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李鸿丨孝亲微电影《跪拜爹娘》

2020年03月05日 短篇小说 暂无评论
摘要:

编剧:李鸿 (说明:此片亦可拍成哑剧微电影,为了便于拍摄,动车可以改为汽车,火车站可以改为汽车站。) 全剧本[时长12分钟] 导演工作台本 出品摄制:XXX影业文化传媒公司 2019年11月22日 演员表 爹:男,82岁,农民。 娘:女,80岁,农民。 张明:男,46

前言:美文网是一个专业为广大读者朋友提供各种类型文章在线阅读以及摘抄借鉴的网站,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文章。

编剧:李鸿

(说明:此片亦可拍成哑剧微电影,为了便于拍摄,动车可以改为汽车,火车站可以改为汽车站。)

全剧本[时长12分钟]

导演工作台本

出品摄制:XXX影业文化传媒公司

2019年11月22日

演员表

爹:男,82岁,农民。

娘:女,80岁,农民。

张明:男,46岁,外出务工者。

张明妻:女,44岁,外出务工者。

张峰:男,10岁,小儿子。

路人:女,76岁,电轿车司机。

群演:众旅客甲乙丙丁。

(老者可以通过化妆体现年龄沧桑)

镜头一、环城路、夜晚、外

一对耄耋夫妻相互搀扶着由远及近迈着蹒跚的碎步走来。爹身体稍微硬朗,娘背弓腰弯,走路吃力。

路人寒暄:老哥、老嫂子,这么晚去哪?

娘抬起头:接儿。

娘双手掐腰,将身体立直,面带笑容,满脸自豪。

爹重又将娘搀住:颔首点头:是的,接儿回家。

路人:到车站远着呢!我掉头送下。

说完,路人匆忙调整电轿车头。

娘:他婶子,不用,我们身体硬朗着呢!走着顺溜,走着顺溜。

说完,娘拍拍爹的肩膀示意快走。

镜头二、动车上、晚上、内

张明侧坐在座位上,一脸凝重,扭头望着窗外的夜色。朦朦胧胧中张明看到一座座山峰缓慢的向后移动,间或看到城乡间那么极为吝啬的一点点灯光,就像霓虹飘带一样缓缓逝去,消失在黢黑的夜色中。妻子拉住10岁的小儿子张峰,半闭着双眼,唠叨着、教育着孩子不要嬉戏打闹。

镜头三、蒙太奇:

【闪回、切入】1、张明回想着自己小时候赶集时的情景,看到父亲那厚实的脊背上扛着麦袋在前面吃力地走着。母亲身穿红格子上衣,牵着自己的小手,一会停下来给自己捂紧棉帽,一会儿给自己擦拭鼻涕。2、中学时,母亲踏着雪到学校食堂给自己送麦子,在母亲掀开头巾那一刻,寒气直冒,当母亲拍拍身上的土,转身离去时,张明看到雪地上留下的是一串串深深的脚窝,两颊的热泪瞬间滑落,模糊了双眼。3、上大学时,父亲揣上左邻右舍,东拼西凑借来的学费,赶赴学校,马不停蹄给自己报名、看着自己吃饭、在学生公寓给自己铺床展被时的背影

镜头四:火车站、深夜、外

爹、娘在寒风中互相搀扶着站立,灯光照耀成长长的背影,甚是凄凉。刺骨寒风,吹拂着二老的丝丝银发,周围人来人往,嘈杂喧哗。

镜头五:火车上、深夜、内

播音员:曹县站到了,有下车的旅客,请准备好自己的行李物品,准备下车。

车停,车门打开,张明携妻儿下车。

镜头六:车站站台、深夜、外

张明忙不迭的在拥挤的人群中左右搜寻。

娘:儿啊!娘在这,快来乖。

娘蹒跚挪动几步,伸手招呼儿子。

爹、娘,儿回来看您来了,声音洪亮,余音绕梁。

说完,张明拉来儿子一起,双双扎跪在爹娘面前。妻子一手挽起母亲的胳臂,另一只手捋捋归拢母亲那被风吹散了的银发。

爹:起来儿,地上凉。

爹伸手拉了下儿子,顺便牵起孙子张峰的小手,紧紧捂在自己的两手中间暖和着。

张明长跪不起,痛哭流涕,声音哀婉凄凉,大有没能天天陪伴、侍候、孝敬二老双亲的忏悔之意。

站台上,众乘客看到此情此景,停下脚步围上来,感动的热泪盈眶,硕大场面煞是感人

娘:儿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咱回家,咱回家,家里暖和。

娘将头抵在儿子的头上,摩挲着,抹着眼泪啜泣着。

爹转过半身又拉了儿子一下。

爹:起来儿,咱不哭,这不,我和你娘身板硬朗着呢,咱庄户人家没啥讲究的,平平安安到家就好。

【背景】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旅客围拢过来,搭把手拉起张明的胳臂。

旅客甲:大爷、大娘,我们现在听明白了,你儿子真懂事,有孝心。

旅客乙:这是你儿子在外创业,没能对你们二老眼前尽孝,没能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总觉亏欠你们二老什么!

旅客丙: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一跪,跪出了孝亲至上,大孝不言,伦理道德的真情回归。

旅客丁:谁说不是呢!现在的年轻人可得好好学学。行了,好在现今全家团聚了,你们回吧哈!

【特写】张明缓慢站起,一行行热泪顺着脸颊滑落,瞬间在冰冷的地面上摔成了八瓣。

张明背起娘,一家人在旅客的注目下,慢慢消失在车站广场的尽头,越走越远,慢慢模糊。

此时,春节期间一朵朵烟花腾空而起,在县城的上空,绽放出五彩斑斓的盛世华章。

文/李鸿

声明:美文网所有文章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如果您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给我留言