡。李婶往柴上拢着绳子说。

  都进城喽,可咱不稀罕,咱稀罕这老树根,别看枝干枯了,老根开春还能发新芽。老李搓了搓两只冻僵了的手说。

  这时,几片稀零雪花飘下来,剪纸花般落在李婶的肩上,她呵了口热气,一片雪花飘悠悠落进嘴里,她觉得凉丝丝的带着股清香味儿。

  太阳升起来时,他们已装好了满满一车柴,推到上坡时老李才觉得脚步沉重。

  早些年,莫说是推一车柴,就是背着一车柴,俺也背不弯,腰不抖,可如今老喽,不中用了。他自言自语道。

  要是不老,你还不成精了?李婶喘着粗气说,老头子,给儿子打个电话吧,看他们上路没,要是没上路呢,咱们歇会儿,喘喘气。

  也行。老李把推车支在路边,从兜里摸出电话,熟练地按下了十一个电话号码,那端传来嘟嘟声:爸,等我们着急了吧,我正要给你们打电话呢。是他们在市中心医院上班的儿子大刚。

  没有,路上慢慢开车,注意安全。老李故意把语调放慢说。

  爸,刚接到通知,我们院全体医护春节不休息,武汉发生了大疫情,春节期间疫情可能会蔓延,医护都要坚守岗位。大刚在那头说。

  坚守岗位?那年三十总该腾出空儿回来吧?家里的年猪肉你们还没吃上一口呢。老李的语气没有那么平和了。

  年三十也不能陪你们过年了,我和雅丽都得上班,她是护士长,也不能歇。大刚委婉地解释。

  那,小刚呢,我大孙子咋办?老李把电话使劲儿往耳朵上贴了贴说。

  爸,下午我把小刚送到往咱们老家去的最后一趟汽车上,这趟车不是路过村口么,你去村口接他一下吧。那边,大刚的电话里传来了嘈杂人声。

  什么?你把孩子扔在车上,丢了咋办?老李冻得通红的脸更红了。

  没办法,爸,我没时间,再说,小刚也该锻炼锻炼独立性。我这边有患者了,您接到小刚告诉雅丽一声吧。大刚说完把电话挂了。

  那边电话挂了很久后,老李才把电话从耳边挪下来,促着眉头望向家的方向。

  你望着啥呢?儿子不说下午回来吗?咋啦?

  咋啦?刚才通电话时你紧凑在我身边,不也听到了么。

  听到了。李婶脸上的笑早僵了,一片雪花飘落在嘴边,她衔进嘴里,又凉又涩。

  两个人推着车慢腾腾到家门口时,一只鹅伸长脖子嘎嘎叫着,像是在迎接他们回家。老李这才回过神来,把车上的柴往下卸,刚一动身子,脚被一根散落的柴棍绊了下,踉跄了几下要栽倒,他本能地伸开手撑住地面才稳了身子。稳住后,觉着手心又凉又疼,张开一看,是小沙粒硌出了红血点,血珠正顶着沙土往外钻,他刚要往裤子上蹭,李婶按住了他的手,屋里取了纱布给他擦,说:多大事儿啊,不就是儿子不回家过年嘛,咱领着孙子过年,照样!

  谁不晓得呢,咱儿子有大局观念,咱得支持。老李边说边把柴往柴棚里搬,你去把那只最俊的大公鸡抓来吧,晚上,咱用这木头火炖鸡。

  冬天的日头转得快,老李和老伴在屋里忙着杀鸡炖菜的时候,院门响了,老李激灵一下放下手中的烧火棍迎出门,李婶也把手拿的菜盆放下,两手在围裙上蹭了又蹭。

  可门外进来的却是两个带口罩夹笔记本的人。老李端详了一下,原来是村长大奎和妇女主任。大奎,你们咋戴上口罩了呢?年轻轻的就怕冷啦?老李转过身倒着茶水说。

  李伯,没看电视么,现在全国抗击新肺炎,防冠状病毒,国家要求咱老百姓呆在家别出门。大奎说完拿出一份文件给他们读了起来。

  这几天电视里也说这个病毒在祸害人,我们一定遵守。老李听完后点头说。

  送走村长二人,李婶说:老头子,我估摸大刚就是因为这事不能回家过年的。

  那当然了,咱儿子觉悟高。

  傍晚,老李和老伴戴着口罩来到村口,等到浑身的雪花披挂成斗篷时,才看见一辆公共汽车驶过来,他们急忙挨到车门边,车厢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位乘客戴着口罩背着书包的小刚。

  大年初三晚上,小刚把爷爷的老年机放在枕边后才脱衣钻被窝,这是他每天睡觉前必做的事。这几天来,大刚雅丽会利用吃晚饭时间往家打电话问候家人情况,并叮嘱他们在家别出门,叮嘱小刚好好写作业,陪爷爷奶奶过开心年。

  这会儿,小刚眼睛还没合上,电话就又响了。老李伸手拿过电话,可这一次跟往常不同,电话里有大刚的头像,老李摆弄着不知道怎么接,最后还是小刚鼓捣出来了声音,原来是视频聊天。

  爸、妈,晚上好。

  大刚,你啥时回家啊?

  爸,你和妈妈把我忘了吧。没等大刚回答,小刚就抢过了话茬。

  儿子,我们天天想你们呢。大刚疲倦的脸上挂满笑容,爸,我们暂时还不能回家,昨晚院领导公布了支援武汉的医疗队员名单,我和雅丽都在名单里。

  什么?大刚啊,我看电视了,疫情很严重,会死人的,医生也会被病毒祸害很久没说话的李婶终于急切地发了声。

  别听你妈的,大刚,爸支持你,你们安心去吧,我们会照顾好小刚,照顾好自己的。

  儿子,放心去吧,我也坚决不拖你们的后腿!李婶咬了下嘴唇眼里闪着泪光说。

  爸、妈,安心等我们,为我们加油吧!大刚瘦削的脸上溢满了自信。

  爸爸妈妈我等你们回家!小刚向大刚的头像摆起了手。

  

  视频已经关闭很久了,老李还举着手机不松开,忽然,小刚扑到奶奶怀里,哭着说:奶奶,我要爸爸妈妈啊。

小刚呦,电视里说啦,这叫逆行,现在全国许多小孩儿也都在家等爸爸妈妈呐,他们的爸爸妈妈也是逆行人呐,我觉着这就像守候土地,只有守住了土地,咱们的老树根开春才能发新芽啊。李婶边擦眼泪,边把小刚紧搂在怀里。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