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说天地||南秀山:爱的呼唤

2020年03月1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一 每当姑娘的婚期越来越近时,她们的心情就越来越激动,又不知做过多少次甜蜜的梦,如今还是感觉神秘而朦胧:有人说结婚是幸福的初现,也是磨难的开始 副食店里一清闲,方霞总趴在柜台上两手托着她那张圆圆的脸瞠,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晴直盯住大街出神。 方霞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每当姑娘的婚期越来越近时,她们的心情就越来越激动,又不知做过多少次甜蜜的梦,如今还是感觉神秘而朦胧:有人说结婚是幸福的初现,也是磨难的开始

副食店里一清闲,方霞总趴在柜台上两手托着她那张圆圆的脸瞠,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晴直盯住大街出神。

方霞姐,该买喜糖啦不?小玉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脊梁。

蚕老要等葚子黑,到那天还请你喝两盅呢!方霞那张白嫩的面庞顿时羞得像朵盛开的红牡丹。

不哩,不哩,俺这就吃,听说喜糖能治牙疼!小玉抓住方霞的衣裳撒起娇来。

你要文明点!

你要自觉点!

幸亏店里没有顾客,方霞顺手在盐缸里捏了个盐疙瘩一下塞进小玉嘴里说:给,吃去吧!

呸,呸,你坏,你真坏小玉边吐边拍打着方霞的脊梁。

大姐!店门前突然跑来一男孩。

哦!小生?方霞望着弟弟!

你快回家吧!小生说。

家里有客人?方霞以为家中又来了添相的亲戚。

文善哥哥住院啦!小生告她说。

你听谁说哩小生?方霞半信半疑地问。

咱妈说的!小生说。

啊!方霞不由一哆嗦,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方霞走进家里看见妈妈正在院里水池边洗菜,准备做午饭。她及不可待地问: 妈,文善得的是啥病?妈妈望了方霞一眼,轻轻地叹口气说: 唉!哪是病呢,他在工地上出了事故事故?方霞瞪大了眼睛。妈又说: 听说是热柏油喷在脸上,一双眼睛也真是晴天打了个霹雷,震得方霞两眼直冒金花,她一下栽倒在地上,一会儿脸色苍白,在她那双深潭般的眸子里滚动着晶莹的泪花。这当儿,妈妈慌了手脚,带着两手水赶忙扶起女儿,一只手不住的抚摩着方霞的心窝说: 乖乖,不要难过,妈也是听别人说哩,吃过饭你到县医院里去看看

方霞走进县医院里,心中缩成一个团儿,她先在外科又到骨科,最后她在眼科病房护士室的住院病人卡上找到了文善的病房。她一声不响地来到十六号病房门外站住了,她隔着门上那块掉了角的玻璃向里望,只见一个面裏白纱的病人仰面倚在床头上,天那!他就是文善吗?不会的,文善不会伤这么严重的。她又看见一位老人坐在他的床边低头流泪。方霞忍不住推开了房门,老人是文善的娘,她看见是方霞来了,心里一阵痛楚,又不知怎么说好,大娘,文善不要紧吧?方霞先开了口。文善娘看了看睡着的儿子,鼻子一酸,泪水涌了出来。方霞呆呆地望着文善的脸,自言自语道: 咋恁倒霉呢?其实文善根本沒有睡着,他心里悲伤,他不愿多说半句话,他正在默默地想着心事,一听是方霞的声音,不由一阵悲喜交集,双手不停地向前摸着: 方霞,方霞,你在哪里?方霞紧紧抓住文善的手,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喉咙里好像塞进一团棉球,她什么也没说出来。霞,我知道你会来看我文善带着哭腔说。方霞一下扑在文善的怀里,失声痛哭

下午四点,方霞从县城搭车返回古镇,在公交车上她看见一个唱戏的瞎子,背着一把弦子,手里柱着根小竹竿,头发又脏又乱,身上的衣裳发出一股熏人的臭味儿。车上的人都离他远远的,他自己独占一个凳子。方霞不敢再看下去了,她靠在椅背上慢慢闭上眼睛,她仿佛又看见古镇西街的瞎子毛孩,柱着个木棍在大街上讨饭方霞心里一阵痉挛,生活中突如其来的不幸使她无法招架。结婚,咋结呢?给谁结呢?给一个瞎子去结吗?给一个面目全非的丑八怪去结吗?外人会咋说呢?小姐妹们会笑话吗?一路上方霞她的心犹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方霞下了汽车犹如丢魂落魄,见了熟人也不说话,跌跌撞撞往家奔。她一下跑进自己的小套间里,趴在床上放声大哭起来。方霞妈慌忙跟了进来,在一旁劝方霞说: 小霞,再哭也晚啦。方霞只管哭。方霞妈埋怨说: 开始对这门婚事我都有意见,你说你和文善是同学,你了解他,妈不敢阻拦不抯拦,不抯拦,你为啥向人家要那么多彩礼呢?方霞说着还是哭。傻闺女,妈这都是为了你好呀,再说现在就兴这样方霞不顶嘴了只管哭。方霞妈又继续说: 开始你表姐给你介绍商丘市那个,人家还应允把你调到商丘市去,总比公路局强吧?这倒好妈,我心里好烦,你别再唠叨好不好?好,好,你的事妈不管了。方霞妈说罢一拍屁股走了。

方霞不哭了,小房里静得出奇,她想起离结婚日期只有五天了,她埋怨他不该再去上班。

文善是公路局的修路工人,当前为抢修一条公路,任务紧急。为调动职工积极性,局里规定:当月出满勤者有奖金。文善单是为了奖金不歇班吗?这件事方霞心里比较清楚,还不是妈妈要得彩礼太重了,使文善家里欠了很多债

方霞终于与文善退婚了,她上班时,背后好象有人再指骂她,说她没良心,给人家要这么多彩礼,逼得人家加班加点去挣钱,人家出了事故,就给人家退婚,真是个害人精

方霞不敢去上班了,好似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儿。从此,她关在家里再不敢出门了。后来她听说文善的爹娘也气得先后病故了,只剩下文善一个人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整日疯疯癲癫头发乱蓬蓬的,衣服又脏又烂,柱根小木棍儿挨家挨护地讨饭,他身后跟着一群淘气的孩子在捉弄他一天,他讨饭来到古镇东街,头被碰破了,鲜血顺着眼皮往下流,他一声不响地往前摸,摸到了方霞家的外门,他使劲地敲起来,方霞拉开外门见是文善,不由吓得浑身哆嗦,失声大叫: 妈妈一一方霞被吓醒了,原来她做了一场梦。方霞妈听见女儿的叫喊声,急忙披上衣裳走进方霞房里,拉着灯,发现女儿满面汗水,刚坐在床沿上,方霞就一下扑在妈妈怀里,搂住妈妈哭着说: 妈,我好怕呀

方霞终于病倒了,她不吃不喝,精神恍惚,商店里领导来看她,她说话颠三倒四,无头无尾。店里小姐妹来看她,她又哭又笑,疯疯癫癲。妈妈请来医生,医生说她是精神分裂症。药吃了针打了,就是不见好转。妈妈束手无策,只好又请了张庄的巫婆太阳姑娘。这天中午,太阳姑娘点香拜佛后盘腿而坐,捧着双手,十指相合,口中念念有词: 天灵灵,地灵灵,王母娘娘显神灵,农家凡女患啥病?请您告诉俺知情。只见太阳姑娘闭上眼晴打了个哈哈,忽然浑身如筛糠似的哆嗦起来,一阵过后她又报话说: 农家凡女是王母娘娘身边的一个童女,偷生下凡,王母娘娘掐指一算,才知下凡二十二载,催她马上返回天宫去伺候王母娘娘方霞妈一听吓得面如土色,连忙跪在地上磕头求情,不要收俺女儿回宫。太阳姑娘又闭上了眼睛,嘴里嘟嘟囔囔不知说些什么。忽然又打了个哈哈,睁开绿豆似的小眼睛对方霞妈说: 无妨,无妨,俺开了王母娘娘的后门,才算求个人情。方霞妈一听面含笑容,忙问: 王母娘娘咋说嘞?俺许了愿,不让你女儿走了。方霞妈一听乐开了怀,忙跪下便拜。这是只见太阳姑娘双手一捧,闭上眼睛又唱了起来: 天灵灵,地灵灵,农家凡女求人情,王母娘娘开金口,农家女许愿您记清:初一十五把香送,三丈三尺红绸绫,九只鸡九条鱼,大肉十斤酒十瓶,桔子香蕉各十斤,上等点心封十封好啦,好啦,你不要在这里烦人啦,给我出去方霞披散着头发像个疯子似的从小套间里跑了出来。巫婆正在洋洋得意地唱着,忽然看见方霞怒气冲冲地样子,吓得魂飞魄散慌慌张张地跑走了!

方霞的病还在文善身上,她千思万虑,彻夜难眠,就象一窝蚂蚁爬进她脑子里,把她的神经蛀成千孔万洞,失去知觉。她想,要是不与文善结婚,文善又会怎么样呢?他能经受起这种打击吧?他还能娶上媳妇吗?爹娘就他一个儿子呀?他家的烟火要是同文善结婚,万一他的眼睛治不好,双目失明了,要伺侯他一辈子的,家庭负担全会落在自己身上

方霞经过四天四夜的痛苦思考,心里突然宽敞好多,为人要讲良心,不能把自己的幸福置之于别人的痛苦之上。自已若要做出对不起文善的事儿,她会永远承受良心上的责备。第五天一早,方霞就起了床,她换上文善娘送来的准备结婚时穿的发嫁衣裳。梳了梳头,洗了洗脸,对着镜子打扮一番后,打开皮箱拿出文善家前不久送来的六万彩礼钱,又把自己上班以来积攒的两万块都放在小挎包里,又包上几件平时穿的衣服,她决定去县医院里护理文善治伤。

方霞走在古镇的大街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里凉嗖嗖的,又好像呑下一只没有成熟的山楂果,涩涩的,酸酸的,甜甜的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