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经典赏读|| 朱占强:身后的狼(小小说)

2020年03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朱占强 我们公司资不抵债,被一家私营企业收购。在最后一次全厂职工大会上,行将离任的厂长说:是机遇也是挑战。纯粹的官话套话安慰话,机遇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挑战则是必须面对失业的现实。 一筹莫展之际,我突然想到了常明。 我和常明是高中时的同学,彼此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朱占强

我们公司资不抵债,被一家私营企业收购。在最后一次全厂职工大会上,行将离任的厂长说:是机遇也是挑战。纯粹的官话套话安慰话,机遇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挑战则是必须面对失业的现实。

  一筹莫展之际,我突然想到了常明。

  我和常明是高中时的同学,彼此好得就像一个娘养的兄弟。后来常明考上了大学,我顶替退休的父亲参加了工作。道不同不相为谋。虽然生活在同一座城市,由于相距较远,渐渐断了联络。据说那小子现在混成了四有新人,跑步进入了共产主义。如果他能现身说法指点迷津,对我的角色转换肯定大有裨益。

  好不容易联系上常明,他约我在一家小酒馆见面。

  握手,寒暄,拥抱,虚假的热情。

  我们要了两盘时鲜小炒,两盘冷拼。常明还是原来的秉性。干过一杯劣质白酒,他大大咧咧地说:兄弟,是不是遇到了难处?有事你说话!没什么事。我笑了笑,就是想找你聊聊!

  聊聊?常明似乎感到意外。他望着我愣了片刻,迷惑的一双眼睛旋即变得潮润。然后,他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于是我们聊了起来。常明问起我现在的处境,也许出于虚荣的自尊,或者担心带有功利色彩的谈话会破坏久别重逢的融洽气氛,我没有告诉他失业的遭遇,只说还在原单位混,日子过得一直不坏不好。

  突然想到一个话题。

  我说:常明,你读大四那年,我给你寄过几封信,怎么不回呢?

  我去了可可西里。

  干什么?看藏羚羊?

  也是,但不全是。

  常明原本热情洋溢的神情陡然变得阴郁。他沉吟片刻,顾自干掉一杯酒:说来话长,我去可可西里,原是为了赴一个爱情之约。读大二那年,我处了一个女朋友,叫琳。琳有着非同一般漂亮女孩的气质和风度。我们说好的,毕业后去一趟可可西里,看藏羚羊,也让广袤的荒原戈壁见证我们伟大的爱情。

  没想到,我们曾经海枯石烂也不变的爱情竟然脆弱得不堪一击。升入大四那年,琳竟然爱上了他们班里的一位男生,理由简单却充分,那位男生家里非常富裕,能让她一生幸福。我向来信守诺言。同琳分手的第二天,我背起行囊,孤身一人去了可可西里。

  进入可可西里腹地后,我迷了路。我本就是奔着为爱情殉葬才去的,所以并不畏惧死亡。在那里,我见到了一群藏羚羊,他们并不怕人,好奇的眼睛里流露出不设防的善良和纯真。看到藏羚羊的那一刻,我哭了,哭得天昏地暗为了逝去的爱情。

  常明泪眼闪烁。我们默默地干掉一杯酒,他接着说:那时候,我的身体已经相当虚弱。我打算一直走下去,走向爱情的地老天荒。就在告别藏羚羊的当天下午,我下意识地偶然一次回头,突然发现身后跟着一条狼。那是一条瘦骨嶙峋的老狼,眼睛浑浊无光,脑袋无力地耷拉着,身上凌乱的背毛枯草一样干燥晦暗。它大概有一段时间没有捕获到猎物了,它用渴望而饥饿的眼神望着我,我走它走,我停它停,始终保持十几米远的距离。我们差不多势均力敌。由此足见它的狡猾它在等待着我的生命之火最后熄灭,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吃掉我。

  我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的结局。按我当时的心境,如果被一条健康的狼吃掉,倒也认了。但让这样一条丑陋的狼吃掉自己,怎么都感觉死得龌龊。在我生命的绝境中,那条偶然出现的狼唤醒了我本能的求生欲望。为了尽早走出荒漠,我扔掉了所有行李,只把剩余不多的水和干粮带在身上。

  尽管十分节省,三天后,水和干粮还是用光了。饥渴难耐,有几次我突然回头袭击那条狼,每次都被它逃掉了,它依旧保持一定距离跟在我的身后。那时候我已经虚弱不堪,神智昏迷,我们追逐的样子就像两个趔趔趄趄的醉汉。

  靠偶尔能捕捉到的蜥蜴和挖草根果腹,我又坚持了几天。我神智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跌跌撞撞地朝着未知的前途奔命。摔倒,爬起来;再摔倒,再爬起来。我极其疲倦,但生命拒绝死亡,仍然支撑着我往前走。那条狼的情况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有一次,我在昏迷中隐约听到耳边有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我突然惊醒,把那条狼吓得一瘸一拐地往后跳,它太虚弱了,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其情景令人捧腹,但我并没有感到好笑。

  大概两天后,我终于看到了一座蒙古包。最初我以为那是幻觉,因为那时我的眼前经常出现各种幻觉。我想喊,但喊不出。在一次爬向蒙古包的长时间昏迷中,我感觉有舌头在舔我的手那是狼在试探狼的耐性大得可怕,而人的耐性也毫不逊色。从断粮那天起,我们一直都在寻找机会攻击对方。我等待着。当那条和我一样奄奄一息的狼用尽身上最后的力气,努力地把牙齿插进我的手背的时候,我顺势攥住了它的下巴。一切都很缓慢,狼虚弱无力地挣扎,我的那只手虚弱无力地攥着。这样僵持了足有半个小时,我终于把身体压在了狼的身上

  后来呢?我好奇地问。

  喝过狼血,爬向蒙古包,好心的牧民救了我!

故事讲完,常明已经泪流满面。他下意识抹了一把脸,然后说:这么些年,你知道我怎么过来的吗?他自问自答:从可可西里回来后,我被学校开除了。为了谋生,我在建筑工地当过小工,摆过地摊,擦过皮鞋,甚至给饭店刷过盘子洗过碗。每当遇到挫折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可可西里的遭遇,感觉背后有一条狼在虎视眈眈你要么被狼吃掉,要么战胜它

原刊于2006年第9期《青年博览》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