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佳作赏读||焦风光:食物中毒(小小说)

2020年03月09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焦风光 富贵大酒店博雅厅。 从胡乡长坐的位置和那道红烧鲤鱼张着大嘴所对的人就可以看出,这一桌十来个人,今天他是座上客。 乡里的人都知道,胡乡长绰号喷壶。酒桌上,胡乡长只要两杯下肚,嘴就把持不住,喷得云天雾地。这里说的喷可不是指喷空胡侃,而是说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焦风光

富贵大酒店博雅厅。

从胡乡长坐的位置和那道红烧鲤鱼张着大嘴所对的人就可以看出,这一桌十来个人,今天他是座上客。

乡里的人都知道,胡乡长绰号喷壶。酒桌上,胡乡长只要两杯下肚,嘴就把持不住,喷得云天雾地。这里说的喷可不是指喷空胡侃,而是说话时气息把握不准,舌头和嘴巴配合不好,把嘴里嚼碎还没咽下的饭菜喷出来。老胡真像个喷壶,喷出来的饭菜能炖道大烩菜。从此,喷壶这一雅号就扣在胡乡长头上。不过,说这话的是县里的牛县长。

说来也奇怪,自从牛县长给他戴上喷壶的帽子后,只要县里来领导,胡乡长在饭桌上舌头和嘴巴配合得非常默契,连唾沫星子也没有喷过。但只要是和乡里人一起吃饭,病情就会反弹。有时喷出的饭菜杀伤力很强,就像走跳棋一样,隔山打牛,喷到人的脸上有种针刺的感觉。

在今天这个场合里,没有人敢大声说:服务员,上壶水!因为,这句话里有个壶字,很容易让胡乡长联想到他的艺名喷壶。这会让胡乡长心里很不舒服,大家都知道,孙书记高升后,目前他是乡长、书记一肩挑。也可以这么说,胡乡长可能喊不了几日,就该改口喊胡书记了。

此时的博雅厅内一如往日的热闹。不一会儿,胡乡长桌前已喷满了残羹冷炙、菜叶虾皮,密密麻麻,像豁了一盆菜汤。胡乡长边吃边点评着近期的工作:党政办在上传下达、协调服务上还需再加强;综治办的工作一直上不去,群众意见很大;事务服务中心在全县的排名如果再上不去,就要考虑重新配备班子一桌人都放下碗筷,听胡乡长在饭桌上现场办公。

是,是,是对,对,对众人忙点头。

还有你们农技站刚说一半,胡乡长拿着筷子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啊啊啊嚏!如平地一声惊雷,胡乡长一个喷嚏把众人吓得一激灵。刚入嘴的西湖牛肉羹喷涌而出,像开足马力的洒水车洒了一地。喷出的威力有多大,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一粒牛肉丁正好喷在鱼头上,鱼眼被震落下来。

胡乡长赶紧抹了一下嘴:实在不好意思,要不撤了再上一盘吧,你看大家还都没有吃。

空调风口正好对着您吹,可能是着凉了。党政办马主任说着忙去调整风口。

那有啥,胡书记又没啥传染病。来,鱼头胡书记剪过彩了,我们叨!农技站的孙站长第一个站起来,叨了块鱼尾吧唧吧唧吃起来。早在几个月前,他就改口叫胡书记了。

就是就是,胡乡长不拘小节,平易近人。青梅煮酒论英雄时,刘备手里拿的筷子和勺子都掉在了地上,不但没人嘲笑,反而留给世人一段佳话。综治办的周主任边说边夹了块鱼肉放在嘴里。

就胡乡长这肺活量,身体肯定杠杠滴!财政所的葛所长竖起了大拇指。

只要同志们不嫌弃,咱们就发扬勤俭节约的优秀传统,来来,吃!

大家一拥而上,吃得津津有味,一盘红烧鲤鱼很快就露出满身鱼刺。

牛乡长的司机小刘刚要叨剩下的一块鱼鳍时,被文化站的杨主任抢走了,气得小刘直瞪眼。

翌日,富贵大酒店老板王富贵一脸严肃的表情走到后厨:同志们,可不能因为饭菜质量问题砸了我们的生意。昨晚,博雅厅那一桌人几乎全军覆没,除胡乡长外,集体出现食物中毒现象,一桌人酒没喝多,回家后都抱住马桶吐得哇哇叫。农技站的孙站长吐得止不住,连夜被拉进了急诊室

原载于2019年12月9日《京九晚报》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