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看台||靳翠菊:离婚

2020年03月13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靳翠菊 鼠年腊月二十八,厂部办公室通知,提前放年假。 万岁! 领导英明! 欢呼声,打扫卫生声,快把车间屋顶掀翻了。 晓丽姐,新年快乐! 组长,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晓丽已结婚十年,丈夫强子在一售楼部工作,儿子读小学。她年过三十,身材仍有模有样,岁月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靳翠菊

鼠年腊月二十八,厂部办公室通知,提前放年假。

万岁!

领导英明!

欢呼声,打扫卫生声,快把车间屋顶掀翻了。

晓丽姐,新年快乐

组长,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晓丽已结婚十年,丈夫强子在一售楼部工作,儿子读小学。她年过三十,身材仍有模有样,岁月的流失,只是让她心智更加成熟,做事干练,麻利。在这个服装厂工作十多年,摸滚爬打,一直坐到组长位置,手下十七个工人,自已负责指导分配工序,吃他们的平均工资,收入不菲,但肩上担子重,比做一线工人时忙了许多,家里厂里两头奔波。

新年快乐!

过个好年!

她压下丝丝惆怅,挤出笑容,和手下一一击手祝福

人人归心似箭,呼呼啦啦,几分钟时间,热闹归于安静,晓丽在工位上,看着平常倍觉拥挤的车间,此刻空旷孤寂。而她却愁绪渐满,心事决堤:

丈夫强子,阳光,健硕,一米八的大个,笑起来,特别灿烂,人整个世界都被它照亮。当时晓丽就是被这笑给沦陷了。强子常常把晓丽拥在怀里说我是你的摇篮。两人都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儿子上幼儿园时,就在新城分期买了学区房,一起还货,一起打拼。

随着儿子上学,职位升迁,工作压力渐大,每天累成狗。回到家,晓丽总想热汤热水吃个现成饭。这几年房地产低迷,强子有任务,常有应酬,总喝得酩酊大醉,半夜而归,呕吐物弄得沙发上,地上到处都是,晓丽捂着鼻子打扫、煮绿豆汤,服侍强子喝下醒酒一个月有二十天这样过,她的日常像从一个战场转入另一个战场。

难得两人都休息时,晓丽洗洗刷刷手脚不停,嘴里新帐旧事喋喋不休:强子外面有人,你变了,男人就是喜新厌旧的动物 儿子老师又在微信上批评我了,儿子你还管不?成绩下降了

强子斜躺沙发上一声不吭,电视遥控器捏手里,来来回回换频道,听烦了,啪嗒!,扔了遥控器,起身回室,嘭带上卧室门。

我知道,你心里早没这个家了,回来就挺尸,啥都不想干!全都推给我晓丽一拳头打到棉花上,气急败坏,追进卧室。

强子被闹急,跳出来,指着晓丽鼻子,满脸鄙夷:瞅瞅你那副凶神恶煞的样,一张破嘴机关枪一样,谁看见不烦!推桑一把,摔门而去。晓丽无语枯坐,夜色一点一点扩张,直到整个家都被黑暗吞噬,她的心一如这黑暗,心里播下了离婚的种子。

后来每次争吵,都把离婚俩字挂到嘴上,吵到最后,晓丽气得咬牙切齿:离婚,不过了!

强子也把字咬碎,吐出:离就离!

离婚的种子一旦种下,时间流逝成时光,离婚的念头在晓丽的心里长成了一堆荒草。

前天,两人之间又爆发了一次大战。临近春节,厂里赶出口订单,要求严,任务重。儿子已放寒假,无须接送。晓丽便一心扑在工作上,连着好几天吃住在厂。那天,她下班回家,打开门,场景惨不忍直视,餐桌上、茶几上,方便面桶、外卖餐盒横七坚八。跑进厨房,洗碗池里泡满了碗碟筷子。强子斜在沙发里喷云吐雾,沙发扶手上放着儿子的试卷,不及格,全是不及格!

晓丽吼起:起来收拾,看不见,没下脚的空抽!抽!,就知道抽!一个家乌烟瘴气,挺大个老爷们,回来就知道挺尸,我都快累死了

晓丽嘴里唠叨着,指挥强子打扫客厅,自己到厨房洗碗。

老子也累,干一天工作,回家不能歇一会?强子咆哮着回怂。

你别一口一个老子?还像个男人吗?儿子成绩那样,也不管!晓丽有一百句等着强子,碗洗得叮叮当当响,在心里,把强子千刀万剐了几百次。

我就是老子,咋了!有你这样当老婆,当妈的吗?几天不进家,不想要这个家,就滚!

晓丽听到这话,火气噌地上来,抓着碗出来,一道白线,碗飞向强子。

强子慌忙举手捂,一股热流顺着指缝滑落。他怒不可竭,举起手中的扫帚挥向晓丽,她举手挡头,扫把杆重重地落在手腕上

晓丽一只手轻抚着另一只手腕上尚青紫的一块,伤已轻,心却疼的厉害。沉思良久,做出决定:和强子这一场婚姻吵也吵烦了、打也打累了,再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儿子归谁,房子就归谁。现在回家去,安心过个年,过了正月初六,年就过完了,民政局一上班,就去把婚离了,然后各奔前程,往后余生,彼此不再受委屈。

她把做出的决定写成微信,发给了强子。

很久,强子回复,行。

晓丽先去超市,鸡鸭鱼肉,青菜豆腐,荤荤素素买了几大兜,还习惯性地买了只羊腿,强子喜食羊肉,最爱吃她包的羊肉水饺。想到此,脸上挂着一丝苦笑。回到家,脱去拘束深兰职业装,换上宽松碎芹家居服,把儿子和强子前几天换下来的衣服、沙发垫、床单、被罩一样一样放进洗衣机,接着拖地、擦桌子。阳光真好!她看着阳台上晒的花花绿绿一片,一种久违的温馨从心底升起。在阳台上晒会太阳,着手准备晚饭。蒸上米饭,切、炒、煎、炸,不急不缓,一个时辰四菜一汤上桌。

5点钟,儿子和强子回来了,强子也买了几袋子年货,这一下,两个冰箱都塞得满满的,厨房的地上也放一大堆。强子不好意思挠挠头,冬天冷,菜好放,过年呢,咱慢慢吃。晓丽想着反正要离婚了,好也忍着,不好也忍着。一家三口围坐吃饭,气氛非常温馨。饭后,强子主动洗碗,打扫卫生。

从大年三十开始,疫情的消息不断传来,而且越来越严重,人心惶惶。政府宣传车每天在小区里来来回回转:居民们听我言,千万不要把门串,呆在家里最安全。出门一定戴口罩,经常消毒少不了

强子突然像变了个人,不让晓丽出门,消毒液、口罩,肥皂,自己去采办。出门时,外罩拿到门口穿戴,回来后,在门口把外罩脱了,仔仔细细喷好消毒液,再拿进来,用肥皂一遍一遍洗手。

初二,晓丽开始咳嗽,心情沮丧到极点。我是不是被传染了?她躺在书房的小床上,烙烧饼一样辗转难眠。天一亮,她走出来,看到强子在厨房煎鸡蛋。她懒懒地倚在门框上:强子,我决定搬出去住。如果真被传染了,你也不用管我,你照顾好儿子就行。

强子停顿了一下,转身把晓丽拥入怀中:傻瓜,我们不分彼此!

早饭后,强子陪着晓丽去门诊筛查,所幸只是上火引起喉咙发炎,医生给开了消炎药,嘱咐回去多休息。回到家后,宅在家里,强子把家务大包大揽,饭后,开始辅导儿子功课。

阳光好时,晓丽端张小凳,拿本书,捧杯茶,坐阳台上晒太阳,间或从书中抬头,看那个忙得团团转的大男人,笑的和阳光一样灿烂。晓丽想:等疫情散去,自己会尝试着让生活节奏慢一点,柔一点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