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说】周天红《 浑水潭》

2020年03月08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周天红(四川泸州市) 村子里有句俗语:趁浑水好摸鱼。浑水鱼好摸,浑水煮粑粑不好吃。 浑水潭的浑水粑却是好吃的味道,这是前前后后几十里人家都知道的事儿。浑水粑,味甜,香浓,松软,泡酥,入口化渣。嘴里吃一个,手里拿一个,袋里提几个,还要想方设法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周天红(四川泸州市)

 

村子里有句俗语:趁浑水好摸鱼。浑水鱼好摸,浑水煮粑粑不好吃。

浑水潭的浑水粑却是好吃的味道,这是前前后后几十里人家都知道的事儿。浑水粑,味甜,香浓,松软,泡酥,入口化渣。嘴里吃一个,手里拿一个,袋里提几个,还要想方设法给亲戚朋友带上几包。来了浑水潭,没吃浑水粑,那你等于没来。浑水潭的浑水粑,名气就是大。隔河渡水翻山越岭来买浑水粑的,外面打工做大事早早晚晚做梦都想着回来吃浑水粑的,从城里坐车开车进村来提呀搬呀运浑水粑的,村子里成天人来人往,十有八九是冲着浑水粑的味道而来。要是能坐在店里,来上两个浑水粑,再来上一碗稀饭外加一盘凉拌萝卜丝,村里人说,那感觉,给个县官都不换。

不,还有一大部分是冲着浑水潭而来。浑水潭水可不浑,五六米清澈见底,能照见人影子,一丝青苔杂草都没有。据说,那浑水潭早些时候的潭水确实是浑的,浑得一塌糊涂,否则,怎么叫着浑水潭呢。一口深潭,苦水涩水,难于入口,喝在嘴里,涩得上下嘴辱像缝上了针一样张都张不口。某一日,一个道人云游千山路过村子,口渴难耐,进一户人家讨得水喝。那水,能喝嘛?取自浑水潭里,虽然烧开了,仍就苦涩难吞。道人看着村里人喝着这样的水,味苦人苦心苦,苦上眉梢,计上心头。只见那道人站在西山顶上,顺势从腰间拿出一个蓝花花小瓶子,轻轻一抖,一滴晶莹之水滴入潭中。那潭水就从此变得清澈而好味道,滋养一方山水人家。故事只是故事,浑水潭水却真是名不虚传,清凉,甘甜,入口舒畅。那一汪潭水,比村子东头李二妹的眼睛还诱人。进到村子里来的人,没有不去看看浑水潭的。看看潭水,再轻轻取上半杯半碗的,倒入口里,甜,真甜。

浑水潭水可是做浑水粑的好源泉。这样说吧,没有浑水潭水,就没有浑水潭的浑水粑的味道。浑水粑,那色泽是浑黄的,味道可是不苦不涩。制作浑水粑,那是一门技术活儿。浑水粑的配料简单,就稻草灰和稻米。把稻草烧成灰,用潭水溶解反复过漏去除杂质,留下的,那就是浑浑的水了。浑水的主要成分是稻草灰中的碱性物质。那稻米要分糯米和饭米(书上说叫粳米)按一定比例配成。米配好后,得用草灰浑水浸泡,泡到米质发胀时,用老石磨推成米浆。等米浆干后,再揉搓成粑,放在蒸笼上蒸着一个小时,那泡酥酥的浑水粑就成了。浑水粑出笼,香气逼人,浑黄而又圆溜溜的,看起来就是好味道。制作浑水粑看起来简单,干起来麻烦,前前后后少不了十几道工序。每道工序都马虎不得,不小心失手了,那味道就变了,那就真成浑水粑了。浑水潭,浑黄色的粑,浑水粑这个名字,形象得很。

村子西头先八爷制作的浑水粑,那是既有形象又有味道。先八爷制作浑水粑那是认真,真像对待一门谋生的手艺那样。稻草灰水要烧制多少,糯米与饭米的比例是多少,米要泡多久,那都是卡着秤卡着时间计划的。时间到了,先八爷半夜都得起来磨浆子蒸浑水粑。先八爷的浑水粑一出蒸笼,那场面就热闹了。看粑粑的,买粑粑的,吃粑粑的,都围起了场子。一个一包一提的,一笼浑水粑,半个小时就卖光了。先八爷蒸笼里的那浑水粑,浑黄透亮,圆得有模有样,香味入鼻,口味回甜,真有那开笼一村香的感觉。要说在浑水潭一整个村子,好多人家都是先八爷的徒弟。那制作浑水粑的手艺,不是从先八爷那里看来的,就是先八爷手把手教的。先八爷的浑水粑生意,一直红火着。

你们知道先八爷的浑水粑生意,为什么能一直红火吗?村主任站在村头的院坝中间,一句话把大家都问住了。大家七嘴八舌。有说味道好的,有说用了秘笈的,有说是从城里那个巷子里偷学来的,更有人说先八爷就是那云游道人的传世后人。村主任听了,气也不是,闷也不是,差点笑爆了肚皮。人多嘴杂嘛。

真的没好好想想,你们的浑水粑生意走下坡路,先八爷的生意仍然好,那是为什么?村长又问。

大家摇头,都在摇头。

最近这些日子,村子里的浑水粑出了不少问题。村主任急呀。浑水潭这几年的发展,浑水粑是立了大功的。村主任把浑水粑当成产业来做,领着大家把浑水粑做大做强。山外的人走进村子,有看的,有耍的,有吃的,还有可以体验一把如何制作浑水粑的。一个大山里的村子,硬是搞得红火热闹。现在,浑水粑卖不动了,好几家都不想做了。

村主任再问,你们大家都说是先八爷的徒弟,当徒弟,学手艺,都没看出个门道?

大家说,先八爷制作浑水粑,还有什么更高深的门道?

有,当然有。那就是手脚要洗干净啊!村主任说完,又摇摇头,一屁股坐在桌子前的高板凳上,有一口无一口地抽着烟。那是浓烟滚滚,像村主任的头都要炸了一样。

这一段时间里,村子里出了好些惨现象。山外的客人进了村,有丢包的,有丢钱的,有丢手机的。反正是丢小东小西的事儿,一直没断过根儿。这家伙这现象,浑水粑还能好卖吗?

村主任说,水清则无鱼,趁浑水好摸鱼。你卖浑水粑就卖浑水粑嘛,你摸什么浑水鱼?那是人家的东西,水再浑,你都不能摸。

没人说话,一个坝子里都没人说话。一大个村子,能听见浑水潭口的流水,能闻见浑水粑飘起的纯香。

听说,后来好多人走进浑水潭,不但喜欢吃浑水粑买浑水粑,还喜欢邀请村主任讲讲村子里的那些事儿。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