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张金福:出门

2020年03月0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张金福【贵州余庆】 周忠林望着街上的姑娘,他犹豫了,他这么大的年纪了,真要去说年青漂亮的,说自己的姑娘,只能是疯子,怎么不疯呢?自己是皇帝吗?自己又有姑娘?自己要来50了,婆娘没有,房子没有,天下女孩就是自己的姑娘,就算是自己的姑娘,去说,别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张金福【贵州余庆】

周忠林望着街上的姑娘,他犹豫了,他这么大的年纪了,真要去说年青漂亮的,说自己的姑娘,只能是疯子,怎么不疯呢?自己是皇帝吗?自己又有姑娘?自己要来50了,婆娘没有,房子没有,天下女孩就是自己的姑娘,就算是自己的姑娘,去说,别人又不把自己当疯子?当神经病?

他在珠藏街上试着找了几个,几个都说他是神经,尽管他的穿着打扮,朋友都说,有形象,议表出来了,只要还配个眼镜,就是一个艺术家,还有作家的风范,但去接触姑娘,的确天生不漂亮的,他又不愿意!汪孝杰也是,每次帮他忙,他都只是打电话下来,告诉当地政府,偏偏他的文章不发,你说我没帮,我是通知了政府,也通知了他们几个了的,你既然算得到,你就得跟据我的意思,允许你在街上去接触这些,认识这些姑娘,万一又出了事故,由派出所帮你担保,你既然要在珠藏和铜锣,我们也允许你在珠藏和铜锣,要发表文章,也只能是写新闻,小说诗歌,报纸是很少用的,你如果有本事,是皇帝,就在这两个乡镇一边搞采访,一边找你要找的姑娘!

铜锣是周忠林的家乡,家乡的山,家乡的水,虽然是滋润着周忠林成长的记录,但周忠林在家乡不得汪孝杰和王建平协助,恐怕要生存也是难上加难!他有一丝后悔,不应该驱逐王建平,也不应该不要王建平,这两个人太了解他了,正因为了解,他们才对他所提出的事实,抱一种怀疑的太度,凭你的水平,你的写作,从你从事写作开始就经过我这里,虽然现在写作是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功夫是到了家,但你这些作品在报纸上是不能发表的?虽然你是有仙家,但你和仙家采用的方式,决对不敢苟同!报社是干什么的?是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好人好事,决对不是来宣传你的仙家,你的仙文又怎能发表?就算你说的是事实,也间灾难、世界大战暴发又关你何事?

周忠林就是想不通,明明我有仙家,你汪孝杰干吗不好好利用?真向骂李寂荡那样去骂你汪孝杰,我周忠林又做不出来,在都匀的日子,饭在你那儿吃,住在你那儿住,情同手足,不是弟兄,又情同是弟兄,仙家帮我找了你这个朋友,这是我的荣幸,我干吗要这样骂你?即使你不理解,也是你一时没转过湾来,如今,我又能骂你这样绝情吗?然而,你规定的时间和王建平规定的时间,是惊人的相似,既要我打给你看,同时又要有皇帝的风范!你既然是皇帝,就不应该坐等,靠别人送来的姑娘,你就是皇帝吗?

周忠林又打蔫了,这些姑娘不愿意,又不漂亮又不去追,两天的时间过去了,王建平要他五天,汪孝杰要他两天时间搞定,这简直让他措手不及,妹弟在家又缠着他帮他做事,他只好甩着妹妹和妹夫出了门,然而,即使出门,在珠藏,他都只能走庞前进那里!庞前进虽说谈女朋友很有一定的经验,但在铜锣中学,珠藏中学,所有的老师又无不清楚?他说,女人,你以为,说喊走就能喊走的?仪表要一点,说话的风度又要一点,今天,你的仪表是有了,至少年青了10岁,但从你的眼神来看,就不配相了,等你把眼镜配齐了,下回你再来找我吧!不然,我下回看到你又是那一身打扮,又没戴眼镜,我再也不欢迎你了!

按他说的意思是,你周忠林找婆娘,光是在街上,人家不同意,就过打,就过骂,那有找婆娘是个强迫的?你用仙家、世界大战,只能是疯子,谁相信你是皇帝了?

周忠林从庞前进那里出来,又在街上去寻求那些女子,天空又是那么的暴热,有人说湖南湖北江西这一代发生了大冰灾,热天来了,还有大冰灾?这热天发生了大冰灾,这又意味着什么?那么,我说的这个大灾难,又是不是这个大灾难?那么,下一次,这个大灾难,地点又在那里?是不是还要死人?这是一个警告啊!他激烈的控制着这个情绪,他到要看看这样的新闻,他三晃两不晃,在珠藏集市上,就去了整个上午,到了下午三点过钟了,人们绿续回转去了,他才搞慌了手脚,即使街上还有美女,大热天,她都躲在家里面不出来,他怎么接触啊!

这个汪孝杰不是又要让我去伤害那些无辜者,他才相信?果不其然,仙家传来的情报是:7月7日都还搞不定,只能是自己倒霉,汪孝杰再也不信,再也不帮,反而还要打你!于是仙家指定在铜锣发廊,如果铜锣派出所要抓你,你就告诉他们,汪孝杰两次来电告诉你们,要你们配合,你们接到没有,你们接到了,敢快放我,不然,这个世间还有更大的灾难,还有世界大战我就不会说,你们就忘记了?

然而,等到跑到铜锣发廊,第一次看,没人,第二次,还是没有,等到第三次,是有一个女人,却长得并不漂亮,你说她是做鸡的,还不像,你不理发,她反而跑在外面说还有事,要关门,话都不和你多说半句!你和她较得真来,这样的丑女又不值得,而和她叫得真来,这样的女人又分明是有丈夫的,她干吗和你说?几翻犹豫之下,又放过了?一看整条街,三家发廊,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却因为并不漂亮、风韵,而错失良机!等周忠林一回来,完了,两天时间混过了,要是当时真的又做了,传到汪孝杰的耳朵里面,他周忠林并非只找姑娘,婆娘也找,美丑也不分,又是什么结果呢?要不是自己真是皇帝,我又干嘛要找风韵、漂亮的?然而,你周忠林又是一个美男子吗?几次都还要庞前进来帮你指点、打扮?你不打扮,也是一个丑八怪啊!

还记得邓兴群吗?虽然你自今也爱着她,但她也说过你,也是丑八怪啊!他想到这点,只有潘兴容、邓兴群,他才真正的爱过,也才真正的动过心,但那是他的初恋,初恋的确很真诚,初恋也很幸福,也直得回忆!晏福容是不是?晏福容也不是!晏福容又是仙家帮他说的,但晏福容也没有跟他,而没跟他的真正原因,就是说两个,是皇帝!晏福容漂不漂亮?晏福容也不漂亮!晏福容都不漂亮,也说两个,干吗又真的去选花呢?邓兴群是家乡人,潘兴容是同学,这自然很清楚,但李福容虽然也打过,的确又是亲表姐家的外侄女,但李福容压根儿现在和他又并没有矛盾!虽然徐燕擎和蔡素梅是广东广西人,但这两个女人相片都没有留一张,何谈漂亮!

一生,周忠林和女人接触,产生感情,也只有这几个女人,而剩余的压根儿就记不起,全记着的,都是一些不相干的女人!比如,广西林香木是来过,但这个女人,他毫不动心,因而才击起她往回走!周凤是四川人,但周凤又认的是干兄妹!仙家出现后,兄妹也没认,侄女也没认,是自己的姑娘,孙女也不认了,但这个皇帝,对于自己的兄妹产生不了感情,何况是直亲,真产生感情,也只能是天下侄姑娘,孙姑娘,然而,这样的孙姑娘、侄姑娘千千万万?那一个又是真正的知己,他却找不到答案!姐姐的姑娘,堂哥的女儿,凡是毡到直亲、血亲三代以内,都是大逆不道,谁敢违抗天下之大不讳?不过,不是直亲、血亲三代以外的又何尝又不可?

他的大伯就告诉他,我们周家从来就不管,只要不是直亲、血亲,姐姐的姑娘又怎样?哥哥的姑娘又怎样?只要能延续我们周家的香火,周姓人和周姓人结婚,从来不分老辈小辈,普天下,同姓人结婚的人多得很,有些血亲都还要开亲!就见不得人了?

中国人有中国人的风俗,东方人有东方人的特点,但周忠林不是西方人,虽然灾难遍布整个地球每一个角落,但周忠林有本事去控制这个地球!又没有一个好人真心实意的待他,提拔他,周忠林所做的,也只能是保证中国人的完美,除非这个世界大战的确要毁灭这个人类!但周忠林接到仙家的情报,的确要毁灭这个人类,这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做皇帝,要女人,才说出有仙家,有世界大战,有世间灾难的言语?周忠林是为了救人,在铜锣,他在他的一个姐姐家那里,对着他的外侄说,我今天来,就是想找一个姑娘,让派出所知道,可是,我寻一伙的目标,却没有找到一个适合发泄的目标!

他的外侄看了看他,又说,你这样做,还是不行,你这是伤害无辜,你如果真会算,跑在派出所,跑在他们政府面前,何时何地暴发灾难,都让你说准了,他们自然会用你,你去过打,去伤害他们,谁又能容忍?如果你每次都说准了他们的心理,在干什么?难道中央胡锦涛又真的是铁打的,又不用?只要是为了人民的利益,只要是为了帮助人民,他们找这样的人都恐怕还很困难,他们又怎不欢迎?又怎不满足你?

周忠林望了望他这个外侄儿,虽是一个单身,也是一个残迹,但靠他哥目前在镇里面,也因而把他从乡下弄在街上来,思维倒是正确的,但这些他早也和王建平说,和李寂荡说,和汪孝杰已经说过了,他们有的还证实过了,谁还用他?你看汪孝杰,从离开这个家门到附近的几个县到处寻跑,也有十年的时间,汪孝杰、王建平说没有帮他,那是决对说不过去的!但出门的目的,的确是家乡人害,才通过仙家,找到汪孝杰,找到起王建平,才活到了今天,但过去出门,也是躲避这些家乡人的追踪,才在门外没有说出家乡的地点,还有自己的名字,然而,十多年来,也正因在外面也包瞒了自己的身份,即使遇到了许多可以接触认识的女孩子,又才没去说。

如果那时不去理会仙家,不当这个记者,他周忠林又如何呢?在黄平纸房,有一个女子要留他做自己的丈夫,他怕当地政府查他在这个地方照相,不是记者,他就完了,他写铜锣政府干部吃老百姓的血汉钱,政府又不找他的麻烦?他不写政府干部,他一个业余记者,又受到家庭恶事业的残害,而政府又不管,他又不写吗?而写了这些,报社又不派人追踪调查,如果知道他还是业余的,没有关系,在当地晃来晃去,这些人又不搞他又不报复?他就是通过仙家提醒,才提着相机躲在这些山里,躲在这些百姓家中,他如果不躲在这些百姓家中,他写了政府不好的,揭露了他们,他还有生命吗?

汪孝杰那里知道,他也苦啊!他虽然出门东躲西藏,的确也告诉过汪孝杰的去向,而每一次都有仙家的指令,发给你汪孝杰在都匀,而汪孝杰才说在都匀采访在都匀当记者,这些当官的才没敢找他的麻烦!有一次,他接到仙家的情报,说他堂哥周忠武跑在铜锣派出所直接打电话找汪孝杰,说周忠林当记者是谁帮的忙,我们不欢迎他时,当时汪孝杰就站出来说,就是我帮的忙,你们要咱过他时,这些人才知道,报社有过汪孝杰在帮他,而汪孝杰又是故乡人,谁敢得罪啊!

他接到仙家的这个情报又从黄平的重安江到崇仁、上塘,又到了福泉从而又转到了都匀,可是,汪孝杰并没有帮他成为真正的记者,也正因为几次求情,而又正因为又叙述仙家,叙述苦难,群工部有一位编辑都看不过去,也说汪孝杰太冷漠了,自己的家乡人,自己的朋友都不帮?他周忠林想到这点,你汪孝杰光帮我解决家庭恶事业,而不帮我自己想要的,想达到的,你还是朋友,还是弟兄吗?就算是弟兄、朋友,你这点都不照顾,我又认吗?但是不认,我又有什么办法?也许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周忠林又才向汪孝杰又叙述仙家又叙述世界大战,还有世间灾难!也许是的确汪孝杰不愿开这个恩,周忠林当记者才困难重重!

虽然这个记者是业余的,但为了生存,他不得不四面八方到处跑,所写的新闻,有些还是别人写过了的,所写的小说和诗,又不发表,从而又开始征婚,又到广东,途中冰灾发生,让你汪孝杰见识,也找个你汪孝杰,结果又是如何呢?世界大战暴发了关你何事?的确大灾难来临,的确也不关周忠林的事,但这是普天下人的生命,四川人知道了这个事实,知道了这个世上还有仙家在关注这个世间灾烂,四川纹川大地震爆发,他们死了他们的亲人,他们在这次灾难当中伤了他们自己的亲人,他们知道是你汪孝杰不关心,不关助,他们又不找你撕内皮?他为什么后来要骂你们?要骂李寂荡,要说驱逐王建平的言语,原因就是你们太冷漠,太不负责任了,仙家告诉你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共同救助于天下,救助于世人,你们却视而不见!你们却漠不关心,还说不关他的事!如今又让政府见证了你汪孝杰,见证了你王建平,你汪孝杰你王建平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汪孝杰干吗还要这样?特别是让田洪林、刘定明见证了,你为什么还不帮到底?

按照刘定明现在的心理,他说,那个时候,你还说我们不帮,我们正帮了,你又丢弃不管,那我们还帮这个人还有何用?我们需要的是利用他的长处,为他人作贡献,宣传我们当中的好人好事,我们才帮,他没有贡献,写出来的东西,你们又不发,我们就即使救济他,帮助他了,又有何用?你汪孝杰都不帮,都舍弃,我们当然也要舍弃,但一旦我们知道他有仙家,仙家说的是真的,说的每一次都是事实,世间灾难的确也频繁,我们不可能坐视不管,我们了解他了,知道了他的家庭,我们随时随地都在伸出援手,你汪孝杰就要特殊点,是编辑?是编辑就腰不到台,就把这个责任推给我们?

这个世界大战不暴发就算了?如果这个世界大战真的暴发了,再有更大的灾难,我刘定明非找你不可!你还好意思当编辑?你当编辑,谁又配复你?你自己遇到了,见到了,你干吗又不伸出援手?你们都还在搞什么宣传报道?报道什么好人好事?你又报道什么?报纸上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算什么角色?过去还来教训我们?他周忠林是一个人才,要我们支助他,我们也只能是跟据他的特长,要报社和省作家协会用他的作品,这才是我们对他的最大帮助!如果不利用他的特长,放弃他的特长,就算我们照顾他了,给他搞了个房子,搞了个救济,这样的人在你们的遭踏下,不是在社会上真的废了?既然他真的废了,既然他有仙家,说的世界大战、世间灾难是事实,我们当然要找你!7省冰灾发生之前,我也清楚,他也同样给我发过信息,他的仙家,不通过你们的宣传,又怎能救天下?如果他说的是事实,向阿凡提那样,倒霉的就是我们,你汪孝杰难道还不清楚?

我刘定明这次正想用他,正想把他弄到县事务局来?你汪孝杰又要变挂,就即使你要变挂,他写的文章,也有人告诉我,发了的,在全国各报刊也有,有的,我也得看了的,你汪孝杰怎么在这个时候也梭边?只要他说的,的确是事实,只要他说的,的确是真话,没有哄我们,这个人你不用,我用!我就不相信,瓮安少了你汪孝杰,我们瓮安人就抚他不起来!他现在是一个作家、诗人、这的确不错,他在铜锣、珠藏大闹的日子,谁说他又没有这种雄风,没有这种气质?他每次给我讲到的世界大战,还有世间灾难又怎不让我信复?这次又发生了,让我们也见证了,我们怎么又不帮他?当初,我给你王建平,也给你汪孝杰也说过这句话,你们干吗还对他是这种太度?还不发挥他的特长?

刘定明是想问汪孝杰,但冉焘元就不同了,他说,你汪孝杰在都匀,我也在都匀,周忠林所说的一切,我早已在贵州中八也问过,他讲的,的确是事实,你汪孝杰不用,不采纳,你还是不是人?你不是人,你就不要再当编辑,干脆滚下来,你还当什么编辑?这次,周忠林给我发来的信息,情报完全是政确的,没有半句假话,你敢浪费我们周忠林的才华,我第一个就要打你!我看你这个编辑又能坐多久?你敢和我们市政府干部作对,你又试一下?你的良心在那里去了?你是这样做人的吗?你就一点不心痛祖国同胞受灾受难受伤的心,他这样的人,是我们中国人的救星,有仙家,你不让他发挥他的专长,你没有这种爱心、救心,你有什么支格当编辑?你干吗又能去指责别人的不是?你自己伪装成一个大好人,算什么英雄?

张东升呢?他说,我张东升才和他周忠林才接触,对他认识,我还很遍面,我也说不上来,如果说他说的是事实,的确每次都让我信复了,你汪孝杰不用,我也要打你,如果世界大战真的爆发了,我第一个找的,就是你汪孝杰,你不帮,让他一个人孤孤单单,给我们珠藏也增加了不少的麻烦,我又不打你吗?我给你反映,你还不听!该帮的,我都帮他了,该保的,我还要保他,他的确有仙家,的确会算,他这样的人不用,的确对我们国家是一个损失!你敢和我们公安机关低敕?只要他说的是事实,你是编辑,我照样也要抓你!

田洪林呢?嘿,他说,我还以为你汪孝杰和周忠林是铁打的弟兄呢,没想到,你也是个伪君子,既然你汪孝杰要给我们留背系,给我们增加麻烦,光让我们出钱,我田洪林也不怕你汪孝杰,我早就对周忠林也说过这句话,你汪孝杰算什么?你给我提鞋子,我都还闲你走慢了,你冲什么好汉?你当什么英雄?你不给故乡人办事,而办事又不公正,谁又认你这个故乡人?你过去指责我们,现在,我们当然也要指责你,因为,周忠林说的是真话,说的是实话。

湛义明的心理又不同了,他说,你汪孝杰真不是家乡人,你只能给家乡人当狗,你残废姐在我们村民组,我还要怎样照顿她?你却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亲姐姐都不愿来看一下,照顾一下,还说指望你来照顾这些家乡孤儿寡母,还有残迹,你却在报纸上只是吹牛皮,周忠林还有仙家找到你,你都不愿意帮彻底,说的话都算不了数,你下世变猪吧!不要再去变人了!你可能前世也没积什么德,因而你的个儿才那么矮小,小狗一样,只吹捧你的上师,吹捧你需要的人,却不关心真正的民众,真正疾苦的人,你下世,只能变猪!

周忠林听到仙家各方的汇兑,他知道,目前也只有铜锣派出所任所长不好说话了,而他自己也的确,又出身在铜锣,如果汪孝杰不帮,刘定明会不会实行他的心理诺言,这也的确是未知数,因为,每一个人,他的心理都会改变的,就像当初汪孝杰改变一样,不过,此时,如果不指出来,也证明这个人不会算,而指出来了,心理又是变化反复无常的,不承认,或者说不知道,没有这回事,是你周忠林自己编的,都有可能!虽然他也亲自找过田洪林,没有找着田洪林,又亲自给田洪林手机上发了此信息,但汪孝杰一变挂,刘定明会不会真用他,还是个问题!他只好再一次出远门,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为什么要出远门?

而第一次出远门,是家庭弟兄逼迫,是政府不帮助,而这次政府帮助了,反而是你报社不给成功的机会,这一辈子的心血算是白费了?如果单单只为了生存,只为了活命,只为了接妻生子,养活家人,我周忠林在那个地方也能活命?原因是为什么?为什么田应强要我开相馆,我为什么又不开?我拼死拼活都要搞写作,完成仙家的大业?这又是为什么?如果只为了接妻生子,在乡下照相的日子,接触的姑娘媳妇成千上万,只要不写什么政府不好的,在那个地方住下来,又不能接妻生子?在湄潭九坝,还有一个女人也跟着我跑呢?我为什么又不接收,把她要下来?为的又是什么?为的是我要完成仙家的大业!

如果不是为了完成仙家的大业,我大可不必东躲西藏,一心一意要砖到政府部门,也一心一意也要当这个记者,完成仙家交给我的雄愿?如果没有这种灾难,还有世界大战,上天就不会生出我这个命运,也和天下侄女、孙女有关?周忠林想到这里,他只好作唯一的选择,出门!只有出门才是最好的办法!他想,我也不再骂你汪孝杰了,我骂你,反而伤了我们的合气!就算我这条路走错了,错找了你这个人!就让他们来找你吧!如果真有人来找了你,如果这个责任,凡人又迁怒于你,你来找我吧!你找我,我敢保证,和三年以前在黄平一样,你跟本就不知道我身落何方?就算你知道我身落何方,你都不认我这个朋友,我还再认你这个朋友吗?

这个朋友,早就死了!他想,也只有这条路了,写小说,写诗,即使发了,很少有钱?我照相,在山村,虽然没有多少钱?但出门人,只要走到这些山乡,还是有人接待的,冲其亮不搞这个写作,我生活,在山乡当中却混走了,十多年来,都是这样过的,吃住在百姓家里,你汪孝杰就忘了?你真的以为我有钱坐车又跑在这儿又跑在那儿去旅游?我一天要跑几个乡镇,走乡串寨,这种生活早也习惯了,要不是为了完成仙家的大业啊,我才不愿离开这些老百姓呢?要不是仙家说的,的确有大灾难,还有世界大战,并许诺皇帝由我来做,还我的一切,我又怎不可以在这些乡下找个贫民女子,成过家算了?

就算我现在什么也不是,不是作家也不是诗人,在黄平的日子,我又说过我又是记者吗?他们只知道我是照相的,是相师,他们也有人问过我的家庭,问过我的驻址,也问过我有婚否,只可惜,我太相信仙家的言语了,认为仙家是万事通,会让世人信复的,会让世人崇拜的,然而,你汪孝杰不信复,只能让他们来找你了!周忠林作了这个决定之后就准备出门,然而, 周忠林走到故乡的路上,恰恰又遇到了小翠的女儿,小翠虽说没嫁给他,但她的女儿还说喜欢他!他看了看小翠的女儿,小翠的女儿平平又望着他,又说,伯伯,你怎么也把我都写上去了呢?

周忠林望了望平平,又说,我爱你啊!

伯伯,我是你女儿,你怎么可以爱我呢?

周忠林又说,你妈妈也没有答应我,你怎么就认定你一定要做我的女儿呢?

都是你,前次我和你说,我妈想回来和你,你却把我偏成小说公开要我,还找我大姑公,还有村里面的,你叫我以后如何见人?

那你就干脆答应嫁给我,算了吧!

我才读书刚刚毕业,虽说该大姑公的几万元他不要我们兄妹还了,但是,我还要读书,你又供得起吗?就即使你供我,要我嫁给你,我再去读几年的书,你不又成了老太公了,我一个黄花大闺女,我还能做你老婆?

那么,你现在又考起了吗?

没有!她说,我还要复读嘛!

你复读,你就在我这儿来复读吧!我互责教你,庞前进能教那些私人子弟,是要收费的,我一个作家、诗人、记者,教一个年青老婆,又不收你学费,又可以生活在一起,何乐而不为?

我本来也喜欢伯伯的,她说,可是伯伯,我听说,你要说两个?

这是我的命!周忠林又说,因为世界大战的确是真的,我的确是皇帝!

那么,伯伯,她又说,我嫁给你,你又给我什么好处?

至少,他说,我会让你达到我的水平,仙家把皇子做在你的身上,你嫁给我,也不会饿到你,如果刘定明这次真的帮忙,先把我搞了进去,你就是天下又一个女皇帝,我把仙家所有的招数和情报都传给你,而我也不可能做到永远,最多活过八九十岁,所以,这个天下将来还要由你来主持,我又怎不好好的培养你?

那好吧,她说,我也知道伯伯有仙家,我也认了,其实,我也爱你,只是,我的确是你女儿!你干吗也爱你女儿呢?

这是我的命,由不得我!

那你给汪孝杰写封信吧,这次你说的湖南湖北大灾难,我也见了,我都相信了,干吗你这个朋友又要卡拿你呢?

这,周忠林万没想到,平平会提出这样的言语,既然是平平提出来的,他也只能跟据平平的意思给汪孝杰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是这样对汪孝杰说的。

汪孝杰:

原谅我在文中也指责了你的过错,其实每次我找你帮忙,都是迫不得已,有些又的确是仙家要我做的,有的的确又是为了这个人类,而我所写的文字不管是仙文,还是神仙小说都是跟据每一个人的心理对症下药,请你不要见怪!平平实际上是一个孤儿,当初为了医治她的父亲,她们早就该起几万元的丈了,而她的父亲也没医治得好,去逝之后,她的母亲早也嫁人了,但她的母亲又的确是我的表妹,但她的母亲嫁出去之后,就只剩下她两兄妹了,两兄妹相依为命,还全靠她的亲人、政府来支助,才勉强维持。

我是爱恋她的母亲,也的确喜欢她的母亲,才作了这种不成熟的打算,然而,没想到我的这种爱恋却居然又转移到她女儿平平的身上了,她说,她也爱我,我也爱她,我们都是孤儿出身,她还有亲人帮忙,而我,亲人认都没认,你帮我的,我感激都还来不及呢?我怎么会骂你?帮帮我们吧!她的确现在是我的女儿,我也只能认她是我的干女儿!她如果愿意做我的女人,这也是我求之不得的,何况她毕竟是表妹的女儿,我也只能把她当我自己的女儿!她说,她也喜欢创作,也爱好新闻采访,如果她真的有出息,让我真的也满意,确实都让我动心,做女儿,做女人,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不过,我的确是皇帝,天下女人的确是我的,这个灾难还在继续,不会停下来,如果刘定明真的用了我,我就有机会给天下人提供了,你知道吗?既然要给天下人提供,至少我也要试先了解各地的地理环境,还有人名、地名,这样提供的情报,才不会走火,你以为我是神仙?只是神仙告诉我了,还要靠我自己的记忆,才能记录,因为仙家是在梦中讲解,梦中见面,即使当时讲了,记不清,模糊,或以前跟本就不知道这个地址,就很陌生,提供情报也会出现差错,你以为我能在天上飞,地上游,什么都清楚?什么都明白?不首先对世上作过全面的了解,分折,就跟本谈不上提供情报!

你我相交多年,还是最好不要撕破了朋友的脸皮为好,倘若,又有一场大的灾难又死了人,你又怎么说?难道你不觉得天下很奇怪吗?大热天,还有大冰灾,所有凡间,不是这样绝症,就是那样绝症,从非典到目前,我过去说过的话,那一样又没有应验?还没成,这才进人7月,世界末日虽然也不是恐怖的言语,但也的确很恐怖,如果不得我提供,的确世间会毁灭!仙家早有言语,我是国家重要人物,到不是我非要当这个皇帝,你才使出这种心眼,再一次考验,但如果不满足我的要求,不满足我的愿望,不弥补我,你又认为呢?平平也走近了我的心理,是我女儿,我也要了,刘定明的确也有这种心理,你看着办吧!

好了,其他的,我也不再多说了!再见!

作者简介

张金福,男,发表小说处女作《邻居》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