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南秀山:黑牛两放新娘(小小说)

2020年03月14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南秀山 腊月二十八,家家户户贴门画。黑牛家中的大铁门上竟贴上一幅红纸黑字的大双喜。 黑牛三十出头,墩墩的个儿,又黑又胖,身体壮得象头犍牛。黑牛从小死去爹,他和娘相依为命。以前是因为家中贫穷说不上媳妇,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实行责任田,搞科技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南秀山

腊月二十八,家家户户贴门画。黑牛家中的大铁门上竟贴上一幅红纸黑字的大双喜。

黑牛三十出头,墩墩的个儿,又黑又胖,身体壮得象头犍牛。黑牛从小死去爹,他和娘相依为命。以前是因为家中贫穷说不上媳妇,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实行责任田,搞科技种植,还允许农民发展养殖业,做生意搞经营。黑牛开始骑着自行车到各村收购塑料废品,现在他竟在村里办起了塑料加工半成品小作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如今黑牛家中慢慢地富裕了,母子俩生活越过越甜蜜。媒人整天如穿梭似的在黑牛家中出出进进,都是因为嫌弃黑牛年龄大而告别。真巧,西庄有个叫莲花的姑娘,年方二十五岁,因娘去世早,爹有病欠下五万多元债务,黑牛家中有钱他让媒人先送去五万元作订婚礼,莲花爹很受感动,他就同意了这门亲事,就把喜事的日子订到腊月二十九日。

腊月二十九这天,黑牛家中热闹非凡,墙外那棵大杨树上绑着一个大广播,广播里播放豫剧抬花轿,还有唢呐奏乐百鸟争呜村主任是喜总,他指挥着忙客携鸡的,放炮的,抬礼盒的,开车的,迎新娘的一切分工行动。天到午时,迎亲的花车就从西庄上把新娘娶了过来。拜天地,入洞房,闹新房,一道道程序走来,不知不觉到了傍晚,黑牛忙忙碌碌地招待客人,满脸汗水,满面笑容,那张黝黑的脸膛上显示着黑里透亮,满面春光。谁知新娘子莲花满面苦色,一股股泪水不住地流着。

晚饭后,闹洞房的小伙们看到新娘子满面泪水的样子,一个个都扫兴而散了。当黑牛关上房门时,新娘子莲花突然跪倒在黑牛面前,哭着说:大哥,请您放了俺吧?俺求求您

黑牛感到很吃惊,他向前一把拉起新娘子说:你这是咋嘞?不要这样

大哥,俺已经有对象啦,俺不能对不起他新娘子哭着说。

那你爹为什么还把你许给俺?黑牛不解地问。

因俺是自由恋爱,爹嫌他穷,不让俺愿意他。因爹有病,又花了您的钱,所以爹就强迫俺嫁给你新娘子满面泪水,泣不成声。

心底善良的黑牛,他觉得婚姻大事不能勉强,他认为强扭的瓜不甜。这当儿,黑牛拉开房门,对莲花说:妹子,你走吧,俺不强迫你新娘子莲花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向黑牛深深鞠了一躬,转身向门外走去

腊月三十日早晨,黑牛娘听儿子说,他把新娘子给放走啦,便大吵大闹黑牛:你真是混了头,咱花五万块给你娶了个媳妇,一夜没过你却把她放走啦,咱落了个人财两空呀,我的老天爷呀

娘,你别哭啦,你听儿说,莲花她有心上人啦,那男的出外打工啦,准备挣钱给莲花爹治病,咱送她的钱,她说算是借咱的,以后还咱哩。娘,她即然不愿意,我认为强扭的瓜不甜,捆绑不能成夫妻黑牛一番话说动了娘的心,娘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向屋里走去。

正在这当儿,莲花爹拖着久病虚弱的身子,硬把莲花又送到黑牛家里。临走时,他对黑牛娘说:嫂子,人俺给你送来啦,你一定严加教育,俺走啦。莲花爹说吧就蹒蹒跚跚地回家去了。

这天夜里当黑牛试探性地欲与莲花要同床时,突然,莲花再次双膝跪在黑牛面前,泪珠象断了线的珍珠,一串串地往下掉。

黑牛大哥,你就饶了俺吧?你要强迫俺,俺就只有一死了莲花说着就往屋墙上撞头,黑牛一把拉住莲花说:莲花,俺不强迫你,你别这样,反正咱也没领结婚证,也不算夫妻,今晚我再次放你走,你别回家了,干脆你到车站搭车去找你男朋友吧,你要回家你爹更生气。

那以后俺爹咋办呢?莲花担心地说。

以后大叔由我照顾,你放心地走吧!黑牛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五百块钱塞进莲花手里。莲花很感动,这当儿,莲花给黑牛叭,叭磕了两个响头,蓦地被黑牛一把拉了起来,就这样黑牛又第二次放走了新娘莲花。

正月初一五更里,黑牛和娘都起了个大早。他烧锅娘做饭,水开了娘下饺子,黑牛点起鞭炮,噼里啪啦震得天上的星星直抖动。饺子下好了吃饭时,娘让儿子去喊媳妇莲花起床过新年,一块吃饺子。

这时,黑牛双膝跪在娘跟前,对娘说起他第二次放走新娘莲花的原因。娘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她骂了黑牛一阵后,就坐在地上大哭起来。黑牛慌忙起身苦着脸安慰娘说:娘,大年下哪兴哭的,过新年越快乐越好呀!娘,儿给你说实话吧,我压根就没有看上她,又瘦又矮,根夲不配俺。再说啦,我心中早有意中人

娘不哭了,擦了擦眼晴,望着儿子问:牛,谁配你,你看中谁啦?

咱庄寡妇刘雪花。

啊一一娘一听瞪大了眼睛,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娘,你咋嘞,我娶雪花你不愿意?

雪花可是个能女人,是咱庄上的养猪大户,男人死后,撇下一双儿女,还有个瘸腿公公,多少媒人给她说媒她都不嫁,不知为什么?

就是为了我呗!黑牛一笑说。

想得怪美,她图你个啥?

娘,你还不相信呀,我已经入她的股啦,协助她扩大规模,办个养殖场。

谁说的?娘问。

雪花说的。

你同意啦?

同意啦,雪花还说,以后咱俩家合成一家,同吃同住同养殖。

我和她公公咋办?

同赡养。

黑牛娘听儿子这么一说,蓦地破啼为笑地说:我也同意,我也赞成,吃吧饺子你去雪花家里给她公公拜个年,别忘了给她那俩个孩子压岁钱。你和雪花再一块到咱家里给我拜年,我和雪花俺娘俩拉一拉,看你说的话是真是假?

黑牛笑了,娘也笑了。黑牛赶忙打开电视机,让娘看春节晚会,自己却唱着小曲高高兴兴地向雪花家里奔去

【组稿 汪葆夫】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