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看台|| 杨海旺:好好过年

2020年03月1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杨海旺 2020年1月22日,农历2019年腊月28日。这天,天气晴朗,一大早,太阳就喜笑颜开的从东边升起,看来又是一个好天气。 常言说干冬湿年下,一个冬天仅下了一场小雪,也算是干冬了,但过年这几天天气预报也是晴天,没有湿年下的兆头。 早起,余得柱自己煎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杨海旺

2020年1月22日,农历2019年腊月28日。这天,天气晴朗,一大早,太阳就喜笑颜开的从东边升起,看来又是一个好天气。

常言说干冬湿年下,一个冬天仅下了一场小雪,也算是干冬了,但过年这几天天气预报也是晴天,没有湿年下的兆头。

早起,余得柱自己煎两个鸡蛋饼,熬一碗小米粥,打发了自己的早餐。习惯性的顺村里的主干道,在村里溜达一圈。

余得柱是梁东县县委办公室综合科科长,2017年初,响应党的号召,来到大兴镇河滩村任第一书记,帮助村里开展扶贫工作。真快,转眼来这里驻村三年了。

起初以为,三年的时间会非常辛苦,非常漫长,非常难熬。现在回过头想想,没有感觉辛苦,也就像自己小时候在老家生活一样,但生活条件和那时比却是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了。那时是吃不饱,穿不暖,农忙时候还要帮父母干活。现在,农民生活也大多数达到小康水平,驻村期间,领导看望,村里群众关照,生活过得很滋润!这里离县城五十多公里,是全县最偏远的村,但这里的群众故道心肠,村风纯朴,热情好客,时间长了,都把他当自家人看,他已经融入这个大家庭,似乎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一分子了。所以,三年的时间,转瞬即过,没有感觉漫长和难熬!

河滩村2400多人,原来有127户贫困户,三年的扶贫攻坚,已经成功脱贫122户,还有5户有特殊情况,目前仍没有脱贫。这5户的情况他如数家珍:张记宣脑梗后遗症,妻子离家出走;贾宁利双腿股骨头坏死,失去劳动能力;薛长栓老两口儿死媳嫁,要抚养一个孙子;马景田两口子智残;李小军慢性病家庭困难。

没有脱贫的这五户,他已经多次去看望,给他们送去过年的肉、米、面、油等生活用品,还给他们每家买了一套新铺盖,送去若干过冬新衣。另外,村里的三位孤寡老人都是五保户,他也全都去慰问和看望,也为他们送去慰问品,确保这些贫困户、五保户平安过冬,快乐过年。

快回到村室了,遇见几个人在说话,薛三首先给他打招呼:

余书记,你也该回家过年了?

老三,我都入咱村三年了,这里也是家啊,怎么,你想撵我走啊?他和薛三开玩笑。

我们巴不得你一辈子在我们村呢,可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土鸡窝咋能留住你这金凤凰?薛三也和他开着玩笑。引得一圈人哈哈大笑。

余书记,说笑归说笑,你也该回家操持年货啊?张庆林把话接过来。

我啊,在家也是一把手,只管大事,像这些柴米油盐的事都是小事,哪用得着我操这心?

我看您家大事不多,你这一家之主也是徒有其名吧?听说弟妹和你比就差一点,是你家的一家之王!爱调侃的王秀才打趣余得柱。

听懂的会心一笑,没有听懂的在问,差什么一点?到底他家谁当家?

余得柱突然想起一件事,马上收住笑容,郑重其事的告诉他们几个:

不知道你们注意没有,最近一段时间湖北武汉发生新型肺炎,说是什么冠状病毒感染,目前已经证明有传染性,这个病毒和2003年的非典差不多,多个省市都出现被传染的病例,说不定我们很快就会像非典时期那样,要采取严密的防控措施。

他说完,几个人有的说看到了相关报道,知道这件事;有的说有那么严重?还要隔离人啊?太吓人了;有的马上掏出手机,查看最新情况。他的话,不能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但却真真切切的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让他们关注和重视起这件大事。

回到村室,余得柱又像过电影一样,把河滩村特殊的农户梳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需要照顾的了,才放心的拿起陈忠实的《白鹿原》,想静下心来读会书。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从书里拉回来,余得柱打开门,进来的是村支部书记薛子良。他急匆匆的告诉余得柱:

何大中的父亲老了。

河滩这一带,出于对老人的尊重,也源于对逝者的恭敬,一般老人辞世都说是这个人老了。

昨天我还见他好好的,今天怎么说走就走了?昨天余得柱路过薛大中门口,看到他家老爷子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别说昨天,老爷子今天早起还喝一碗稀饭,吃一块馒头呢,谁知中午说休息一会,往床上一躺,等大中喊他吃午饭时,发现他已经走了。薛子良说,也不知老爷子怎么修行那么好,93岁高龄,寿终正寝啊!

何大中是薛子良上任的村支部书记,2003年非典防控期间,因行动慢了一点被乡党委免去支部书记职务。因当过支部书记,农村的说法叫曾经是他们村的人头,也是做过第一把交椅的意思,按照当地的话说,何大中在河滩村也是名人了,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况且这个人为人和气,处理事情公平,在群众中有较高威信。现在是他们村的红白理事会会长,村里谁家有喜忧事,还是他出面张罗。

余得柱若有所思的问:子良,以你的经验判断,何大中会怎样办理他父亲的丧事?

很明显,何大中是个要面子的人,他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姊妹五个呢,家族人也多,他父亲生前是我们村年龄最大的男性,又得善终,寿终正寝,在我们这一带,这叫喜丧,他肯定会大宴宾客,热热闹闹的办理老先生的丧事。

余得柱眉头紧蹙:我担心的就是这事。我刚才在街上碰到薛三、张庆林几个人,还给他们说冠状病毒肺炎的事,不知道你注意没有,这两天越来越严重了!

知道一点,但具体情况不清楚。薛子良说。

你看,余得柱拿出一张纸,指着上面的数字告诉薛子良,19日新增确诊病例72例,累计214例,波及湖北以外的4个省(区、市);20日新增确诊病例77例,累计291例,波及全国15个省(区、市);21日新增确诊病例149例,累计440例,波及全国21个省(区、市)和境外三个国家,我们河南发现输入病例。可以看出,疫情的传播速度是非常快的,控制疫情已刻不容缓,很可能会像非典一样实行外来人员隔离措施。

薛子良看到,余得柱拿出的那张纸上有一个统计表,分四栏:日期,增加数,累计数,波及范围。他把国家卫健委发布的疫情数字摘录到这个表里,让人看到表格,就能迅速直观的了解疫情发展情况。

只知道武汉发生冠状病毒肺炎传染病,没有想到发展这么快,老余,你真有心啊,你这个表很直观,有说服力。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聚集那么多人有巨大的安全隐患。我们必须阻止他,不能让他大操大办。

可这个时候,他在失去父亲的悲痛中,我们怎么给他说啊?薛子良面露难色。

这个任务交给我,你只管跟着见机行事就行了。走,咱们马上去他家。

余得柱知道,何大中的支部书记是十几年前因非典防控被免职,现在几乎面临同样的情况,让接替他的薛子良给他做工作,薛子良没法张口,只有自己出面做何大中的工作最合适。

他们到了何大中家,何大中兄弟几个还沉浸在失去父亲的痛苦之中。

余得柱和薛子良代表他们自己也代表村里,对老爷子的离世表示哀悼,对何家兄弟表示慰问。随后,他们两个把何大中叫到东边的耳房单独交流。

余得柱先开口:老何,你们兄弟几个商量没有,老先生的后事你们准备怎么料理?

不出所料,何大中说他们弟兄三个刚刚简单的说了几句,意见很一致,就是要风风光光的送老爷子入土为安,除了薛子良分析的几个原因外,何大中又说出一个理由:

我父亲就这样突然走了,我们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我们姊妹五个没有伺候他一天,没有在他跟前尽一天孝,如果再不体面的送走他老人家,我们心里觉得对不起父亲,亏欠他老人家。说着,何大中又双手捂面,失声痛哭。

余得柱劝停何大中,把在村室里和薛子良说的那段有关疫情的话给他重复一遍,最后说:

老何,你是老党员了,也当过咱们村的支部书记,是个有觉悟的人,也是个清亮人,说句不该说的话,你也别说我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这次疫情和十三年前的非典一样,我们必须带领全体群众做好防控,这个时候,真的不能大办丧事啊!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你考虑考虑,慢慢做弟弟妹妹的工作吧。

余得柱转向薛子良:听说咱们村西头的徐二狗两口昨天从武汉打工回来了,走,咱俩马上带着村医去他家,让他们自行隔离,不能再出门。同时安排村医每天监测他们的健康状况。

两人出了何大中的大门,薛子良就焦急的问余得柱:

你说何大中能做通他弟弟妹妹的工作吗?他们如果不听咱劝告,一意孤行,非大办不可咋弄?

做工作有个过程,他们认识这件事也有个过程,这个时候不能急,循序渐进吗,给他点时间。余得柱回答他。

下午,他们按计划带着村医,去徐二狗家安排两口子的隔离工作。之后到镇上的药店,参照非典时的防控经验,购买一些口套、消毒液之类的东西。回到村室,天就黑了。余得柱让薛子良明天早饭后抓紧过来,他们一块再去找何大中做工作。

第二天刚过八点,薛子良就跑过来了,督促余得柱去何大中家。而余得柱不慌不忙的在电脑上鼓捣着,一点也不急,弄得薛子良一头雾水:

昨天你让我早来,今天你怎么又像没有事的人一样?

余得柱笑了:东西不是还没有备齐吗?我们不能打无准备之仗。

突然,余得柱眼前一亮,充满喜悦的说:搜到了,搜到了!

接着听见打印机启动的声音,薛子良看到,打印出来的是国家卫健委的疫情通报,对照着通报,余得柱又在他的统计表上补充一行数字:1月22日,新增131例,累计571例,波及全国25个省(区、市)和中国大陆外7个国家或地区。

薛子良明白了,余得柱在做功课,要带着证据去找何大中。

余得柱又接连打印几份材料,把他做的的统计表复印一份放在最上边,用订书机把一叠材料钉一块,拿起材料,拽住薛子良去了何大中家。

何大中双手握住余得柱的右手说:余书记,我听您的,您说的对,这个时候是特殊时期,不能大操大办,我做通了弟弟妹妹的工作,不再通知其他亲属,就我们五家直系亲属,把我爹送走,顶多就三五桌饭,您看行吗?

老何,你看看,余得柱把他带来那份材料递给何大中,指着上面的数字对他说,这是本月19号以来的疫情统计,从感染人数和波及范围上可以看出,形势越来越严峻,后面附有几天来国家卫健委的疫情通报。还有,武汉市防控指挥部今天凌晨发布通知,今天10时起采取封城措施,将切断一切进出城渠道!可见前景不容乐观,简办也取消吧。

何大中面露难色。

我知道你有难处,但这个时候需要你带个好头,你弟弟妹妹的工作还得交给你做,我专门给你带来这些材料,你再好好看看吧。

2020年1月24日,也是农历2019年的大年三十,何老先生离世的第三天,上午8点30分,一辆灵车停在河滩村何大中门前,一身防护服的殡仪馆人员把何老先生的遗体抬上灵车,后面只跟着两辆小车,车上也仅有老先生的五个子女,外加村里余得柱、薛子良两个村干部。

上午10点,何大中把他父亲的骨灰盒恭恭敬敬的寄存在殡仪馆骨灰堂里。

何大中祈祷:爹,你生前爱热闹,我们把你寄存在这个骨灰堂,全县哪里的人都有,人多,又逢过年,您热热闹闹在这过年吧!

出了骨灰堂大门,余得柱紧握何大中的双手感激的说:谢谢你,老何,还是您这老党员觉悟高,为我们村带了个好头。

不是不是,余书记,还是您政治觉悟高,看得远,是您苦口婆心的劝说才让我看到事情的严重性,说谢谢的该是我们!何大中擦干脸上的泪水,挺直身体,长出了一口气。

这就对了,让仙逝的老先生安心去天国过新年,我们这些晚辈也平平安安的好好过年

薛子良在一边插话。

余得柱又随车回到河滩村。他知道,今年过年有重要的事要做了,何老先生去那边安心过年去了,村里这一班人有重要防疫任务,需带领全村群众抗击冠状病毒,要抖擞起精神打硬仗了!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