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长风:情殇博格达(短篇小说)

2020年03月07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这年代,好像什么事情都失去了激情,但爱情除外。也可能是爱情就像萝卜一样,陷在坑里就不能自拔的缘故吧!爱的天地就是一个五颜六色的糖衣裹着的世界,而每个人都是一枚炮弹,时不时地犹如节日的烟花爆绽开来,惊艳岁月,温暖时光。爱情的驾临,是每个人一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这年代,好像什么事情都失去了激情,但爱情除外。也可能是爱情就像萝卜一样,陷在坑里就不能自拔的缘故吧!爱的天地就是一个五颜六色的糖衣裹着的世界,而每个人都是一枚炮弹,时不时地犹如节日的烟花爆绽开来,惊艳岁月,温暖时光。爱情的驾临,是每个人一生最绚烂的节日。

每个人?应该是吧,谁没有爱情呢!爱无涯,说明爱情生命全程候。炸炸炸,一枚枚炸弹不仅引爆青春时代,也要引爆后青春时代,甚至还要摧枯拉朽炸出耄耋第二春来。

如是你闻,好像这是要讲一个超世俗的爱情故事

然而不然,而是因为故事的男主叫艾无涯,而女主芳名田涯,才生出爱情生命全程候的一番赘语。其实,这篇故事男主女主都处妙龄,有着情窦乍开的青葱,他们的爱情不是少不更事,也不是老不正经,而是花一开就相爱的大学校园黄金之恋。说不清楚是哪一天这两枚小炸弹天雷勾地火般的相互引爆了,于是生命就像开了挂一样,爱的如火如荼,也引发了这个悱恻悲壮故事。爱情无常理,如何搭配都没有违和感,而艾无涯和田涯如果不相爱,那才是违和了天心地意呢!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俩大名撞字,主要是他们好似内涵锦绣外放光芒的两片云霞,相互辉映,相得益彰。他们看对方就像对着雾气缭绕的镜面看自己,虽然有点朦胧幽幻,却感觉就像相看两不厌的敬亭山那样苍翠巍峨。田涯身材高挑,皮肤白皙,艳而不娇,仿佛独占了一片领域的天光地华,独领风骚。特别是那双淡蓝的秀眸和飘飞的卷发散发着异域的风韵,尤为拉风。就这标配,走在大街上虎躯一震,眼珠子就会稀里哗啦落一地。至于艾无涯,好像是自身顶着与田涯速配的人字招牌而生的。他修长英挺,肌肉发达,刀刻斧凿的五官如果不是青春痘惹是生非,肯定能与驱车收果的潘安有一拼。不过,这也没让优质型男折扣多少,反倒显得更加刚劲了。

就这样一对仿佛是上帝为他们各自量身定做的玉人,如果不相爱,那就太没天理了。

爱情的副产品不是废话就是废物。其实这两人未必就那样尽善尽美,但爱情就像一柄游刃,会削去对方的不完美,会让一切都完美起来。艾无涯认为田涯钟灵毓秀,尤其是那双美瞳含着全世界的美丽、温柔和灵气;而田涯认为艾无涯就是男神空降,这样的身躯一定寄寓着一颗豪华的灵魂。这对俊男靓女确实是深深地爱着,这使地质大学里他们各自众多的心仪者不是成了望断脖子的青蛙就是自惭形秽而望而却步或中途退场。

都说大学就是大概学学,即便是大概学学,只要不是自甘沉沦的话,四年时间三四十门课程都会把人压得想得精神病。但时间就像女人的乳沟,只要挤一挤就是太平公主也会有的。而且爱情总是使时间更具弹性,尽管学习紧张繁忙,他们仍在热烈的爱恋中享受着激情和快乐含量最高的生命的黄金时段。

到了大学第四年,学生们忙着学习、忙着恋爱、忙着联系毕业后的工作。关于毕业后的去向,艾无涯有两种打算:要么留在北京,要么出国深造。

一天,当他们晚饭后在校园里散步时,他将这些符合常理的想法与田涯说了,没想到田涯却反对。她认为最好的去处应该是新疆。北京各方面条件虽然优越,但新疆幅员辽阔、矿源丰富、地质结构复杂神秘,畿待勘测开发。新疆才是更有作为之地。至于出国学习,等到对中国的地质状况有了实际的了解之后会更有意义。听完她的意见,艾无涯心想即使是天涯海角、不毛之地,只要有她,那里就会成为他的天堂。何况新疆确实是个很美的地方,更何况她的见解具有远见卓识。他这样想着,眼神却始终停留在田涯的脸上。她扬起那张姣好的脸庞,娇嗔道:傻看什么,怎么不说话呀?艾无涯楞了一下,笑着问道:哦,你是不是与新疆有什么渊源?

你曾经问过这个问题呀!

不止我一个,有很多人说你有点象新疆女孩。

你知道,我生在北京,长在北京。在新疆我不仅没亲戚朋友,甚至连认识的人都没有。她甩了甩头发,接着喃喃地说:但不知为什么,我对新疆特别神往。说完,她看着艾无涯,似乎在等待他的反应。艾无涯若有所思的望着远方,半晌,轻声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钟情和神往的地方!

那你钟情的地方是哪里? 田涯急切的问道。

生于斯长于斯自然钟情于斯。

那你神往的地方呢?

神往的地方吗他停顿了一下,诡秘地一笑:告诉你可以,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让我亲一下。田涯不置可否地瞟了他一眼,艾无涯歪着脖子在她白嫩的脸蛋上飞快地香了一口。她脸上立刻浮起了一片红晕,低下了头。最是一低头的温柔,像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艾无涯心情荡漾,顺势把她揽在怀里。他们热烈的亲吻着,在耳畔絮语着。夕阳给西天的云罩上了红晕,两只小鸟在树上唧唧喳喳的唱起了情歌。

寒假到了,这是他们大学的最后一个假期。他们决定假期到新疆联系一下工作,顺便完成他们共同合作的题为雪山对气候变化的影响的毕业论文。经过一番精心的准备,放假后他们来到了新疆。

到了乌鲁木齐,经过几天的联系,有几个地质研究和地质勘探机构愿意接受他们。对新疆的地质结构和矿源分布有了一般性的了解后,他们为以后能在这个美丽而又富饶的地方大展拳脚兴奋不已。后来他们进入了博格达雪山区,为他们的毕业论文收集实地资料。

博格达峰象一个英俊挺拔的威凛的伟男,身披白袍,脚踏莽原,头摩蓝天;身边白云环绕,紫气升腾。

站在他的脚下,艾无涯和田涯心旷神怡,感受到视觉和心灵的强烈震撼。叹服大自然的伟大和神奇,也体会到了人的渺小和卑微。一番感慨之后,他们开始工作了。首先测量了山下的地表状况和大气状况,并做了详细的记录。然后带上必要的用具和仪器,开始攀登博峰。他们选择坡度不是很陡的阳面、沿着登山探险者走过的路线上行。开始雪不是很深、而且有零星裸露的石头,所以登起来并不十分困难。尽管如此,大约刚登500米,田涯已经气喘嘘嘘了。艾无涯看了看她,关切地说:休息一下吧,她擦了擦汗,向前方望了望,指着前方一小块裸地说:到那里再说。他拉着她的手继续前行。那块裸地是登山探险者宿营的地方,艾无涯放下背包:我们就在这里安营扎寨了。 田涯看了看表,点了点头。

太阳像个大红皮球在西天的云海里沉浮。云隙间透出来的光线斜洒在雪山上,山体上闪烁着五颜六色的星点。这给雪山罩上了一层绚丽而又神秘的气氛。他们测量完积雪的深度、密度,大气的压力、组分等各项必需的数据后,田涯唱着歌在架火煮水,艾无涯也哼和着搭起了帐篷。

大板城的姑娘辫子长啊,两只眼睛真漂亮。你要是嫁人不要嫁给别人唱到这里,她笑着瞟了一眼艾无涯,然后调皮地继续唱:一定要嫁给我

田涯能歌善舞,几年来她的歌声不知赚去了艾无涯的多少感动。艾无涯深情地看着她,她那漂亮的脸庞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更加艳丽。象一朵娇美的雪莲。悠扬甜润的歌声在雪山上回荡。

不知什么时候天色变得浑浊起来,乌云在半山腰间翻滚,雪花开始在头顶上飞扬。艾无涯一边向帐篷里收拾工具,一边嘀咕:山里的气候变化真快。他看了看田涯,发现田涯象一只受惊的小鹿惶恐的看着峰顶的方向。他愕然:她怎么这样的表情!快跑!突然,她惊慌地叫喊着冲向艾无涯,拽起他的手就向山下冲。艾无涯惶恐地问道:怎、怎、怎么了?田涯拉着他的手拼命的向下冲,喊了两个字:雪崩!这时艾无涯才听到象闷雷一样低沉的隆鸣声,也感觉到脚下的震动。他不自觉地回头一看,山上一排排雪浪象台风鼓动着的海浪翻滚而来。隆鸣声越来越大,脚下的震动越来越剧烈。他们跑着,甚至是滚着向山下逃。就在接近山脚的时候,雪浪追上了他们

艾无涯和田涯手拉着手漫步在草地上,红的蓝的黄的各色小花点缀着如茵绿草。蓝蓝的天空卷舒着各种形状的白云,小鸟在前方唧唧喳喳的飞旋。田涯唱着歌不时的弯下腰摘朵小花插在头上。一切都是那么温馨和惬意。突然,一只白虎向他们扑来,他们拼命地逃跑。最后跳进了一条冰河里。刺骨的冰水浸透着艾无涯的肌肤,冰快撞击着他的躯体。一块冰块猛地撞在了他的头上,鲜血直流。他感觉剧烈疼痛、眩晕昏沉,呼吸憋闷得即将窒息。他抬头看看田涯,满头是血的田涯在冰水中绝望的挣扎着。艾无涯大喊一声田涯,挣扎着向她游去。艾无涯终于在挣扎和喊叫中醒来了!事实上在他昏迷之前,已经把头挣扎出雪堆了。他慢慢地张开眼睛,全身的感觉与梦中的感觉一样,甚至比梦中的感觉还来得剧烈。他在晕蒙中强迫自己使劲地回忆。当醒悟已经发生的一切时,他拼命地从雪堆里挣扎了出来。天地间没有一丝光线,也没有一丝声响,夜静得象一滩死水。

艾无涯踉跄地走了几步,环顾四周,什么也看不见。田涯突然,艾无涯惊天动地的呼喊撕裂着夜幕,山峰发出凄切苍凉的回响。他开始疯狂地扒着雪堆,嘴里急切地喊着:田涯田涯你在哪里?他就这样喊着、扒着,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头晕目眩,双手冻得僵直,不听使唤。他突然意识到这样救不出田涯,他失望的坐在那里,泪水滴滴答答地掉在雪地上。忽然,眼睛一亮,他看到远方闪动着悠忽的亮光。那是离这里七八里路远的一条公路上汽车的灯光,他们就是从这条公路上坐班车来的。他猛地站起来,向公路方向跑去。心想只要找来人,田涯就有救了。

人在危机时刻,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潜能。在雪浪的翻卷中,艾无涯的头及身体多处都受到了冰块或石头的撞击。伤痛和能量的耗竭居然没使他中途倒下,不知是什么精神支撑他最终爬上了那条公路。一爬上公路,他就失去了知觉。

第二天中午时分,艾无涯终于苏醒过来了。他发现自己挂着吊瓶躺在一个简陋的诊所里。他问护士这是什么地方、他怎么在这里。护士告诉他这是镇的疹所,是一个卡车司机在博格达山前的公路上发现了他、把他送到这里的。他问这里离博格达山多远,护士说大约100公里。护士还要说些什么,艾无涯拔下吊瓶,拉着护士向外冲去。

艾无涯拉着护士找到了镇的镇长。尽管镇长认为埋在雪里这么长时间,即使不被闷死也被冻死。但处于人道考虑,还是派了五十多人向博格达山进发了。在上车前艾无涯给田涯的父母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所发生的事情。

救援工作从下午一点钟开始,一直到天黑。尽管大家都已经尽力、艾无涯每分每秒都在发疯地挖着雪,还是没有找到田涯。

找一个埋在几千万立方米的蹦雪堆下面的人,谈何容易。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艾无涯坐在那里,泪水拌着呜喑滴滴答答地落在雪上,他彻底绝望了。

第二天田涯的父母也赶了过来。两位老人站在山脚下的雪地上,久久地望着博峰,老泪横流。

不要再挖了! 田涯的爸爸擦着泪,哽咽着说:她本来是博格达的女儿,就让她在他的怀里安息吧!

看着艾无涯疑惑不解的神情,老人悲苍地哀叹了一声。接着徐徐地讲述了二十多年前的往事:

那年冬天,我来新疆考察。工作结束后,打算取道乌鲁木齐回北京。那时路不好,车慢慢地在路上爬行,我欣赏着一路的风景。忽然,我看见远处一大团耀眼的白光在慢慢地游动,光团上面翻卷着绮丽的彩色云霞。这异乎寻常的绚丽景观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叫司机向那个方向开去。等到了那里,可能是太阳已经落山的原因,那种景观消失了。竖在我眼前的是这座雄伟壮观的博格达峰。这时我隐约听见有小孩的哭声,寻声觅去,发现一个一岁多大的女婴。她裹着棉被,小脸通红,而且在发烧咳嗽。我推测她因肺炎窒息,家人以为死了而把她仍到这里的。我把她带到乌鲁木齐,一边给她治病,一边与当地政府联系。等到她病好后,也没得到政府的回音。她是个非常漂亮可爱的女孩,我舍不得把她遗弃。把她带回了北京,她慢慢地长大。 老人泪眼凝视着博峰,哽咽着说: 这些年来我始终对博峰给我一个聪明、漂亮、善解人意的女儿而心存感激!可是,可是今天老人踉跄地向峰前走了几步,跪在雪地上泣诉着:博峰啊!当年你慈悲地没忍心将她吞没,让她活了下来!可是,可是今天为什么却又残酷地夺去了她的生命?为什么?为什么呀?老人泣诉着瘫在了雪地上,泣不成声。

艾无涯慢慢地搀扶起老人,他泪流满面、心痛已极。

艾无涯毕业后来到了新疆工作。他在博峰前为田涯立了一块石碑,每年节假他都来到这里和田涯幽幽絮语,泪悼亡灵,以尉哀思。

五年后的一个夏天,艾无涯坐在田涯的碑前,追忆着和田涯相处的如烟往事。浅吟低唱、淡笑轻颦都在脑际重现,如醉如痴、如幻如梦。他看见田涯雪裙翩翩、长发飘飘、手握长鞭款款向他走来。艾无涯心想她拿鞭子干什么!喂,你坐在这里不怕着凉啊!她走着向他喊道:你看见我的羊了吗?艾无涯激凌凌打个冷战,忽地站了起来。惊谔地看着她,嘴张了又张,就是发不出声音来。他猛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很疼,不是梦。你还活着!他喊着冲向她,抓住了她的手:田涯,你还活着!她就象见到一只狼向她扑来一样,惊叫一声,惶恐地挣脱了他,逃下山坡。跨上她的白马,一溜烟地跑了。艾无涯在后面死命地喊着、追着。

艾无涯远远地看见她冲进了一个院子,他发疯地朝院子跑去。一个维族老大爷惊慌地从院子跑出来,截住了他。

在院外的一棵大树下,维族老大爷听完艾无涯的陈述后,打量他良久,理着长长的胡须说:阿娜尔罕确实是我老汉从山下救回来的。

阿娜尔罕?艾无涯不自觉地喊了一声。

就是我闺女,维族老大爷向院子指一指,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五年前的一个冬天,大早我到山下放羊时看见了阿娜尔罕,她半埋在雪里,昏死不醒。我把她从雪里扒出来,她浑身是伤、头还淌着血,我就把她背了回来。阿娜尔罕昏死了三天三宿才活过来,可醒过来后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的,是谁家闺女。听到这里,艾无涯啊了一声:她失忆了!老人了他一眼,接着说道:我老汉命苦,没儿没女。二十多年前生个女娃,一年多就死了。阿娜尔罕很俊的,也很懂事,我们打心里喜欢。我问她愿不愿意作我们的闺女,她说她本来就是我们的闺女。老人停顿下来,拧上了烟袋,点着了火。吐了一口烟,又意味深长地了他一眼,接着说:眼下阿娜尔罕替我放几天羊,我们老两口忙着她的婚事。

她要结婚了?艾无涯的头翁地一声,忽地站了起来。

闺女大啦,老人吐了一口长烟,瞥了瞥他:她和隔壁的阿米尔已经要好两年多了。阿米尔是个不错的小伙子!非常不错的小伙子!该办啦,该办啦。

听到这里,艾无涯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了。他丧魂落魄地向院里奔去,他要和田涯说个清楚。

站住!维族老大爷向他吼道:阿娜尔罕说你是个疯子!

一声吼叫,把艾无涯钉在了那里。他呆若木鸡的站着,失去了冲进院子里的勇气。一个陌生人,不,一个陌生的疯子能使田涯,不,阿娜尔罕相信什么呢?她已经不是田涯了,她变成了阿娜尔罕。田涯已经死了,过去的一切一切没留任何痕迹地埋在了博格达峰下。或许能慢慢地唤醒她的记忆,可她不仅爱她现在的父母,更糟糕的是爱上阿米尔一个非常不错的小伙子。她把生命的精髓都融汇到了这里。如果让阿娜尔罕知道过去;如果田涯真的恢复了记忆,她会如何面对现在和过去呢?这会使她承载上多么沉重的混乱和痛苦呢?

艾无涯踉踉跄跄地又向博峰走去,他头脑一片茫然,心在滴血。从博峰蔓延而来的乌云,弥漫了整个天际。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