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看台||李久文:疫情(小小说)

2020年03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木头一进家门,沮丧着脸说,掉了,掉了。 女人问,啥掉了? 木头说,一千多块钱掉了。 女人惊讶得像大上午看见了月亮。你?说你多少回,叫你放家,放家,你就不听,这好了! 女人抹了一下眼泪问,你都跟谁在一块了? 木头说,就我和二赖俺俩人。 女人说,早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木头一进家门,沮丧着脸说,掉了,掉了。

女人问,啥掉了?

木头说,一千多块钱掉了。

女人惊讶得像大上午看见了月亮。你?说你多少回,叫你放家,放家,你就不听,这好了!

女人抹了一下眼泪问,你都跟谁在一块了?

木头说,就我和二赖俺俩人。

女人说,早就听说二赖手不稳当,是不是他给你摸走了?我得去问问他。说完,女人就朝门外走。

木头一把扯住女人铁着脸说,你甭瞎咧咧,现在疫情这么厉害,不能出去。

女人开始埋怨木头,跟你过了一辈子,受了一辈子,年年天热时能热死个人,叫你安个空调你就不舍得,你说将就将就过了你瞧这一千多块钱不痛不痒的掉得搭不搭?要是扔水里也听听响,捐给大家也落个好,这倒好!

女人越想越生气,拉上被子蒙头哭起来了。

木头看着女人哧溜哧溜一个劲的哭,心像揪着似的像难受,语气软得像一团棉花糖,那办了这个没材料的事了,你说咋弄吧?

女人絮絮叨叨的说,咋弄?咋弄?就是白捐给人家也比这强。

这时,木头凑近女人提高嗓门说,你说的倒好听,就你这脾气我还不知道?我要是真把钱给大伙捐了,恐怕你比这还生气。

女人忽的坐起来,瞪着木头说,你去!你去!有本事你去啊!

木头嘿儿嘿儿一笑说,不去,怕你生气,怕你作践。

女人说,你能那样做,我还真高兴呢。

木头知道女人说这话是在赌气,就顺水推舟的说,我不信你那一套,你给我赌个咒。

女人说,我要是生一点气,天打五雷轰。

木头直直的看着女人,越看越觉得女人这时特别好,便情不自禁把女人硬往怀里一揽,真想把她亲个够,女人顺势一挣脱,伸手拧住木头身上一块,咬牙切齿的说,去一边,哪还有这心情

木头疼得嬉皮笑脸地哎哟哎哟直叫唤。

正在这当儿,只听见二赖的儿子春树在院子里瓮声瓮气的喊,木头叔在家吗?俺在家蜗居的难受,想找你抿两口呢!

木头没等春树迈进屋门槛就迎了出去。你这小子,真是想喝酒啥时候都中,就现在不行,疫情这么重,你还敢乱跑,染身上病那可比害眼厉害,你快给我回家。

春树愣神样瞪着木头,冷冷一笑说,你以为我是真来找你喝酒的?今天我是来找你算账的,你做的啥事你自己清楚。

木头顿时也愣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自己办哪件事得罪春树了,他还在搜肠刮肚的想着时,春树就抬脚向前走来,木头一看春树连口罩也没戴便厉声吼道,有话直说,你离我远点。

春树稳住脚步,拧着脖子,拿眼斜楞着木头哼了一声说,瞧你那命多主贵,实话告诉你吧,明天我要去告你,你作为村里一名党员趁和俺爹值班时教俺爹搓麻将,结果让俺爹输了好几百块钱。

木头一听先是哈哈大笑,然后掷地有声的说,咋?就算我教他了,还能掉头?

春树眼一瞪,说,俺娘气得一直不起床,你得去俺家赔不是。

木头朝春树挥挥手说,你先走,你先走,等过了这一阵子咱们再面对面说道说道,现在保命要紧。

木头的女人咋想也没想到木头又弄了这一出戏,戳着木头的鼻子说,你做这事坏良心不坏?人家骂咱八辈都不解恨。

木头噗哧笑了,自言自语说,这个二赖,真会赖。

木头和二赖又在村头疫情防控卡点上执勤。木头说,你真会拐弯抹角玩点子,把我害得不轻啊。二赖一脸鬼笑说,还没这瘟疫害人呢?防不好那可是要命的事啊。

吃晚饭时,村大喇叭里响起了村长的声音。请大家注意了,这次疫情特别厉害,为了咱村老少爷们的生命安全,咱村的木头和二赖带头捐款买来了消毒液和口罩,明天要逐户喷洒消毒液,逐人发口罩。

作者简介:李久文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