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张金福:我实在伤不起

2020年03月06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张金福【贵州余庆】 我实在伤不起!张哥望着我说。 我看了看张哥,心中又生一种疑念,而这种疑念,每次都给张哥带来一生伤痛,带来一生遗憾! 我知道,张哥有仙家,这还是张哥年青之时,在晏兴芬家闹的,虽然晏兴芬和我是老表,我和张哥也是老表,他们两个都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张金福【贵州余庆】

我实在伤不起!张哥望着我说。

我看了看张哥,心中又生一种疑念,而这种疑念,每次都给张哥带来一生伤痛,带来一生遗憾!

我知道,张哥有仙家,这还是张哥年青之时,在晏兴芬家闹的,虽然晏兴芬和我是老表,我和张哥也是老表,他们两个都是姑姑家的,但他们最终还是没有走到一起!我虽然也帮了张哥,但我最终为了自己,还是自个儿在泡木溪说了一门亲事,如今儿子也长大成人!

看着张哥单身的自己,联想到他的仙家,他的仙家既然说的是真的,是皇帝的身份,的确暴发了世间大灾难,这个世界大战的确也蟲蟲欲动,干吗没有张哥的一片新天地呢?虽然,我没有多余他,也曾经帮过他无数,但我帮他,始终都是一个农民,文化水平也并不很高,还要为自己的生存而奔波,又怎能事事关注这个身边的好友?

张哥虽然是个人物,但他并没有任何关系,家庭背景比我还遭糕,即使他有一定的才学,连仙家都救不了,可见此人的前途非常微妙!不过,张哥也有风起云涌的时刻,只不过,这仅仅是一瞬间!我没有接触过仙家,也并不清楚仙家的一切!但到我的儿子长大成人,他还是单身时,我就不得不怀疑他的仙家了!

我几次约他,推心置腹地告诉他,再也不要相信你的仙家了,你的仙家是骗人的,说什么晏兴芬是你的妻子,我帮你一伙,也没说眬。你说你是皇帝的身份,天下都是你的,你连作家诗人记者的资格都没有你的希望,也不发你的作品,你再说有仙家又怎样?

算了吧,我又继续说,你在那点好起好来乱找一个,不要再择她有没有文化,也不要择她漂不漂亮,更不要再择什么过婚不过婚了,管她老辈小辈,只要她是女人,抓到起,无论如何都要把她弄到手,不然,你这一辈子,就这样完了,还去说什么仙家?要暴发什么世间大灾难?自己是皇帝?皇帝有人认你吗?

张哥看了看我,又说,你认为我不漂亮的又不要吗?没有文化的就择弃?那么晏兴芬又漂亮吗?她又有多少文化?她才上过小学四年级,初中生都不是,仙家只不过,是给我指路,要我去追求,找过好老婆,连她都看不起,我有什么办法?她的父亲要我拿出2万块钱出来,我问她父亲又有多少钱?还不是贫民一个,又问错了?既然我们相识,就应该互相体谅,共同奋斗!干吗这些人都把钱 字看得很重?我如果不叙述这个仙家,不叙述这些世间大灾难,还有这个世界大战,这些女人也不会嫁给我,因为我毕竟没有钱,家庭贫困,又是一个人生存,这的确是事实!又怎能怪我去择人家?你如果真的愿意帮我这个忙,你就帮我多多留心,介绍成功了,我会感谢你的,我报答都来不及,我怎么会去择弃呢?

可是,我帮张哥找了好几个,好几个,即使死了丈夫的寡妇,都并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我就感觉张哥的确完了,真的女人与他无缘,虽然张哥也没论长辈小辈,连侄姑娘都去说了,但都并没有一个女人愿意!

这也许是上天注定的,必须要由这些天下臣民共同协助,然后,又通过仙家来服务于天下臣民,但这样说,我又不是臣民吗?可惜的是,我毕竟还是一个农民,并不是官员,也不是编辑,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寂寞,孤苦一生!虽然他写什么仙,什么世间大灾难暴发,的确后来还是暴发了,而且还很频繁,如今南海又起事端,又面临朝鲜战争、越南战争、解放台湾战争,又无不是多年前,他曾经亲口告诉我的一切?

只是他告诉我,我又帮他,都没有人认领,我们又有什么希望?只要他上去了,我作为他的朋友,他也不可能会丢下我,如果他真当上皇帝,有一官半职,又怎不沾点光呢!只是世间人并没有认定他的仙家,也没有人愿意帮他出头,我和他都是底层的农民,我又有什么本领,又有何能奈,帮助我这个朋友成功?

如果有人认定,发了他的文,帮他推荐,他可能不是这个样子!每次讲到老汪的时候,他都非常很伤心,这好比他当初讲晏兴芬一样!晏兴芬是一个女人,而老汪是一个男人,老汪和晏兴芬是一个村民组的,而老汪又是报社的编辑,作为编辑,也作为是他的朋友,同是家乡人,你老汪也应该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干吗你老汪又不帮他?还要到卡拉他的一切?

遇到这样的朋友,我当然没活说,谁叫自己又没有这种本事?谁叫自己的家庭也贫困?谁叫自己的学识差?也没有任何关系?冷眼看看这个世界,这次,他说,我决心开除他了,我不要他了!

可是,我又心想,即使你找了外地的名家,找了省公安厅,省政府,中央的领导,还不是要通过这个地方媒体,外省的人不通过这个地方媒体,外省的刊物、媒体又能介入吗?除非是打击贪官,查腐败,直接由中央认命!直接由省政府,省公安厅介入,那还好办,外省的媒体和刊物,那是不可能的!中央直管的还可以!

我想到这点,我又和张哥又说,你找的那家名刊,是不是中央直管的?

张哥又说,不是!但这家刊物又很有名望,比省内的主编强多了!

但都要发了才知道!我又说。

是的,张哥又说,这次是仙家说的,这家主编并没有告诉我用不用,而我给他的又是通过新浪私信传的,而按他们刊物规定,又要通过邮局寄送,我没通过邮局,反正,我在这篇小说当中也写得有,主要是没有钱寄送,他不用,我也没办法,也正如作品当中说的,只有放弃!只不过,仙家说,他看了之后,还是要用的!破例接收了,虽然仙家这样说了,但也要用了才清楚!

既然如此,我又说,你又跑到泡木溪去找你那个朋友,他又愿意真的帮你吗?

他帮不帮,都无所谓!张哥又说,先说给他听,他如果真的是个爱心人士,体会我的艰难,了解我的真像,也应该学学这家刊物破例!这家刊物,在全国是出名的,而他也是出名的爱心人士,他们正好配对,这并不关他们的事,而实际上是老汪的事,但他们为了天下苍生,了解我有仙家,能为世间人提供世间大灾难的信息,拯救天下苍生,一个愿意主动推荐我的作品,保障我的事业一帆风顺,而一个能为我的个人问题主动帮助,协助我的婚姻,我才有事业爱情双丰收!如果都得不到他们的同情和理解,更得不到他们的协助和帮忙,那当然,这件事,是没有任何希望了!如果此事不提前告诉他们,也就无法证明这是仙家试先提供的信息,也就无法证明,我真正有这个仙家!所以,我必须提前告诉他,好让他知道,我的确会算,这些都是仙家说的!只是怕说了之后,又怕他们又有改变,我就实在伤不起了!

喔!这的确是一个难题!我又说。

这件事,我也只告诉了这个爱心人士,张哥又说,并属他帮忙联系曹校长,打听曹校长身边是否有这么一个人?如果他真慬得我,真关心我,是事实,他就一定会帮我!只是这个人还是让我有心忧心,文章虽然他看了,也说给他知情了,也怕他学写他的那一篇!

你知道吗?张哥又继续说,我写他的那一篇,我写的是散文,记的也是他,本来这篇东西,我写好之后,还是他修改之后定的稿,但是我给了县文联,没有机会按时给报社,最后又找他,在他电脑上,又是他发给报社的,后来老汪问到他,他也承认,但他却听了老汪的言语之后,又怕这篇东西发了之后,对他又有什么坏的影响,于是,他把这篇东西又择了下来,连县文联,最后也没用!他们为了弥补我,又共同商量政府,在民政上,又只给了我700元钱的生活补助!

拿钱来干什么?我又说,我们要的是能在地方报社和刊物上发表啊!

是啊!张哥又说,他们这样一搞,又等于又封锁了我的一切!再说,现在人又是病起的,的确在这个地方,名生的确又不好,很多人都乱说我,写好的材料都不发,再去采访别人,就更加困难!是朋友都不帮忙,又怕帮了之后,又给他惹麻烦?我去采访别人,别人又相信吗?况且这个记者,早已经不是记者了,在外人的眼里,我只能是疯子一个!

不要怕!我又说,任何一棕事,都不可能一帆风顺的,必须勇敢面对!

是的,张哥又说,这是仙家的主意,但毕竟写他的那篇散文,经过几个月之后,还是在一家微刊上刊发了!虽然没有稿费,但毕竟还是得到了同行的认可!只是借这个机会,又顺便告诉他,看他心底究竟如何?如果他帮忙,他就会腾出时间帮我留意?如果他又通知老汪,还有村支书,我在这篇文章中又说了老汪和村支书的不是,就证明他不是什么朋友了!他如果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这个人,今后再也没有必要再去找他了!找他也不取任何作用,何必呢?

咳!什么爱心人士?这还不是怕影响他自己的事业,给他抹黑?我又说。

不能这样说,张哥又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怕抹黑,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即使是爱心人士,也有他自己的考虑!就像我有仙家一样,也不可能是万能的,伤不起!假如真的受到伤害,没有人承认,你什么都不是!

我没有你考虑的那么周道,我又说,不过,通过我对你细致的关察,你现在的头脑不像以前那么急操了!

急操又取什么作用?张哥又说,我牺牲了这么多,也经历了许多事,不是为自己,也是为自己!谁没有私心?如果没有私心,仙家也不会为顾他自己的儿子?只不过,他儿子经过这些磨难,也看到了人心!人心是灾难的根源!我不可能再卷入这种勾心斗角的角色!他发也好,他不发也罢,都并没有关系!他帮也好,他不帮也好,对于我来说,都并不重要了!他帮了我,的确又发了,表明是我的运气,是我的福气!我永生都记得,也珍惜!他不帮,也没发,只能说明我的运气差,没有这个福气,少了一层迁挂!他如果知道我是为了天下,就应该懂得如何报恩的道理,我又何必死守阵营,非要去当这个皇帝呢?

我懂了,我又说,怕伤不起!

是的,我实在伤不起!张哥又说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